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3--她們是天使
2021/01/21 13:02
瀏覽844
迴響7
推薦55
引用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3--她們是天使

2001年,父親在車禍完全昏迷一個半月後,忽然醒來,肢體半癱,智能有如幼兒園的小孩。出院後首先送去屏東空軍醫院附設的護理中心,不久就被護理師疑為他有故意"露鳥"之嫌?為了體驗真實感受我也曾試穿紙尿褲,不久就覺得有如"燜蒸乳鴿",不但燒襠,而且黏膩,三個鐘頭下來我就覺得有點吃不消!所以當我守在病禢旁時,父親的紙尿褲是鬆搭著以便透氣,我離開前才把紙尿褲邊緣貼實,但有時會忘了這個收尾動作。我向護理師解釋父親扯脫紙尿褲的原因,護理師仍憤怒地頻呼"不能接受"!我只好讓父親轉院。

轉到龍泉醫院附設的護理中心,立刻就覺前後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屏東空軍醫院護理中心雖打整得很乾淨,照護工也會按時每四個鐘頭給病患翻身,但一走進病房非常安靜,只聽得到呼吸器壓縮灌氧發出此起彼落的聲音,他們會讓病患保持較多的睡眠時間,需要護理師動手的時候很少。龍泉醫院附設的護理中心,一進門你就可以看到很多輛輪椅停放在護理師服務台邊,護理師就像幼兒園的老師,不時對不同病患在"兒語"。從這些輪椅上坐著的老人臉上就可看出端倪,他們的氣色都很好,即使已經癡呆的也很安詳。

第一次送進去我要離開時,父親如往常一樣哭鬧,護理師對我說︰「沒關係,你可以放心離開,我有辦法讓他安心。」
次日上午我再去,當場吃驚地看過去,病中一向躁動不安的父親,這時輪椅靠在服務台邊,和一位護理師一問一答聊得好開心。
一見父親他就說︰「張姊姊說我很乖!」我問他︰
「你在這裡有沒有聽話?」「我很聽話,張姊姊還說我很會做事呢!」

這麼難照顧的病患,怎麼才花一天時間就把他脾氣給治好了?我很好奇。這天是星期日,我決定留到晚上就寢前才離開。

一整組外僱的護理工採分區責任制,上班八小時,每人負責四床病患。全癱不能動的中餐在禢邊餵食後,就把其他還能坐著的推到大廳去圍成一圈。自己能順利用餐的仍讓其自己動手,我父親半癱,吞嚥也有點吃力,就和其他同類型的病患由照護工逐一餵食。伙食分成兩種,一種是正常的四菜一湯,魚刺和骨頭都已在烹製前剔除。另一種是將魚、肉、蔬菜剁碎煮成鹹粥,讓不同病患都能順利用餐。

午餐後想睡的就推回病房去睡,精神還好的就推到門外走廊上,走廊兩邊是綠蔭盎然的花園,沒失智的聚著聊天,失智的就在走廊上推著輪椅走動。晚餐前,大廳裡將輪椅排成個大半圓形,放音樂,護理師來回走唱,帶動病患活動上肢。護理工協助失智的病患也跟著抬抬手扭動腰。晚餐後就分成兩組,一組在電視機前看電視,能自己手動輪椅的聚在另一邊。夜間八點半鐘後要讓病患吃睡前藥,我才了解了父親為何臉色紅潤;表情得意的原因。

父親傷腦後智能已降低到兒童程度,卻仍能識字以及認人頭。護理師就讓父親擔任送藥助手,把所有藥品放在他輪椅前的桌上,推著他到各病房去發放藥品,十間病房都送完藥品後,護理師對父親說︰
「你好棒哦!今天的工作都完成了。」父親抬著下巴得意地對我說︰
「看吧!她們都說我好棒!」讓父親躺下睡覺後走出門外,這時我對這裡的幾位護理師;簡直就佩服得五體投地!

