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8--我不是鱸鰻
2021/01/07 10:38
瀏覽1,041
迴響7
推薦74
引用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8--我不是鱸鰻

其實我也有點懷疑;前面哪一世是否做過強盜?怎麼和道上的人這麼有緣?從初中時起,校內幾個少年幫派就都曾來相邀入夥,那時我還只是個一看到打架就會兩手發抖的弱雞。成年後好幾次不慎惹上大麻煩,忽然跳出來救我的;大多又都是另一幫我根本不認識的"兄弟"。就連這樣離奇的事也讓我遇到過,人家本來架著長刀要砍我,忽覺面熟,竟把我帶到女人窩裡去灌酒,若不是又遇另一票"兄弟",我插翅難逃!

現在我心裡有數,又是一位陌生的"兄弟"來搭救我了。車開到另一個里比較僻靜之處,在一方魚池旁的小廟前停住。烘巴先進廟裡拈起三支香,我也自行取了三支香,站在他右後方,跟著他向關聖帝君行三鞠躬禮。行禮過後他引導我到旁邊一處大涼棚下小坐,兩個小弟立刻端來熱茶和高粱酒,以及三碟小菜。我先舉杯向他道謝,未料他卻冒出一句︰「我很了解你,從你剛來這個地區我就注意到你了。我在這裡混了二十多年,就從沒見過你們榮民服務處有人這樣認真,這點錢你也在賣命給他做?」

在我啞口無言時;他又補上一句︰「從你剛開始在老羊門口堵那個鐘逼三時,我就在人群裡看你表演。哈哈!真是太帥了!你坐在那張長椅上的樣子夠帥,馬滴!兄弟"出草"就是要像你這樣股卡有風。大哥是有混的吧?是什麼字號?」我急忙解釋︰
「大哥您誤會了!我從來就沒混過黑道。」啪一聲!烘巴右手重拍在右邊扶手上,一臉不悅地說︰「伊娘吔!阿扁才是真正的大黑道!我們收錢辦事從不白吃白喝,我們做的是"社會工作",幫人花錢消災是要付出血汗的。哪像那些貪官狗民代蹲著屎坑就能伸手要錢。」

我的膽已經裂了一條縫,急忙賠笑著說︰「大哥,您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是說我很膽小,做不起鱸鰻啊!」
「哇哈哈!你膽小?當著那麼多人面前,都快要把那間屋給拆了。你還膽小?挖靠!警察都來了,是鱸鰻也要栓了,你還站在那裡捨不得走?」
我靦腆地說︰「今天有向天借膽,忽然失心瘋了!所幸有大哥出手相救,否則蹲進苦窯還不知是怎麼進去的。」

烘巴在20年前剛從海軍陸戰隊退伍,就隨父母從高雄前鎮遷居到這裡來,當時這裡的地很廉價,還有一大口魚池。社會上釣蝦場風氣正旺,烘巴覺得露天魚池用來做休閒釣魚場,再賣些簡餐、麵食會更有可為。這個決定下對了,魚池周圍又添了些樹蔭,生意好到現在仍不輟。烘巴剛到此地時常被附近無賴所欺,憑著海陸服役時的訓練,打服各路尋釁來人,逐漸成了這裡的地頭被擁為"大哥"。他手下隨時可以召喚到的年輕壯漢有三十多人,一聽說我也曾在海陸服役,距離就更拉近了。

烘巴說這附近三加一個里都是他的"管區",這裡居民哪家發生過什麼事?他比里長和警局的人更清楚。他不否認自己是流氓;但他強調自己也是在做"社會工作",就連有些老榮民生病,有時也是他讓小弟帶去醫院看病,他說︰
「你們榮民服務處的人有夠混!老榮民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不過你例外,所以我早就在注意你了。」我問︰「為何老羊被坑了這麼久,你們的人都不知道?」
「知道的啦!可是老羊已經收了那個站壁女做養女,就變成別人家的家務事了。兄弟只管上門的"業務",不能管到別人家裡去。」

