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偷天換日 保證通吃
2020/12/10 21:27
瀏覽1,382
迴響12
推薦83
引用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偷天換日 保證通吃

全市最大兩處貧民窟都在我的責任區內,這是我每天馬不停蹄都跑不完的原因,而且遭遇到的狀況也最棘手。貧民窟裡也有不窮的人,他們是建起違章廠房,在這裡進行地下生產的,有些是生產廉價日用品。

也有些永遠關緊廠門,在夜裡常會傳出惡臭味,但沒人曉得他們是在裡面搞甚麼?如果打電話去縣府環保局告發,不久後就應會接到廠商打來的恐嚇電話。還有些隱蔽在樹叢裡的廠房,不時會有進口轎車在門口出入,大多可能是地下賭場,這些人從不會和周邊的居民打交道。

真正長居此處的人,原住民和單身退伍老兵就佔了過半之數,其他就是些做粗工的苦力,或有些賣香腸和烤番薯的小販,還有些流鶯,但不會在此站壁,站再久也沒生意可做。這裡通常也是黑道找隨身小弟的來源處,此處年輕人很少有書讀好的,沒有一技之長生活不易,只要有人供給錢糧,敢打敢殺。單身退伍老兵聚居處;大多和其他貧戶有所區隔,但也不是絕對分處。

老兵蝸窩居處較少看見流氓,但也並非就沒有流氓,而是流氓的堂口會選擇交通更便利處。這裡有些巷道既狹窄又陰暗,甚至連機車都很難駛過。牆外堆置的東西既凌亂又骯髒,有些巷道傳出出的腐臭味得要掩鼻而過,由於早期隨意搭建,沒有制式的排水溝,有些地面凹陷處的黑水上還浮著灰色、綠色泡沫和鼠屍,我不敢從水窪處輾過,有點怕會隨著輪胎水漬把病毒帶回家。經過這些水窪,我都是把機車抵到右邊,兩腳踩在左邊,慢慢把機車推過後才再啟動。

環境很髒亂,每天都要在這些地方出入,我因此較能理解;為何輔導員們較少來此巡走,若非處理情況必須他們出面,每天必見的都是服務員。如此貼近政府規定的基本工資,又要冒著傳染病風險,這樣的工作為何還有人在做?除了城鄉差距造成工作難找外,離家近;可以就近照顧自己的家是主要原因。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即使有好幾項其他工作技能,在屏東也照樣一籌莫展!後來救起一位路倒的老榮民,送去醫院後我才警覺到;即使不計較所得,這個工作的風險有多高?!

看不到流氓在此成群結隊呼嘯,仍會有幾隻專欺老兵的吸血蟲在此出沒,後來和我開幹的也只是個地痞,如果真是成夥的流氓,我也絕對惹不起。可是我仍差點惹上流氓,不過先前有段不愉快的接觸不是在這裡,而是半個月後;在貧民窟我又和有過口角的流氓碰頭了!也因為這段遭遇,多年前我就已證實,屏東縣政界始終是個黑影籠罩的地方,從1990年代初開始,到2000年後,只換人不換"黑"!有些政客在還未全面掌握財經大權之前,就早已從底層開始深掘掏寶。

眷村改遷國宅後,整個眷村舊地都已被高架圍欄封住。我想到我家老屋天花板上;還藏著一堆原來只做造型擺飾的沉香木,那是20多年前我用幾萬元買來放著,心知以後愈少會愈值錢,到這時價錢已經翻了10倍以上,如果換成2020年的今天,即使捧著百萬元去找都無貨可求,父母搬家時我忘了爬上去清理。於是開著自用車從工地門口進去,到了舊址門口一看就知不必了!舊眷舍幾片雕花原木木門和客廳五厘厚的紫光落地玻璃都早已卸走,天花板也已掀空,工地這些先遣拆除工果然都是很識貨的。

再開車要出大門時被攔住了,兩個流氓樣的年輕人,不由分說一過來就猛拍我車門,很暴氣地大聲說︰「下車!你是哪裡來的,想要來幹什麼?」

我一頭霧水?告訴他們我不久前是這裡的眷戶,只是有點小東西忘在舊屋,想來看看。我只會說國語,兩個流氓只用台語對我咆哮,我下了車,兩個流氓就繞著我周身狠瞄,語帶威脅口氣。他們要求看看我身上是否藏著什麼?我把上衣撈起來讓他們知道腰邊沒帶傢伙,再把兩個褲口袋全都拉出來讓他們看過,連手機都沒帶旁邊一個工人還用一大桶泥水潑到我車頂上,然後才讓我放行。

車開到舊眷址旁的農村,看到一個熟面孔,下車和他聊了幾句才知,舊眷址施工是有黑幕的,難怪我在工地門口會被兇惡地攔住,那兩個流氓表情看來既緊張又浮著殺氣。眷戶一遷空後,此地周邊就先用鋁板封得不透一絲眼線。農村那邊建議眷村裡原有幾株百年大樹不要移動,縣府不理會,首先就見到那些大樹被大型吊車給移了出去。建物清空後,接著就是一車車的好土不斷被運送出去,農村人發現整個工地裡的土被深掘下去有人身那麼高,才警覺到不對勁了!


