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桂娃天上走(二)--小說
2022/01/06 23:47
瀏覽1,348
迴響7
推薦83
引用0


夢--中國地方歌謠

桂娃天上走(二)

桂香認真讀書的拚勁,在我踏進她家門裡之前就已見識到了。

我村有十二排眷舍,再後面兩排是七零八落的簡陋違建,都是陸軍退伍的老兵。黃家在第十二排中段位置,也是暑假時我時常必經之處。村後小河裡有不少魚蝦,蝦子在夜裡都會群聚浮在林投樹根下的水面,這時只要用一面網掃過去,就可以很輕鬆撈到一堆河蝦,尤其在下小雨的夜裡,蝦群會更密集在一處。從河邊上岸後,要經過一整排20多戶,才轉往回家的眷村幹道,也因此很早我就看盡了老一代;淒風苦雨的離鄉愁羼情結。

第十二排眷舍的女眷,在村裡婦女中多屬較年輕者,大多數都只比我大十多歲,那時的眷舍都是土牆茅草頂,一到雨天外面下大雨,屋裡也在下小雨。生活侷促艱困,加以思鄉愁深,每到雨夜,一整排眷舍此起彼落都是婦女的哭聲!只有黃家很安靜,窗前一燈如豆,那時一般家用燈泡大多都是20燭光,只有黃家在用40燭光燈泡,桂香深夜苦讀的面容在有些憔悴裡透著堅毅。她從來台後不久就開始上夜間補校,一下課回家後就繼續溫習功課到深夜,到我去她家看"小虎時",她已經讀完了高中補校畢業,而且一直名列前茅。

在我村做女兒的比較吃香,會挨父母板子被打得哇哇叫的;幾乎全都是男生。長輩裡男人下廚,十有四、五。做父親的偷懶不想做家事時,就使喚兒子去做,我在上幼兒園時就已經在學掃地了。黃伯伯對桂香更是呵護備至,他家的廚房事務和屋裡清理都是黃伯伯在做,桂香只管把書讀好,漂亮成績一拿回來,黃伯伯就樂得向四鄰去現寶︰「你們瞧瞧我家桂娃多會讀書!老子沒讀到多少書,桂娃可為我黃家爭口氣了。」但這句話聽在我媽耳裡,卻為黃伯伯開始有了擔慮!她對我爸說︰「桂娃是隻不吭氣的母大鷹,翅膀長硬了恐怕會飛得很遠!」

小虎滿週歲時,桂香果然又向黃伯伯提出要求,她要去考大學,黃伯伯也立刻就爽快答應。這事傳到一些長輩耳裡,有幾位好事者不免去搔黃伯伯耳根︰「她如果去上了大學,男同學都是年輕人,再回家來看你這個肚裡缺墨水的老頭,會不會覺得嫌棄啊?」

桂香這時正值二十又三的荳蔻年華,而黃伯伯已將近四十歲,而且外型比實際年齡看來更老,長輩們都感憂慮也並非無端放矢。黃伯伯似乎也感受到了這層憂慮,他皺了皺眉後仍鐵板釘釘地說︰「她已經生了小虎,也給了我黃家有後。當初我在她媽面前發過誓,我就一定要做到。桂娃讀書能讀到哪裡,我就盡量供到哪裡。」

桂香的拚勁實在太令人稱奇!讀補校可以考上大學已經堪稱稀有。那個時代即使考上最低分的私立大學,就已經是20比1才能拼出的俊彥了。桂香更出奇,聯考發榜她居然考上的是"台大"!初次聽到消息的人都不禁會懷疑自己的耳朵"我有沒聽錯"?我村第一位台大生也出自那排眷舍的劉家大兒,考上的是醫學院。只比桂香大三歲,登榜消息一傳來,遠近親友都來道賀,排炮不斷放,熱鬧了一整個上午。黃家再出現一位台大生,而且是女生,更是難得。可是登榜那天黃家門口卻是靜悄悄地,左鄰右舍看黃伯伯的眼光有如大限將至?!

