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如果可以優雅雍容,那我何必聲嘶力竭?
2011/11/04 22:44
瀏覽1,820
迴響9
推薦41
引用0

照片:喜歡唱"我雞摸雞摸,揪好"的小可。我的心中的快樂區有一大塊叫作"當小可的大姨姨"。

 



 

最近看了一本知名的育兒專家寫的書。看了以後非常的火大。
 
專家覺得小孩都願意聽大人講道理,因為他們希望被大人尊重。所以她覺得只要你肯好好的跟小孩講道理,小孩一定會聽的,她說她的"不"後面,都會接三分鐘的道理。而且,如果小孩不接受,她會很有耐心的一直講下去,講到小孩接受為止。例如爸媽要去上班,小孩會很傷心的哭,所以她問小孩"爸爸媽媽現在去上班,好不好?"小孩都然說不好,接著他就開始解釋他們要上班的原因,而且保證天黑會回來。然後她就再說一次,"爸爸媽媽現在去上班,好不好?" 她說因為他一直重複一樣的話,小孩在第三次又被問到"爸媽現在去上班,好不好?"的時候,非常不情願的點頭了。
 
 
對於這種媽媽,我都真心的恭喜她們命好。(麻煩你們順便告訴我們你上輩子燒的是哪一牌子的香,謝謝。)妳命好,妳把孩子教得很好,妳可以很得意的寫文章說明這些講道理的方法多有用,真的我非常替妳高興也都給妳拍拍手。
 
問題是,她們因為命很好的關係,生到了可以講道理的小孩,因此,就覺得"喜歡意氣用事的孩子,是喜歡意氣用事的大人教出來的"(粗體字取自專家教養書)。意思是說,貴子弟情緒不穩行為乖張,應該就是爸媽你們的錯囉?
 
是因為大人不理性所以小孩便學習了不理性,還是因為小孩不理性所以大人也沒有辦法理性下去?親愛的專家,你沒有遇過恐怖的小孩,你就以為每個人都應該要生到很容易溝通的理性小孩吧。如果有的小孩不是這樣,他們的爸媽在教養孩子的方面已經遇到了許多的挫折,面對諸多親朋好友對你孩子教不好的責難,現在又被專家認為是應該負起整個責任的的主因(都是你們大人愛亂吼叫,小孩才會學會用吼叫來解決事情!"小孩怎麼可能天生就這樣?當然是他爸媽沒教好"),我只能說,你們這種媽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一點也不打算把別的苦命媽媽的生命與尊嚴當一回事。
 
她還剛好提到了抽血當例子。跟我一樣,她被孩子的過敏體質弄到無計可施,帶到醫院去抽血驗過敏原。什麼例子不好提提到抽血這簡直是我的無敵丟臉的夢靨啊,所以我一看到抽血兩個字,就很想快點知道她是怎麼完成讓孩子抽血這件事。
 
她的方法是,講道理。(掐搭!)她就跟孩子說明要抽血的原因,說完,弟弟就是不肯點頭讓護士抽血。於是護士退場讓媽媽繼續講道理,護士又進來勸說,再不成,媽嬤把那套道理又搬出來講一次,結果又不成功....。她說後賴父是勸她放棄,但是她不肯,一直了一遍又一遍,"你知道媽媽在那房間裡面待多久嗎?整整四十分鐘,只是為了打一針"。到最後弟弟終於悠悠的點頭了。(掐搭!)
 
嗯,好棒,好棒棒。那我只有一個問題,就是你家弟弟已經要抽血了還可以安靜的聽你講道理耶?
 
來來來各位鄉親照過來,這是2008年暑假我家豆子抽血時我的紀錄:
 
 
今天豆子讓我出了好大一陣風頭。

話說豆子跟豆妹因為最近鼻子已經過敏到幾乎無法入睡的地步,所以豆爸幫他們掛了號,醫師是他的同學,請他幫我們兩個小傢伙看個診,做個過敏檢測。因為知道要兩個小孩抽血一定是很艱困的工作,雖然豆爸的說法是挺一下就過去了,我一個人帶應該可以,但是我娘跟小妹還是特地來高雄幫我帶他們去醫院。她們猜我一定搞不定。

結果呢?