岳母還住在屏東的醫院裡,我每天都要來回龍泉和屏東兩地,有時來回還不只一趟,因為父親每天上午還要就近去龍泉榮民分院做復健,有時我睡過頭來遲,護理中心的行政室王小姐已經代勞,先推著父親的輪椅送去復健中心。這不是她職責內需要做的,因為了解我兩頭趕路的難處,她就主動去做了。如這般特優的服務精神和溫馨環境,前後好幾年,我跑遍高屏兩地私訪過20多家平價養老院,再沒見到過有這般水準的。在第二次出院離開時,把父親送進車裡後,我不禁對著護理中心的門口方向深深一鞠躬!

從2001年起,三年內兩度將父親送到龍泉醫院附設的護理中心安置,我都絕對放心。那已接近天堂般的印象,在2005年再次來時就完全破碎了!而且玻璃心碎了一地!屏東空軍醫院那位護理師,只看到一名失智男病患不慎"露出",就大驚失色跳腳,他如果到2005年的龍泉醫院附設護理中心去見識一番那個"大場面",我猜她很可能會當場昏倒?而且在大場面中被展示的老病患是無非男女的。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31449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766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5873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5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4072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6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79467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7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906455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8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166160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9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285948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0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37794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410012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475774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5550789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月光邊境
2021/01/30 09:52

曾有一位親人中風後意識當未恢後住復健病房,找一位男看護,

每天固定時間拉起圍幕幫病患洗澡,

嫌家屬天天探訪害他不能休息,

直至有天病患意識雖不清楚卻怒目與之對峙,

而握病患手部感到臭味,

最後撤這位男護理人員換上新的女看護,

才知道每天拉上圍幕洗澡是作戲,

病患根本從來沒有洗澡。

龍泉醫院這幾位女醫護堪稱天使啊。

2001年的龍泉護理中心,照護工是外聘自一家專門訓練這種工作的人力公司,都著同式暗紅色制服,無論工作態度或熟練程度都甚佳。兩名照護工在給我父親洗澡時,從不避諱我在旁,有時我會幫著遞毛巾和她們聊上幾句,彼此都很和諧,也很放心。那時的醫護們就是天使,所以父親離開時我仍遙對深鞠躬。
失智或不能言語的病患,交給別人照護時無須時刻盯著,這樣照護的人也會感到不自在。但也不能以為交付後就沒事了,還是可從病患的一些反應中觀察到癥象,病患一交給看護就現出恐懼神情?身上有不明原因的瘀青?身上時常會發出臭氣?氣色忽然變得很差?這些都是需要探究原因的。
有次我經過一處社區公園,十幾台輪椅擠一起在大太陽下曬著,十幾個外籍看護聚在大樹下滑手機聊天,那些老人不死也曬昏了!
李孟秋2021/01/30 14:41回覆
6樓. 靜若
2021/01/24 03:39

一開始要照顧岳父母時,您為什麼會接受?通常是兒子該接手的。

還是一開始您是抱著幫忙,後來就變成是你的專屬,他們的小孩也不管了?

記得後來財產繼承時,他們的兒子跑的跟飛似的?

我家倆老除了各自有自己的工作和收入外,還有自己的副業外快。但都很海派,不大會存錢,對兒女除了學業成績外;其他生活上的事很少過問。
岳家僅靠岳父的士官長薪水在持家,極為節省,一切都在為兒子的未來在打算。婚前岳父就已對我調查得一清二楚,婚後情況也全在岳家掌握中。
老婆的弟弟不須跑得很快,岳父在臨終前就已經為他的弟弟和兩個兒子把遺產都分配好了。這時他癌症末期住在我家,老婆正在大陸旅遊。
老婆不繼承父母遺產,我也不繼承我媽留下的房子,所以勉強算是兩邊都擺平了。我很鄉愿,但終究仍落得"兩面不是人"。
我可能是"外星人"?坑都沒吭過一聲,一切是那麼理所當然。我並不笨,但只覺看著這些事有著很滑稽的感覺!
李孟秋2021/01/26 15:43回覆
5樓. 旭日初昇
2021/01/22 12:26

屏東空醫附設護理中心,該位護理顯得很不專業,非病人之福,能轉就轉。

沒料到成人紙尿褲是如此的不透氣,不知嬰兒尿褲又如何?

