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彼得霍夫宮
2022/06/16 00:05
瀏覽8,213
迴響4
推薦124
引用0

俄烏戰爭烽火連天,情勢波譎雲詭,生靈塗炭,戰爭雖遠在歐洲,但跟台灣情勢,卻也有幾分相似,俄羅斯總統普丁近幾天在公開談話中,兩次提及彼得大帝,推崇他奪下涅瓦河口土地,推升俄羅斯進入強國之林的功勞;侵犯他國,以大淩小,當然不對,但似也是古來的殘酷國際現實,烏明知故犯,不求避戰,亦頗可議,讓我們先逛逛彼得大帝在聖彼得堡所建的彼得夏宮。

在聖彼得堡郊區的彼得霍夫宮,巴洛克式風格的建築,典雅瑰麗,東正教教堂的金色洋蔥頂,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我們從中間的階梯走下去,眼前是無數金色雕塑和噴泉,水氣氤氳,再下來是條直接通到芬蘭灣的運河,這是我們第二次來彼得霍夫宮,七月盛夏,北國的草木正盛,到處翠綠蓊鬱,上次五年前來時,是初秋的九月初,樹葉已開始變黃轉紅,黃葉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已可見濃濃秋意;彼得霍夫宮(Peterhof)之名源自荷蘭文Pieterhof,意思是「彼得的皇宮(Peter’s Court)」,是俄羅斯羅曼諾夫王朝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起建的夏宮,因此也簡稱彼得夏宮。

 

波羅的海邊的聖彼得堡,市區建築都帶有濃濃的巴洛克氣息,即使東正教的教堂,大部分風格也都跟西歐的教堂類似,反而跟莫斯科或其他俄羅斯城市的風格,迥然不同,讓旅人會誤以為身在西歐的某個大都會;聖彼得堡是彼得大帝1703年起建的城市,也是有很多他影子的城市,城市名字的本身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彼得保羅要塞、彼得夏宮更是,和聖以撒大教堂、青銅騎士也是;彼得大帝熱衷歐化,俄羅斯最偉大詩人普希金筆下所謂,為「開一扇面向歐洲的窗戶」,更在1713年將國都從莫斯科遷至聖彼得堡,說聖彼得堡是「彼得大帝之城」,應該是恰如其分。

 

彼得大帝很羨慕法國波旁王朝(House of Bourbon)的國王路易十四(Louis XIV,1638-1715)所建的凡爾賽宮(Palace of Versailles),是他心中皇宮的夢幻典範,讓興建中的冬宮及夏宮,有濃濃的西歐風格,是彼得大帝認為歐化很重要部分;夏宮在1714年開始起建,1717年彼得大帝出訪法國,親眼目睹凡爾賽宮的雄偉豪華,雕梁畫棟,更多加深其欽慕之情,彼得霍夫宮都可以看到不少凡爾賽宮的影子,也被暱稱為俄羅斯的凡爾賽宮。

 

法國波旁王朝路易十四時代,法國成為歐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國力在歐洲數一數二,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地位舉足輕重,法語成為歐洲上層社會首選的語言,路易14在1661年開始,在巴黎西南郊的凡爾賽,將原皇室打獵用的行宮,拓建為凡爾賽宮,更在1682年,將皇宮由巴黎市區的羅浮宮(Louvre),遷到凡爾賽宮;新皇宮建築雄偉壯觀,內部裝潢極盡奢華之能事,在歐洲各國間引發很大的轟動,包括俄羅斯羅曼諾夫王朝、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瑞典王國及波蘭立陶宛聯邦等當時歐洲大國的君王紛紛仿效,一時蔚為風潮。

 

彼得夏宮相當大,佔地達3934.1公頃,此地最早是距海邊約一百公尺的一處陡峭斷崖,崖約高16公尺,整個園區就依地形而建,在斷崖上蓋了大宮殿(Grand Palace)、上花園(Upper Garden)、教堂等建築,斷崖下到海邊的地方,闢建為下花園(Lower Garden)和幾處規模較小的建築,斷崖處依地勢建了水流階梯(Grand Cascade)、石洞、參孫噴泉(Samson Fountain)及一條通往芬蘭灣的運河,當年沙皇及貴賓,可乘船直達夏宮下方的碼頭,這部份也是園區的核心區域。

 

噴泉是彼得夏宮園區中的特色,大大小小的噴泉總共有64處,這些噴泉都不靠機械力,單純只靠地形高低的位能差,令人嘖嘖稱奇,其中最大一座稱為參孫噴泉,參孫是舊約聖經中,古代以色列最後一任的士師(Judge),士師是宗教職銜,由耶和華揀選來拯救以色列的人,平時掌管民事訴訟,戰時則統帥軍隊,噴泉底座是參孫徒手擒獅的雕塑,泉水就從被參孫掰開的獅子嘴巴噴出,水柱達20公尺;獅子是瑞典國徽上的標誌,代表俄羅斯18世紀初大北方戰爭(Great Northern War,1700-1721)的勝利,其實瑞典人來看,心裡難免會不舒服。

