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過氣味關(一)
2023/09/18 11:55
瀏覽980
迴響9
推薦97
引用0

走過氣味關(一)

我過去的很多記憶都和氣味有關,曾經,我記得襁褓中抱過我的那些阿姨和叔叔們身上的氣味。兒時夏天午後常走過村後河道,沒有下水沖涼時,就來回踱步,深嗅微風吹過漂散起的百草香。嗅覺帶給我的愉快饗宴,以及環境中無可避免會觸及的惡臭,都曾在我生命中留下難以磨滅的感受。當這些感受有一天忽然全都消失時,我說不出是喜是悲?但總有那麼一點難以形容的惆悵感!

2020年3月下旬新聞播報,新型冠狀病毒會使部分患者失去味覺和嗅覺,那種情況即使痊癒後;也會覺得蠻可怕的吧?這樣想到時;我又憶及過去的一些事,想起我曾失去的一些經驗,這才忽然發覺我可是真夠迷糊的!直到最近回溯才知,一種曾伴我大半生的感覺是如何逐漸消失的?

如今細予回溯才挖出很多記憶,是過去我一直沒有查覺到的異處。最早的氣味印象應該可以回溯到襁褓時期。母親在生我之前就已是職業婦女,而且身兼二職。老眷村裡不缺閒著的婦女,因此我的嬰兒之身;每天是在一些阿姨和大姊懷裡兜著成長的,那時我記得她們不同的氣味,只要換到陌生人的懷裡,我立刻就會嚎啕大哭。

小學時,其他小孩一聽到"死"字就會很驚嚇!我對此似乎沒有很特別的感覺,覺得那是件很自然的事,人該走時就得要走。和父母一起去看望臥禢已久的長輩,我說老人"快要走了",腦袋上就會挨父親一巴掌,我不是未卜先知,其實是已嗅到了那股"死亡"的氣味。挨巴掌次數多後,就自然養成了不開口的習慣,所以小學時;我在別人眼中是個有點孤僻的小孩。

雖有點孤僻,我倒也沒有刻意遠離過人群。兒時的眷村裡還沒有電視,夏夜時很多巷道旁都會有成群聚坐"擺龍門陣"(聊天)的人,有時會有人悄悄走到某人背後,用手矇住他(她)雙眼,然後旁邊的人就說︰「猜猜看誰來了?」這種遊戲我每猜必中,因為我已嗅到背後人身上的特有氣息。每次都被我猜中,以後就沒人要和我玩這個遊戲了,所以我就開始胡亂說出別的名字,免得別人都不想和我玩了。

柴油氣味是我一生中最熟悉又難避開的"惡氣"!小學時我每天上學、放學都要乘坐機場加派的學生交通車,三軍中早年只有空軍子弟才能享受到的這種福利,也讓我忍受了六年的不適。學生交通車就是軍用十輪大卡車,那時使用的是柴油會噴黑煙,我看別人都很適應,車子一開動後,就只有我會臉色發白,胸悶欲嘔。車斗中間有一條木製長條椅,我們都會自動讓女生去坐,無數次我也很想坐下去,直到小學畢業我也從沒坐下去過。就這樣每天忍著快暈倒的感覺,六年過去了。

初二時是我青春期前最"花"的一段時期,所謂"花"是同齡朋友對於常和女生混在一起的男生的說法,其實那時我還沒有"情竇初開",對兩性關係也仍全無概念。我認了兩位同年級的小太妹做好朋友,小紅和安琪雖然比其他女生"野",但成績都是全年級列榜在前的。這時我已經知道男女有別,如果常和女生走在一起,就會被其他男同學嘲笑或惡整,所以我從不和陌生的女生說話,但如果有女生主動和我說話,我就有理由說我不"花"了。

我班是全校最知名的"惡魔班",一個縣內升學率僅次於省中的初中(國中),竟會出現這樣的一班,是當時非常讓人意外的特例。偏偏教室又處在轉角處,過了轉角就是其他班級必去的盥洗間。平時女生每經過我班都視為畏途,放單的女生還會被喧鬧和惡作劇嚇得哭泣奔逃。我是班上少數幾個比較安靜的小孩,從不會參與那些作惡的舉動,但學業成績仍是班上倒數的幾名,老師不疼,同學冷淡。

某天全班要去校外遠足,我的腳踝扭傷,因此單獨守在教室內。天氣有點熱,坐在窗邊發呆吹風時,有兩位女生從窗前走過,有位女生問我︰「你是這班的嗎?」(她是安琪)我點點頭。她又說︰「從沒見過你,這班居然也有個還像人樣的男生。」另一位女生(她是小紅)說︰「他看來還很乖呢!」接著又問︰「你趴在窗邊做甚麼?」我說︰「在聞花圃裡的花香氣味。」兩女相視一笑,齊說︰「隔那麼遠你能問到甚麼氣味?」我說︰「我還聞到你們兩個都很香。」

