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2--榮民圈裡的老壁蝨
2021/01/18 21:15
瀏覽908
迴響9
推薦63
引用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2--榮民圈裡的老壁蝨

老榮民裡也難免會有少數爛咖,其中很少數更奇爛無比的老骨頭我也碰到過。這些爛老頭年輕時就從沒幹過好事,偏偏還挺耐活的,七老八十了還盡在使壞,他們當然存不了錢,幾十年來到處騙到一文是一文,或者動不動就從懷裡掏出一把小刀,對其他老榮民而言,這些人有如這個圈子裡的"壁蝨",偶而捨點小錢給他們算是買個平安符。老羊過去也給兩隻老壁蝨貢獻過不少"保護費",但被鐘痞坑淨後,沒一隻老壁蝨敢去找鐘痞理論。

我在眷村拆除場遇到的那個老看守工就是此類,工地只要給點小錢就可以雇到他們去守夜。老壁蝨提不動水桶,就站上門口旁的棧板階梯,把一桶泥水傾倒到我的自用車頂上,沒有人叫他這樣做,但多出這個動作可以主動表現出他雖老還是很有用處的。

1990年代國民黨本土派在屏東吃乾抹淨一切時,每逢選舉,老壁蝨們穿上藍背心在路邊扛大旗。流氓議長唆使小混混去民進黨候選人政見發表會鬧場時,老壁蝨就站在外圍搖旗吶喊,國民黨本土派在台上大罵外省族群時,老壁蝨們也會用台語在台下吆喝幾聲助陣,那段時期是他們最賺的時候。

2000年後,綠色執政在屏東已開始穩若磐石,這些老壁蝨們仍有用處,有些綠色政治人物難忘前期積怨,把舊帳都算到國民黨頭上,榮民服務處被他們認為是色彩較藍的單位,心血來潮想"修理"藍營時,這些老壁蝨又有機會派上用場了。

除了偶而藉不是理由的理由去榮服處找碴外,榮服處每年都會有幾次有關榮眷的團聚活動,場子從來就不熱,放點糕餅和紅茶,就想要求與會榮眷去做沒有任何服務津貼的義工,會議能召集到二、三十人就算不錯了,但總還是要辦。會場還沒正式開場,一小撮老壁蝨就聞風來了,多時十幾人,少時也有四、五隻,手上拿著一塊瓦楞紙,上寫「打倒萬惡國民黨」;或「老兵的怒吼」,也不知他究竟能代表誰?

在場如果有人捨得自掏腰包,每個人只要給一百元就可以打發走,但也有時大家互相觀望都期望別人能出手,自己就省著了。老壁蝨沒抹到油,就會在場子裡來回大聲吆喝,更激動點的就去翻倒幾張桌椅。服務員大多數是些婦女,有些老壁蝨更會藉老裝瘋用手往女服務員胸前推過去。

發生這種情況;我從沒看到過輔導員會去勸告或攔阻,都是推其他服務員去頂著。以前可能有人給點小錢打發過他們,食髓知味後每會必來。服務處裡的輔導員全都是從軍中退伍的壯年男人,看到女同事受辱,不但沒一個敢去解圍,都裝做看不見,沒人吭一聲。

我走過去對那群老壁蝨大吼一聲︰「馬你個比!通通給我滾出去!」老壁蝨們立刻縮緊蝨頭,互相對望後,就一一退出會場外。沒搞到一點小利,仍有一隻不想走,正是在車頂上給我潑過髒水的那個老傢伙。我走過去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迫使他跟著我到了牆邊背對著眾人,只用一隻手指往他腰邊戳下去,他就驚恐地快步閃出門去。這些老壁蝨這麼好處理,我就不曉得多年來;這些輔導員們究竟在怕甚麼?

