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國策裡的人情世故(三十六) 應侯失韓之汝南/秦策
2015/05/18 21:04
瀏覽510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聽說汝南的封地被韓國奪走了,真有此事?」秦昭王聽到風聲後隨即找來范雎。

 

「是呀。」范雎說得一點情感都沒有,彷若此事與他無關。讓昭王好生懷疑。

 

「你怎說得不痛不癢的,那麼好的封地被奪走了,損失不小耶!」昭王十分狐疑地問。

 

「也沒損失啦,頂多就是收入少了點。」范雎講得相當道貌岸然。

 

「你不心疼?」昭王還是不死心。他不相信范雎這麼看得開。

 

「一點都不會。」范雎還是很平穩地說。

 

「該不會刺激太大,讓你心神喪失了吧!」昭王挖苦地說。

 

嘴邊的肥肉被人搶走,焉有不心疼的道理,連狗都知道的事,何況是聰明絕頂的范雎呢,只是在主子面前,當然得擺出大器的模樣,否則被主子看扁了,一輩子都難翻身。范雎只好勉為其難的演了下去。

 

「稟大王,大梁東門的吳員外前陣子獨子過世,他卻神情泰然一點也沒有喪子之痛,他的家臣很好奇地問了員外,員外告訴家臣,說他婚姻初期也沒有兒子,當時也沒有什麼遺憾與難過的地方,現在兒子死了,就如同回到無子的婚期初期,有什麼好難過的!」范雎故意舉這個例子來證明自己的淡然。

 

「這封地一開始也不是我的,現在只是回到沒有封地的狀態,這有什麼好難過的!」范雎假惺惺地說。他以為舉吳員外的例子,可以掩飾自己的失落,沒想到在說這句話時,眼神有了閃爍,且不自覺地將頭撇開,沒有直視昭王。昭王看在眼裡,心裡也有了數。

 

隔了一天,昭王將心腹大將蒙驁找進宮裡。

 

「蒙驁呀,你跟寡人有很長的時間吧。」昭王語重心長地說。

 

「承蒙大王厚愛,小的才有目前的田地。」蒙驁矯情的說。昭王神情嚴肅但氣色卻相當好,不像是重病託孤,反到有話要說卻又難以啟齒;蒙驁心裡想著莫非有啥小辮子被抓了,否則昭王怎會一臉嚴肅地問他這句話!但是蒙驁也是見過世面的方面人物,心裡著急卻也不露痕跡,以不變應萬變,看昭王出招再拆招。

 

昭王白了蒙驁一眼,但他也沒心情理會這句噁心的狗腿話語,直接開門見山把心中的問題說了出來。

 

「我的城池被他國包圍,我會提心吊膽,處心積慮地要把國土護衛好,你覺得寡人是否得失心太大的緣故呢?」昭王一臉疑惑地說

 

「大王這是為底下百姓著想呀,大王英明!」蒙驁不知昭王葫蘆裡賣什麼藥,還是用馬屁話應付昭王。這招的的確是個不變應萬變的好方式。

 

「啐,別打馬虎眼,給寡人認真回答。」昭王動怒了。

 

「臣冒昧,請大王息怒。」蒙驁見風向不對,馬上拱手下跪,並接著說下去。

 

「自己的東西要被他人奪走,心中的焦慮是人之常情。」蒙驁老實地說。

 

昭王聽到蒙驁的想法與自己相同,有點得意地笑了。

 

「我就說嘛,手上的東西被奪走,有誰能不放在心上!」昭王見蒙驁站在自己這邊,也放開心情地說。

 

「是呀,天下哪有這種笨蛋!」蒙驁又附和地說。人說伴君如伴虎,打蛇隨棍上是最好的保命符,看來蒙驁這招耍得頗透徹。

 

「范雎就是這種笨蛋,他的封地被奪,還跟寡人說:『封地本來就是額外獲得,現在沒了只是回到最初,沒什麼好難過的。』他真有那麼大器嗎?」昭王果然是不相信范雎所言。

 

這時,蒙驁才明白被昭進宮的目的。

 

「小的現在就去替大王探底!」蒙驁恭敬地說。他知道這時是攬功的好時機:不管有沒有成功,只要是跟主子一鼻孔出氣,有功一定有賞,弄破也不用賠。

 

約一炷香的功夫,很會演的蒙驁如喪考批地來到范雎宅邸。

 

「將軍怎一臉愁容?」范雎看到這位能征善戰的大將軍竟然憂愁滿面,頗為意外;蒙驁平日可是趾高氣昂、眼睛長在頭頂上。

 

「看到丞相我就羞愧得想以死謝罪!」蒙驁激動得有點哽咽,眼眶還泛著紅。

 