嬰兒皮膚如此細嫩能堪如此折騰嗎?希望現在已改善,否則未來的日子堪憂---。烏雲飄過

我家附近有位鄰居,其父手術後成了植物人,那時在那所醫院已經放了五年。相談後才知,我的事前踩點也有所疏忽,該院大部分收的是要用呼吸器維生的病患,護理師很輕鬆,因此缺乏照顧肢障病患經驗。轉院後就再沒遭遇過這樣的問題。 李孟秋2021/01/22 17:26回覆
4樓. Lansing
2021/01/22 11:13

沉痛

後一章才會看到真正的痛!人老了最怕以後遭遇到這樣的情況。 李孟秋2021/01/22 17:25回覆
3樓. 1450
2021/01/22 06:27

我覺得既然選擇醫療行業,心中應該要有心理準備看到"鳥",

越大驚小怪時,他們更愛溜鳥吧!

心無邪念時那就只是一個器官,

婦產科和泌尿科每天都看性器官呢!

我父親很難照顧的!即使請了全天候看護,他的沐浴和如廁;仍堅持要我媽和我來處理。只一會兒沒家屬在身邊,就鬧出"遛鳥"事件,那時天熱,室內空調不冷,這又是個失智的老人,有經驗的護理師大約是不會有這個疑問的。 李孟秋2021/01/22 17:25回覆
2樓. 寧靜姐
2021/01/22 00:20

你父親當年失能又失智,好難照顧喲,你好辛苦也好孝順,老天會報答你的。

我有一件事不理解,為何你岳母要你這女婿照顧?你太太是獨生女?或無法請外傭看護?

我是長子,老婆是長女,兩家都各有子女四人。岳家倆老在我退伍前健康就已常有狀況,老婆要求我提前退伍,就近在高屏找工作,可以就近照顧。
退伍後我的主要工作是報社編輯,都是夜間上班,白天看來很閒,所以岳家倆老白天交給我了,看來理所當然。
父親出車禍已是我退伍10年後,這時岳家已沒有人肯接手,於是我父親那裏請外傭,岳家倆老仍是我在照顧,這是我家弟妹非常不諒解我之處。
直到父親插管情況已危急,岳家才請了一段時間看護。直到岳父瀕危時和他大兒悄悄私談,我才恍然大悟!這一切在我退伍前,岳父就已經為以後全都計畫好了。
我家倆老書讀得較多卻沒這麼聰明。岳父為子女長久打算省到自苛地步。我父親只要有他一半為子女的心,我家早就是完全不同的情況了!
李孟秋2021/01/22 00:54回覆
1樓. the flying kite
2021/01/21 18:17
家父晚年臥床五年,神智有時清醒有時糊塗;我最頭痛的也是他撕扯尿布,為了這個問題,合法外勞換了好幾個,最後仲介拒絕受理我們的申請。他又抵死也不住安養院,最後只好出高價聘請居家看護。
以前的成人紙尿褲因含塑材,穿著不透氣,非常不舒服!不知現在的質材是否有改進。紙尿褲一個月算下來,花費也相當可觀。我爸臥病五年半,我家雇請的外勞和業餘看護,就換了約七、八位,大多是因我媽疑心病,怕我爸被看護釣走。天啊

我爸不能讓一個人照顧,因為他病中無論沐浴或便溺;都只讓我媽和我來料理。所以倆老都得要讓我傷神!病人送護理中心都是換人;青黃不接時。居家看護也雇請過一個月,我必須去一趟大陸時,花費是當時外傭的一倍。
李孟秋2021/01/21 18:4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