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謝長廷與岳不群大結局:孤峰不與眾人儔,奸巧劍是如何練成的
2009/06/22 12:27
瀏覽3,561
迴響2
推薦12
引用0

今天這個系列終於引來了他的結局,說來慚愧,此事緣起于517前夕謝長廷先生的一篇博文,由於在文章謝先生錯誤的把《笑傲江湖》和《倚天屠龍記》搞混,小女子特意幫其解錯,誰知這一解出整整一篇文章,本想寫一篇罷了,誰知自從那天之後在下的思維猶如黃河之水氾濫一發不可收拾,連續一寫就是好幾篇,想來想去任何事情都要有善終,所以決定給這個系列畫上一個句號,由於之前的幾篇多是以比喻物件來談,不看標題的還以為我是在評論小說人物,那麼今天就將結合實際 一起來講,也算是對前面幾篇的補遺以及對一些問題的集中回答,謝謝。

 

其實謝長廷和岳不群的淵源更加早,那還是在大選前,當有同為泛綠的人說馬英九是岳不群時,謝長廷還很不高興認為那是在讚美馬英九,誰料後來謝先生請教了智囊團內的金庸迷才知道原來岳不群是偽君子是反面人物這才又欣欣歡喜,後來《聯合報》黃雅詩記者還專門撰文標題為《謝長廷不識岳不群》,原文大致為:月前謝看到有網友說馬英九像金庸筆下的「君子劍」岳不群,誤以為是稱讚馬英九,頓時悶悶不樂,想說猛轟馬誠信這麼久都沒效果。後來謝跑去問年輕幕僚,才知金庸筆下的岳不群是指「偽君子」,立刻又喜孜孜,跟小記吃飯時馬上現學現賣,說他最討厭的金庸小說人物就是岳不群。幕僚中的「金庸迷」私下大呼不可思議,博學的謝竟不知「君子劍」跟岳不群是指同一個人,聽到幕僚說岳不群最後竟「拔刀自宮」,謝還嚇了一大跳。

 

從上文看謝長廷把《笑傲》與《倚天》搞混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作為頭面人物如果對自己不熟悉的範圍涉足就要謹慎,更不要知道些皮毛就賣弄否則就會被人貽笑大方。不懂英文的人硬要滿口English恐怕也只能自取其辱了。所以謝長廷和岳不群是有淵源的,我寫的那幾篇文章也是有理可依的。

 

為什麼謝長廷要指責別人是岳不群是偽君子呢?其實岳不群自己也一直如此。作為偽君子的同仁們從來不會說自己是偽君子,這是偽君子和大惡人的最大區別,大惡人做了壞事敢於承認,壞的徹底。偽君子做了壞事卻從不會承認而且還要硬抝倒打一耙給別人,岳不群在金盆洗手大會上就指責劉正風勾結魔道是偽君子,少林寺前有指責方證大師不敢面對日月神教是虛偽,甚至還對自己的大弟子令狐沖和草根人士在一起以為不齒罵。岳不群在一次又一次的指責他人的時候其實渾然不知他人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的,即便知道他也不會承認,但這不妨礙他潛意識裏知道這些情況。

 

岳不群有「君子劍」的美號,他的言行舉止,無不得體大方,處處退讓,能忍受別人所不能而保持風度,教人佩服,誰知外表這樣完美的人,才是最好惡貪婪的人,野心絕不在左冷禪、任我行之下,左冷禪明謀,岳不群暗奪,結果左冷禪空忙一場,竟落得為岳不群作嫁。這又印證了「偽君子」遠較「真小人」可怕這個想法。但想深一層,這位偽君子的祖宗,其實也是白忙一場,勝了左冷禪,除了在一段很短的時日享有五嶽掌門之名之外,他一點好處也沒有得到,反而失去了令狐沖對他的感情。封禪台一役之後,岳不群不久便為魔教所制,被任盈盈迫著服下「三屍腦神丹」,他一心除去洞察他的偽裝的令狐沖,但最後正因為擒住了令狐沖,被儀琳在情急之下誤打誤撞,一劍刺死。