桂香要去台大辦就學手續那天,黃伯伯騎腳踏車載著桂香,提著簡單衣物,也是靜悄悄去了車站。回來後他就更忙了,一般眷戶要靠軍方眷補來餵飽孩子已是不易,那時眷村裡凡是能供出一個大學生的,多半都是從大陸來台時,手裡曾帶著金銀或積蓄的。黃伯伯手裡沒有多的積蓄,但有木工手藝,就得要更努力去外面找工作,才能供桂香讀大學。此後,我每經那排眷舍,看到的是黃伯伯夜裡仍在客廳做自外攬來的額外木工,而且整屋子都是煙,他的菸癮更大了!

大學的第一個暑假到來,劉家大兒雇了一輛計程車,順便把他的學妹桂香也一起載回家。黃伯伯皺著好幾個月的眉頭這時才大開,興高采烈地急踩著他的"風火輪"到街上去,買了些平時從來不會吃到的鹹水鴨和滷味,心情有如迎接女兒遠道回家。小虎奔向媽媽懷抱,賴在桂香懷裡整天不想離懷。左鄰右舍又說話了︰「咱們這排眷舍專出奇人啊!」原因來自讀台大醫學院的劉家大兒,他這個暑假帶回一個黑色小木箱,第二天一早,鄰居就赫然發現,劉家窗口上立著一只骷髏頭,嚇得附近婦女一經過他家門口就疾步走過。

桂香在大學讀的是商學院的管理學系,每天都抱著小虎到劉家去聊天,時而國語,時而英語,看得長輩們都霧煞煞!小虎還把桌上的骷髏頭抱在懷裡把玩。

鄰居去向劉家倆老抱怨︰「大春弄個死人骨頭回來幹啥!要嚇死婆婆媽媽們?」劉家倆老也很開明地說︰
「他是學醫的,必須做這個研究。他宿舍裡還放著一具全身的骨頭,不好帶,所以只帶了個頭骨回來。」鄰居又去向黃伯伯抱怨︰
「你家桂娃讓小虎玩死人骨頭,很不吉利的!」黃伯伯一笑帶過︰
「不就只是個骨頭嘛,不會咬人滴!小虎如果以後如果能像大春一樣讀醫學院,我就是嗝屁了;都要從土裡跳出來大笑。」

桂香原來的清湯掛麵短髮,在讀大學後沒有像其他大學女生開始燙捲髮,仍維持樸素的長髮,只近視眼鏡的鏡片變厚了。但氣色更煥發,穿上合身的洋裝後,有了亭亭玉立的姿態。黃伯伯這時卻開始有了疲態,難得有個閒和眷村長輩們聚聊時,常會打呵欠。但一有人提到桂香,他就立刻精神抖擻︰「沒有白疼桂娃,給老子真是爭氣得很!」

這時看大家表情,似乎都並不以為然,皆懷欲言又止之狀。只黃伯伯獨自沉醉在「義之所趨,一往直前」的奉獻神識裡,但當雙方知能差距愈拉愈大後,已若天壤之別,這個圓終究無可避免會甩出離心力來!

未完待續~

導讀
桂娃天上走(一)--小說
http://blog.udn.com/PAESI15/171061307
桂娃天上走(二)--小說
http://blog.udn.com/PAESI15/171140319
桂娃天上走(三)--小說
http://blog.udn.com/PAESI15/171257019
桂娃天上走(四)
http://blog.udn.com/PAESI15/171323691
桂娃天上走(五)--(完結篇)
http://blog.udn.com/PAESI15/17135860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桂娃天上走(三)--小說
下一則: 娃天上走(一)--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7) :
7樓. 城市小農
2022/01/12 07:45