榮民服務處一到選舉時就遭逢「兩面不是人」的尷尬窘境,平時他們因為做的是榮民服務工作,無可避免被視為應是藍的色彩,到選舉時可
就糗了!照樣會被分派到民進黨的競選辦事處去"為黨服務",我也沒聽到誰敢說聲"不"。我是當時唯一沒被押著去"服務"的,因為指令還沒下達前,我就早已料到會有此舉,已預先在辦公室公開宣告「本人不為政黨服務,任何黨要搞選舉都別來找我。」果然,星期假日時我還有空去瞧瞧,"同事們"在一片綠色旗海的屋簷下,是如何卑屈地活著。

2000年,在我印象中公部門結構改變是個主要的分界線。之前,政務官和事務官還稍有個任用條件的區隔,政務官做為選舉後酬庸雖已普遍存在,大多數在基層的事務官多半還有盡其專長的空間。2000年後,這個分界徹底被打破了,所有公部門的晉升條件不再是"適材適用",而是政治色彩掛帥。

社會上一般民眾可能較不易察覺到"政治掛帥"後有多大差別?在社會底層的人們感受卻是直接的,尤其大陸來台老兵感受最是深刻!2016年所謂的"公民記者"洪素珠當眾辱罵老榮民事件,稱呼他們是「中國難民」,引起社會熱議,那還只是冰山下很小的一角。在這之前,這些老榮民長期受到的羞辱,早已在社會很多角落中司空慣見。政治人物帶風向,部分無知民眾隨之起舞,屏東海線候選人公開說出「趕外省人下海!」那是1990年代的事。1993年,陳水扁在立法院說︰「榮民就養預算不就等於"養豬"?」則是個挑起族群歧見鐵錚錚的事實。

父親在2001年首次住進屏東龍泉榮民醫院時,我對這裡無論醫護、行政或環境都誇不絕口!那時政治搬風可能還沒有掃到這裡。這所醫院雖處在遠僻的鄉下,1970年代中就曾讓我留下深刻印象。演習中因識別出錯,陸軍特種兵以為"共軍登陸"?和海陸特種兵展開真正的戰場廝殺,幾位海陸戰士分別遭到彈傷和刺刀傷被送到這裡,那時即使民間大醫院對這種創傷都還缺乏醫療經驗,龍泉這所醫院處理得既快速,又能讓這些戰士挽回一命並且痊癒。

改制成榮民醫院龍泉分院後,由於醫院裡常有單身榮民住院,沒有家屬可以照護,院內有個很善意的作法,外雇了一組照護工,每人負責幾床照護,這些女性照護工訓練有素,管理也很上軌。父親掛腦神經科就診住院後,出院時我就直接把他再送到醫院附設的安養中心,這所安養中心的照護費;雖比民間一般要貴一些,但我認為很值得。除了有正牌護理師和外雇照護工外,院內的行政人員都有醫療行政的專長。後來家裡雇了外傭讓父親出院,臨別我仍對所有院內人員致上最深謝意。

2005年,家裡請的外傭離職,一時青黃不接,我又把父親送到這處安養院。先前雖已耳聞一些單身老榮民傳說,醫院新上任了一個腦袋很"綠"的院長,我認識兩位原長期自費住在醫院附設安養中心的單身老榮民,都已相偕逃離。由於原來印象太美好,未先聞其詳。我想醫生都是以救人為本,應該不會受到政治色彩影響吧?送去第一晚,父親就哭叫著要回家,我未在意,只以為這只是父親腦傷失智的反應,雖然我仍會每天都去那裏,至少待上一個鐘頭,起先只覺冷清多了!

2001年的熟面孔已全數換過,原有的一群特約照護工只剩下三人,一班八小時各一人。原有四位護理師只剩二人,日夜班各一人要上班12小時。原有的行政人員都不見了,護理師兼行政。原來的照護費用不變,人手卻比民間的小安養院更少。父親入住第四天,我終於體會到換人就換了腦袋是怎麼回事。竟能把一個本來接近天堂的地方;搞成了個「活地獄」!這些人可真是翻陽倒陰好本事!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31449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766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5873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4072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9467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90645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16616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285948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37794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4100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475774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月光邊境
2021/01/28 23:03

大哥應該是很多榮民心中的英雄

您的正氣還真不需要別人拜託

路見不平自然而然的拔刀相助崇拜

故事還沒寫完,先換個題材透口氣,可又怕才剛吐口氣,人家就立刻把封條貼上來了。
那些老伯伯現在都已不在世,我從沒想要做英雄,再不寫;就永遠沒人知道他們曾受過多少委屈。
李孟秋2021/01/29 01:16回覆
8樓. the flying kite
2021/01/21 18:33
政治爛泥坑真是比糞坑還臭,藍綠都有「人神共憤」的斑斑血跡;但是綠在抄殺攻滅的手段,更勝於藍。若民進黨一黨獨大再多幾年,考試院廢了,任何與公部門有關的職缺,可誰來決定?
現在所有民進黨在執政的縣市,可能從上到下都已一竿捅到底了。不到二萬元的工作也在搶,搶到的人卻又做不上手,問題爛攤一堆! 李孟秋2021/01/21 18:53回覆
7樓. 其正
2021/01/21 09:33
龍泉這個地方也綠得那麼厲害?可悲!以前我一個親戚也在那裡任職呢.
據知,只有民國93年~99年(2004~2010年)期間,那裏的主管頭殼很綠。後來又經過一些改變,應已恢復正常,目前情況我不詳。