結果比我們預期的還要恐怖。早上豆子從我們看完診到一樓去批價就開始尖叫狂說他不要抽血,一直歇斯底里的叫到我去領藥,再尖叫到我抵達抽血站。他看了抽血佔一眼,為了不被抓去打針所以拔腿就跑,繞著醫院的電梯一邊尖叫一邊狂奔,眼淚鼻涕齊噴的喊些"會很~痛很痛~""我不要抽血~"後來還大叫說"你們都不關心我~~""我恨妳~~",叫到聲音都破了。

他的尖叫在抵達抽血站之前就已經引來了一對母子的規勸(那個母子檔的小男生還把他剛剛看診得到的糖果拿出送給豆子叫他不要哭,但是豆子連理都不想理,一直沒命奔跑),一個路人的安慰,還有一個阿婆"像蚊子叮而已"的保證,以及我"一抽完血立刻去買飛壘口香糖跟一盒戳戳樂"的好康大放送。但是豆子用豁出去的精神努力的尖叫並逃跑,在抓不到豆子的情況下我們只好先讓豆妹去抽血。(豆妹小哭。)

豆妹抽完之後,豆子眼看已成眾矢之的,就一邊狂叫一邊衝進男廁。這下我們很難進去了,男廁耶。這時抽血站裡面的一個年輕的男檢驗師在眾檢驗師的逼迫下起身,英勇的出馬來抓他。第一次因為豆子掙扎過猛所以失敗,有人在男廁外面喊說他穿白袍小孩看到會怕啦,所以他出來後脫了制服又進去抓豆子。一陣兵荒馬亂後他整個把豆子拎起來,出男廁時豆子用手指扳住門板,我一根ㄧ根手指用力拔開之後,由我娘接手抱過豆子坐到抽血站的椅子上(豆子順勢踹了她很多腳),全抽血站的人外加醫院的義工通通出來狠狠的抓住豆子,在震耳欲聾的"我討厭你們~~"的尖叫聲壯烈的抽完了血。

整齣鬧劇差不多二十幾分鐘吧。(這二十分鐘我一直在想動物園那種對付老虎的麻醉槍。)終於抽完了血,一共動用了十個人抓豆子,旁觀者三十人以上圍成半圓形,還得到旁觀者所集體樂捐之餅乾兩包曼陀珠一條。

抽完之後,我們默默的跟抽血站的所有員工以及一樓所有的義工們點頭感謝,並且在全一樓所有病患與工作人員的注視之下速速的離開了醫院。

要升小二了耶,不過抽個血也可以用燃燒生命的精神尖叫狂哭到旁人下巴都要掉下來的地步。小妹說那種尖叫不像要抽兩管血,簡直像是要鋸掉兩條腿。(小妹在一陣混亂之中,還不忘冷靜的跟抽血站的人說:我不是他媽我只是他的阿姨~~)

在我們離開醫院的那時,大約是悲極生樂了,我忽然感到非常的慶幸--我今天很難得的穿了一件很漂亮的洋裝。真的真的,有別於以往穿個短褲就到處亂跑的習性,我今天剛好著美服。我這輩子應該也沒有多少時候是同時有這麼多人一起看著我的...我簡直是要嗨起來了...老天爺還是對我不錯的啊。


嗯,當我回想完這一段經歷之後(接著那年開學又因為腮腺炎在高醫又重演了一次抽血驚魂記,這次我負責扮演拿樹枝挑逗鱷魚的角色,掩護兩個實習醫師偷溜到豆子後面一把橫向抱起他),我只想說,不然誰來跟他講講道理唄?專家的小孩讓人好耐心的講了四十分鐘,我家豆子要講道理講到可以自願去抽血四年夠不夠?
 
 
還有專家說她不打小孩,頂多頂多使用"房間隔離"的處罰。這也讓我想到以前同事借我的一本書,書是一個什麼洋人博士寫的叫作數到三就搞定,就是教家長數到三,沒停止錯誤的行為就去房間反省到知道反省為止。他說只要你貫徹這一招就可以治所有的小孩。
 
嗯這個我也用過。我把他丟到房間去,請他好好反省(這句話是多講的,因為他的尖叫聲已經淹沒了一切)。為了怕他得到什麼幽閉恐懼症所以我只是請他進房間,房門沒有關喔,我也站在房門附近看得到他的位置。他會持續尖叫,叫到臉色都青掉,身體整個濕掉還一直抖抖抖,表情像是你剛剛殺了他的愛妾或是你煮了他養十年的狗那樣的悲憤,然後他就開始摔東西。
 
要忍住,要忍住,等他反省之後才能出來,洋人博士專家說你此時放棄就是沒用的家長注定要撿角一世人,所以我就繼續等。等他摔東摔西摔到沒東西好摔,他就開始用他的身體跟頭去撞門。(門沒有關喔,所以是靠在牆上的門。)好,我承認我是沒用的家長,通常這時自己也氣到胃又痛了,頭也暈了,聲音也啞了,眼睛也濕了,進去把這個死命抗拒的小孩抓出來,然後就只好放棄了,既然已經放話說不反省好不准出來,也就只好抓起小手打一打給自己下台階說媽媽決定換這種方式處罰。人嘛總要好好活著,不能讓自己氣到駕崩。
 
當然哪,這位洋人博士說沒有辦法撐下去的家長就會失敗,你隨便他哭都不要理他,他下次就會知難而退。問題是洋人博士沒有說如果他一邊咆嘯一邊摔東西一邊用頭去撞牆持續一小時以上都無法收手呢?那你還是覺得我沒有堅持下去是我這個媽媽沒有用嗎?
 
