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9--小妞撐起半邊天
2021/03/06 13:50
瀏覽990
迴響6
推薦83
引用0


想你會想我嗎 --林小妞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9--小妞撐起半邊天

女孩來到我家,我讓她把我老爸從輪椅送回床上去休息,她抱起老人就直接送進屋裡去,老媽看得也大感訝異。但她離開後,老媽又在擔心老問題了,而且很有理由更擔心。她說︰
「你從哪裡找來個這麼漂亮的小女孩?這麼細皮嫩肉的;怎麼可能會好好做這個工作?」我苦勸老媽先別只看外表,我直覺對這個女孩很有信心,我說︰
「現在就連外傭都已難找,再找下去我實在已很無力了!」

老媽勉為其難答應後,也心知這位女孩絕不可能會"勾"我老爸,但對我似乎開始有點擔心了?!
老媽這次有點擔心是有道理的,這位女孩太亮眼!還不僅是普通的漂亮,大眼亮晶晶,反應靈敏,還身材前凸後翹,皮膚看來吹彈可破,不施一點脂粉就已勝過所有我在網路上見過的網紅了。我還沒到八方不動境界,若說是看著一點都不心動是假,但我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況且又老又有家室,手裡也沒幾個錢,不會有過度的非份妄想是真。

她爺爺看我也從小看到大,夠了解的,才敢放心讓她來我家打工。請一個外傭那時月薪二萬五千元,加上一些固定的額外費用,實際每月所需支出肯定會超過三萬元,還不一定會碰到個會認真做事的。先前連遇兩個外來的姑奶奶,用同樣的二萬五千元,還嘔一肚子氣!我為何不去找個更好溝通的?

事後證明我這個決定是大大地做對了,我沒問過大陸妹的本名,只跟著她爺爺一樣喚她"盈盈"。盈盈來我家那四個月,是老爸最愉快的終場時期,也是我和老媽幾年來最輕鬆的一段日子。盈盈看來嬌滴滴,誰看都是"辣妹"一隻,個頭也不高,大約就是一米六左右,為何卻力氣大得驚人?她說家裡是福建農家,常在做粗活,我父親頂多也不會重到八十公斤,即使一百公斤的米袋她也能扛得起來。

把老爸交給她照護,是自老爸癱倒後首次可以全天交付。老媽長時間累慣了,忽然閒下來在旁沒事可做,有時又在找問題了!她說︰
「她兩個大白奶奶都快要從衣襟裡跳出來了,讓她來做這個工作好嗎?」
「為了避免心猿意馬,我都盡量不往那個方向去看,您老究竟還在擔心什麼呀?再嫌下去我是真的找不到幫手了!」

盈盈喜歡穿著貼身T恤,而且有點低胸。常把我老爹摟在懷裡一起看電視,就像她對她爺爺一樣,這可能是我老爸此生最有"豔福"的一段日子!有時察覺到老媽眼底好像有火星在微微跳動?在火花還沒噴出眼底前我就要盈盈換手,讓老媽去老爸身邊靠著,然後打開客廳的卡拉OK,和盈盈輪流唱歌,直唱到倆老都已在打瞌睡,才讓盈盈把老爸抱回他房間去,那段時候盈盈就睡在房裡另一張舖上,老爸如果要起身,盈盈隨時都可照應。

老媽接到詐騙電話,說是台北的女兒被綁架,不匯款過去會被幹掉!老媽聽聲音似乎很像?嚇得立刻就拿著存摺和印章要去郵局,被盈盈擋住,又急撥電話給我,我及時趕到,這才避過了一次重大災難,如果當時雇請的是外傭,後果將難以想像!盈盈果然不負眾望,還帶來了一個"奇蹟",說來恐怕沒幾個人會相信?不但未久後老爸面色變得很紅潤,而且滿頭白髮的髮根下竟冒出黑髮來,老爸臨終時三分短髮已經全黑了!不過我推論,此事也很可能和老爸生前服用的攝護腺藥物有關?

