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重新認識朴正熙
2009/10/28 11:52
瀏覽4,324
迴響5
推薦10
引用0

2011年的時候在韓國首爾將落成一座紀念館,這座紀念館裏所紀念的人是大韓民國的前總統朴正熙。朴正熙作為韓國歷史上最負盛名的總統,他的一生都就像是一個傳奇。不僅僅是在韓國,朝鮮。乃至整個七八十年代冷戰時期的東亞都有很大的影響力。然而決定籌資建設這座紀念館的人即不卻是他一生最大的死對頭韓國前總統金大中。

 

如今朴正熙早已經西去,金大中也在今年辭世。真不知道當金大中再一次碰見朴正熙的時候對他說「我為你建立了一座紀念館」時,朴正熙會作何表情。朴正熙曾經不止一次的想要除掉金大中這個他人生道路最大的政敵,可幾次都沒有得手,最終只能將其軟禁在家中。而對於金大中本人日後的恩將仇報許多人多猜測這是因為當初朴正熙最終並沒有殺害金大中導致。

 

或許韓國人應該慶倖朴正熙當初沒有殺死金大中以至於日後他們能擁有一位如此德高望重的領導人帶他們走出困境。其實不止是金大中,今天看來所有韓國人都應該為有朴正熙這麼一位前總統感到慶倖。

 

有人一提到朴正熙便想到的就是「獨裁,專制,腐敗政治,鎮壓民主,殺害無辜平民」等等所謂「暴行」。尤其是在華人地區長時間受到意識形態教育的操弄對於這一點更是深信不疑,不僅僅是在大陸過去對於「南朝鮮」歷任領導人的醜化在臺灣80年代的民主化運動也使臺灣人確信朴正熙是「威權獨裁」的代表以用來批判。

 

我們應該拋棄那些固有的偏見和歷史包袱,客觀的去評價一位對世界歷史有影響力的人物。尤其是朴正熙這樣有著雙重性格複雜人物。前天是朴正熙被刺殺身亡30周年的日子。在韓國針對這位前總統的討論也越來越多。不同學者對於這位複雜的前總統依然有著涇渭分明的看法。

 

許多人依然固執的認為當初朴正熙利用不當手段獲取權力以到達永久執政的目的是違背「民主主義」原則的,而且在任期內對於反對派遊行示威的鎮壓導致大量人員死傷的後果也是不可饒恕。對於朴正熙涇渭分明的看法凸顯了所有風雲人物的共同點,即正與反,是與非的兩極化,這些兩極化的看法都是帶有很強意識形態和感性色彩的。即左派人氏始終認為朴正熙是惡魔,而右派則反之。那麼到底該如何評價朴正熙這樣一個複雜的人物呢?我想通過朴正熙這一身的幾件大事來論述這一人物的性格。

 

一,武裝政變奪權

 

朴正熙第一次名聲大噪的事情莫過於516軍事政變。1961516日上午,在首爾市政府前,首次在媒體面前露面的陸軍少將朴正熙留下了戴著墨鏡雙手背在身後的照片,這張著名的照片幾乎成為5.16的象徵。朴正熙結合一幫年輕軍官推翻了尹普善的「文官政府」建立了軍政府。這場被譽為「違反憲政」的軍事政變在發生後並沒有引起任何強烈的反抗表現了當時韓國人對於政變的默認支持。許多人至今認為朴正熙當初的行為是「違法」的,是開了個不好的頭,而且導致了軍人幹政的惡劣先例。

 

