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國策裡的人情世故(十九)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秦策
2011/02/08 19:25
瀏覽654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話說張儀上書得到秦王重視,這空降部隊惹得當宰相的甘茂頗不高興,新官上任的張儀想借兵救魏好為自己立功,這把新官之火更把甘茂燒得「遍體鱗傷」。

「何事讓相國如此心煩呀?」左成一進甘茂宅邸,看到甘茂來回ㄔ亍,似有心事。

「先生請坐。」甘茂看到左成進門,禮貌性地相迎,待左成入座後再道出心事。

「沒啥心煩的事,只是有件事尚在盤算該如何定奪,所以才冒昧請先生前來,為我定定主意。」甘茂說得客氣,但以他的身份若有事情需找人參議,必然不算小事。

「丞相您客氣了,只怕小的幫不上忙罷了。」左成亦是客套地寒喧。商談的起始,相互恭維的場面話總是少不了,即便數千年後亦是如此。

「張儀之事不是先生耳聞否。」甘茂在簡單的客套話後,直接把對話導入核心。

「張儀現在是個大紅人,他的事自是傳遍大街小巷,聽說他現在還要領兵救魏。」尚不瞭解甘茂想法的左成持平地說,待瞭解甘茂的意圖才決定如何回答

「是呀,紅到大家都要用自己的資源配合他。」甘茂酸溜溜地說。甘茂的這句隱喻之話已暗示左成他的內心想法。

「做人總要厚道點,不能踩著別人的身體往上爬,免得日後相見難看嘛。」左成也若有似無地回答,兩人的一問一答似乎像是在討論別人的八卦,對話是這麼地平淡如水。不過左成的雙關語,也是間接回應甘茂的話,藉此打探甘茂的心思

「若是先生,不知有何高見。」甘茂雖沒回明說自己的問題,但透過對話也算是默認他憂心的根源---怕張儀踩著別人的身體往上爬,因為甘茂正是兵權的掌握者。

「若論私心,我是不願意借兵讓他有機會表現自己,但是不同意出兵的後果,除了會落人口實外,也會壞了秦王的夢,這樣,我這個大位也坐不穩了。」左成為甘茂分析局勢。左成知道這種私心為用的事,當然不能從上位者的口中說出,所以,刻意用自己來扮黑臉,讓上位者知道大家是同一陣線;不過左成也透過自己的角度將扯後腿的下場說得明白,一語道破甘茂的窘境

「先生所言甚是,果然明察秋毫。」甘茂四平八穩地回答。甘茂真不愧是在政治圈打滾的狠角色,明明是自己的問題,竟說得與自己無關,完全沒說出半個與自己私心有關的字,讓人有抓小辮子的機會

左成倒也聰明,從甘茂的這句話就得知自己說出甘茂內心不能說的秘密。這時,他才真正開始獻計

「不過這場仗勝負未明,最有壓力的人還是張儀。」左成說。

「他是大紅人怎會有壓力呢?」甘茂對這論點似忽有點感到意外,竟然有人會比他還困擾。

「如果這場仗打輸了,表示牛皮吹破了,張儀怎會有臉面再回秦國;若打贏了,肯定會受到魏國重視,如此,肯定讓秦王覺得兩者是否有利益輸送,張儀也沒有膽子回秦國解釋。」左成站在客觀的立場上,分析張儀的潛在危機。甘茂頻頻點頭稱是。

「若從大王的角度衡量,若在太平盛世,當然希望部屬不合,從互鬥中藉以鞏固自己的領導權;但在動亂的時代,則是希望大家齊心團結,以滿足大王自己的『主觀欲望』。」左成在語末特別強調最後四字,意在告知甘茂別與自己的老闆為敵。即使主意是來自內部競爭對手的想法,但只要滿足老闆的欲望,這主意便是老闆的想法,刻意阻撓不僅讓對手日後有個推托罪責的藉口,也容易讓老闆誤解為是出於個人私心的妒嫉心,此舉無異提油救火。

左成的「題外話」讓平日小心翼翼的甘茂為之一愣,但隨即聽出弦外之意,短短的一秒之間,驚愣的表情已轉為頷首微笑。

「以張儀的智慧,你剛才提的進退兩難的困境,應該不難解決吧。」甘茂在頷首微笑的同時,若有似無地回了一句虛問。對甘茂而言,張儀此舉是好是壞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此事對自己是否有好處,若有損失該如何設停損;貴為首輔且是一位有能力之人,怎會輕易曝出自己的短處,逆向虛問的方式既能測當事人的底,又能保住自己的面子

