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杜鵑不鳴之二謝長廷與德川家康
2009/11/25 14:45
瀏覽3,061
迴響11
推薦10
引用0

謝長廷與所有台獨人士一樣對日本有著特殊的偏好,這一點除了李登輝外,謝長廷可看作第二。不僅因為謝長廷早年在京都留學,能夠說一口流利的日語,更重要謝長廷對於日本文化的理解和體會。和李登輝一樣,謝長廷也多次提及德川家康,並且以德川家康為師,貫穿德川家康一生的就一個字“忍”。謝長廷也是能忍之人,但與李登輝所不同的是謝長廷忍的更窩囊,更苦澀,讓人看後感覺有那麼一點不自在。

 

謝長廷是民進黨創黨十八人小組之一,更是民進黨這個名字的命名者。其資歷在黨內絕對名列前茅,加之勤奮好學多才多藝,口若懸河絕對是一副優秀的從政者模樣。而且還是土生土長的臺北市人,對於謝長廷加入民進黨當時許多人都認為他必然有一番作為。然而“天妒英才”。在謝長廷整個一個人生中一個他無法逃避的宿命者永恆的跟著他那就是陳水扁。陳水扁與謝長廷的心結早已是人所共知的不是什麼秘密。

 

謝長廷無論是在資歷上,能力上以及人脈上都比陳水扁要優秀。然而天意弄人派系的調節使謝長廷禮讓陳水扁競選臺北市長。或許當時謝長廷就想忍得一時日後再做打算。然而或許謝長廷不知道的是正是這一次的忍耐鑄成了日後他在陳水扁面前的弱勢。禮讓臺北市後謝長廷依然不甘心,他始終有怎麼一個夢想希望競選總統。然而在陳水扁競選臺北市後空缺一席立委補選中,謝長廷出人意料的輸給代父出征的吳淑珍,這也被謝長廷看作奇恥大辱。而事實上這說明了陳水扁早就注意謝長廷,知道此人終究和自己是一時瑜亮。就這樣扁謝二人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爭鬥。

 

對於一心想要謀求總統大位的謝長廷來說,1996年是個機會,然而今天再回頭去看謝長廷當時的選舉不過還是民進黨的操作,是為陳水扁當鋪路石,替陳水扁祭旗罷了。1996年的大選,可以說民進黨絲毫沒有希望,在強勢的李登輝面前雖然當時的民進黨有一點民意基礎,但是在泛藍分裂的情況下依然慘敗,所以即便那時無論是誰出來代表民進党都必敗無疑。而老天偏偏選中謝長廷不但宣告了他總統夢斷,更告訴在四年之後的再一次征程將沒有他的位置。

 

面對這一切又一切的打擊,謝長廷絲毫沒有放棄,堅信“忍”學的他依然把這一切看成是上天對他忍耐。他自己也說“忍耐是長久的基礎”用來自勉,對他來說與陳水扁的爭鬥不但對他自己不利,反而會將剛剛初生的民進黨扼殺,混跡與臺灣整個風雲年代的謝長廷十分靈明的嗅出國民黨墮落腐化的原因就是內鬥不團結。所以為了不之這樣命運降臨到民進黨頭上,謝長廷不能與陳水扁那樣的鬥,鬥則兩敗,而他就將成為“罪人”。面對咄咄逼人的陳水扁,謝長廷或許真的只能“忍”。

 

在陳水扁八年執政的時間裏,謝長廷這個行政院長是下臺最難堪和狼狽的,外界甚至猜測這是陳水扁故意弄死謝長廷。作為堂堂一行政院長,當被告知要換人的時候,謝長廷還不如閣員居然是最後一個被告知要換人。真不知道當時接到消息的謝長廷是如何一番滋味和感受。面對陳水扁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和逞強,謝長廷再一次選擇了退讓,遠走美國。從這裏到也不得不佩服謝長廷的功力和大局觀,這一點國民黨當真好好學學。

 

謝長廷是柔情的,不似陳水扁這樣單純。他總是以一種修行的方式來參與政治,如果說政治對於像陳水扁這樣的人是一門工作和事業,那麼對於謝長廷來說就像是一場修行,這是人生哲學,而謝長廷也常常能出口成章來闡述他的政治理念和人生感悟。

 