 
現在兄妹兩個已經長大了,跟他們講起他們小時候的事蹟他們還會覺得很鮮,像是哭著不要回家躺在家門口大哭半小時引來一堆鄰居闔家觀賞,或是哭了半小時只因生氣某一個廣告不見了,或是早中晚一天哭三場只因某一台小車車的輪子掉了,他們會很好奇的問,真的可以哭半個小時喔?
 
何止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只是一個計算的單位。小孩會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一笑,然後跟我說事情過了就算了啊,他們現在可是乖的不得了呢(哼最好啦)。
 
我想到有一次我跟學妹聊天聊到小孩有夠愛哭的啦,一個路人阿桑轉過來用很權威的語氣跟我說:"我跟妳講,有個方法可以讓小孩不哭,那就是他哭的時候你就拿鏡子給他看,他看了覺得自己哭起來很醜,就不會哭了,妳回去試試,一定有效的。"
 
嗯?這件事有這麼容易解決的話那我何必在這裡跟學妹抱怨?我大約已經試完了這個方法以及其他一百種了,你當我豬腦嗎想不出這個天大的好辦法?


 
我如果可以優雅雍容,那我何必聲嘶力竭。就像我媽說的,如果我的小孩是小可,我也大可以發表一篇"好好跟孩子講話,孩子就會好好跟妳討論",或是"給孩子愛的教育,孩子就會乖巧可人",然後指著別人罵罵號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小孩說歐買尬他媽媽是不是常常也罵罵號滾來滾去給小孩不良的示範呢還好我家小可不會這樣呵呵呵。
 
當然我知道像豆子那樣的小孩畢竟是少數,人家習慣性指責媽媽不會教小孩大概也是人之常情,我一直一直都在承受這些責怪與懷疑,整個心幾乎都給千瘡百孔了去,也是給他熬到了勉強可以講道理的年紀。但是看到這種專家也這樣寫,真的還是很有被捅一刀的感覺。我們生到這樣的小孩已經很命苦,又要被歸為導致小孩失控的負面示範成為眾矢之的,他們那些好命的媽媽到底要不要給我們這種媽媽一條生路去走啊?
 
如果這篇拉里拉雜的文章也有主旨的話,那就是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分,請大家不要因為自己生到很好教的小孩就覺得小孩本來就會很好教,就指揮/指點/指責/指示別人"妳怎麼不怎樣怎樣...""都是因為妳這樣那樣才讓他變成這樣的...."。當你看到哭鬧不休的孩子身邊那個聲嘶力竭精神耗弱顏面盡失肝腸寸斷的媽媽,請你給她少一點指責多一點同理心。她們的心情專家不懂,但是我懂。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楊楊
2011/12/13 18:06
加油

辛苦啦!!豆媽!

 我自己也是很討厭在教養孩子時有人在旁邊出主意!

8樓. 小妹我
2011/11/25 00:37
讓我想到我的嫂嫂
小妹我家老大八個月大,有一天爬著爬著摔倒撞到地磚,大哭起來。小妹我那念特殊教育博士的嫂嫂,就在旁邊,竟然跟小妹我說,小孩哭的時候最好不要理他們,等他們不哭再去抱。

拜託唷!他不是無理取鬧的哭好嗎?!真的夠了!    
7樓. 拙斌
2011/11/15 16:31
銳利之眼

小孩是最精明的~他們能迅速判斷吃定你<大人>與否!

6樓. ^^亞莎崎|旅遊作家、專題講師
2011/11/15 14:40
= =

~"~話說當年...狐狸姊姊為了把狐狸養成優雅嬌豔的公主也看了不少書。

後來,家裡又出生了兩隻小公狐狸,我家偉大的^"^狐狸姊姊,也看了許多育兒書。妄想把狐狸養成兩位英俊有禮的王子。

= =最後,她的結論是...

這些書都是騙錢的。

也因此,我們這三隻依然是頑皮的狐狸。


頑皮的狐狸人生說不定比狐狸公主王子精彩很多呢。快樂的狐狸就是好狐狸!

