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國策裡的人情世故(二十五) 陳軫去楚之秦/秦策
2014/03/02 20:09
瀏覽1,138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後殿的長廊在持戟的武士護衛下,顯得格外肅靜,遠處一個人影急促而來,步履的聲響由遠而近,想必,來者必有急事稟報。這人,張儀。

 

秦惠王知道張儀有事相報,早已好整以暇地等候。

 

「愛卿,何事需如此急迫,不待早朝就要議事!」惠王雖然一臉泰然,但也明白張儀若沒急事也不會走得氣喘吁吁,坦白說,惠王也隨著張儀由遠而近的步履聲而心跳加速。

 

「大王呀,像我這般地忠臣,實在很難跟吃裡扒外的陳軫共識呀!」張儀壓低身子、前傾上身向前稟奏,說之前頭還回望一下,十足地小心翼翼。其實,這只是張儀用來強化他說話內容的真實性。

 

「陳軫又怎麼啦?」惠王早知二人不合,這段沒爆發力的話語自是惹不起惠王的注意。

 

「陳軫常把情報外洩給楚國,且聽說他正準備要逃往楚國了!這個人真的不能用呀,一定要把他逐出秦國,要是他要逃往楚國,那更要殺人滅口以除後患!」張儀抬出秦國的死對頭楚國,這時就算是無中生有,也會讓惠王小心駛得萬年船。

 

「唔……」惠王若有所思地不言語。

 

那張儀也算聰明,知道惠王對陳軫的信心動搖了,這時也立即告退,好讓惠王陷在負面思考的胡思亂想中。人在焦慮的狀態中,若沒有人醍醐灌頂,總是越想越糟糕的。

 

隔天,惠王召陳軫餐敘,不過,是場鴻門宴,昨夜想了一整夜的惠王,決定往最壞的地方打算,萬一張儀一語成讖,也能立即斬去禍患。

 

「愛卿,你打算要去哪呀,好讓寡人為你送別。」惠王雖喝著酒但眼神卻是瞄向陳軫,因為他無法面對背叛的事實,但又怕陳軫掩飾真相,便故意擺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但眼珠子的動作還是把惠王的心思洩了底。

 

「我要去楚國!」陳軫說得斬釘截鐵,深怕惠王沒聽清楚,楚國二字還拉高聲調。這也是陳軫的手段。

 

「張儀向寡人稟報,寡人還半信半疑,沒想到你真的是要去……」惠王緊握酒杯,青筋畢露地抖動著,人卻激動地說不出話。

 

「除了楚國難道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了嘛!」惠王起身拂袖,轉身將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臣之所以要去楚國,只是順應大王與張儀的意思,藉以表明我不去楚國的心跡!」陳軫這句話說得跟繞口令一樣:饒舌地讓人難懂!

 

「什麼叫順寡人之意,寡人叫你吃屎,你會真的吃嗎?你最好給寡人解釋清楚!」惠王話一說完便重拍了桌子,頓時門外劃一的亮劍聲,鏘地一聲穿門而入。

 

一般人見到劍拔弩張的聲勢,早嚇得跪地求饒,但下場肯定是拖出門外斬首;但智者總是能化危機為轉機。陳軫知道亡楚之事難以隱瞞,裝傻或求饒都是失敗的下下策,惟有勇於承認才有轉機。

 

「楚國有個人享齊人之福,有人趁機言出輕浮地挑逗他的兩位老婆,年紀較長的女子大聲咒罵,年紀較輕的女子則是與對方眉來眼去,隔沒多久享齊人之福的楚國人死了,有位好事者就問當初出言挑逗之人要娶誰為妻?那人正色地回答:『要娶年長的女子為妻。』」陳軫處變不驚地說了段故事。

 

「你背叛寡人去楚國,跟人家娶誰當老婆有何關係?」惠王看到陳軫莫名其妙的故事,更是火氣中來,心裡想著要是陳軫沒有個好理由,決定立即召喚侍衛將陳軫拖出去斬了。

 

陳軫看到惠王已到了臨界點,這時他說的內容惠王都會一字一句聽德仔仔細細、清清楚楚。這時,陳軫清了清喉嚨,語帶哽咽地說:

 