“我的人生觀就是,你有失敗的念頭閃過,你就會失敗,因為你會把不好的事情引進來,這不是說你會預測什麼,而是你引進來的。”看似很有哲理的一句話實際上凸顯了謝長廷的虛偽。我在很早的時候就說過謝長廷看似有才,有風度有一種帶有哲學的,精神上的東西。讓人摸不著頭腦,認為他是一個高高在上的有道政治家,實際上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像。就像嶽不群一樣,誰會懷疑自宮前的嶽不群是一個謙謙君子和一個有識之士。而實際上呢早在嶽不群還沒自宮前他便是一個壞到無以復加的陰險小人。謝長廷就是這樣的人,也許有人會說這樣的話太重,一點都不重。謝長廷就是嶽不群。他所做的一切都像是虛偽面具下的陰險和狡詐。可以說自從謝長廷參與美麗島大審的時候,這樣的種子就已經埋下了。

 

這正如德川家康一樣,早在他投靠織田信長的時候,野心就已經鑄就。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都在為這個夢想而努力。最終德川家康殺死了他所有的政敵,建立了百世的霸業。這是多麼可怕的人,能夠蟄伏整整50多年的時間為的就是實踐最初的夢想。雖然謝長廷以德川家康為師,不過他還遠沒有達到這樣功力。

 

說他沒有達到這樣的功力主要是謝長廷雖說能忍,但又不能忍。他的忍真的是裝出來的,是表面現象。不像德川家康和嶽不群,那一份虛偽雖說也是裝出來的卻和真身融合的天衣無縫,無人膽敢懷疑,而謝長廷的失敗卻在於他的虛假和虛偽連三歲孩童也都看穿了。知道他是假的,是裝的。就像那假山是用石頭堆砌出來的一樣,看似很真很像實則都是假的。

 

如果說“忍”字是謝長廷自詡的貫穿一生,那麼還有一個字也適用他那就是“假”。謝長廷的一生都在虛假中度過。靠著這些虛假的東西混跡與世。這也是他最終失敗命運的主因。也許有人要問謝長廷的能力和智慧等等許多方面都領先陳水扁為何總是寄人籬下,高不成低不就。原因就是謝長廷比陳水扁要假。所有人都知道謝長廷一家信仰宋七力的“分身教”。一個以此謀身騙錢的歪門邪道居然成了謝長廷這樣人信仰,可見謝長廷有多麼的假。不管謝長廷是真心信仰還是為了製造話題都說明了謝長廷的虛偽。真心信仰那就是白癡,假意信仰那就是虛偽。

 

謝長廷十分喜歡故作神秘。這也符合虛偽任何的特點。用一種常人很難理解的表現手法來迷惑大眾,蠱惑人心。他說的話許多人都很難理解,但似乎有那麼一點道理。這就是謝長廷虛假的另一個表現,他從不會告訴你真實的應該怎麼做,而是說出一些帶有理想主義色彩的口吻的話讓人沉浸在他所炮製的那個“福利國”當中。而事實證明這一切不過還是謝長廷自身政治利益考慮的產物。

 

謝長廷的一生有太多表露無遺的污點,使他在政治大陸上步履蹣跚。僅僅高捷弊案3700萬資金不明就足以使謝長廷出喘不過氣,如果說這些只是政策方面的疏失,那麼在為人方面謝長廷的虛假性就更加明顯,而且暴露的更加徹底。白曉燕命案是謝長廷一生都走不出的陰影,當年看似偉大的英雄沒想到時過境遷居然成為了人人嗤之以鼻的小人。謝長廷真乃時也命也,這是他自己也意料不到,要怪就怪自己當初自作聰明包裝的太好。“線民風波,十人毀謝小組,敗選就退出政壇”也成了揮之不去夢魘。

 

說謝長廷是假忍還有一件是最能說明,那就是他在大選期間針對馬英九的綠卡問題,這一次即便是我也跌破眼鏡。作為一個角逐總統大位的人物謝長廷在這一次的選舉中居然緊緊的追打馬英九的綠卡問題顯然是十分愚蠢的舉動這和謝長廷一貫的表現相差極大。為何謝長廷會去做這樣的無用功。這樣做會不會讓選民感覺謝長廷十分的低級,選總統不是選立委靠抹黑對手或者一些政治操作以及作秀就能蒙混過關。謝長廷怎麼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原來這一切還是謝長廷虛偽表像下的真實,因為理論上只要證明馬英九有綠卡那麼馬英九就無法參選。因為謝長廷自己知道這一次和馬英九對決是凶多吉少,所以他不願意在政策上多做糾纏,就想盡辦法把馬英九“打綠”。直到今天馬英九的綠卡問題還在發酵。謝長廷正是希望即便馬英九沒有也要說成有,這才是他當選的唯一途徑。一個在政策上無法說服對手,緊要關頭只能利用這樣下賤的手法真的讓人覺得可笑,而在之後的政見發表會上,謝長廷10分鐘的發言全部都是在打馬英九綠卡問題,《臺灣日報》和非常光碟。一點氣度和風範都不存在。到了投票日已經知道自己必敗無疑的謝長廷更是要支持者把帽子反過來帶,據說這是為了能夠“逆轉勝”。是他在“分身教”中感悟到了。當一個人走到山窮水盡的時候“不問蒼生,問鬼神”是他們共同的特點。