 

謝長廷從政怎麼多年一直受到陳水扁的打壓,兩人的內心糾葛早已是天下人皆知的秘密,曾經看過個漫畫陳水扁消遣謝長廷說「謝前市長,謝前党主席,謝前院長」。的確當兩頭老虎在有一座山時他們間的爭鬥必然是你死我活的。最終陳水扁鋃鐺入獄,從目前的情形看似乎很難再有翻身機會,而同樣不下於陳水扁的謝長廷依然穩若泰山,以靜制動。然而這種盲動又能存在多長時間呢?會不會最後的結局也是悲慘的?因為當沒有了左冷禪的五嶽派岳不群成了接替他成為新的目標,此時他再也無法隱藏平日裏那些狡詐個詭計,只能全盤的展示在別人面前,而當他展示出來時人們卻發現,岳不群的伎倆不高明,真的很不高明。

 

如果做偽君子做到像岳不群那樣,努力做偽君子就真是太愚蠢了。不錯,做偽君子,在真面目被揭穿之前,或可得到許多人尊敬,但這些尊敬餓了不能吃、冷了不能穿,又不能兌現為真金白銀,怎值得這麼壓抑自己去爭取?「名」一字之累人真是太大、亦太渾不可解了。

 

《笑傲江湖》是一部政治武俠小說。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後記》中說:「這部小說通過書中一些人物,企圖刻劃中國三千多年來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現象,」「任我行、東方不敗、岳不群、左冷禪這些人,在我設想時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不顧一切的奪取權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況。」可以說以武俠小說的形式表現政治生活是《笑傲江湖》的一大特色。

 

幾千年的封建政治是一種權力政治,是為個人或家族或小集團謀私利而奪權的政治。這種政治的私利性,必然使這種權力角逐帶有瘋狂性並缺乏遊戲規則。金庸先生的這部小說以形象化的通俗筆法為我們描繪了一幅驚心動魄的封建政治權力角逐圖。在這場瘋狂的權力角逐中,正教與魔教、正教中的這派與那派,這個與那個;魔教中的這派與那派,這個與那個,進行著你死我活的鬥爭。今天標榜「正邪不兩立」,義正辭嚴,明天可以暗中勾結,互為援手;今天是「同氣連枝,親如兄弟」,明天刀刃相見,殺人如麻。縱橫裨闔、趁火打劫、隔岸觀火、笑裏藏刀、瞞天過海、借刀殺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美人計、「三屍腦神丹,’。「清理門戶」無所不用其極,令人瞠目結舌。在這種瘋狂的權力角逐中,政治人物的人性普遍受到扭曲、異化、而岳不群就是權力扭曲人性的一個典型。

 

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接觸過《笑傲江湖》第一次看的話,那在看到前半部分的時候都不會對岳不群有什麼惡感,就好像初學乍練的選民無法理解每一個政治人物的真是面目和內心,往往在第一次容易被蒙蔽,尤其是那種幾乎完美的人格包裝下,人們對其更加篤信不疑。然而當把整部書讀完時卻會發出「噢,原來是怎麼個人」的這樣噓聲,不過這一切晚了,您之前已經浪費了許多信任與仰慕的感情細胞。

 

人們愛把岳不群這一類的人稱為偽君子,所謂偽君子,他其中依然有「君子」的仁義和道德在內,然而這一切卻是一個「偽」字當頭,也就是說這些仁義道德都是偽的是假的。電視節目上的產品物美價廉功能強大,但不能用因為他們是偽一用就要出故障。但這卻不妨礙在不用的時候它們是好的產品。政治人物也是如此臺面上冠冕堂皇說的花好桃好,但也不能用一用你就會後悔,但同樣也不妨礙他們不是政治人物的時候保持那份優質。當然這裏不是所有的人但至少絕大部分如此。

 