要評價朴正熙的軍事政變就必須回到那個時代按照當時的情況來看待,而不是以現代價值觀去判斷。1961年世界籠罩在冷戰的陰霾中,任何國際準則和正義都被踐踏,國家與國家之間只講究實力。而在朝鮮半島上空這種氣氛更加凝重。半島開戰整十年,南北雙方都在廢墟中重新建立起各自不同制度的國家。然而對於「國家民族統一」的願景從沒有消失,朝鮮背後是蘇聯,韓國背後是美國。兩大集團在三八線上的競爭可看作東方版的「柏林牆」。當時剛剛因為妄圖建立長久執政的首任韓國總統被民主派趕下臺。韓國進入了「文官政府」時代。泛民主派要求對國家制度進行改革以到韓國「完全民主自由」的訴求。第二位總統尹普善上臺正好迎合了這種「要求民主」的氣氛。然而對於當時的韓國來說最大的問題已不僅是國內本身,而是北方的「兄弟」虎視眈眈的眼神。李承晚被自己人拱下臺的畫面被金日成看到可謂欣喜不已。在分治了10年後金日成又開始謀求對半島的統一,他認為讓韓國國內左右勢力的鬥爭最終以達到兵不血刃的佔領南部的事業。而在此時金日成也釋放出許多煙幕彈希望能和「文官政府」有所接觸並商討「民族統一大業」。處事未深的泛民主派在老狐狸金日成面前根本不是對手。對於北方所提出的「統一條件」基本遵守。在這種看似「民族即將統一」的曙光即將到來,有一個人卻已經看破其中的奧妙,他就是朴正熙。時任少將的朴正熙當時就批評政府這種所謂的商談等同於「投降」。統一是應該建立在南北平等而不是由北方所主導。而對於金日成體制完全瞭解的朴正熙看來,接受金日成的「統一條件」無疑就是葬送韓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不同於共產體制的資產階級制度。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朴正熙認為有必要採取行動,因為當時的國會幾乎都是「文官政府」的議員,軍人成了國家的附屬品。無論是處於對國家的責任還是為了防止被北朝鮮的入侵,朴正熙發動了軍事政變推翻了「文官政府」。

 

就軍事政變當時而言,他的第一個積極意義是保證了韓國的獨立自主以至於沒有被北朝鮮給吞併,阻止了這種「極端布爾什維克」主義在整個朝鮮半島的擴散。第二有效的遏制了當時被「自由主義思潮」衝昏頭腦的韓國知識份子,防止了泛民主派利用資產階級自由化為藉口為所欲為進而上了北朝鮮的當。很顯然在1961年的那個時代像韓國這樣複雜的國家如果想建立起類似美國式那樣的民主簡直是不可能的,有可能的就是必須要有一個強有力的人物出來改革國家現有落後的政治制度和發展經濟,並且阻擋北朝鮮的入侵才是關鍵。很難想像當初如果朴正熙沒有發動軍事政變因此整個朝鮮半島都淪落為金家的個人財產。半島之上所有的人口都要對金家父子「三呼萬歲」。而國家在極左勢力的遏制下自然無法創造性的生產出今天聞名的「三星,LG,現代」等企業,更不可能擁有高新的電子科技半導體產業和豐富的網路媒體產物。從這個角度來看當年朴正熙的軍事政變積極意義大於他的消極意義。他的行為或許不值得肯定,但不可否認正是在朴正熙政變後的那段歲月中,南北差距的分水嶺也開始呈現。

 

二,統治國家 

 

1961年朴正熙上臺時韓國人均國民生產總值(GNP)僅為82美元,遠低於北韓的195美元,但到了1979年朴正熙逝世時,南北GNP比值已達到1640美元:1114美元。朴正熙正式登上韓國統治寶座後開始對國內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尤其是在經濟上的改革,他以軍人般的雷厲風行和說一不二精神很快就在韓國各個經濟領域取得成功。朴正熙對於韓國經濟最大貢獻有兩點,一是完成韓國從農業型國家轉型為工業性國家,使韓國成為工業化和新興產業高度發展國家。二是建立了自由市場和國家貿易使韓國成為現代化國家,釜山港的建立是的韓國與世界連接在了一起,這使得韓國的經濟以及整個韓國的國家綜合實力在那一時代有了迅猛發展。

 

也許有人疑問經濟上的成就不能掩蓋他政治上的缺失,所謂政治上的缺失就是朴正熙在韓國統治期間所建立的「威權統治」。也可以說成是獨裁統治。事實上當時的朝鮮半島南北都是威權統治,但還是有差別。金日成是朝鮮的絕對領導,是無人敢於挑戰的絕對權威。朴正熙的韓國則不是。雖然韓國當時也實行總統的威權統治,但朴正熙在國內依然允許反對派的存在。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為了對抗威權的最好辦法就是建立一個和他一樣的體制。寄希望所謂的民主去對抗威權在那個年代看來是行不通的。朴正熙知道國內政治勢力的聳動,尤其是親北的左派人氏,這成了他最頭痛的地方,一方面作為韓國總統他不能做任何傷害當初建國的根本原則,說的簡單些朴正熙可以一人獨裁,但他絕對不能像金日成那樣的徹底,否則南北就成一副德性,為了證明韓國體制優越與朝鮮,朴正熙在建立威權統治的時候儘量保持克制,而也正是在朴正熙的這種克制下韓國才沒有淪落為像朝鮮那樣的國家。朴正熙始終認為即便是建立高度集中的統一政府韓國也不能沒有在野黨,不能沒有政治競爭。而也正是在朴正熙統治年代,反對黨依然得以存在並且可以向朴正熙所領導的政府抗議,金大中,金泳三等一大批民主派人氏也是在那時名聲鵲起,金大中和金泳三還親自在總統大選中挑戰朴正熙的連任,然而當朴正熙連任成功的時候就已經證明在朴正熙掌權的初期人民對其信任。