左成沒料到甘茂會老成地耍這一鎗,看到甘茂臨危不亂的鎮定,暗地不禁大聲讚嘆之餘,甚至還有點佩服起來,於是便恭敬地向甘茂拱手作揖。

「就算張儀有足夠的智慧,把我剛說的難題解決,但是丞相同意借兵一事,也是一項不爭的事實,這人情肯定會讓他在公開場合上讚揚丞相。」左成意味這件事的最大利益者是甘茂,暗示甘茂同意借兵,別因個人的面子掛不住便把他人問題攬在自己身上。

「若張儀不識相,這人情豈不是白做了?」甘茂一語道出自己內在的真正想法。從前面幾回的虛問測試,甘茂知道左成是個聰明人,且剛才恭敬的作揖模樣,也明白左成的氣度與高度,這時,自己若再裝高貴,就真的高下立判。

「人說強龍不壓地頭鉈,以張儀的格局應該不會這麼不識相,若張儀萬一真想硬吃,其他人看在眼裡,一定會覺得這人連丞相的豆腐都敢吃了,更遑論是其他大臣,到時這些大臣也會想趁張儀翅膀未硬前,想盡辦法把張儀趕走。」左成見甘茂問得赤裸,也回答得乾脆。沒錯,其他依循現有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當然不願現有的職場生物鏈被外來入侵者破壞,尤其在甘茂尚未崩塌前

「哈哈,先生見解果然與眾不同。」甘茂開心地說。左成最後的這段話,頓時把甘茂鬱悶的心結打開了,因為他從沒想到其他享有既得利益的下屬,為了嘴邊那塊肉,比他還來得憂心忡忡---到時肯定有沉不氣的傢伙會替他打衝鋒

「與先生相談真是如沐春風,唉呦,都忘了晚膳的時間已到,有先生這位知己在,我的胃口一定大好,咱們待會就喝個幾杯,把酒暢談天下事把。」甘茂意有所指地說。正事談妥當然是換上輕鬆的飯局,甘茂這句話無疑是告訴左成認同他的說法,至於相關報酬,自是在酒鼾耳熱之際洽談再恰當不過

「謝大人賜宴,小的恭敬不如從命。」左成燦爛地笑著回答。左成在回答的同時亦暗自回想甘茂相約會面的時間點,這一想,更對甘茂細膩的安排開了眼界---所有舖陳都是如此自然到不著痕跡,能得「明主」賞識焉有不開心之理!(故事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秦策)

戰國策故事原文: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左成謂甘茂曰:「子不予之。魏不反秦兵,張子不反秦。魏若反秦兵,張子得志於魏,不敢反於秦矣。張子不去秦,張子必高子。」



精选詩詞歌賦

心情--崁文迴文對聯

福德正神崁字對聯

崁名對聯

菩薩蠻《將軍怨》

浣溪沙《夏蟲不可語冰》

MORE




精选小吃筆記

木柵【老潘鵝肉】

士林【阿甫香香店】

古亭【捷運巷口麵線】

北投【臭豆腐專賣店】

北投【大陸麵店】

MORE




web analytics
推文到Facebook

秦策之部

秦惠王謂寒泉子

張儀欲假秦兵以救魏

司馬錯與張儀爭論/第二段

張儀之殘樗裡疾也

楚攻魏

田莘之為陳軫說勤惠王

張儀又惡陳軫於惠王

陳軫去楚之秦

齊助楚攻秦第三、四段

義渠君之魏

宜陽之役馮章謂秦王

甘茂攻宜陽、宜陽未得

甘茂亡秦且之齊

甘茂相秦

甘茂約秦魏而攻楚

秦宣太后愛魏醜夫

五國罷成睪

天下之士合從相聚於趙

應侯失韓之汝南

秦攻邯鄲第二段

三國攻秦入函谷

楚魏戰於陘山

楚王使景鯉如秦

秦王遇見頓弱第二段

秦王與中期爭論

獻則謂公孫消

四國為一將以攻秦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