話題一拉回地區榮民,這才知道雖來此將近半年,這些老榮民的底細我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我只知昨天和我有過衝突的牛頭犬會搞老榮民的外配,原來另一個舉止看來很斯文的輔導員也會偷吃,但他口風較緊,也無其他索求,所以此事漏風較少。我試探地問烘巴,老榮民的外配也有些較年輕的,你的這些小弟會不會動心?烘巴表情嚴肅地說︰「絕對嚴禁!這裡的老榮民都很淒慘,我們是吃好漢頭路,不是吃軟飯的。而且外來的女人也不曉得誰有甚麼病?」

老榮民有長期病症的很多,但有甚麼傳染病卻是守口如瓶。烘巴說我這個責任區裡有三個老榮民是肺結核病患,我又嚇出一身冷汗!其中只有一個我知,剛到此區不久,有個老榮民病死屋裡,輔導員和我一起去處理後事時,才提醒我要戴口罩和手套。幾天前路倒的那位,如果已知情況,我就不會貿然面對他做扶起動作了。難怪消防隊的救難人員趕到,卻不直接抬人上車,他們可能比我更清楚這裡的情況。

另一位,長年把自己鎖在陰暗的屋內,不和任何人打交道,鄰居說他已經五天沒有開過門。按門鈴半天無回應,我擔心他會不會已經在屋裡掛掉了?跳上牆頭卻看見他坐在屋門口曬太陽打瞌睡,我問︰「伯伯你還好嗎?身體有沒有甚麼不舒服?」他仍不語只是搖搖手,我才又跳回牆外。幸好當時我沒有更雞婆地跳進去檢視他的健康狀態。

談到烘巴的"業務",市府常在做工程,民代不但要包工程,也常須撐場面;或有事須護盤,他的業務挺忙的!烘巴很同情貧民窟裡的老榮民,只要還能動;有需要賺點工資的,他也會給他們機會。再聊下去我又吃了一驚!不但在眷村拆除場堵我的那個流氓就是他的手下,就連在門口潑我車頂髒水的老頭,也是他雇用的老榮民。我談到這段過檻後,烘巴說︰「彼此已認識就都是好兄弟了,改天我讓他兩人來給你歉意!」

事情既已過去,而且人沒受傷,我並不期待這個道歉。又互敬一杯酒後,烘巴才開始正式切入主題。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31449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766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5873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4072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9467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90645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16616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公共議題
下一則: 大疫不驚有撇步
迴響(7) :
7樓. *Susan*
2021/01/10 14:12
好像在看電影...大笑
用劇本方式在寫故事。得意 李孟秋2021/01/11 13:12回覆
6樓. 靜若
2021/01/09 03:25

一再的與兄弟擦身而過,而沒有忘了我是誰,更屬不易!

我更相信當時您是一片的好意為出發點去幫助那些身上不知有什麼疾病的人,身上有正氣,一正破萬邪!

當然不是鼓勵迷信,可以避開時,當然還是要注意避免直接接觸。先盡人事,才有機會聽天命。

但事出突然,通常反應都是最直接的,沒有時間先想到自己,以救人第一,因此才說這種信念不一般。

妳知道的,我並不是個外型威武的人,也不是喜歡強出頭的,路上如果有人在打抱不平,那第一個跳出來的人應該不會是我。可是這輩子遇到過有如戰場廝殺的場面還真不少。
初中時全校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集體械鬥,超過五十人以上,警局動員了好幾個管區的警員來鎮壓才擺平,我在場,可是我是其中唯一不屬於任何幫派的。事後的和談,也是我單獨跑各幫派去傳話。在海陸時,發生過幾次為數破百的集體群毆,我是他們的長官,想躲也不能躲、躲不掉。
正如妳所說"事出突然",有責任感在,彼時已沒時間考慮個人安危了。做個市井裡的無名氏,至少可以活得較安心。
李孟秋2021/01/09 14:29回覆
5樓. 月光邊境
2021/01/08 23:21

大哥的故事總是精彩

大哥的性格很統一真的有點"好笑"

讀您的文我都能幫大哥您算命了

我承認我沒有辦法從第一集開始讀

今天電腦回家我忙了一陣就上來報到

跳了幾集彷彿未曾缺席過般

您就是很認真很拚命的敬業

一生中充滿著無數的傳奇

被高壓電電到、可以看見不同空間生物、翻羊角...