 

歐洲國家中有不少至今仍保有皇室,也還保有不少皇宮,即使小國的皇宮也都宏偉瑰麗,精緻豪華,歐洲面積與中國相當,但國家林立,固然有俄、德、英、法等大國,但更多中小型國家,目前大大小小有50個,歐盟(European Union)只有其中的27國,此外還有八個實質獨立,但未被承認的地區;其實歐洲自中古世紀以來,即是這種國家林立的模樣,當了皇帝就取得極盡奢華,子孫榮華富貴的合法權力,也難怪天下紛亂時,各地英雄豪傑,無不奮勇向前,爭取出頭;其實古今中外皆然,史記項羽本紀中,記載項羽與其叔叔,觀看秦始皇出遊會稽,項羽一句「彼可取而代之也」,似也道盡歐洲這些英雄豪傑內心深處的盤算。

▲▼參孫噴泉近拍(上),及水池邊回望大宮殿、教堂,和其下斜坡的水階梯、石洞(下)。

▲彼得夏宫空拍圖(摘自Wikipedia)。

▲彼得夏宫與聖彼得堡地圖,彼得夏宫附近海岸其實仍在芬蘭灣中水壩的保護範圍內。

▲▼聖彼得堡位在北緯5959分,四季分明,七月仍是草木蓊鬱(上),九月已見濃濃秋意,十月中旬前後就可見初雪(下)。

▲▼類似角度七月(上)及九月(下)所見景色。

▲從運河回望參孫噴泉及大宮殿。

▲▼下花園的羅馬噴泉(The Roman Fountain)

▲▼下花園的橘園噴泉(上,The Fountain of the Orangery Garden),及鳥園(下,Aviary Pavilion)

▲▼七月的下花園,百花盛開,木扶疏。

▲▼位在下花園海邊的蒙普蕾舍宮(上,The Monplaisir Palace)和蒙普蕾舍花園(下),是彼得夏宮內最早完成的建築,也是彼得大帝静思寓所,只有少數最親近官員曾來過。

▲▼下花園另一個噴水池(),及獅子水階梯(The Lion Cascade)

▲上花園夏天的方池噴泉(Square Pond Fountain)及教堂。

▲▼上花園秋色,大宮殿正面(上),及海神噴泉(下)。

▲▼上花園的彼德保羅教堂(上),及附近樹林的秋色(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俄羅斯
下一則: 聖彼得堡的午夜曙光
迴響(4) :
4樓. 侯政瑜
2022/08/08 14:54
1u,6bp別人講的總是不跳脫框框~(10925250@gm.scu.edu.tw)
3樓. 侯政瑜
2022/08/01 11:34
大部分在笑,應是黑 不是真的好笑(q02180340@gm.tut.edu.tw)
2樓. samia
2022/06/24 20:05
看起來跟我們1991年去的景觀都沒有變化
我們在1991年哥巴契夫當總統時去旅遊過,台灣剛開始有蘇聯的旅遊行程,我們就參加東南旅行社的第一團去的,當時蘇聯市面一片混亂,攤販只收美金,領隊說他的先生在大學教書,收入比她還少;因為是東歐五國的旅遊團,蘇聯我們只玩 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當時還是使用底片的照相機,洗出來的照片都已泛黃了,看到你漂亮的照片讓我們覺得好像舊地重遊。
謝謝samia 賞文。
1991年對蘇聯而言,確實是一個驚天動地的巨變,成立近70年,也曾叱吒風雲,耀武揚威,兵強馬壯的蘇維埃聯邦共和國(USSR),一夕解體,也著實讓世人瞠目結舌。

1991年大概都還是底片照相機,街上也是到處都有冲洗店,按一張快門,相片包括底片、冲洗加冲印,可能都要台幣6-8元,因此拍照時都要很節制,不能亂按;數位相機大約在2000年前後,大量取代底片相機,街上的冲洗店很快就消失許多,對底片冲洗業者,也是巨變。 Charles Lin 2022/06/26 12:02回覆
1樓. Sir Norton 三犬之夜
2022/06/19 02:12
尊格的豪華盛載,人文薈萃頂旺,聖彼得堡不孤,屹立三佰年至今猶自翹楚,而您的健足勤跑兼相機攝飽。👏👏👏👍
謝謝爵士美言,看看彼得夏宮的雕樑畫棟,濃濃的巴洛克氣息,精緻花園,是俄羅斯民族的驕傲,跟現在與烏克蘭大戰的俄羅斯,有時難免會有時空錯置的感覺。

其實以大欺小,以強凌弱,似也是人類歷史上無奈的殘酷事實,國家與國家,民族與民族間的征戰,也佔了人類整個歷史很大的一部份,14-15世紀的英法百年戰爭,打了三十年,15世紀下半業的玫瑰戰爭,17世紀新舊教之間的三十年宗教戰爭,統治階級的你爭我奪,只是可憐生靈塗炭,像現在的烏俄戰爭,最可憐的還是戰爭發生地,流離失所的烏克蘭老百姓。 Charles Lin 2022/06/23 09:4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