眷村地表上的原土本是很肥沃的黑土,很值錢,拿去賣給其他新植園區是一車車在算錢的。於是農村開始有人發起抗爭,第一次還有很多人,第二次仍不怕死的就只剩下小貓十幾隻了,連他們自己選出來的民代也站在"勸退"立場。在第一次抗爭後,就有警察去過幾家問候,接著是有些人在路上被流氓圍毆。然後不但抗爭聲音逐漸聽不到,那幾面大字布條也被清得一乾二淨。

地表原來的沃土都被掘盡後,一車車原來拆屋運走的礫土又回來了,還加上不知哪裡運來;雜有有廢電纜、塑膠桶和其他垃圾的廢土也在往上填,最後才薄灑一層含砂量特高的泥土。之後圍欄外還掛起彩色噴圖進行大外宣,「為美化環境,造福地方民眾,我們給大家創造一座美麗的市郊公園」。這已是2000年後發生的事。

「綠色執政,品質保證」曾是個響亮口號,其實應該再加上一句「更甚於藍,保證通吃」!地方政情剛變,有些人就已開始了大規模的搜括動作,很少人注意到有一種「偷天換日」手法;在1990年代初就已登場,現在更可能已普及全台。在僞藍本土派政霸吃遍濁水溪以南地面時,綠色政客還未成霸前,是先從地下啃起。

1990年代後,屏東全縣許多社區旁忽然出現了一片小公園,美其名曰「社區公園」大多都沒超過千坪,這個做法曾被譽為劃時代創舉,底下卻埋藏著一個巨大的黑金秘密。只看電視就以為能知天下事的人,恐怕到現在都還不知有這麼回事?

全台從1970年代就開啟了大興土木的時代,各地大河道邊建地廢土不斷堆高,到1990年代在屏東卻忽然都消失了,這麼多建地廢土都去了哪裡?較早時在高雄工地工作,我知道廢土是運去填大林埔的南星海埔新生地,至於屏東,起先我反而未曾注意到。後來我家附近也出現多處社區公園,才知地下正在大變!



這套手法的發明人真的很聰明!全台各縣都在為日漸堆高的建築廢土;和大量生活垃圾大傷腦筋之際,在屏東;分散後被埋進了各處地下,而且就在很多居民的住宅旁,很多人至今仍不知不覺!既然生財有道,此法就一直被沿用下來,兩黨政治人物都曾是造就環保噩夢的推手!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31449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766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587312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2) :
12樓. 柔依雲.
2020/12/13 16:50
這樣 太可怕了 怎沒人到媒體投訴呢
社區埋垃圾;比起溪底埋巨量劇毒已經算是小事。當年曾有人寫過專題報導,但報社不敢刊登。每想到高屏溪底;那些化學廢料鐵桶恐怕已開始鏽蝕,我就寢食難安!
埋毒位置在高屏溪的高雄一側,從舊鐵橋往南約300多米距離。現在是枯水期,只要用一隻探測器;就可掃到更正確位置。但誰敢去挖挖看?!
李孟秋2020/12/13 18:37回覆
11樓. 1450
2020/12/13 06:44

台灣有"環保公園",前身是垃圾場改建,

和文中的"社區公園"類似嗎?

社區公園;在媒體上很長時期也曾被別稱為"環保公園",很多記者並不知道公園地下是些什麼東西?
至於高雄;有幾處曾是垃圾堆積場改建的公園,我認為這是可以給予正面肯定的做法。那裡本就是遠離住宅區的地段,改建成大面積公園後,只要施工得宜,不但解決了垃圾場難以處理掉的問題,也多了個民眾休憩可步行之處。
但屏東的情形完全不同!緊鄰住宅邊地下埋進垃圾,地上又大量種下黑板樹,不但是爾後永遠隱藏的環保問題,而且黑板樹是有礙人體健康的。如果發生大地震,在社區公園旁的住宅也最易發生土方位移。
李孟秋2020/12/13 14:05回覆
10樓. 靜若
2020/12/13 02:37

罪過,倒不至於。只是覺得有人命運坎坷,無人幫忙,覺得令人心酸!

幫助別人這件事,常常聽人說,"我又沒錢,怎麼幫?"

其實,布施不一定是只有金錢,給別人一個善意、一個微笑、一個鼓勵…都是好的。

幫忙可以幫到哪一步?遇情況也需各自須斟酌。下章再下章會敘述我曾遭遇到的一個狀況,連消防隊的救難人員都會怕! 李孟秋2020/12/13 14:04回覆
9樓. 意樵
2020/12/12 16:40
爛事的歷史悠久

我不記得是哪一年了!!

河川被盜採的砂石影響陸地的安全後,抓盜採又將建築廢棄物填入河川缺口!!

一個921大地震,震出許許多多的政治污垢!!

現在口口聲聲海罵國民黨的那些政客廢渣,正是現在執政的賊人,當時所做的爛事,當時身為國民黨的他們,李老賊的狗腿子弟們。

回顧過去,當時KMT的寄生蟲,如今成了綠納粹的高官,為所慾為,哪一個是真正為國為民的棟樑??