我看到的只是2005年之前的情況,你的親戚如果是在2004年之前就已在那裏任職,應是一級棒的,我要向他行最敬禮!
李孟秋2021/01/21 12:56回覆
6樓. 筆記阿本~ 低俗媒體
2021/01/20 23:02
.

早些年倒是常聽聞老榮民因細故仇殺,造成不少傷亡,無論是在榮家或群體獨居。長照無論榮民或一般平民,再過幾年會更加嚴重,富人或窮人都沒有身體垮下的本錢。

單身老榮民有些人的脾氣既壞又彆扭,榮家的管理可能比民間一般養老院更難為!所以榮家的主管更需吸收民間社工經驗,還須調整出一套本身適用;且更謹慎的管理方針。下一章會談到安養中心,榮民單位也曾有人做得非常好的,而且不是僅一般的好。換人後卻成了天淵之別! 李孟秋2021/01/20 23:29回覆
5樓. 靜若
2021/01/20 05:31

每天都在經歷狗屁倒灶的事,不負面都難,辛苦您了!

扯上政治味,全都走味了,好悲哀的台灣人,如果是以前就算了,畢竟民智未開,現在還要被操作,就無話可說。

一個比"屏東皇帝"更偉大的故事,最近正在逐漸出土︰
由石木欽(現任懲戒法院法官)弊案;又扯出佳和集團案。一個富商養了一大掛司法官、民代、警官,連軍方的升遷都能介入。
借銀行高額貸款不還,打官司可以打到不必還。而且逼死銀行經理,再繼續追擊銀行經理的妻小,並且打算告倒寫專欄的記者。
若不是司法單位還有良心仍活著的人,這件有如電影情節的"地下總監"情節,還難以見光。
李孟秋2021/01/20 15:07回覆
4樓. 寧靜姐
2021/01/19 23:20
伍澤元和鄭太吉,都是李登輝在國民黨內扶植出來的"本土派",該派至今在國民黨內仍舉足輕重。
當年伍澤元為屏東爭取到四百億建設經費,就已破了紀錄。朝廷有人好做官,古今皆然。
且看109年度中央補助款,幾個縣市的對比︰
北市83。新北66。台中78。台南144。高雄132。屏東149。(以億為單位)
李孟秋2021/01/20 15:06回覆
3樓. *Susan*
2021/01/19 22:21

綠腦袋 是色盲 心盲 

沒有是非對錯  沒有公平正義 

只有染成綠色的豬腦

看色彩任用,從國家到社會最基層都整個亂了套!官員不問資歷和專長,就連社區的小事務員工作都在吃乾抹淨。一個社區關懷點小事務員,月薪可能還不到二萬元,我已看到一例。
原來的事務員用電腦很順手,社區活動場每天打整得乾乾淨淨,還會教老人烹製小點心,
一句"不適任"就把人給趕走。來人遲到好幾天,連電腦基本輸入都要別人教,一個月後自己也不想幹了!再換......再換,還不曉得要換幾個才能上手?
李孟秋2021/01/20 15:04回覆
2樓. 旭日初昇
2021/01/19 11:09

老壁蝨聽起來很傳神,吸不了多少血,卻讓人渾身難耐不舒服,比老混混更簡單明瞭。

很多人不關心政治,以為不關心就能獨善其身,

其實政治影響的層面無遠弗屆,真的不能不關心啊!!!

遍地豬腦搖來搖去,只靠美國政客拉拔就全都升天了。 李孟秋2021/01/20 15:02回覆
1樓. 1450
2021/01/19 01:36
以 顏色 領導專業又一例
近幾年最基層掛著色彩換上來的人,大多都很搖擺,做事搞得一塌糊塗,就連綠民們自己也快受不了了! 李孟秋2021/01/20 15:0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