好景不常!盈盈來台期滿終須回大陸去,來辭行時抱著我老爸說︰「爺爺,我要回大陸了,以後您要乖乖聽奶奶的話。」老爸哭得泣不成聲。盈盈前腳才剛一出門,老爸就忽然面色如死灰,兩眼上翻,趕快送醫院急診,醫生立刻動手術做開放性插管急救,自此老爸就再沒有機會說過話。一個月後短管又換長管,再幾天後撒灑手塵寰,那是我2006年生日的前一天!

早期眷村地狹人稠,雞犬相聞,兒童各家來回奔竄,環境髒亂嘈雜,卻是個人情味濃得化不開的地方,每到逢年過節,家家烹廚家家香,旁邊農村的小朋友,一來眷村就豎起鼻子捨不得走離。1970年代起竹籬笆換成磚牆,吵架的少了,人際間的互相關心也漸淡。

到2005年我村全部遷進國宅,各家經濟情況已有很大差距,也衍生出很多新的問題。經濟條件好些的家裡窗明几淨,經濟窘困的付了每月房貸後,連吃飯都有點困難,一開門如見狗窩,有如新興的室內垃圾堆積場。國宅裡的老人最多,需要坐輪椅進出的漸增,到現在;見到的外傭比年輕人更多。

人口高齡化會出現很多社會問題,"眷村國宅"就是這個問題最先浮出水面的地方。在1990年代,我村曾有幾家大陸親人的孫輩來台依親,順便照顧老爺爺老奶奶,到了2010年後已全數回大陸,一個都不見了,台灣的情況其實並沒有我們自以為的比那邊都好,如果真那麼好;不會留不住人的。

第二代還住在國宅裡的也很少,除了極少數的退伍軍官生活還過得去,有些過去長年游手好閒的人;就成了這個環境裡的毒瘤,男女都有。他(她)們做啃老族已經很久,父親去世後,不知他(她)們是在靠甚麼經濟來源生活?可是社區管理委員會大多時候卻又都是這些人在把持。老人頻遭這些人欺凌勒索就毫不令人意外了,就連守衛大樓的保全人員,也有少數在盜租車位。有人要賣房,還可坐收過路費。

我村過去的旁鄰農村遭遇的又是另一個狀況,農村裡更少見年輕人,沒到逢年過節農村一片沉寂,不但宵小猖獗,大白天強盜也敢登堂入室行搶。到處所見都是老人,大聲呼救也沒誰能救得到,就給點錢買個平安吧!人口高齡化的社會問題已經嚴重出現,執政過的政客們誰真正關心過這個問題?!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5
http://blog.udn.com/PAESI15/15656619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6
http://blog.udn.com/PAESI15/1568220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7
http://blog.udn.com/PAESI15/156878334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8
http://blog.udn.com/PAESI15/156970133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9
http://blog.udn.com/PAESI15/157161805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Susan*
2021/03/08 10:00

年老者看見年輕的孩子 會讓心情活起來  畢竟青春無敵啊!

也許正是女子年輕得足以當孫女  您母親才會爭一眼閉一眼 

幸好如此  大哥也才得喘息!

青春無敵,可能哦!我也是在老爸離世後開始出老態,身邊已沒有美女可看了! 李孟秋2021/03/08 13:56回覆
5樓. 1450
2021/03/08 06:49

謝謝您後續的分享,

您父親和佛的緣份很是神奇!

我所說沒有一點誇張,我請理髮師來家裡給老爸剃頭時,才發現到半截白髮剃掉後,髮根都是黑的了,老媽的好友和鄰居都見過。
老爸癱倒前是標準的李鐵嘴,對任何宗教和超現實的事都嗤之以鼻。回神清醒那段時間,身邊的人在想甚麼?他似乎都知道。入殮時是我在處理,全身雪白如紙。焚化爐正在起火,在北部已經失聯三年的一位女性朋友,忽然手機來電,說昨晚我爸去找她聊過,可是我從沒和她談過我爸,過去她也從沒見過我爸。她說︰「你爸怎麼這麼白?!」
回老媽家看到那尊白佛塌成一團,我才忽然領悟到,我又再次辜負了前女友!她出家剃度前告訴我的是「隨身帶著,祂會保護你。」她親手雕製的白佛很小,不到五公分高。
李孟秋2021/03/08 13:53回覆
4樓. 墨濡
2021/03/07 22:52
老爺爺
當時只能用「生不如死」來形容了!
難得有情人呀。
因為盈盈真心疼他老人家。老人家心裡明白。
順祝分享愉快!
床上躺著的和病禢邊守著的,都同樣"生不如死"!我已是強弩之末,常會忽然腦袋一片空白,不知身在何方?盈盈如果沒有在那時出現,即使沒倒,我很可能也會瘋掉! 李孟秋2021/03/08 13:52回覆
3樓.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2021/03/07 14:58
.