岳不群在華山派當掌門的時候絕對一個字贊,他把一個幾乎要到滅亡的二流門派搞的有聲有色,江湖地位與日俱增也算有點能耐,所以岳不群在當華山掌門的時候好不好?好,絕對的好,民調支持度絕對超過85%,但華山派做的好不意味著岳不群就是好的,首先要清楚為什麼岳不群在華山派做的怎麼好,他的真是目的是什麼?是光大振興華山嗎?或許客觀上帶到了點,但主觀上不過是岳不群繼續向上爬的工具,如果岳不群連一個華山派都經營不好那也沒必要去爭取什麼五嶽掌門和武林盟主了。顯然從岳不群一開始就出現在福建來看,他的壞不是憋一兩天了,而是很早就有這麼強的意識,他在最後揭穿勞德諾的身份時說「自從你第一天來華山,我就知道你是嵩山的二五仔哦。」勞德諾年紀比令狐沖都大,岳不群怎麼早就知道但怎麼長時間不揭穿無非是想將計就計。可見岳不群的陰謀早在他剛初創的時候就已經埋下了,那麼算到政治人物頭上,或許當他還沒有從政的時候,當他們還是律師身份還在打官司的時候,權力的陰謀也已經種在他們的心裏了。

 

那麼之後的一切便都好解釋了,之所以如此用心的經營華山派只是為了後期奪取更高更大權力時能有一支生力軍,一方面也是積攢人氣和聲望。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時潛伏,因為在奪權派內部也發生了分歧,最高權力往往只能有一個人享有,誰都想做那個人,那自然要有一番明爭暗鬥,岳不群不選擇明爭而是暗鬥,這再一次證明了他是偽的。君不見孫紅雷的余則成的典型經歷嗎。余則成攤在臺面上的一切都是「偽」的。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余則成也可以說是偽君子,只是各位其中各有看法不同罷了。

 

但余則成的偽君子和岳不群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了。岳不群的偽已經到了失去人性的地步。而且岳不群的偽是私利是為一己為自己一派的利益,而且這種私利甚至是建立在無辜人身上的。

 

人們一說到謝長廷就不免要談到白曉燕命案,然而最近重讀《笑傲江湖》忽然發現在岳不群的人生軌跡中也有怎麼一場雷同的命案,難道這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不信,且聽我慢慢道來。

 

「牆角後一人縱聲大笑,一個青衫書生踱了出來,輕袍緩帶,右手搖著摺扇,神情甚是瀟灑……林平之……眼見這書生頦下五柳長須,面如冠玉,一臉正氣,心中景仰之情,油然而生」,這是岳不群在書中的首次亮相,一出場即以‘紫霞神功’逼退木高峰,將林平之收錄門下,算是亮麗登場罷? 一個細節問題:此前,岳不群身在何處?有何貴幹?

 

答案很簡單:岳不群早已來在了衡山城,並且一直若即若離地跟在林平之身後。細讀書中的這段描述,便可想見:「只見牆角後走出一群人來,正是華山派的群弟子……岳不群笑道:‘平之,這幾位師哥,在那小茶館中,你早就都見過了,你向眾師哥見禮。’」

 

岳不群如何會曉得「這幾位師哥,在那小茶館中,你早就都見過了」?會不會是他到衡山後聽取了弟子們的緊急情況彙報?然而,此前華山眾弟子根本不知道這個形貌古怪的駝子就是‘福威鏢局’的少東家,誰也不會把他當回事,況且此前發生過多少大事需要對掌門人彙報?誰會有那份閒情逸致去告訴嶽掌門沿途的風景「我們在路上遇到了兩個瞎子,在城門看到了五個跛子,在茶館邂逅了一個駝子」?!