 

謝長廷是虛偽的,他自己不展示出來或者不直接的展示出來,但是他的所作所為都已經表露無遺,謝長廷在臺灣經營是十幾年,門下徒子徒孫也有不少,比如十分著名的打馬悍將王世堅、徐國勇,還有管碧玲、謝馨妮,姚文智、周禮良、方來進、吳孟德、陳敏賢、鐘善藤、張志榮。這些謝系人馬連許多大陸人都熟知,而之所以會熟知是因為他們在臺灣政壇的活躍,而這種活躍基本上是帶有“小丑色彩”。這些民進党的政客給臺灣人民的印象也是十分惡劣的。而他們的一切行為都源于謝長廷,他們的師傅就是謝長廷。有什麼的師傅就有什麼樣的徒弟,同理徒弟的表現就是為師的為人。而謝長廷和他的弟子卻有極大的反差,那就更能說明謝長廷平時善於表演偽裝的功力。“費鴻泰踢館”事件,謝長廷的子弟猶如土匪一般的攔住經濟部的人,居然還倒打一耙說是泛藍的霸道。結果可想而知,謝長廷出來做好人希望平息事態,然而謝長廷失算了他越是怎麼做選民們就越厭惡。

 

謝長廷看似高明其實也不怎麼樣,他無法真正做到德川家康那樣的“隱忍”。這是他的性格決定,因為他還沒有歷練到抑制自己的心魔。無法克制一時的激動。往往到了最後關頭就忍不住了。他無法像德川家康在織田信長面前做作到家絲毫不露破綻,陳水扁早就看破了謝長廷的一舉一動和他內心的真實想法,謝長廷無法切割掉陳水扁對他的疑慮註定他一輩子都只能活在阿扁的陰影下。對於子弟兵管教不利,謝長廷的人馬做事囂張,講話跋扈。這一切的一切被謝長廷看來非但不加以阻止,反到是做了謝長廷平日裏所不能做之事,說平日裏所不能說的話,可問題是徒弟說的話必然和師傅有聯繫,你不回應別人就不知道是你了。王世堅的一句“我師傅是謝長廷,怎麼樣!”將謝長廷十幾年苦忍化為泡影。

 

謝長廷不知如何偽裝包裹自己真實的內心,在不經意間內心的真實想法被人看出,而到了後來這就成了全民共識,因為謝長廷的招牌已經爛掉了,爛到再也修補不好的狀態。他的每一句話都會被人吐槽和懷疑,即便他是真心實意的說一句話,依然讓大部分臺灣人無法相信。由此可見謝長廷的一生是十分失敗的,在臺灣謝長廷已經和“奸巧,沒誠信,陰險,神棍”等名詞一樣,如果拋開人品不談,謝長廷就是民進党版的宋楚瑜,什麼都沒得到還惹來一身嫌,最終亦將慢慢的走向沒落。

 

謝長廷一直在忍陳水扁,而忍陳水扁的心事卻被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那麼這樣的忍已經沒有意義了,對於一個一心要害我的人卻將計就計繼續利用,主動權在我而不在他。這也是為什麼十幾年的爭鬥謝長廷永遠處於下風,這不是運氣的問題,而是謝長廷自身的問題。他自認為忍的很好,而他忍的意圖被人識破,而在忍的同時卻又不能堅持下來。他不是陳水扁的對手。只能靠吹笛子逗陳水扁一樂方能繼續保其祿位。

 

一次民進黨內開慶祝會,四大天王和黨員紛紛來到飯店,當另外三天王和黨員都座好時候,全場只有陳水扁未到,謝長廷未座。服務生要幫謝長廷引座位,謝長廷拒絕了。硬是下樓等到陳水扁來了再一起就坐,謝長廷的確能等但他不能忍。

 

杜鵑不鳴叫,如之奈何?

織田信長曰“殺之!”

豐臣秀吉曰“逗其鳴。”

德川家康曰“待其鳴。”

謝長廷曰“為何不鳴?”(杜鵑傻眼)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0) :
10樓. cool-play
2009/11/28 22:05
杜鵑不啼,奈何?

謝推曰:依我傫看,這穩當係「阿共仔」傫「衝慷」啦,呷我嘸迪代!!

