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褚威格的《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
2022/06/27 05:06
瀏覽284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Excerpt:褚威格的《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

說到翻譯,有人認為文學作品嚴格地講起來是不能翻譯的,尤其不能輾轉來譯,因為由文字組成的完美,一經變動便要破壞,何況一變再變,當然要精華消失只剩輪廓。我們看譯成外文的中國名著,確是有此感覺,反過來想自是一樣。但是精通數國文字,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事,不靠翻譯又怎麽辦呢?再者想到外國有很多學人文士是不識中文而愛中國文學和文化的,像德國的文豪赫曼·赫塞看了翻譯的中國詩後,喜歡得甚至說西洋詩再也不值一顧;還有美國的文哲梭羅,在他那有名的「湖濱散記」中,動不動便引用孔子的話,不懂中文而竟那麽深愛儒家思想。可見翻譯雖然無能,還不至於全然無用。佳釀即使只剩了糟粕,也還是有著特殊的芳香,這大概就是我始終愛讀翻譯的原因。由於愛讀翻譯而嘗試翻譯,又把零星譯出的東西,編成集子出版,這種野人獻曝似的行徑,雖然難免貽笑大方,想想倒也無傷大雅。然而每次出書我都有種惶恐之感,這是因為有人見我譯的作品各國都有,以為我對西洋文學很有研究;又有人見我時常翻譯,以為我寫作也不成問題。其實我是非常疏懶而又自私的人,對什麽都只願享受不願從事,僅有欣賞的興趣,並無研究的魄力,更乏創作的熱情。像愛聽音樂,從未想到做音樂家;愛看繪畫,從未想到做畫家;愛種花草,從未想到做園藝家;同樣的愛讀文學作品,也從未想到做學者或作家。因此,儘管表面上舞文弄墨編集出書,實際上我始終只是個讀者,像這本小書就是我愛讀翻譯的又一轉譯的嘗試,供獻出來也不過為了再享一次與人共賞的快樂罷了。
五十六年三月於臺北
——
沉櫻,〈譯後記〉

前些日子,摘要分享了褚威格的幾本評傳,然而,以他真正成名的小說家身分來說,似乎也需要再多閱讀他創作的小說。

那眾望所歸會先推薦的是哪一部作品?可想而知,大家不會陌生的《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絕對是褚威格在國內最知名的小說。

因而,讓我們重讀這本哀傷的小說,簡短複習一段這一位陌生女子絕望的告白吧!

題外話,在眾多譯者當中,沉櫻是個值得關注的焦點,她的譯作以及感情世界也是文壇話題,一併附上賴慈芸教授精彩好文的連結。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84333?page=1
賴慈芸專欄:兩岸分飛的譯壇怨偶沉櫻與梁宗岱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4%B8%80%E5%80%8B%E9%99%8C%E7%94%9F%E5%A5%B3%E5%AD%90%E7%9A%84%E4%BE%86%E4%BF%A1
《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Brief einer Unbekannten),是奧地利猶太裔作家史蒂芬·褚威格1922年早期的短篇小說代表作。
這篇小說在當年大受歡迎,1948年、1974年先後改編同名電影也引起轟動。史蒂芬·褚威格之後的小說《灼人的秘密》、《一位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時》等也是同一系列的作品。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52373
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
作者:斯蒂芬.褚威格
原文作者:Stefan Zweig
譯者:沉櫻
出版社:大地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11/05
語言:繁體中文

本書共收錄了褚威格作品,「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蠱」、「奇遇」、「看不見的珍藏」、「情網」、「月下小巷」等六部短篇小說,是一本短篇小說集;沉櫻女士譯筆優美如行雲流水,卷書自如,因此篇篇珠圓玉潤,渾然無疵,又其恰如其份的譯文,更是能夠完全擺脫開一般譯作生澀拗口的毛病,而使的原作仍能以其優美瀟灑的姿態呈現出來,可以說這是最好的褚威格的譯作。

作者簡介
斯蒂芬.褚威格(Stefan Zweig 1881-1942)

奧地利著名小說家,傳記作家,出身富裕的猶太家庭。青年時代在維也納和柏林攻讀文學和哲學。後遊歷世界各地結識羅曼.羅蘭和羅丹等人,並受到他們的影響。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從事反戰工作,成為著名的和平主義者。二十年代赴蘇聯,結識了高爾基。1934年遭納粹驅逐,先後流亡英國、巴西。1942年在孤寂與感覺理想破滅中與妻子雙雙自殺。
褚威格在詩、短論、小說、戲劇和人物傳記寫作方面均有過人的造詣,尤以小說和人物傳記見長。

譯者簡介
沉櫻

本名陳(金英),山東濰縣人,一九八年生,服務教育界多年。來台後兼事譯述;計有「毛姆小說選」、「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拉丁學生」等十餘部。沉櫻女士趣味高雅,文筆優美,無論譯述及編撰,均深受讀者歡迎,創立暢銷紀錄。
大地出版社出版沉櫻女士譯作:
(1)
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2)毛姆小說選集(3)同情的罪(4)悠遊之歌(5)一切的峰頂