 

允許反對派的存在可以說是朴正熙對於國家政治長遠的考量,朴正熙很早就說過只有競爭才有動力。這句話放到今天就是在競爭的基礎下才能誕生更好的產品,更好的服務,更好的政治。當新民党的骨幹唆使朴正熙對金大中等民主黨進行迫害時,老謀深算的朴正熙當然知道他的這些徒子徒孫想些什麼,沒有了反對派這幫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而這樣對朴正熙的統治是不可靠的,為了不使自己的統治出現危機也不使自己的政黨——新民黨人有可乘之機,朴正熙容許反對派的生存可謂對今後韓國徹底完成民主化改革有推波助瀾的作用,與此形成鮮明反差是朴正熙的學生全鬥煥對於反對派的堅決鎮壓。

 

朴正熙在統治韓國的這段時間一直以獨裁者的形象出現,以他自己的話來說這麼做是為了「守護國家」。這個守護國家可以單純的看作是防止北朝鮮侵略。朴正熙有一種十分濃厚的個人色彩,即他的內心始終是以韓國為重的,這一點沒人會懷疑,所以他也堅持的認為只有自己才能建設好韓國。這讓人想起了古時的那些明君,在古代越是英明的君主往往對於權力就越迷戀。這種迷戀不是單純的對權力渴望而是始終堅信自我意志的病態,即只有在我英明的領導下國家才會欣欣向榮。朴正熙也有這樣的毛病尤其是在他後期已經修憲連任了一屆總統後又想繼續當總統的夢想。而他的夢想也隨著親信的子彈終結。

 

無論是「漢江奇跡、新村運動、出兵越南、進軍中東」等等一系列戰略都為日後韓國迅速發展打下了鋪墊,可以說朴正熙是一個有很強民族主義概念的人。而也正是在這種概念下促使朴正熙對於國家使命感的增強。

 

三,鎮壓民主運動

 

一提到朴正熙就不能不提及朴正熙在處理國內政治鬥爭的事情,今天許多人依然津津樂道朴正熙當年是如何鎮壓反對他的人,是如何如何的屠殺等等。或許我們應該暫時撇棄一些固有的成見,從新認識一下民主對威權,以及這種權力鬥爭的背後因素。朴正熙在執政初期到他是死時就一直在同反對派作鬥爭,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一刻。而事實上反對派的槍口已經不單單是針對朴正熙一個人。朴正熙深切的知道他所建立的體制存在的弊病,以及這種弊病隨著時間推移會越發嚴重,然而如何認清那些是真正的反對聲音,那些則是別有用心的政治操作則是對一個領導人處理這些事的極大考驗。朴正熙任內幾乎每時每刻都有遊行示威,面對這些示威朴正熙一直保持克制行為,今天除了從北朝鮮那些經過渲染而發出的報告外,我們很少能找到當初朴正熙鎮壓民主運動到底有多少人不幸罹難,而所謂的「屠殺」二字到底是否存在,這也是一個疑問。在朴正熙整個統治過程中民主示威遊行此起彼伏可以看出,朴正熙對於這種運動是保持緘默的,如果真要狠心鎮壓就不可能如此長期性的進行著。而對於那些在鬥爭過程導致的人員傷亡也應該辯證看待。比如著名的「馬山慘案」。這場運動一直被一些左派人氏看作是朴正熙鎮壓人民的罪行。然而仔細研究不難發現,「馬山慘案」的爆發有一定的隱患存在,當正常的遊行示威演變成暴徒衝撞機關政府,搶奪電視臺和新聞社的時候,當和的民主運動演變成在市政府廣場殺死軍警,砸毀公車,設置關卡阻止員警的時候這場運動已經變味。民主示威絕對不能以犧牲普通民眾的權益為代價,更不應該是為所欲為的藉口。在面對這樣一種複雜的情況下採取必要措施進行處理是必然的。