9樓. kaisu
2009/11/27 17:08
謝系奸賊

它們就是一群幻想自己是日本人的偽皇民,可悲!

8樓. DrComposting
2009/11/27 01:35
好文!

寫的真好。

到謝選總統前,我對他印象一直不錯。但那場選舉,再加上他幕僚群們的嘴臉,實在令人大開眼界。簡單的說,這人說話與行事,格局完全不夠。與當年感動人心﹝不管是真是假﹞、有夢最美的阿扁比,手段氣度差太多了。小鼻子小眼睛的。

德川一直是個擁兵自重的狠角色。豐臣把自己的媽送去當人質,妹妹送給德川當老婆,才換取德川的臣服。再說,德川若沒有打贏關原之戰,也就不算什麼了。

李與謝這兩人,別說沒打贏關原及大阪會戰,恐怕連作戰的勇氣都沒。德川的「忍」是有個更遠大的目標。這兩人的「忍」,不過是屈服當時的當權罷了。

7樓. 襄樊散人
2009/11/26 13:35
李 扁 谢 蔡等台独派 只是庙小妖风大 和水浅啥子多来着
再怎么闹也是丑剧
6樓.
2009/11/26 03:23
心戀舞台繞樑的掌聲

台灣某些政客很奇怪,下了舞台,還一直心戀舞台繞樑的掌聲!

當心魔無法去除,一輩子只能在空虛中來來去去!敬告這些政客及奉這些政客

為乾爺的莘莘學子及卡鬼與樂團,及早回頭,還是家裏好!

5樓. 啥啊?
2009/11/25 23:37
「代父出征」
然而在陳水扁競選臺北市後空缺一席立委補選中,謝長廷出人意料的輸給代父出征的吳淑珍,這也被謝長廷看作奇恥大辱。而事實上這說明了陳水扁早就注意謝長廷,知道此人終究和自己是一時瑜亮。就這樣扁謝二人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爭鬥。

===========

2185 當選台北市長以後應該沒有補選。我不是完全確定,但是印象中沒有。1992 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北市北區共選出九席,民進黨當選三席:謝矮廷、林濁水、2185。所以就算有補選,謝矮廷也不必參加。

選罷法第六十八條之一:中央公職人員,除全國不分區、僑居國外國民選出者外,因辭職、罷免或其他事故出缺,致同一選舉區或省(市)議會選出者,其缺額達二分之一時,應由中央選舉委員會定期補選。但其所遺行使職權期間不足一年時,不予補選。

在大選區的設計下,一個立委出缺不需要補選。除非當年同時出缺五席,而且剩餘任期超過一年,否則根本不必補選。2185 當選市長後那個位子就空著。

吳畜生不是「代父出征」。吳畜生只競選過一次立法委員,就是 1986 年的第一屆立法委員第五次增額立法委員選舉。當時謝矮廷還在當第五屆臺北市議會議員。

謝矮廷落選那次好像是在南部。我已經忘記是怎麼回事。應該是票都到預計會輸的另一個同黨候選人,結果呼聲高的謝矮廷反而落選。下次牠競選的時候,就把這次一直拿出來說,好像選民對不起牠一樣。
4樓.
2009/11/25 19:06
如吾遇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奸詐之徒?

有人,问我 !如果我遇上這種十惡不赦之徒!該如何? 我會说""擒而殺之"".

3樓. Say-Say-Say
2009/11/25 15:47
謝長廷子弟兵惡行惡狀...

謝長廷的子弟兵早在謝長廷擔任高雄市長時就惡行惡狀了

接替管碧玲之後,擔任新聞處長的林耀文也是其中之一

政治上所有的分享密談幾乎都在漢來飯店進行,當然談到一半也有順便賭博

至今民進黨訂漢來飯店依舊享有50%的折扣.....只要是民進黨黨部打去訂的就是貴賓...

囂張...跋扈...世界上唯一的外勞群體抗議被壓榨(高捷泰勞)就是在高雄市出現的

真是台灣之恥!!!!!!

怎麼還有臉出來說三道四呢?

2樓.
2009/11/25 15:46
謝長廷是在等

政治人物如果沒有舞台,那只有等死!

謝長廷豈是甘於寂寞的政客,2012與馬對絕招式已老不能再戰,新台中市長精算後毫無把握,目前就等高雄市秋菊惡鬥伺機東山再起。

1樓. 台灣阿Q
2009/11/25 15:20
杜鵑不是傻眼!
杜鵑不是傻眼!杜鵑說,為何要我為你鳴?謝長廷你不是很會鳴嗎?聲音雖嘎嘎難聽,可是台灣第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