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渣男的先知們(八)--小說
2022/06/30 12:43
瀏覽1,187
迴響5
推薦85
引用0


雪山盟--蔡幸娟


渣男的先知們(八)

那是我在和娜娜斷絕聯繫幾乎已半年後,有天全校行軍訓練要走到陽明山去。娜娜事先沒預告就雇了一輛計程車,跟著行軍隊伍一路問;一面往前找,終於從隊伍中攔截到我。那天全校差不多有一半的人都看到這個尷尬場面,一位身著全白洋裝的女孩,摟著一個滿臉脹紅全幅武裝的大二軍校生。

木蘭村的隊伍走在行列最後面,有幾位我認識的學姊,還沒走近就聒噪起來︰「那個呆呆的學弟,每次碰到就會被我們海削一頓,真沒想到她還會有女朋友咧?那個女孩好辣!」娜娜的洋裝像洋女人一樣是開低胸的!木蘭村女生連隊一走近,我就立刻轉個身讓屁股對著她們。等木蘭們也走遠,我才對娜娜說︰「現在我走不開,放假時再來找妳。」然後用小跑步趕到前面去,經過女生連又傳出一陣笑聲,我跑回隊伍時,快要跑到口吐白沫了!

也許是上帝要幫祂的信女娜娜扳回一城?暗夜樓臺會的場景未料又再次重演,但和上次的情調完全不同。在行軍途中被娜娜半路攔截後,每個假日又換成我和娜娜一影成雙,我不得不放下小玉了。一個五月份的夜裡約近12點時分,我正巧剛下衛兵和接班的同學在聊。

拿起話筒傳來娜娜的聲音︰「還沒睡吧?猜猜我現在在何處?」
我想了想︰
「和室友在看夜場電影?」
「夜場電影這時也早該散場了,阿呆,你能不能腦袋靈光點?」
我忽然想到就連老實內向的小玉;夜裡一點半都會在我校牆外出現,還會有什麼不可能的事發生?我答︰「難不成這時妳會在本校門外?」
那頭立刻傳出娜娜吃驚的大呼聲︰
「感謝上帝?阿呆開竅了!」

小玉和娜娜是極端不同的兩種類型。小玉很像傳統電影裡的日本女子,對人彬彬有禮,除非真有很難處;否則不會輕易啟口求助。娜娜則像好萊塢影片裡的女孩,作風大剌剌,有時還會搞個惡作劇,讓我難以消受。會和她冷戰將近半年,就因一次約會她忽搞消失;藉以試探我的耐性。那天我從上午九點鐘等到下午五時多,一直待在我們約會的地點卻不見她人影,第二天她再電話或來信;我都不理她了!

同樣是夜半時分,一聽到小玉就在校門外,我立刻就可確定小玉這時急需扶持。但當娜娜也導演同一齣夜半樓台會,雖沒下雨我是有些猶豫的。我又再次面臨艱難決定!如果這是白天,基於校規我肯定會婉拒娜娜的約見。但這是夜半時後,我仍不能不考慮到娜娜的安全。同樣換成運動服,摸黑來到木蘭村籬外,上次趁下雨土濕在鐵絲網下刨出的淺坑,這時仍沒填實,很輕鬆就爬進了木蘭禁地。又來到西北角木蘭村大浴室後,上次借道的跳板已不在,但我這時的身手已不同以往。

由於近期即將參加軍校生越野賽,一個多月來我,我每天都至少要負重跑上一個鐘頭,覺得自己這時身輕如燕。大浴室後牆和圍牆間還有十幾公尺距離,正好有利助跑。大浴室後的上窗仍亮著光,背貼後牆還可以聽到屋裡仍有淋水聲。我深吸一口氣後,向圍牆邊的刺網缺口衝過去,兩手一攀勾住高牆就使力登上了牆頂,這時大浴室裡應是仍有女生在洗澡,但老天可以作證,我連頭都沒回看一下,就立刻從牆頂跳了出去。這次跳牆其實比上次更危險!萬一出個差錯肯定會被亂棒打扁,以後都不要做人了!