拜占庭雲雀2011/11/15 18:06回覆
5樓.
2011/11/13 22:44
出書應該很有賣點
看到豆子長這麼大了,也總算熬過來了,說起來還是挺佩服妳的,想起妳連頑強的學生都過招過,真的對妳肅然起敬,真的要向妳致敬!這麼有趣的妳,這麼有想法的妳,生命中又充滿豐富的經歷,妳出書應該也很有賣點,老實說,看豆子抽血那段敘述我是有點笑場了,雖然可以理解現實中的難處,但讀妳所寫的不自覺就笑出來了,妳上次不是有提到出書的事嗎?有進展了嗎?

敝人在下一向是視功名利祿如浮雲的那種人~~(簡而言之就是混)~~所以目前交給出版社去做美編之後就沒了下文,也不想急著去催,於是現在進度如何我也不知道。

出版社因為也是個很少出版書籍的出版社(該出版社以做紀錄片為主)所以進度落後也覺得無所謂的樣子....總之就是自在啦。反正現在出書也不會賣錢的(暢銷書除外),而且因為是出版社出所以賠錢也不會賠到我,更因為我媽的堅持所以只用筆名,那麼出書只是做個紀錄順便可以在跟老公相罵的時候撥劉海說我可是個作家呢這樣,應該也不會給我的人生帶來什麼變化吧。

拜占庭雲雀2011/11/14 22:05回覆
4樓.
2011/11/13 13:12
的確不能放諸四每皆準

以前我也很相信所謂愛的教育,但真正遇到一些較活潑的孩子時,講道理似乎對他們而言好像真的只是一陣風般從耳朵邊掃過而沒有產生任何作用,我也非常喜歡妳提到所謂的專家不要因為自己際遇好而用到的方法有效就以偏概全的否定非我族類,畢竟每個孩子的生理心理結構的形成還是有差異的,真的只有碰過遇過才能理解並不是使用愛的教育就可以把孩子教得服服貼貼,有時候真的很想叫那些專家來幫忙馴服一些比較頑強不屈的小孩,若真的那麼有效,或許世界大同的夢應該不遠了。

所以我覺得「零處罰」是有點太理想化了,應該叫那些主張零處罰的學者官員來負責管理頑強的學生,我想那才是比較實際的。

我贊成老師不要打小孩,但是要有其他的處罰的方式。尤其我覺得如果老師要負責校園的安全,要負責班級同學的安危,那憑什麼老師不能檢查學生的書包?

關於教養方面,我覺得不是每個小孩都有趨吉避凶的能力,像豆子小時候就是先發洩完情緒再講的那種小孩,沒有辦法先想到後果是什麼。我因為他所受到的責難不知多少,更要每天忍受他的哭鬧崩潰,如果又有個指著書說"妳看人家專家也這樣說"的親友我真的會很想跳樓。

拜占庭雲雀2011/11/13 20:34回覆
3樓. 賈斯特
2011/11/05 23:36
如果可以優雅雍容,那我何必聲嘶力竭?

您這個過來人的心聲說得太好了,太贊同您的說法了,沒有經歷過的人絕對不能體會。

所以您這篇好讚的文章我立刻加入文摘,隨時可以再讀一讀。

不過,您的孩子都大了,您也算熬過來了,我的親戚還在日日煎熬中痛苦不堪。


時間。

如果給了足夠的愛與榜樣,我覺得還要給他們 (所謂他們指的是小孩與母親) 足夠的時間。

給妳的親戚加油,也希望她週遭的人不要看太多這種書然後講些"妳看專家也這樣說"之類的討人厭的話語。其實我認識很多這樣苦海浮沉的家長,只是他們沒有機會寫書演講來宣揚自己的努力。

拜占庭雲雀2011/11/06 21:11回覆

2樓. 隨寫人◆ 路口的溫暖
2011/11/05 21:25
人性與感性

專家說的未必全然是事實

有時候只是過度理性的言論

我總覺得欠缺一點點的人性與感性

因此看看就好

我覺得這些專家的例子幾乎都是自己的孩子,問題是她也沒生太多個啊,生到很配合的乖孩子就以為大家都應該這樣。

我看過覺得影響我很多給我很多想法的兩本書是同一個精神科醫師寫的,他長期擔任家庭醫師與心理醫師,所以經手過非常多的案例,一本寫男生的,叫浮萍男孩,一本寫女生的問題的,叫棉花糖女孩。這兩本書我就非常非常非常推薦。

拜占庭雲雀2011/11/06 21:07回覆
1樓. 石永芳
2011/11/05 16:03
寫得太好了

每一個家庭都有著與眾不同的小孩

那不是一把尺

也不是某一種定律

可以遵循

我的至理名言是

天下只有媽媽最偉大

做人所不能

其實我還蠻同意教育就是愛與榜樣。其他不同的小孩有不同的處理法啊,光是我自己的兩個孩子問題就都完全不一樣啊。

拜占庭雲雀2011/11/06 21: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