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2020/12/04 10:42
瀏覽1,276
迴響5
推薦82
引用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01、

在千禧年屆臨的那一年,全世界都在為電腦原始程式感到憂慮,如果蟲蟲危機未解,恐將會是全球的災難,後來蟲蟲危機並未真的發生,但我更深的個人危機才剛開始。

2000年之前,我已度過原已瀕危的個人經濟困局,再下一城又轉入了生活危機之始,這連續兩場災難;有如先是掉到大排水溝浮沉一陣後,2000年再繼續墜入下水溝,兩段時期相加一去就是15年。

雖然從沒富有過,1996年之前我還從沒因缺錢而大傷過腦筋。1996年後我才初嚐到那句俗話的苦味,「錢非萬能,沒錢可萬萬不能!」

一次失心瘋,分兩次把我所有的積蓄拿去幫朋友挺難關,他沒過關就撒手塵寰。當房貸也壓得喘不過氣時,我也開始有了債務,連機車壞了也沒錢可修理,有段時期我每天黃昏時趕搭火車去高雄,再走6.5公里去報社上班。半夜下班後步行23公里多回家,風雨無阻,既拮据;又一度累到很想死掉!

後來在一家物流公司兼差白天的網管工作,晚上仍在報社擔任編輯,我開始了沒日沒夜的生活方式。每天扣除行車交通時間外,我僅能剩餘的時間大約在四小時左右。都是在車上和辦公室吃簡餐,為了節省睡眠時間,洗澡時間從沒超過十分鐘。

以前有遠道朋友來訪,花幾萬元去舞場消傻一番,手都不軟一下,現在知道了,手裡沒錢可有多慘!累得長日全身痠痛,沒命似地用血汗賺來的錢,還沒暖一下手,下個月初就全都轉手交給了債主,這時也只能自己幫自己。

為金錢長期抗戰的五年,雖已即將半百,我覺得還能撐得過去,但未料這時還只是"前菜",後面的"大餐"還沒上桌。

父親因一場車禍半癱病禢,而且腦壞瘋了!肇禍的計程車司機用車還是租來的,他賠不起就只能撒賴,即使去關都不怕。再看父親存摺裡面只剩幾百元,這一場事故一下子就打爛了我所有的計畫。我真的一直都很努力,報社剛有結束營業消息傳來,我就已在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

原來已會使用伺服器做網管工作,我沒錢去電腦班學習,這是自修;再加上不時去拗行家傳授秘訣得來。還嫌這樣仍是不夠,後來有機會去參加職訓班,才剛取得"電子自動控制"證照,但父親這一倒下,我此後就再沒機會接觸過上兩行了。

2000年後,台灣的傳統產業行情直直落,南部更如秋風颯颯!要找其他工作已難。我的所學和證照在高雄都無處可投石問路,拖著一個臥榻病人,遠處又去不了,即使不挑工作,也只能撿別人做不了;或不願做的臨時工作。2000年前,我的兩份兼職大約還可以月入七、八萬元,2000年後,我所能找到的臨時工作大多不到三萬元了。

也正因為我的情況江河日下,所以開始有機會接觸到真正的社會底層。大部分人不大可能用一生就體會到人群各階層的實相,我想,老天會安排我這段經歷也不是偶然的,否則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世界上還有一群人,在底層究竟可以底到什麼程度?

和母親合作照顧父親,起先我輪值夜班,白天去榮民服務處做服務員,月薪一萬八千元。服務員每天都要去責任區訪問住居民宅的老兵,以及照顧獨居有行動困難的獨居老榮民,這個工作如果只是每天逛逛打哈哈,倒也不累,但真要認真去做是夠累翻的!偏偏我這個認真毛病很難改,因此,不久後我不但自己累,還和單位裡的一個輔導員形同水火,更和地區裡的地痞真的開幹了!

輔導員就是服務員的直屬上司,我在任時服務員已有幾人會用電腦,那時輔導員卻沒一人會用。服務員都是招雇來的;要考試,輔導員則都是已有終身俸的退伍軍官,他們延續過去軍中的官僚作風,大部分都很會罵人,但要辦事時腦袋就不夠用了。老實在做事的輔導員當然也有,但壞透的可也不缺,在混日子;偶而上班時間在外打麻將的已情有可諒,更糟的是有些輔導員還會搞老榮民的外配,或偷老榮民的錢。

我有好幾項工作專長,只因抽不開身去遠處,不得不臨時屈就這個工作,所以實在難以忍受時;我仍可以"雄"得起來。在職四個月後,估計岳母也即將要長臥病榻,必須再重回醫院照顧時,隱忍已久的一股氣,我才開始發作了!這是其他服務員萬萬不敢的。

我首先向輔導員"牛頭犬"開撕,牛頭犬是陸官退伍的,一面橫張兩頰的黑臉,身上成天散發一股酒臭味,幾乎每天都在辦公室裡大呼小叫,若不是在罵服務員,就是在數落雇員小姐,偏偏他又吃喝淫賭樣樣全,我看他唯一的專長大概就是會唱軍歌。

已經聽過許多次老榮民向我抱怨,他來看訪過後,枕頭下的鈔票封袋裡就會少掉一疊。有位老榮民的陸配更抱怨,被他睡過後,他答應的貧病補助一直沒能見到。這樣的爛人我不去找他開撕,還會去找誰?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31449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766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5873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4072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9467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90645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16616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285948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37794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4100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475774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550789

颱風夜走訪老榮民居處,查看是否有災況?(潭墘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下一則: 毛妹的反動人生
迴響(5) :
5樓. 靜若
2020/12/06 05:16

總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但是沒有真正掉過谷底的人大有人在,所以還是不懂謙卑。能有同理心的人,還真不太多。

雖說每個人人生功課都不同,失望、心死、哀傷…種種負面情緒難免,走過且能釋懷,才能笑笑的說出以往很受傷的過程。

挫折、磨難也許我們改變不了,試著把自己放鬆些,讓自己好過一點。反正人生就是這麼回事,勇敢面對了,還要怕啥,全力以赴,就算沒得高分,至少無愧吧!