我說的是實話,從小五到初三的女生,我發現她們大部分都會發出一股小女孩沒有的特別氣息,沒人問過我我就不會說。現在說出這句話對我而言,也只是直接反應,並無其他企圖,但小紅和安琪顯然為這句話感到非常高興,就在窗邊和我聊了起來,他們對我班男生老是在欺侮女生都感到很憤概,忽然發現這個班裡居然也有一個小鬼(同年級女生看我們都當作是小鬼)不那麼惹人嫌,以後要找我出公差,就直接在窗邊唱名叫我。

我班男生似乎也沒人敢對兩女造次不敬,聽說兩女的老爸都是空軍基地的高階飛官,是他們惹不起的。學校禁止學生外食,大家中午都是吃便當,她兩卻常會在中午跳牆出去吃小店的食物,每次跳出跳進都是我在牆邊接應做墊背。當這個公差的好處,不但是因她們回來時少不了也會給我帶上一份外食,最主要的是;我覺得她兩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比男生"香"。

村後小河上游有一處駐台美軍眷舍,隱在一大片竹林後。我村頑皮孩子多得是,就沒其他小孩或大人接近過那裏,還未到眷舍前的河道旁,就已設有美軍的衛兵崗。初二時我往上游初探秘境,因為是溯河而上,美軍衛兵看不到我。這裡的河道比下游較寬較淺,水底都是細砂,往下一撈好多小蛤蠣。

最先發現到我的是美軍小女眷金妮,大約小學二、三年級,她還從沒下過水,在我慫恿下也跳下河,以後在我游著水時,她就常騎在我背上,接著又有幾個小女孩也跟著跳下水,嘗試她們從沒玩過的潑水遊戲。雙方語言不通,但指手劃腳嘛也通。我覺得她們又有一種氣味和小紅、安琪不同,小美女們身上都多了一股牛奶味。

後來我把一個毆打金妮的小男生踹進河裡,又跳到他背上去讓他喝了幾口河水,以後那段河道也成了我的禁地。

未完待續~

導讀
走過氣味關(一)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880437
走過氣味關(二)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908645
走過氣味關(三)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935893
走過氣味關(四)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947672
走過氣味關(五)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9966921


相關文章

初二我校的「貓道」
https://blog.udn.com/PAESI15/6660735
轟炸梅傑之夜
https://blog.udn.com/PAESI15/10667760
起來起來!
https://blog.udn.com/PAESI15/111431844
死不透就撕撕
https://blog.udn.com/PAESI15/148128380
海神女的警告
https://blog.udn.com/PAESI15/25019568

Your Parfume--音樂



秋意上心頭--自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走過氣味關(二)
下一則: 老米坐似一尊佛(下)--小說
迴響(9) :
9樓. 紅袂
2023/09/27 15:18

第一次看到郁勝大哥初中時傻愣傻愣的照片,跟我初中時傻愣傻愣的學生照一樣。

 

您是早熟也是晚熟型,我確定是晚熟,因為媽媽照顧與保護得太好之故。

 

嗅覺是一件很奧妙又與生俱來的能力,若依您敏銳的嗅覺能力,真的很適合當調香師。我的嗅覺應該出了差錯,不然不會聞到初初下雨時飄上來的土味過敏而整個鼻塞,吸不到氧氣。

 

您童年時能聞出死亡的氣味,這項能力老實說不知是利或弊?若只是聞得到卻無能為力化解,應該也是一種心理負擔。

刊頭照片是高二時的大頭照,那時也真是傻楞楞的。直到從軍中退伍前,我也沒感到我的嗅覺有什麼特別。到民間工作後才逐漸意識到差別所在,有段時間在地下舞廳跳舞,是用嗅覺在找舞伴,討厭我的人;我知道不必去自討沒趣。奸笑
死亡是有氣味的,在第四章(完結篇)我會有說明。
郁勝2023/09/27 17:42回覆
8樓. *Susan*
2023/09/24 21:03
大哥的孟婆湯沒喝完全  有一些潛意識裡的能力還留著大笑誰理你
沒見過孟婆,只在夢裡見過我前面嬰兒時就已夭折的"哥哥",他要求我要好好保護我母親。得意 郁勝2023/09/25 23:12回覆
7樓. 寧靜姐
2023/09/24 10:16
我老公的嗅覺也很靈敏,但像你能"記憶"那些氣味,還是襁褓時的記憶,真是天分。
我的確有部分襁褓記憶,氣味記憶包括在襁褓記憶中,是片段的;而不是整體或整個時期。這種情形在其他時期也差不多是這樣。
例如有幾個時期我常在下廚,對食物的氣味會比較敏銳,別人做的菜吃幾口就知他放了什麼做料?久已不下廚,現在這方面就鈍多了。
郁勝2023/09/24 19:28回覆
6樓. 旭日初昇
2023/09/23 14:12