盈盈的青春美麗天賦神力,是家庭回春的基本元素吧。找對看護真是很重要。老人問題將是台灣無可避免的肩擔,掌權者口呼千杯長照,心裡想的是一逃永逸。

現在已輪到我自己需要思考,以後的事該如何安排?
首先應把生活事務弄得更簡化,其次要一樣樣清掉沒用的東西,記憶不丟就已在逐漸流失。
李孟秋2021/03/07 15:07回覆
2樓. 旭日初昇
2021/03/07 12:38

盈盈的爺爺從小看李兄到大,推測他應有中華民國國籍才對,

不知為何不將盈盈接來台灣定居?

不知跟台灣的接親定居法律有否關係?

據悉,爺接孫來台定居有名額限制,僅可一位。

想必盈盈的離台,會讓很多人失望傷心吧!?

盈盈的爺爺是家父舊時的空軍同事。盈盈來台前就已考上大學,但還沒籌足學費,只保留學籍。她在我家時,連星期假日都沒有外出,閒著時就是讀書。她說在我家打工的收入,對她上大學很有幫助。從國宅離開回大陸後,時間正好可以趕得上去大學的入學。
兩岸依親法規我不清楚,國宅裡其他幾個來台依親的大陸小孩都很用功,但大學畢業後就全都回大陸去了。
家母去世還在辦理後事時,我就已自行簽結了放棄繼承,事情全都料理完後,我就再沒回過那裏,其他的事以後都不知道了。
李孟秋2021/03/07 14:18回覆
1樓. 1450
2021/03/07 08:45

"心情愉悅"沒想到對生理和心理幫助這麼大,

那段時間應是您父親晚年最快樂的時光!

似乎不僅是心情的因素,我爸臥病期間好幾度發生常理難以解釋的現象,真的是我親眼所見的"奇蹟"。現象起自一件事,我的第一位女友多年後再遇,正是她將出家修佛前,送了一尊她自己捏塑的白色佛像,我放在櫥櫃裡並未上香。
十多年後,也是父親臥病的兩年多後,信天主教的母親忽然說她想供佛,可是不知該請什麼佛?我把白佛送給母親,不久後父親忽然獨自半夜起身,跪在白佛抬下,以後就可以在沒有扶持下,獨自在屋裡走來走去,而且人也不瘋了。
父親恢復智能後,又開始常和母親吵架,而且還互相摔東西,在一次嚴重衝突後,又跌回失智半癱原樣。盈盈來家裡後,他氣色有轉佳,失智半癱情形依然。最後三個月才發現他白髮下冒出半截黑髮。我幫他拔管離世時,他已滿頭三分長的黑髮,而且皮膚變得很白,肌肉也沒有萎縮。
火化前入殮我更吃驚了,他全身雪白還有光澤!我處理過不少大體,正常情況下,大體這時應已烏黑,皮膚和肌肉都已縮皺。後事都已處裡完,回到母親住居處,那尊白佛已塌成一堆;有如一塊白色麵糰。
李孟秋2021/03/07 14:15回覆
第一位女友交往時,家父舉雙手贊成,她是本省女孩,居然可以用道地四川話和家父交談,而且女孩的父母很喜歡我。但家母反對,因為兩家經濟環境差距太大,後來就不了了之。再遇時已是20年後,老婆見過。
李孟秋2021/03/07 14:3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