最後一句已是故事的悲劇伏筆,

一位上進,一位全力付出,

這是一個最困難也最美麗的時刻,

然而再多的恩情終究抵不住殘酷的現實。

太拚也很傷身!黃任先健康明顯漸差,桂香大學時已深度近視,他倆都有個現實問題難斷是非,對準一個目標,不環顧現實境況,因此都屬於"唐吉軻德式"的悲劇人物! 郁勝2022/01/12 12:21回覆
6樓. 寧靜姐
2022/01/09 19:33
和我大舅及舅媽(已離婚)的故事類似。我大舅是空軍,很晚才結婚,和舅媽相差18歲,結婚的條件是讓她讀書,以及養"養母"!舅媽生了二個兒子,我的大表弟和二表弟,我舅舅供她念完初中,她又要唸高職,念完高職唸二技。唸二技時和男同學相好,要和舅舅離婚。舅舅不答應她就虐待自己的兒子,用針刺嘴巴等等。我舅舅不得已答應離婚,她就丟下養母讓我舅養,和那男同學結婚。前舅媽結婚後一連生了五個小孩,日子很苦想回來,舅舅和表弟都不答應。舅舅離婚後還得養前妻的癱瘓的養母,弄不走,後來經過九牛二虎之力,(可能有公權力介入),這個前妻的養母的親兒子終於把自己的母親接走了。我舅多養了這個癱瘓的老女人幾年。

我舅就是"濫好人"一個。後來沒有再婚,我表弟也不認這個生母親娘。唉
你提供的這個故事,過去我在部隊中也曾見過幾例,這種婚姻從一開始就是女方在找"跳板"。還見過最複雜的,一家裡有五個姓氏,那位老士官苦主退休金不夠養活這群人,很老了還每天在做資源回收。這些事太糾葛,清官也難斷! 郁勝2022/01/10 21:09回覆
5樓. *Susan*
2022/01/08 19:38

老夫少妻  多半寵愛少妻 

黃伯伯是個好人  我覺得桂娃該感恩  

她應該還是有感恩之心,但還得看老天給不給時間。 郁勝2022/01/08 23:55回覆
4樓. 海倫小姐
2022/01/08 16:11
我看這下,真哭不出來了!

該不會要為黃伯伯哭了....😭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這件事是在我小時候看到的,之所以印象這麼深刻,因為桂香的目的和決定,超乎常人所能理解。 郁勝2022/01/08 23:55回覆
3樓. 李安納 法式冷盤
2022/01/07 22:06
回應

劉家大兒考上台大醫學院,排炮不斷放,熱鬧了一個上午,這勾起了我美好的回憶

我是我們眷村第一位考上國防醫學院的,那天左鄰右舍送來的鞭炮,放了一上午,是我父母最榮耀的一天。也是我開始離家,在距離上離父母越來越遠的時候

人生禍福相倚,喜憂參半,我一直愧對父母,因空間距離而無法服侍在側,也是我一生的遺憾

能考上國防醫學院,在當年也是萬中選一了!我只有在進空軍官校那兩年,讓我爸拉風過一陣子,空官退學之後,罵我"不務正業"就成了我爸一直的口頭禪。奸笑 郁勝2022/01/07 22:52回覆
2樓. 旭日初昇
2022/01/07 10:55

我的想法跟紅袂一樣----

黃先生信守承諾,疼妻如女,無私無悔付出---,

結果如何,且看下回分曉!!!

即使在那樣艱困的環境裡,仍然可以看到人性的光輝。在社會很多角落裡,有這些紮實的小螺絲釘,才得以鞏固;並建設起現在的社會規模。 郁勝2022/01/07 18:10回覆
1樓. 紅袂
2022/01/07 09:58

人間悲歡離合太多、苦多樂少,我真怕讀到不是幸福結局的故事。

我好怕黃伯伯的善良與信守承諾換來最後一場沒有聲音的家庭驟變,真怕讀下去…。

 

但倘若將我換成黃伯伯,我一定會有成全之心。

這就是我心理矛盾不休的原因。

 

人世間中種種,明知人無法勝天,但總希望無論天上或人間皆能幸福無憾。

實說話,我早期生活過的環境裡,喜劇實在不多,但生活裡的小趣事還是有的。一下大雨屋裡就淹水,鍋碗瓢盆都漂浮在四周的髒水裡。刮颱風時,所有人都要躲到附近學校的走廊上去席地而臥。
大部分人都極力想跳出這個環境,但多半無力改變環境。有能力轉換環境人,不會想要再回來,也是可以理解的。
郁勝2022/01/07 18:09回覆
我應是無法做到黃任先的程度。我也有可能會完全無所求地對一個人付出奉獻,但是否要奉獻到底?對方所持態度多少會影響到我的決心。 郁勝2022/01/07 22:5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