很多人很現實沒錯,但很溫暖的人也有,各自屬性不同,同類才會聚集。

挨白眼,也無妨,那些人的評價,不用在意,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

我還是相信,凡走過必留痕跡,不管是好的、不好的,最後都是自己要受,絕對沒有僥倖!

有個官二代的初中同學,那時就敢用硫酸去潑老師,用鋸子去砍其他學生,在班上我和他從沒說過話,也沒有過衝突。
陸戰隊看守所送來一個重刑犯,第一眼我就認出了是他,但我們都沒有相認。押送法場前我在簽送單上具結時,我們才兩眼對上,他用警恐又有點哀求的眼光看著我,我像以往一樣沒有任何交集地撇過頭去。
兩位憲兵抬著他坐上小吉普,他不但兩腿已軟,兩位憲兵靠攏夾著;才不致讓他的上身也垮下去,很多年後我仍記得那一幕。其實初中和他同班時,我就已夢到過他被槍斃的景象,有時我覺得所有的過去和現在,似已有一位看不到的設計師,把這一切劇情都早已編排好了?!
李孟秋2020/12/06 18:05回覆
4樓. 意樵
2020/12/06 00:43
怨念很深

我自承我還算會賺錢的那個。

只是從國二開始,要幫大哥背債,讓他躲閃票據法被關的悲哀!!

好不容易還完錢,又面臨二老的照顧和生活開支,我只能選其一。

當時只好躲回原生家庭,卻還是得每個月寄生活費回去,直到老爸摔傷住院回家療養,我再接續照顧工作,直到老爸離世走了,我才真正的脫離收養家庭的責任,與老母劃清界線。

原以為我的人生會重新開始,結果老娘因為親二哥的突然離世,患了憂鬱症,我在原生家庭裡又挑起照顧老爹娘的責任.....

直到老娘嫌我煩,要我找正職的工作,我才鑽進衛生所的傳染病管制的工作,爹娘仍是我當照顧主力。

這期間我還發生被老闆倒會的慘劇........

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擔行!!

我現在還完父母的債務之後,仍是兩袖清風,並沒有解開經濟壓迫的窘境。

所以我常思考,人的一生是充滿坎坷磨難好,還是一帆風順好。

烏雲飄過

有如一棵樹,從最上層到最下層,各自都有自己的艱難,由綠轉黃,由黃轉紅,熱鬧一陣,落入根底再爬上去,又是另一世了!。
我見過最上層的人眼裡的淚,和最底層是一樣的滿腹滄桑,只不過角色不同。不背錢財債的人,也會背著人情債,沒有人情債的人定會孤孑一世,這世上的人,誰不是揹著一身債,來了又去?!
李孟秋2020/12/06 18:04回覆
3樓. 寧靜姐
2020/12/05 17:43
看了很難過,盼望你把這個故事寫完,也算文字的療癒。
很多勵志文章都會說,只要肯努力,就一定會成功。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是否算是成功?或成功了一半?或有些失敗?但我也真的非常努力過。
我的文章想要告訴讀者的是「人可以很善良,但真的不要太"天真"!」
李孟秋2020/12/05 18:15回覆
2樓. 1450
2020/12/05 08:40

欽佩您,

上次看的是您在別人文章下的簡短留言,

謝謝您撰文分享!

來這裡設部落格時,並沒有人知道我仍處在困境中。但在吸收別人的經驗後,其實我也是間接的受惠者。我可以過得去,別人也很有可能過得去。
有些人認為應該大力推動正能量,呈現人生光明面,才能激勵人心上進,此理固然不錯。而我的文章中卻每多見黑暗面的故事,很少遭遇過重大挫折的人對此也許會很不以為然。
但我是這樣看的,對正在溺水的人而言,呈現光明的大船太遙遠了!這時他最希望知道的是,還有沒有可能附近就有一塊浮木?如果他先知道淺溪底下也會藏著暗流和坑洞,就不會輕易蹈入溺水之危。所以,理解社會中有光明也會有黑暗;是必要的。
李孟秋2020/12/05 13:36回覆
1樓. 筆記阿本~ 踩著虎尾
2020/12/04 18:24
.

半夜步行23公里回家 ? 奇人也 !

那位牛頭犬白嫖外配事後不辦事,可想像被電得很慘。李阿哥走過、苦過、經歷過,人生不算白來。

那段艱難時期,除了老婆外沒有別人知道。半夜過後回家的路上,跑一段再走一段,最怕飆車族忽然從後面衝過來。
服務員那段,為了不使很多人跟著難堪,已經過去很多年後,我才揭露這段醜事。底層人所承受到的不堪,有時還不僅僅是金錢上的拮据。
李孟秋2020/12/04 20: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