Excerpt
……
你熱情地擁抱著我,我們又共度了歡樂的一夜。但這時你還是不認得我。當我在你的愛撫下激動不已時,而你卻顯然不能分辨出情人和蕩婦的不同。對於一個從舞廳撿來的陌生女子,你立刻就有無限熱愛,無限溫情;雖然你曾誤會我的身分,但你仍然以充分的狂熱在愛著我。在這幸福重溫中,我又看出你那曾使我著迷的雙重人格的天性,那種智慧和熱情的奇怪的糅合。我從未見過一個人像你這樣完全地沉醉在歡樂中,像你這樣完全獻出自己的身心後又會立刻若無其事地全然忘記。不過,實在說,我也忘記了自己。在黑暗中躺在你身邊的我是誰呢?是往日那個癡情的女孩子?是你兒子的母親?還是一個陌生人呢?在這美妙的夜裡,一切都像融合難分,既那麽熟悉又新奇!我祈禱著讓這歡樂的時刻永遠不要過去。
但是,早晨終於來了。我們起來很遲,你要我吃了早餐再走。餐廳裡不待吩咐已擺好茶點,我們一面吃茶一面靜靜地談話。還是像從前那樣,你坦白地說著自己;還是像從前那樣,你對我絕無好奇的探詢。你不問我的姓名,也不問我的住址。對於你,我仍像從前那樣,只是一個奇遇,一個無名氏,一場過眼雲煙似的歡情。你對我說,就要出發作長途旅行,大概要在北非洲住兩三個月。這些話像警鐘似的敲碎了我的幸福:「過去了,過去了,過去並且忘記了!」我真想跪到你的腳下,哀求說:「帶我去,最後,最後你會認出我來!」但是我膽小、懦弱像個奴隸似的,僅僅說了聲:「真可惜。」你微笑地望著我說:「你當眞會為我難過嗎?」
我像被冰凍結了似的,定定地望了你一會才說:「我愛的人總是要去旅行。」我深深地注視著你的眼睛,心裡暗想:「現在,現在,現在他會認出我來了!」但你只是微笑著安慰我說:「這一個人是過些時候就回來的。」我回答說:「是的,這一個人會回來,但這一個人到那時候已經不記得我了。」
我說這話時,一定是感情很強烈的,那聲音把你感動了。你站起身來,驚訝而溫柔地望了我一會,又把手搭在我兩肩上說:「美好的東西是叫人忘不了的,我不會忘記你。」你的眼睛凝視著我,好像要在心中留個清楚的印象。當我感覺到你這是聚精會神地端詳時,又不由得幻想著那蒙在你記憶上的遮蓋要打開了,「他要認出我來了,他要認出我來了!」我的靈魂在期待中顫抖著。
但是你沒有認出,你沒有認出。對於你,我永遠是當時那樣一個陌生女子;不然的話,你怎會有下面的動作呢?你熱情地吻了又吻,把我的頭髮弄亂了,我必須去重梳一次。站在鏡子前面,從那裡面我望見你;使我又羞又愧,你放了一捲鈔票到我手袋裡。我幾乎忍不住要喊叫,要把它們丟回到你臉上。我是你兒子的母親,我從幼年就愛著的你,竟付我夜渡資。但是仔細一想,對於你,我不過是一個從舞廳叫來的妓女;難怪你要忘記我,難怪你要這樣做來羞辱我。
我急忙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像要逃跑似的想趕快走出去,因為那種痛苦太難受了。我四面張望著我的帽子的時候,見它正放在那書桌上的花瓶邊。我忍不住去做了最後一次努力,想喚醒你的記憶。「給我一朶白玫瑰好嗎?」「當然好,」你說著,便把花都從瓶裡取出來。「但是,這也許是一位愛你女人送你的吧?」「也許是,」你回答說,「我不知道。是禮物,但不知是誰送的,所以我很愛它們。」我定定地望著你說:「也許是一個被你忘記的女人送的。」
你微微吃驚地注視著我。「把我認認看,最後認認看!」我的眼睛這樣在嚷著,但你那坦誠的微笑沒有一點認識的樣子。雖然你又吻著我,但並沒有認識我。
我趕快掉頭走了,因為我眼裡已含滿了淚水,怕被你看見。當我從餐廳衝出到過道裡時,幾乎和你的僕人老約翰撞個滿懷;他惶恐而熱誠地閃到一旁,並為我打開了大門。在這匆匆之間,我含淚望了他一眼,忽然一陣驚訝之光閃耀在他的臉上。讓我告訴你吧,他認出我來了,雖然自從搬走後我們並未遇見過。這時我是那麽感激他,簡直想跪下來吻他的手。我從手袋裡取出你付給我的錢,塞給了他。他吃驚地望著我,但在這頃刻之間,我想他之了解我比你一生了解得都多。每個人,每個人都是那麽寵愛我,那麽使我愧對他們。只有你,全然忘了我;只有你,永遠不認識我。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