上次雨夜裡,小玉是隱身在側門對面屋棚下,這次是個星月明亮的夜裡,娜娜就站在我校大門對面中央北路的路燈下。恐怕大門口衛兵看見,還沒走近我就喚娜娜一起折道走進巷子裡。一見面我就抱怨︰「為什麼偏要挑這個時間跑來」?娜娜反而很開心地說︰
「你的個性就像麻糬,看來不夠男子氣魄,我想試試看你有沒有膽敢偶而跳出框框?」
我真跳出牆來,其實讓娜娜有點意外。娜娜又問我為甚麼她會挑這晚跑來相會?我立刻答出明天就是她的生日,更令娜娜感到高興,還原地跳兩下。但我心裡卻一直在吐氣..吐氣....!

那晚娜娜腰間繫著那時還不多見的小型隨身放音機,我倆牽手在音樂中晃著跳著走到士林去。吃過一攤消夜後,坐在小公園聊天,然後把娜娜送回她的宿舍,我又即刻一路慢跑趕回學校,已是凌晨後的三點多鐘。仍轉到稻香路旁高牆的唯一缺口,跳進牆內時木蘭村大浴室已熄燈。鑽出鐵絲網大步跑回隊舍,是學弟在站衛兵。還沖過一個冷水澡後,才爬上我的臥鋪。那時復興崗學生睡的都是兩個長排的大通鋪,左右臥舖都是學弟,他們不會去告密,我又驚驚過關了!

說到大臥鋪,不由得又想到一個真正的鐵牌渣男,來自官宦之家,卻有著窮極無聊的暗黑個性。"覃摸摸"是學弟們給這個四年級學長取的綽號。二年級上學期時,我和同學阿瓜的臥鋪是在覃摸摸的左右兩邊,這個學長身形高大粗壯,卻是個斷袖癖!那時的我和阿瓜都是皮肉鮮嫩的小子,我更是唇紅齒白。夜裡覃摸摸兩手很不老實,往右側睡就去偷摸阿瓜,側到左邊就來摸我,那隻髒手都是往別人褲襠裡伸。一碰我我就掌拍下去,後來我乾脆找了只帶角刺的鬼頭戒指,就寢前才戴上,他再伸手過來就給他刺下去。

覃摸摸被刺後只大叫一聲,當晚沒有發作。第二天就拿一冊「羅馬假期」影片的英文劇本來,要求我一個星期內要熟背。到期後我仍一句都不背誦,他就每天罰我值大夜班衛兵,已經連續站了一個半月後,才被隊長發現。問明原委後隊長立刻讓我換舖,調離了覃摸摸的左側。阿瓜膽子很小,一直悶著不吭聲,所以就一直睡在覃摸摸右舖。

上學期快結束前,有天早餐後阿瓜忽然發狂了!他用一支竹筷子用力插穿了自己的左掌,然後狂嚎不止,以後就住進了北投精神醫院,直到退學後仍未有痊癒跡象。有位同學下部隊後,和覃摸摸在陸軍又處在同一個營,由他轉知,士兵私下裡稱他是"呷塞輔"。讓這個死變態繼續下部隊去荼毒士兵,是國軍當年的大不幸!

經過七年愛情長跑,我和娜娜仍未修成正果,最後要談婚事時,果不其然又是我爸壞了大事!不過多年後回想,如果我和娜娜當年果真珠聯璧合,以後會珠落牆塌的可能性並不小,我的"缺乏上進企圖心"終究會是娜娜難以長久忍受的。小玉和娜娜都非"池中之物",後來一個在日本;一個在美國都成了當地知名的富婆,和她們本質上的地緣個性都很契合。當年我如果和其中任何一位送作堆,應該都會拖垮了兩女以後的富婆運。

我下部隊了,在陸戰隊山野訓練,下山採購生活用品時,在台東街上又遇到阿貴,阿貴這時已是台東法院的一名法官。阿貴身邊又換成了另一個女人,阿貴給我介紹這是他老婆,比他身形更高一截,一看就是練家子的身段。我們再另約時間獨聚,這時才知他老婆是當時的柔道國手,他在擔任柔道隊法律顧問時相識。這時的阿貴雖然有了不錯的社會地位,但精神差多了!說話聲小多了,香菸一支接著一支像煙囪不斷在冒煙。

這次阿貴語重心長地說出一句話︰「我這輩子最懷念;也最對不起的人是小玉!」我問眼鏡妹呢?他說和眼鏡妹已訂婚,未料還沒結婚前,又遇到現在的老婆,一不小心又"電光石火",可這時他是脫不了身了。我一聽快要暈掉!這麼精明的人,怎麼一碰到這種事就完全像個沒頭蒼蠅?台東的山野訓練結束時,我想去向阿貴辭行,未料得到的回應卻是「他在一個星期前已經因肝癌過世了」!