「快別這麼說,你我各司其職,且都是為大王做事,沒有什麼事好放在心上。」范雎被蒙驁一說,有點不知所措,因為他們素無瓜葛,怎會有讓他想死的芥蒂。

 

「末將素無頭腦,但能與丞相一同在廟堂上,憑藉的就是一身武力,但小小一個韓國不僅背叛大王且奪了丞相的封地,我卻無能為力,難道不該以死謝罪嗎?」蒙驁說得慷慨激昂。要是蒙驁沒說得激動,也無法讓范雎著了套。

 

演技派的蒙驁,還真的把范雎唬得一愣一愣的。

 

范雎封地被奪,當然想討回,只是他是個文弱書生,拳頭沒有比人大,正在苦惱之際,沒想到出現了貴人,這個喜出望外的天上掉下來禮物,讓范雎樂昏了頭,同時也掉入陷阱。

 

「將軍快別這麼說,其實我也為這個問題苦惱,因為我的嘴也沒人家的拳頭大!」范雎意有所指地說。之所以說得含蓄,是因為與蒙驁不熟,不知他是否願意幫忙,若說得太白卻碰釘子,不僅失了面子也失了裡子。

 

「哈哈哈,有人的拳頭比我大嗎?」蒙驁握著拳頭輕挑地說。一來蒙驁個性就是如此,二來揭穿范雎的虛偽面,真情也表露無遺。只是范雎沒猜透蒙驁。

 

兩人很有默契地相視一笑。

 

「將軍借一步說話。」范雎示意蒙驁,意味有秘密之事要商量。

 

蒙驁湊近范雎。范雎一手搭在蒙驁肩上,在他耳邊悄悄地說。范雎的肢體動作已告訴蒙驁,范雎已著了他的道。

 

「這件事情有勞將軍幫我處理,事成之後備有薄禮。」范雎掏心掏肺地說。

 

「末將一定盡力。」蒙驁誠懇地說。

 

蒙驁見任務已完成,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奔向皇宮密報。

 

昭王發現范雎口是心非,信任感也降了不少;當然蒙驁也沒有幫范雎處理失地之事。

 

所以,之後每當范雎提到對韓的對策時,昭王就覺得范雎想借用國家的力量替他要回封地,自然完全否定他的意見。機關算盡的范雎,這次賠了夫人又折兵。 ( 故事應侯失韓之汝南 )

戰國策故事原文:應侯失韓之汝南。秦昭王謂應侯曰:「君亡國,其憂乎?」應侯曰:「臣不憂。」王曰:「何也?」曰:「梁人有東門吳者,其子死而不憂,其相室曰:『公之愛子也,天下無有,今子死不憂,何也?』東門吳曰:『吾尚無子,無子之時不憂;今子死,乃即與無子易用也。臣奚憂焉?』臣亦嘗為子,為子時不憂;今亡汝南,乃與即為梁余子用也。臣何為憂?」

秦王以為不然,以告蒙驁曰:「今也,寡人一城圍,食不甘味,臥不便席,今應侯亡地而言不憂,此其情也?」蒙驁曰:「臣請得其情。」

蒙驁乃往見應侯,曰:「傲欲死。」應侯曰。」何謂也?」曰:「秦王師君,天下莫不聞,而況於秦國乎!今驁勢得秦為王將,將兵,臣以韓之緦也,顯逆誅,奪君地,傲尚奚生?不若死。」應侯拜蒙驁曰:「願委之卿。」蒙驁以報於昭王。

自是之後,應侯每言韓事者,秦王弗廳也,以其為汝南虜也。

精選詩詞歌賦

心情--崁文迴文對聯

福德正神崁字對聯

對聯--關羽

拆字崁名對聯--志勇

情書----十二年記事

崁字對聯彙集

MORE




精選小吃筆記

新北市板橋【黃石市場生炒魷魚】

新北市三重【阿秋大腸麵線】

台北市大安【王記非常麵】

新北市土城【阿城鵝肉】

新北市板橋【樹林豆漿】

台北市松山【君宴蚵仔麵線】

MORE




web analytics

秦策之部

秦惠王謂寒泉子

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

司馬錯與張儀爭論/第二段

張儀之殘樗裡疾也

楚攻魏

田莘之為陳軫說勤惠王

張儀又惡陳軫於惠王

陳軫去楚之秦

齊助楚攻秦第三、四段

義渠君之魏

宜陽之役馮章謂秦王

甘茂攻宜陽、宜陽未得

甘茂亡秦且之齊

甘茂相秦

甘茂約秦魏而攻楚

秦宣太后愛魏醜夫

五國罷成睪

天下之士合從相聚於趙

應侯失韓之汝南

秦攻邯鄲第二段

三國攻秦入函谷

楚魏戰於陘山

楚王使景鯉如秦

秦王遇見頓弱第二段

秦王與中期爭論

獻則謂公孫消

四國為一將以攻秦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