能文能武無所不能 

我還挺愛您寫的詩文 

不仔細瞧還以為是個多情郎

身旁圍著一堆女生偏偏都是傻得單純當妹妹

不愛政治

有機會在對岸發展拒絕還輸給您的壞朋友

沒看過更呆的大哥了大笑

不過這一系列

原來大哥抓狂能有連"黑道"大哥都敬佩的身手

但是有一句我看不懂啦

兄弟出草就是要像你這樣"股卡"有風

這句是什麼意思啊?

這種性情是我老爸老媽給磨練出來的,他倆個性都很飆,每場大戰後家裡都有如歷經一場轟炸,我如果只會躲在牆角裡哭泣,是不濟事的。以往家裡的小修繕都是自己動手做,
也是因為早年有過磨練。
"兄弟出草"就是去打架或械鬥,會用到"出草"一語時,通常預料是會濺血的。本省掛說"股卡有風",就是外省掛說的"很威風"或"有兩把刷子"。
李孟秋2021/01/09 14:27回覆
那個爛朋友給我惹出來的麻煩,用"大事"都不足以形容!十年前那邊查一案,居然傳@問到我這裡來,實在非常丟臉!他能逃過一命已算是"大難不死"!我和對岸所有的親友都已斷了聯繫很多年。 李孟秋2021/01/09 18:13回覆
4樓. 旭日初昇
2021/01/08 14:54

李兄面對黑道大哥應對如流,幽默有趣,

很適合在江湖當軍師級大哥。大笑

的確有很多次擦身而過,只要一念之間跳過去,就是橫財、酒肉和女人的世界,但我知道不會有好下場!所以只抹邊而過。在部隊時就已帶過一個營將近五百隻的流氓兵,我能帶得動不是因為我夠兇,而只是要別人守規矩,自己就得要更規矩、肯犧牲。
"兄弟"可以信得過我的原因,因為我謹守分寸,不逾矩,不貪求。
李孟秋2021/01/08 16:52回覆
3樓. 筆記阿本~ 低俗媒體
2021/01/07 16:50
.
帶三十幾個小弟的角頭,算有點勢力。現在的混混都講錢,正港的兄弟沒幾個,混混要的是錢,正港兄弟尚講幾分義。諸惡莫做,諸善奉行,心裡踏實,日子才幸福。
兄弟們打照面都會說︰「左手為票,右手為牌,合掌為印,良心為憑,口為號令。」
說穿了,若不為"酒色財氣",也不會入那門去。時代雖不同,仍是各人心中一把尺,還是有善有惡的。
李孟秋2021/01/07 19:38回覆
2樓. the flying kite
2021/01/07 15:13
盜也有道,底層裡尤其有很多被逼上梁山;不過以台灣目前的政治生態,怕早已黑白難分,打無恥混水仗的居多...
這條道上相處過的不少,有很多事是電影上都看不到的。有壞到骨子裡的,你救他;他暗地裡還要坑你!

也有本性很善良的,帶著小弟去討債,發現對方真的是窮得一窮二白,幾個人全都把自己口袋掏空,錢放下就走,

這筆債也不幫人討了!
李孟秋2021/01/07 15:44回覆
1樓. 李孟秋
2021/01/07 13:35
【美國20210106】川粉攻入國會大廈,眾院慌亂中決定,恢復總統大選認證程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