 

在朴正熙任內所爆發的一系列民主抗爭運動頭凸顯出一個特點即他們所反對的只是對於權力的追求而不是什麼「民主,平等,自由」。所有大型的示威活動幾乎都是反對黨所組織的,這給運動本身就添加了顏色的標籤,使他不再那麼純潔。當然這些運動只局限在前期,在後期朴正熙開始走向獨裁之路後形勢就不同了。但依然可以看出這種所謂的「民主運動」只是黨派和意識形態的操作結果,在朴正熙上臺之初和下臺之前都不會改變,所以不管朴正熙是否繼續他的獨裁統治,這樣的行為都不會結束,而相比于朴正熙的最大克制,全鬥煥所展現出來的殘忍和其形成最大反差,而韓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民主化浪潮抗爭運動也是在全鬥煥和盧泰愚執政時期爆發的,從而誕生了「光州抗暴」事件。而今天許多人依然誤讀把全鬥煥時期的賬算到了朴正熙頭上。為何「光州事件」沒有發生在朴正熙任內其實從這點就可以看出。

 

 重新看待朴正熙

 

也許有人要問,筆者去關心一個別國領導人的事蹟有什麼意義,更何況朴正熙對於中國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影響。筆者認為重新看待朴正熙的意義不僅在於對其個人的研究,也在於人們重新審視一個被歷史所否定的人身上所應該擁有的亮點。尤其是在中國包括臺灣在內長期的教育使得我們對於朴正熙的誤讀轉變成對政治的誤解。重新解讀朴正熙的意義在於重新認識政治的意涵,說的明白一些即民主政治存在的價值和他應該如何發展,這個課題對於中國大陸和臺灣都是關鍵的。說到朴正熙就讓我想到中國的兩位領導人,一個是鄧小平,一個是蔣經國。這三個人身上有某一種十分相似的地方,甚至連所遭遇的事件都如此相同。雖然差異依然明顯但還是能找到點共同。比如對權力統治的冷酷,對於普通人民的熱愛,對於官僚機構的嚴苛和對弱勢群體的仁愛。生活朴素,擁有一刻強烈的民族主義心強烈等等,而他們生後所擁有的評價也是如此相同。這也體現了這些偉大領導人的共同特點,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領導人也是如此,然而當人們津津樂道這些人物的過錯時,千萬不要忘記他們的功績對於整個國家和民族發展的重大貢獻。這是對一個人公正評價所應該有的起碼道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国际
下一則: 鳩山由紀夫的「大東亞共榮圈」夢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2011/01/21 05:16
朴正熙
"在我小時候,我國政府對朴的宣傳形象是很好的....."

當時臺灣面臨的情況和南韓很接近,基於對抗共產黨的立場
關係當然好的不得了
但是到了南韓民主化以後,南韓人發覺中國共產黨的目標只是臺灣
因此和臺灣之間的邦交很快變得惡劣
4樓.
2009/10/30 11:14
知過能過, 善莫大焉
知過不改, 懶莫甚矣
3樓.
2009/10/29 13:43
那應該不是恩將仇報
而是以德報怨吧? 弄反了.

谢谢指正,于是乎也懒的改了

哦吼吼

安康公主2009/10/29 15:24回覆
2樓. 善男信女
2009/10/29 00:03
可惜公主您沒有黃仁宇教授的知名度

黃教授的一系列書籍   鼓吹大歷史觀

公主您的長篇大論   跟他的精神差不多

在我小時候  我國政府對朴大統領的宣傳是很好的

所以當他被親信謀害後 震撼很大

韓國的全廬相繼而起   事實證明他們比朴差太多了

可惜我們本身就在歷史中   無法平心靜氣論斷

1樓. 啥啊?
2009/10/28 12:46
朴正熙的早年
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朴正熙叫做「高木正雄」的時代。他不但徹底日化,還參加滿州國軍。這樣的叛賊到底為什麼能在戰後興起,我實在很難理解。
因为他不是真心投靠日本,有点类似当年留学日本的国民党人 安康公主2009/10/29 15: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