天啊

"岩里政男.李"在國民黨內;曾搞出過一個"國民黨本土派",該派一般視之為"獨台派",我稱之為"偽藍"。
該派尤其在省級歧見上比民進黨更激進,1990年代該派的一個候選人,在東港發表競選演說中,竟喊出「把外省人趕下海!」的恐怖說法。
曾狂言"過高屏溪殺人無罪"的前屏東縣議長鄭太吉。2001年逃到大陸去的屏東前縣長伍澤元。2010年因公園預定地土地弊案,從大陸被押解回台受審的前屏東立委郭廷才,該三人都屬於這個派系。
國民黨無可避免得要揹上這個黑鍋,這是國民黨至今在屏東仍翻不過身的主要原因。但奇怪的是;當初為何就沒有人能公開和他們劃清界線?!
李孟秋2020/12/12 21:53回覆
大河道的環保問題;高屏間的濁水溪可能是全台最嚴重的!曾發生兩件大事,事後至今卻從沒有被法理追究過。
●1995年~1996年間,高屏溪在高雄邊舊鐵橋南端,曾被深挖埋進了幾十萬桶化學廢料,至今可能還在溪底。(當時,高雄縣長是民進黨的余政憲。屏東縣長是國民黨的伍澤元。)
●2000年,高屏大橋靠屏東段,發生斷橋事件。事故發生前,橋墩早已被人挖空,橋基石墩是浮在溪底上的。(當時的屏東縣長是蘇嘉全)
李孟秋2020/12/12 21:55回覆
8樓. *Susan*
2020/12/12 09:54

一不留神  大哥已洄游到第三集了

您的人生閱歷太豐富了 連底層也不放過! 大笑

時間還不很久遠,而且是實況記憶,應該會寫得較快。
爛命一條!若不歷經環境沉浮,看盡人世百態,此生一遊使命難以達成。
李孟秋2020/12/12 13:31回覆
7樓. 靜若
2020/12/12 02:18
好沉重的事實…
可也罪過!這篇沒有在寫人生光明面,感覺不到正能量。 李孟秋2020/12/12 13:29回覆
6樓. 筆記阿本~ 低俗媒體
2020/12/12 00:50
.
小型公園在北部也是屢見不鮮的,尤其這些工地的圍籬,愈包愈密,比早年監獄的圍牆看似更密,非奸即盜,不僅僅是樹叢裡的小賭場。我常在想,小小台灣,地痞人渣橫流,教育不只是教改失敗這麼簡單,那是計畫性的全島盤剝與豪奪,小百姓炒作房價僅僅是路邊的一根小草。
你說到了重點,為何這些工地都愈包愈密?因為見不得人。
工地有很多黑暗眉角,最常見的是在混凝土裡塞進塑膠桶和大塊保麗龍。
這套手法在2000年初就讓大陸工地也學到了,做得更過份!例如樓房外牆塌下來後居民才發現,整面牆就是保麗龍板;外敷一層薄水泥。兩岸的教育都正在同步開倒車。
李孟秋2020/12/12 13:28回覆
5樓. 寧靜姐
2020/12/11 22:35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660198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的弟弟,偷挖陽明山的沃土

此外,我們水泥公寓或大樓,想種花沒有土,在建國花市,四瓢土NT50元

現在就連屏東都不好找盆景用土了!以前很多台糖用地,近20年已快被歷任政府賣光。
跑很遠好不容易看到一大片空地,往下一挖,又是磚塊、混凝土塊、塑膠袋,如此下去怎麼了得?!
李孟秋2020/12/12 13:26回覆
4樓. the flying kite
2020/12/11 18:25

洄游過底層,才看得透政治之髒污;政府打擊犯罪洗錢、執法招牌刷得雪亮亮,事實上政治人物泰半(1)黑道靠選舉成白道(2)白道竊國威震天下! 

雖然哪個黨都一樣,但我堅決反對一黨獨大! 政治分贓雖不可免,執政黨與在野黨勢均力敵才能互相制衡!

政府不仁,以合法掩護非法。在明處用白道,暗處使黑道,警察很無奈!流氓笑哈哈。這種情形在南部是慣例。住在台北的人感受不到,看電視、看報紙都看不到真相,尤其是新聞已被一黨壟斷下,未來一百公里外的事,要知真相有賴小道消息。
李孟秋2020/12/12 13:26回覆
3樓. 旭日初昇
2020/12/11 17:46
--

一口氣賞讀三篇大作,一氣呵成,更能連貫。

若非李兄現身說法,若非我也是南部長大,

這些文章真的很可能被當成鄉野傳說。

越是南部越是鄉下,官商黑道越是糾結成一團,

鯨吞蠶食各種地方利益,集各種人性陰暗之大成。

用垃圾礫土造公園,我不知其他縣市是否也有這種情形?有興趣想知乎者,可以去你家附近公園下鏟試試,如果各縣市都是如此,那麼全台可能都早已"淪陷"了!舊有的已經救不了,希望環境不要再繼續惡化下去了! 李孟秋2020/12/11 18: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