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0--養子不教父之禍
2021/01/14 22:09
瀏覽739
迴響3
推薦47
引用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0--養子不教父之禍

榮民無論在生活環境或心境上;和在部隊時都已有很大改變,這是很多榮民單位主管還沒能體會到的。高階軍退就直接接掌這些單位的人,和社會已經完全脫節,套句民間俗話就是「不接地氣」。很多老榮民都有這樣的觀感「已經退伍了,不必一個命令一個動作了,卻又來了一群長官,他們說是來服務,可是我們卻感到對他們有點畏懼!」

這些人如果能在社會服務工作上歷練過幾年後再轉任,情況應會好得多,尤其是涉及服務和安養的退伍軍人單位,更需要虛心向地方政府的社會服務單位學習,用服務精神來代替領導作風,才有可能大幅改善管理風格。在"老羊事件"的10年後,我又有一段時期有機會進入榮民之家園區,環境美化得有如休憩花園,甚至可作為觀光園區,住區整理得更整潔,也更人性化,並且引入了合格的社工人員,這顯示退將退官中還是有少數人是很有經營能力的。

有了良好的管理方針在運作,還須慮及對幹部的監督和考核,做領導的人要了解最底層的實況,最簡單的途徑就是直接去和最底層的人談話溝通。以老羊的案例,當初只要任何一位幹部和老羊有過單獨談話,就不致出現他後來的"慘劇"。即使各方面看來都更上軌道的10年後,仍讓我看到一件感到有點頭皮發麻的事例!

常言道︰「養子不教,父之過。」自從一段雜牌社工經驗後,我覺得還要再加上一句「養子不教,社會禍害!」單身老榮民絕大部分晚景很淒涼,那麼有家有子的老榮民又是如何?各家可就是天淵之別了,這個差別的決定性關鍵在於兒女是否成材?在"老羊事件"七年後,我又遇到另一位有家室的老榮民。馮老最後的結局可能比有些單身老榮民的遭遇更慘!

初識馮老是家父車禍臥病後的第三年,在市內一家私立醫院的骨科二床病房內,這時我和母親分別日夜輪值看護父親。馮老和父親都是從屏東空軍基地以士官長職退伍,但過去相互並不認識。由於語言相通,生活環境相同,在病房裡很快就聊熟了。父親在醫院裡住了一個星期,來探病的人絡繹不絕,老的少的都有。看著我和母親對父親的照顧很既周到又細心,做到盡量讓病人能更舒適,馮老看在眼裡非常羨慕!一個星期以來,馮老那裏僅兩位老同事和教友來過,家屬從未出現。

兩老都出院後,有時我要去那處眷村國宅訪舊識,也順便去他家小坐聊聊,這才更清楚他的家事。馮老過去在空軍時是空勤士官,月薪相當於家父的一倍,還年輕時人長得高帥,喜歡跳舞、品酒,聽說早年有點花。還沒退伍前老婆已病逝,退伍後獨居,而後又繼續去跑遠洋貨船擔任電信工作,加以過去儲蓄豐厚,因此,爾後就成了這個環境裡的老牌單身鍍金貴族。跑船之前,把所有存摺、私章都繳給兒媳保管,兩年後再回來存摺裡的錢已全數提空,因此和兒子鬧翻了,從此兒子對其不聞不問,僅有逢年過節時才帶著孫子女們來討紅包。

馮老的遠洋工作也沒做很久,年事已高退休,令他恐懼的日子才開始逐漸步步逼近。有次馮老又病了,我去醫院看他,剛到門口就看到屋裡聚了一群人,是他的教會團體正在進行禱告,我暫退出來。這些人離開前,還有一位帶頭的女人在馮老榻邊頻叮嚀︰「你要趕快下決定呀!把你的愛貢獻出來,上帝會保佑你!」這些人陸續走出病房,其中有四個很面熟,是過去和我同一眷村的第二代,他們平時不和教友以外的人打交道,所以沒有甚麼交情,這時互相點個頭就過去了。人都走光後,馮老剛才的笑容迅即一沉,緊皺起眉頭。我才剛坐下,他就罵了一句︰「我還沒死,他們就來催魂啊?盯得那麼緊!」