 

事情很清楚:岳不群是跟林平之同時到了南嶽,華山弟子們以及林平之在小茶館時,岳不群也在現場,只不知躲在哪個陰暗角落,暗暗窺伺……「劉正風得到訊息,又驚又喜,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君子劍’華山掌門居然親身駕到,忙迎了出來,沒口子的道謝」,岳不群這麼給面子,親臨衡山,主人劉正風根本沒想到,可說是‘意外之喜’。

 

 「餘滄海心懷鬼胎,尋思:「華山掌門親自到此,諒那劉正風也沒這般大的面子,必是為我而來。」余觀主不敵岳不群之‘劍’,對岳不群的‘君子’作風,當時還信以為真,只怕‘君子劍’真的會出面為林震南一家討回公道,以匡扶江湖正義。所以餘滄海才會預想「岳不群倘若口出不遜之言,我先問他令狐沖嫖妓宿娼,是甚麼行徑。」——我們青城派‘滅林家一門’,你們華山派嫖娼,大家都不是好東西!

 

哪知「岳不群見到他時,一般的深深一揖,說道:‘餘觀主,多年不見,越發的清健了。’」余滄海滅林家一門,正為岳君子提供了上好佳的機緣,感激還來不及,又哪會怪罪?

 

勞動嶽掌門大駕親臨衡山,「劉正風沒這般大的面子」,餘滄海以為他的面子比劉正風大必是為我而來,未免自作多情了,他又何嘗有偌大面子?

 

若餘滄海當時就問:岳掌門來此有何貴幹?

岳不群其必曰:「貧僧正為取經而來!」——還不是為了林平之祖上傳下的那本《辟邪劍譜》?

 

回到現實,若當年謝長廷勸進陳進興時,陳進興也有如此的疑問:「謝先生來此有何貴幹?」

謝長廷必曰:「在下正是為選高雄市長而來。」其心也不過在想「多謝三位大俠犯下此案才使我謝某人起死回生。」

 

在《笑傲江湖》中有三個男人自宮練劍了,東方不敗,林平之,岳不群。東方不敗是在奪權之後再自宮的,所以他的自宮有點吊詭。但東方不敗自宮敢於面對自我,承認自己是個生理變態和心理變態的變態狂,養了個小白臉再也不問世事。如果說自宮對於政治人物來說是致命打擊的話,那麼東方不敗這一號的政治人物在受到打擊後就徹底隱匿了,如此也好至少世界清靜了。而林平之身負血海深仇,他自宮有自私的目的,而且達到目的也就失去了人生意義,這樣的政治人物往往只抄短線,為了眼前的一點點私利而不惜拼命。一旦達到了自己的政治生命也就走到頭了,不過他也能欣慰的閉眼。

 

只有岳不群,只有像岳不群這樣的人才會顯示的他與眾不同。大家都還記得,岳不群在自宮後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粘鬍子,為何如此無非是掩飾他已經閹割的事實,無非是不讓別人看穿他的真身,無非是想給世人一個印象我岳不群還是一個「男人」。這樣政治人物每天站在臺面上就是要演戲表演以掩蓋他那見不得人的心,然而當他的謊言被人輕易揭破時卻還是硬要裝的如此。岳不群是絕對不會一把把假鬍子扯下來和你翻臉的。他只會好言相撫的對你說「岳叔叔我還是個男人哦,」然而趁著你頭腦空白時冷不防的來一刀。

 

「岳先生外貌謙和,度量卻嫌不廣」,這是沖虛道長對老戰友岳不群的評價。心胸狹隘,是一切偽君子的共同特徵。岳不群的衣缽傳人林平之亦複如是:「盈盈心想:岳姑娘知道丈夫心胸狹窄,不但沒一句話敢得罪他,還不住口的寬慰。」不特此也,小肚雞腸甚至也是偽君子的重要成因。歷史上的偽善者,最初未必要成心作假,在他們生命中總會出現某個拐點,多數都是因為見不得別人比自己更有才能、人氣、面子,超過對方,又非己力所及,只有靠陰謀巧詐取勝,走入狹邪一途,遂不復返。

 