未完待續~

導讀︰

渣男的先知們(一)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3862085
渣男的先知們(二)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006552
渣男的先知們(三)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141735
渣男的先知們(四)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540396
渣男的先知們(五)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759626
渣男的先知們(六)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5034465
渣男的先知們(七)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5302611
渣男的先知們(八)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5460525
渣男的先知們(九)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5619513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旭日初昇
2022/07/05 12:02
--

李兄與娜娜的戀情未能成正果,

人與不同對象結婚,就會有不同的結果。

難以說好壞,就當作是命吧!!!

早年我和女生的緣分算是不錯的,女生朋友給過我的幫助也較多。但我對感情的事格外保守謹慎,所以至今我敢說;雖怨我者難免,應該從不曾被女生恨過我。
當年和老婆從見第一面到結婚僅一個半月時間,讓所有的熟朋友都跌破眼鏡!關係至今穩定,最後是誰和誰一起?這就是緣份了。
娜娜至今還有聯絡,我們兩家已經在台聚過幾次。
郁勝2022/07/05 20:14回覆
4樓. 月光邊境
2022/07/04 20:24

阿貴肝癌過逝喔

他至少還知道最對不起小玉

但他也是對不起眼鏡妹啊

我記得大哥還有位超爛行騙中國的損友

我已經混亂了天啊

阿貴對不起的應該不止小玉和眼鏡妹,不過阿貴的女人不是用花言巧語騙來的,至少剛結識女孩時,別人對他的觀感還是不錯的。
那個"達魯"真是丟臉丟死人了!其渣已經遠超過一般的渣男水平,如果讓他繼續在大陸行騙,難說會不會造成兩岸擦槍走火?!
二十年前他就已被逐回台灣,回家又被兒子趕出門,被騙來台的大陸女人可能已黯然然回陸,以後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郁勝2022/07/05 19:53回覆
3樓. Sir Norton 三犬之夜
2022/07/01 23:23
大情之聖也,舍汝其誰。🦖🐛
復興崗的門禁真的那麼鬆?半夜供翻牆走壁。又及,這幀圖片是陸軍的深綠服,您老當是純淨的白色軍服唄?🚢⛴🛳🛥🚤🛶
"情聖"之稱從未上過我身,過去我給人的印象其實是較嚴肅、較缺情調的。
復興崗當年門禁森嚴,牆高還有鐵刺網架頂,大門有憲兵看守,校園夜裡有憲兵巡邏。上一文已敘述越牆處是全校唯一的缺口。兩次不得已越牆,算是我當年生活中未被發現的"汙點",但當年木蘭村的姊妹們可以放心,我對天保證從沒回頭窺視過。
復興崗那時的學生軍服就是草綠服,我剛下部隊時穿的也是草綠服(部隊是剛從陸軍老虎師;部分增調入陸戰隊的單位),迷彩服穿得較久。後來轉調海軍支援工程作業,之後又正式換穿海軍制服上船,只是退伍前的四年。
郁勝2022/07/02 17:40回覆
2樓. *Susan*
2022/07/01 23:18
軍隊真是個暗黑的地方
軍隊有條禁令「嚴禁越級報告」。軍隊中很多欺上瞞下、徇私舞弊、凌虐逞慾的事,都因為這條禁令;沒有附上"如果長官違法亂紀?"的但書,幾十年來因此葬送了無數奉公守法;卻被冤處的官兵。2013年因一名士兵凌虐致死案,而廢除軍法制度,其實是完全搞錯了方向!現在軍紀並沒有變得更好,似乎反而更形腐敗了。
郁勝2022/07/02 17:38回覆
1樓. 月光邊境
2022/06/30 16:09

嗯,我確定我看過這集了

但前面的沒有這二集印象深刻大笑

這二集又詳述了一些過去沒提及的一些細節。 郁勝2022/06/30 17:4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