「那人解釋說:『年長的女子是為了忠於他的丈夫而咒罵我,我要娶妻子,當然也會希望她也能像這位年長的女子,忠於我不受外界誘惑!』楚懷王與其宰相昭陽,都是明理的賢人,我要是個吃裡扒外的傢伙,他們見我被大王逐出,沒利用價值,也不會邀我共事!」陳軫說完話後,紅了眼眶,只是眼內熱淚是鱷魚的眼淚。

 

「這……」惠王本以為可以聽到陳軫東窗事發無所遁逃時的惡言相向,沒想到陳軫感人肺腑的故事卻讓惠王羞赧不已,一時語塞找不到台階下。

 

「大王,臣對秦國的忠心是無庸置疑的。」陳軫話一說完便往前一跪,這舉動更讓惠王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可不,冤枉他人,對方還道歉任憑擺佈。當然,這是陳軫金蟬脫殼的完美句點,這動作除了表示不介意先前的誤會,也暗示願與對方重修舊好,這台階可修得金碧輝煌呀!

 

惠王順勢扶了一把,拍了拍陳軫的臂膀說道:「寡人錯怪你了!」

 

事後,張儀見陳軫走出,急忙入殿打探,惠王把陳軫的事說了個清楚,張儀見事不成還想補刀,但惠王如戰敗公雞地意興闌珊,揮了揮手示意張儀離開。惠王錯怪陳軫之事,在陳軫的巧意鋪陳下,早羞愧地想當隻鴕鳥,要再聽張儀讒言,自己豈不是寡廉鮮恥的昏君!陳軫最後的柔軟句點,完全把惠王最後的心防徹底崩潰(故事:陳軫去楚之秦/秦策)

 

戰國策故事原文:張儀謂秦王曰:「陳軫為王臣,常以國情輸楚。儀不能與從事,願王逐之。即復之楚,願王殺之。」王曰:「軫安敢之楚也。」

王召陳軫告之曰:「吾能聽子言,子欲何之?請為子車約。」對曰:「臣願之楚。」王曰:「儀以子為之楚,吾又自知子之楚。子非楚,且安之也!」軫曰:「臣出,必故之楚,以順王與儀之策,而明臣之楚與不也。楚人有兩妻者,人誂其長者,詈之;誂其少者,少者許之。居無幾何,有兩妻者死。客謂誂者曰:『汝取長者乎?少者乎?』『取長者。』客曰:『長者詈汝,少者和汝,汝何為取長者?』曰:『居彼人之所,則欲其許我也。今為我妻,則欲其為我詈人也。』今楚王明主也,而昭陽賢相也。軫為人臣,而常以國輸楚王,王必不留臣,昭陽將不與臣從事矣。以此明臣之楚與不。」

軫出張儀入,問王曰:「陳軫果安之?」王曰:「夫軫天下之辯士也,孰視寡人曰:『軫必之楚。』寡人遂無奈何也。寡人因問曰:『子必之楚也,則儀之言果信矣!』軫曰:『非獨儀之言也,行道之人皆知之。昔者子胥忠其君,天下皆欲以為臣;孝己愛其親,天下皆欲以為子。故賣僕妾不出里巷而取者,良僕妾也;出婦嫁於鄉里者,善婦也。臣不忠於王,楚何以軫為?忠尚見棄,軫不之楚,而何之乎?』王以為然,遂善待之。」



精選詩詞歌賦

心情--崁文迴文對聯

福德正神崁字對聯

崁名對聯

菩薩蠻《將軍怨》

浣溪沙《夏蟲不可語冰》

MORE




精選小吃筆記

木柵【老潘鵝肉】

士林【阿甫香香店】

古亭【捷運巷口麵線】

北投【臭豆腐專賣店】

北投【大陸麵店】

MORE




web analytics

秦策之部

秦惠王謂寒泉子

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

司馬錯與張儀爭論/第二段

張儀之殘樗裡疾也

楚攻魏

田莘之為陳軫說勤惠王

張儀又惡陳軫於惠王

陳軫去楚之秦

齊助楚攻秦第三、四段

義渠君之魏

宜陽之役馮章謂秦王

甘茂攻宜陽、宜陽未得

甘茂亡秦且之齊

甘茂相秦

甘茂約秦魏而攻楚

秦宣太后愛魏醜夫

五國罷成睪

天下之士合從相聚於趙

應侯失韓之汝南

秦攻邯鄲第二段

三國攻秦入函谷

楚魏戰於陘山

楚王使景鯉如秦

秦王遇見頓弱第二段

秦王與中期爭論

獻則謂公孫消

四國為一將以攻秦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