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國策裡的人情世故(二十六) 齊助楚攻秦第三、四段/秦策
2014/07/22 21:00
瀏覽644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話說秦惠王為了打破齊、楚同盟,聽從張儀的「三利」建議,派張儀去慫恿楚懷王與齊斷交。結果當下讓楚懷王樂得合不攏嘴,會議結束後馬上開派對。

 

「各位愛卿,由於我們兵強馬壯,讓秦國心感畏服,寡人剛與秦國特使張儀達成協議,秦惠王願意以三利給我們以示誠意!」楚懷王一臉志得意滿的說。

 

「大王英明,但究竟是哪三利,大王可否明示!」朝廷眾臣齊聲熱絡地說。

 

「張儀說若寡人與齊斷交,除了可以削弱齊國力量,同時也給秦國一個人情,最重要的,這個人情秦國願意以商於六百里的地做為酬謝。」楚懷王興奮得口沫橫飛,那神情宛如一統江湖。

 

「我王聖明,萬歲萬歲萬萬歲!」不知哪個臣子率先下跪祝賀,大夥也跟著下跪祝賀。這時候當馬前卒的狗腿子,最容易讓主子印像深刻,就算平日過錯不斷,這一記深得我心的狗腿術,除了可以一笑抿恩仇,還可在功勞簿記上一筆。

 

各大臣逐一入席時,莫不趨前向楚懷王恭賀致意,而楚懷王酒雖未過三巡,但對每位臣子都一飲而盡,早喝得眼茫心昏,這時惟獨臣軫冷眼在旁,讓楚懷王好不痛快。

 

「愛卿,你怎沒跟寡人祝賀呢?」楚懷王拿著酒杯、走著醉步,蹣跚地走向陳軫。

 

「臣以為,非但得不到六百里地,反而有可能招禍!」陳軫拱手彎腰,壓低嗓門說。陳軫知道酒酣耳熱之際不適合說掃興話,故意壓低音量,好借一步說話。但楚懷王似乎不解其意,當下就反問陳軫。

 

「是嘛?」楚懷王壓抑著怒氣說,好顯示當大王的高度,但任誰都聽得出這話是從鼻孔出來的,所謂的高度也不言可喻。

 

陳軫也聽出意思,知道大庭廣眾之下潑冷水非良策,但是為了大局也顧不了楚懷王面子。

 

「秦王之所以懼楚,在於齊楚交好,既然秦國要讓利,應該等秦國先表達出誠意,我們再做最後的決定。」陳軫直接點出秦國要害。

 

「向以狡猾著稱的秦國,絕非善類,當大王與其斷交後,難保秦國不會翻臉不認帳,屆時受到羞辱的齊國,在秦國的慫恿下,兩面夾擊楚國,我們的處境就危險了。」陳軫接著分析箇中利害關係。其實,只要不是短視近利之人,當陳軫點出秦國要害時,就知道該如何哄抬身價,或是強化與齊國的關係,讓秦國產生更大的心理壓力,好讓秦國釋放真的善意

 

但,一個人的格局,在這種狀況最能顯露無遺。拉不下臉的楚懷王,啐的一聲拂袖而去;當然,張儀的心機也是夠深,知道如何捕誘楚懷王。

 

二愣子的楚懷王,立即派專使向齊國解除盟約,在等待的過程中,想到陳軫給他的難堪,因此更過於慎重此事,在專使還沒回朝覆命,又派了第二波專使向齊國出發!陳軫看到楚懷王的舉動也只能搖頭嘆息:與齊國斷交已屬不是大智的行為,還追派專使與齊國斷交,除了讓齊國更為難堪之外,貪婪、弱智的內心也被秦國看穿。一旦洩了底,再怎麼掩飾都沒用,必定是談判桌上的輸家!

 

另方面,張儀回秦覆命後,秦惠王馬上派專使與齊國重修舊好,這一來一往,楚國的處境果真如陳軫所料,但沒想到楚懷王的智慧還不如三歲小孩。

 

當楚國專使向楚懷王覆命後,楚懷王隨即派了一位大將軍當索地使者,興沖沖地向張儀要地,但沒想到張儀卻稱病不見客。在政治上,「稱病」是表示婉拒的潛規則,楚懷王為表示誠意,又派武將到齊國叫陣,辱罵齊王。張儀一看大勢已成定局,便好整以暇地接見這位楚懷王派來的將軍使者。

 

「大將軍請坐,咳咳咳,不好意思由楚返秦受了風寒,怠慢大將軍了。」張儀裝著孱弱的身軀,殷殷地招呼使者。

 

「大人,真辛苦您了。」這位老粗毫不客氣地就坐,然後就開門見山要地。

 

「應該的,應該的。」張儀皮笑肉不笑地說。

 

「諾,就這邊到那邊,大約六里的地。」張儀面對將軍使者,漫不經心用手在空中比畫,告訴送地的位置與大小。

 

楚國的將軍使者一聽土地縮水成原本的百分之一,著實一愣,捏了捏自己的臉,發現不是在做夢,馬上向張儀提出質疑。

 

「將軍,您看我身上穿著就知道我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吶,我哪有這麼大的權利可以代表秦國送六百里地給楚國呢!」張儀酸溜溜地說,話一說完,還用手比一個自刎的手勢,意在暗示使者,他要是敢這樣決定,肯定會被殺頭的。有時候肢體動作遠勝於話語,張儀這一比,強化了前面的話語:一定是楚王聽錯了。

 

「但……」使者才啟口,張儀就面露不耐,連忙說身體不適,邊咳邊賠罪、手扶著使者的肩,把對方打發走了。

 