李兄天賦異稟,很適合當調香師。

可惜台灣當時尚無此行業~

有幾種工作我曾想過可以做,但從無機會接觸。
早年我會一些口技,例如火車、動物的聲響以及改變音調說話,但不知道要到哪裡去應徵配音人?漫畫或兒童雜誌圖樣的大量生產,也需繪圖工,但那時我在工程公司的收入比之高得多。
調香師其實很早就有了,訊息很冷門,但我知道時已身在軍中。
我曾有的唯一職業證照是自動控制初級,但那時困在幾個老人病禢邊,哪裡都去不得!
郁勝2023/09/23 14:34回覆
5樓. 月光邊境
2023/09/22 14:50

漏一個字

訂正:是壞人的味道。

4樓. 月光邊境
2023/09/22 14:48

我真幸運看到這集

太好奇接下來的故事

那襁褓嬰兒啼哭是否因對氣味敏感?

有人跟我說過他能聞出壞的味道

而且是無法忍受...

好奇死亡究竟是啥味道?

如果我能聞出要不要通知對方?

我嗅覺也挺敏感的

我很怕聞到人家不洗澡的味道(無法忍受)

也害怕聞到學生不洗頭的髮味...

期待大哥下集故事。

祝平安

嬰兒在視力還未完全長成前,氣味在襁褓中佔了很重要位置。所以奶瓶和被褥;除了清洗外不要常換新。我從嬰兒起就是個不挑嘴的小孩,白天喝沖泡奶粉,晚上喝母乳。也不挑奶嘴,那些阿姨都沒有母乳(未婚),也行,她們也可以讓嬰兒的我停止哭泣。

情緒突出的人,比較容易判斷其人日後病在何處?
情緒和五臟的關係︰狂喜傷心、憤怒傷肝、悲傷傷肺與大腸、憂慮傷脾胃、恐懼傷膀胱和腎臟、壓力影響整個內分泌系統。

要感知所謂"壞人"的味道,第六感的作用更貼切。"酒、色、財、氣"俱全的人,氣味當然臭!可是他(她)自己聞不到。在帶流氓兵或協管看守所那段時期,我即使穿著便服,陌生人面對我的直接反應都比較戒慎,大部分人還是有這種直覺的。
郁勝2023/09/22 16:31回覆
3樓. 盹龜雞~ 台北玫瑰園 3月31日
2023/09/20 09:48
能嗅出 每個人的意味 有兩少女的, 還有小金妮的 乳香味,真真敏銳哪。 。
10年前我可以根據自己或別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辨別是否在生病了?例如胃病會發出餿腐的氣息,肝病則有點接近塑膠味。現在大多時候我連自己身上的氣味都聞不到了。 郁勝2023/09/20 12:04回覆
2樓. 巴拿巴
2023/09/20 05:41

您對氣味這麼敏銳

那您會喜歡使用香水嗎?

敬祝平安健康

法喜充滿

福杯滿溢!

巴拿巴

老婆和我都從不使用香水、香皂,我們都不喜歡香精的氣味。自然提煉出來的精油比較能夠接受,例如茶樹、尤加利精油覺得都不錯。
有些香水味讓我覺得有點可怕。1990年代,女人流行的毒藥和罌粟花知名香水,以及男人在用的麝香古龍水,氣味最讓我覺得吃不消!
郁勝2023/09/20 11:58回覆
1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3/09/19 15:30

對形影有過目不忘的,聽過;

對多種氣味能一一分辨且長久不忘,像大哥那麼靈敏的,可就不多見。

氣味真的很神奇,聞到什麼味道就想起什麼故事,什麼經歷,

這也是一種幸福的擁有。

特別是您自極小時就有了這樣的特質,帶來的趣事一定成串成串的。

記得八八風災時,新聞一再提到去小林挖掘被土石掩埋者大體的阿兵哥,

將如何終生無法忘懷那種空氣中滿是腐屍氣味的折磨;

說氣味常是人在世上最後失去的感知。

我人生中也有許多美好的回憶是由氣味所串連、所召喚。

現在我的嗅覺已失去機敏,但家裡冰箱裡的存物是否在變味?仍得由我來嗅知。
有些過往較深刻的氣味還在記憶裡,仍是兒時走在河道上;那些灌木野花的氣味記憶最鮮明。較難受的記憶留在最後一章再說。
去小林村的帶隊官會下那個指令很令人納悶?只要帶幾隻狗去,就可以把搜尋位置都扒出來了。我家已故的威利狗可能仍未遠離,有時下雨的夜裡,牠以往身上的氣味仍偶而會在我屋裡冒出來。
郁勝2023/09/19 15:5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