梁啟超也搞政治玩權術,但他的政治天賦明顯不足,晚年乃歸棲學林,而胡適先生目之為‘天真’,實具知人之明。(梁啟超逝世,胡適先生總結其一生,認為「任公為人最和藹可愛,全無城府,一團孩子氣。人們說他是陰謀家,真是恰得其反。)至於梁啟超的老師康長素,比岳不群氣魄尤大,嶽試圖打造的還只區區一‘君子’品牌,康有為則以‘南海聖人’自期,他冀圖達到的是孔子那種‘素王’地位(‘長素’之號,即此意也),總之,岳不群與康有為,牌坊一個比一個堂皇,如今撥開歷史的陰霾,康有為的偽君子面目已是昭然可揭,此人生平,無事不偽:學術上《新學偽經考》等文剽竊廖平論點;政治上偽造光緒衣帶詔、造作戊戌假史;經濟上四處招搖騙錢……岳不群的原型當然不是康有為,令狐沖的原型也不是梁啟超,不過,這兩對假師真徒,確有微妙的相似處。

 

許倬雲先生曾經對岳不群如此評價:「小忠大奸的偽君子……對人的小恩小惠非常多,但是大節有虧,就是‘姑息養奸’……扮演一個‘倀’的角色。金庸筆下的偽君子岳不群,神情氣象逼肖阮籍詩中之‘洪生’。《晉書·阮籍傳》曰:「籍又能為青白眼,見禮俗之士,以白眼對之。及嵇喜來弔,籍作白眼,喜不懌而退。喜弟康聞之,乃齎酒挾琴造焉。籍大悅,乃見青眼。由是禮法之士,疾之若仇。」阮籍一生疾惡如仇,尤其憎恨「禮俗之士」的偽善行為,而此詩中「洪生」的種種醜惡「姿態」,自然會令詩人惡心腸愁,也自然會遭到詩人的「白眼」。誠如蔣師爚所說:「洪生資制度,非制度則不成其為洪生矣。滅芬芳,說道義,嬉笑何啻怒駡。籍本傳所以雲禮法之士,疾之若仇也」。

 

「岳不群眼見劍尖只須再沉數寸,便能殺了令狐沖,此時自己生死也是系於一線,如何肯即罷手?拚著餘力,使勁一沉,劍尖已觸到令狐沖眉心,便在此時,後心一涼,一柄長劍自他背後直刺至前胸。」

    

岳不群,一代表演藝術大師,就此香消玉殞。

全部系列

謝長廷與岳不群

謝長廷與岳不群(續) 

謝長廷與岳不群之拔劍 

謝長廷與岳不群之師傅和子弟兵們

謝長廷與岳不群之毀岳十人集團

謝長廷與岳不群之笑傲江湖民進黨

孤峰不與眾人儔,直入青雲勢未休。會得乾坤融結意,擎天一柱在南州。唐代張固這首《獨峰秀》用來形容岳不群這一類的人物在合適不過,甚至有點讚美之情。的確,在歷史的長河有怎麼一群人他們以自己的現身說法來向世人證明每一個人都會有的特質,而他們自己則是集大成者。如果說壞可以壞的驚天動地,那麼今天要說偽也要偽的驚世駭俗才是真偽,雖然「真」和「偽」是反義詞,但卻不影響有那麼幾個超凡絕倫的人能夠將其合二為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台湾
上一則: 大陸和台灣的名嘴們
下一則: 原創:五十「三」只小豬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魔師圫神州
2009/06/24 12:46
長廷劍 雖奸巧,仍有 拔劍再戰 的氣勢!

樓下的網友,您好:

我苦練 「獨孤九劍」 很久了,我就是 令狐沖 啊!

-

長廷兄 應趕快重用我啊!

@

日劇 HERO

木村拓哉趙天麟  飾

李秉憲   : 魔師傲神州  飾

長廷兄必需同時重用趙天麟
和魔師傲神州,才能成為真
正的 HERO 啊!


=

《聯合報》記者 黃雅詩 的文章
寫的很好!

.

為 黃雅詩  加油!


要相信老母娘是唯一正法
1樓.
2009/06/23 16:40
只有一個感想!
謝長工的弟子中沒人像令狐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