「張儀真的是好大的狗膽!」楚懷王在朝上聽到使者的回報,大發雷霆,因為當下丟臉丟到家了,大家都知道楚懷王當初為了貪那六百里的地,不惜與齊國斷交且還羞辱齊王,這下不但嘴邊肉沒了,身後的屏障也沒了。

 

「眾將聽命,寡人決定即刻親征秦國討回公道。」騎虎難下的楚懷王,只好壓大注求翻本。

 

「大王……」突然一句悠悠之聲從朝下發出,楚懷王一看,原來是陳軫,心頭為之一熱。心想:當初要是聽陳軫的話,就沒有現在的難堪場面,這時的楚懷王,略帶歉意地請陳軫說話。

 

「此計絕非上策,不如我們拱手奉上一座大城,換取與秦國合作圍齊,一可讓我們沒有後顧之憂,二來送給秦國的大城損失,也可以從齊國拿回來。整體來說是有利的!」陳軫這招失去反而獲得更多的策略,果然是個高招,只是遇到昏君也沒轍。

 

「這是什麼餿主意,先前秦國要給寡人土地,結果把寡人騙了,你竟然沒有同仇敵愾之心,還要寡人獻城!」陳軫萬萬沒想到此一奇計,被楚懷王嫌到一文不值。

 

「大王,就是因為中了張儀的離間之計,我們才因此得罪齊國而孤立,這個時候若再伐秦,等於讓齊、秦兩國連為一氣,左右夾擊楚國,請大王深思!」陳軫深怕楚懷王又一時衝動,換來滅國之痛,忍不住當場剖析得失,但,一個笨蛋要是會開竅,就不會一直犯錯了;陳軫這一勸,反而有點像楚懷王的舉止:不但沒有拉人一把,反變相將對方推到深淵!

 

「愛卿,原來你一開始就看衰寡人,寡人這次就證明給你看,眾將聽令,出兵!」楚懷王覺得陳軫又是一陣沒建設性的羞辱,怒火攻心,決定要一戰成名!

 

陳軫這時只能默然退下,這次,其實陳軫又贏了!

 

昏昧的楚懷王除了自不量力外,也輕忽整體局勢,因為沒有齊國依靠的楚國,面對秦國的進犯壓力,無疑就是一塊肥肉:韓國嗅到這股肉味,當下與齊、秦結盟,結果楚懷王在杜陵摔了個大跟頭,割地賠款的代價,跟亡國都快沒甚麼差別了! ( 故事:齊助楚攻秦第三四段 )

戰國策故事原文:楚王大說,宣言之於朝廷,曰:「不穀得商於之田,方六百里。」群臣聞見者畢賀,陳軫後見,獨不賀。楚王曰:「不穀不煩一兵不傷一人,而得商於之地六百里,寡人自以為智矣!諸士大夫皆賀,子獨不賀,何也?」陳軫對曰:「臣見商於之地不可得,而患必至也,故不敢妄賀。」王曰:「何也?」對曰:「夫秦所以重王者,以王有齊也。今地未可得而齊先絕,是楚孤也,秦又何重孤國?且先出地絕齊,秦計必弗為也。先絕齊後責地,且必受欺於張儀。受欺於張儀,王必惋之。是西生秦患,北絕齊交,則兩國兵必至矣。」楚王不聽,曰:「吾事善矣!子其弭口無言,以待吾事。」楚王使人絕齊,使者未來,又重絕之。

張儀反,秦使人使齊,齊、秦之交陰合。楚因使一將軍受地於秦。張儀至,稱病不朝。楚王曰:「張子以寡人不絕齊乎?」乃使勇士往詈齊王。張儀知楚絕齊也,乃出見使者曰:「從某至某,廣從六里。」使者月:「臣聞六百里,不聞六里。」儀曰:「儀固以小人,安得六百里?」使者反報楚王,楚王大怒,欲興師伐秦。陳軫曰:「臣可以言乎?」王曰:「可矣。」軫曰:「伐秦非計也,王不如因而賂之一名都,與之伐齊,是我亡於秦而取償於齊也。楚國不尚全事。王今已絕齊,而責欺於秦,是吾合齊、秦之交也,固必大傷。」楚王不聽,遂舉兵伐秦。秦與齊合,韓氏從之。楚兵大敗於杜陵。故楚之土壤士民非削弱,僅以救亡者,計失於陳軫,過聽於張儀。



精選詩詞歌賦

心情--崁文迴文對聯

福德正神崁字對聯

對聯--關羽

拆字崁名對聯--志勇

情書----十二年記事

崁字對聯彙集

MORE




精選小吃筆記

新北市板橋【黃石市場生炒魷魚】

新北市三重【阿秋大腸麵線】

台北市大安【王記非常麵】

新北市土城【阿城鵝肉】

新北市板橋【樹林豆漿】

台北市松山【君宴蚵仔麵線】

MORE




web analytics

秦策之部

秦惠王謂寒泉子

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

司馬錯與張儀爭論/第二段

張儀之殘樗裡疾也

楚攻魏

田莘之為陳軫說勤惠王

張儀又惡陳軫於惠王

陳軫去楚之秦

齊助楚攻秦第三、四段

義渠君之魏

宜陽之役馮章謂秦王

甘茂攻宜陽、宜陽未得

甘茂亡秦且之齊

甘茂相秦

甘茂約秦魏而攻楚

秦宣太后愛魏醜夫

五國罷成睪

天下之士合從相聚於趙

應侯失韓之汝南

秦攻邯鄲第二段

三國攻秦入函谷

楚魏戰於陘山

楚王使景鯉如秦

秦王遇見頓弱第二段

秦王與中期爭論

獻則謂公孫消

四國為一將以攻秦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