詳談後才知,馮老最近腸胃出問題,一個半月內就住了兩次醫院,眷村國宅裡立刻就有謠言傳出,說他快要不久人世了!謠言一出,平常身邊冷清清的景象立刻改觀,每天都有好幾波的人潮來探病。馮老早年本就有個老狐狸的戲稱,怎會不知原因?教友來得最勤,個別的不算,教友團每天至少一次。平時的教友活動,不由分說就把開支最大的部份由他給付,剛才甚至還帶來兩份寫好的捐贈同意書,要求馮老把他那間眷村國宅的房產捐給教會。(每個宗教團體內的個人,都仍各有不同的心性,本段無關宗教觀點,只敘述實況。)

眷村國宅裡還有幾個第二代的單身女人,沒老公,學能不足,粗重工作不能做,脾氣還嗆得很!甚至還有連吃飯都快成問題的,就像在搶飯碗般把馮老當作"對象"在拚場,有時甚至就在病榻邊吵了起來,老馮早年在脂粉堆裡打過滾,已有免疫力,當然知道這些"晚輩哀家"碰不得,而且要保持適當距離。消息很快就傳到馮老的獨子耳中,從來不顧馮老死活的逆子,也開始勤跑他家,但仍不會在旁照顧,每次一來就逼著馮老寫遺書,希望逢老生前就先把所有財產都過戶給他,以免夜長夢多。馮老哀戚地說︰「好可怕呀!我身邊怎麼忽然擠了這麼多的"鬼"來索命?怎麼辦?」我也不知該怎麼辦?但想到他萬一有什麼狀況,榮民服務處應該會給予協助吧?

以前老羊那時的輔導員已不知換了幾輪?榮民服務處的現任輔導員我從沒見過,應是比以往更積極了些。不久後該區的輔導員給了馮老一個看來不錯的點子,建議逢老賣掉國宅房產,以自費方式住進榮民之家,如此就可避開他的逆子頻頻來擾。馮老按此果真住進了榮民之家,自費入住待遇當然有些不同,可入住兩人一間的園舍,而且馮老手中有錢,那些照護工來給予協助時都跑得飛快。馮老的房子急售給那位輔導員,爾後還有很大的上漲空間,可謂兩全其美,未料這也是馮老真正要開始命運悲慘之時!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31449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766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5873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4072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9467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90645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16616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285948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377941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月光邊境
2021/01/17 17:20
看到老榮民的悲哀了
關於教會的行為
我從來沒有聽聞過
那應該是那個時代的悲劇吧?
如果現在還有這情形
誰敢信耶穌啊
都是認壞了耶穌之名😑😑😑
不是教會的行為,我仍認為是教會中個人的"個別行為"。後來再想想,其實我覺得馮老如果落入那些教友掌握,應該會比被他兒子劫持的下場好多。
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或佛教團體的共修,我都參與過,現在反而不想進入任何宗教團體。如同那句「師父帶們進門,修行看個人。」各人仍會有很大差距。
不同宗教團體裡,我都曾見過一些離譜到超乎尋常的情節,本文中的事例還只屬一般。但我自幼的生活環境裡,基督徒佔了絕對多數,所以故事裡出現的比例會多些,這絕非針對意味,若有失敬處還請包涵!害羞
李孟秋2021/01/17 20:41回覆
2樓. 靜若
2021/01/17 02:29

人卻沒有人的樣子,馮老的形容真好笑!

也道盡了現實的悲哀…若手上沒有一點錢,大概沒人會甩吧。

平時也沒給人什麼人情,憑什麼來要錢,還真敢!

底層社會的人可以為50元相爭就打破頭,手裡有個三、四百萬元就已經是大家羨慕的富豪,我估計馮老頂多也就是這個底了,面臨到的紛紛擾擾就已排山倒海而來。
他常年在聚會的那個團體裡有些人已失業20年,那幾個晚輩哀家再找不到老公就可能會斷糧,這就難怪他兒子也進逼得愈來愈緊迫。
他如果早做安排,隔離了那些困擾,而且已有安身處,即使沒有任何代價;我也仍會常去關心照看。
李孟秋2021/01/17 12:07回覆
1樓. 筆記阿本~ 低俗媒體
2021/01/15 19:58
.

老馮長年在外,沒教好兒子,兒子成了逆子,與畜牲無異。榮家裡頭牛頭馬面看錢辦事,與地獄何異 ?

有子如鬼,不如無子!榮家的設施我覺得已算是不錯的,問題就在於人的"管理"。 李孟秋2021/01/15 21: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