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渣男的先知們(一)--小說
2022/05/02 17:28
瀏覽1,445
迴響5
推薦95
引用0


美麗的神話--二胡與琵琶

渣男的先知們(一)-小說

季非/文

聽說「渣男」一詞;是先從抖音和微博等社群平台慢慢紅起來,以後才被網民們廣泛使用。所謂「渣男」最簡單的定義就是《極度自私+只知索取+自我感覺良好》,再深入一點是《偽暖男+有性無愛+滿口謊言》。

如果還想聽更寫真點的說法,我這一代的阿嬤或老奶奶們;都可以靈光一閃地勾起古老記憶︰「哦!咱年輕時這種貨色就已經有了。他們共同的特點是《把女人當獵物,剛認識時甜言蜜語,暖手暖心,動作誠惶誠恐,一腳伸進來後,另一支馬腳就露出來了!然後開始耍屌、使壞、劈腿、耍賤,把妳當成累贅。》」渣男到處都有,而且還各有門派和不同段數。其實「渣男」一稱在我年輕時就已出現過了,寓意比現在更廣泛些,還包括了那些被長輩們視為"壞小孩"的男生。

01、

1970年代前的這個軍眷村,四成以上都是基督教家庭,如果把天主教也計入就超過半數了。一到星期天上午,我村村道上人跡反而零零落落,因為大部分人都去了聚會所或教堂。從高一起,我家就成了另一處"聚會所",我村和外村一些沒去早禱的高中生朋友們,常會聚到我家談天說地。可能是沒有受到天使感召之故,我們這個圈子裡竟誕生了早期兩名最鐵的「渣男」,而且「渣男」一詞據我考證,也有可能是從我們這個圈子裡開始創世紀的。

當隔鄰「真耶穌會」的教友們在嚎哭啟靈時,我家這四坪多的客廳也在聲震屋瓦。人數最多時曾經超過30名少男少女,小客廳容不下,客廳外小院子裡又再聚成另一堆。那時社會風氣很保守,我們的父母大多都謹言慎行。但我們這些毛孩比較前衛,什麼話題都敢聊,偶而有人開黃腔也四座不驚,但其實也僅止於嘴砲亂射,大多都不會在動作上稍有造次。只有太早就把女生騙到"電光石火"的,才有資格被稱為「渣男」。

我們這個聚會團裡一直都是女生多於男生,而且缺乏一位主持精神感召的佈道者。而我這個本村長老們從不想感召的木童,身當地主卻獨缺登高引言的熱場能力,所以起初屋子裡很長時間;都只聽得到囁牙細語,偶或女生間一陣嘻笑聲,不聞葷腥。因為我們這堆人裡本來也從沒人經歷過"人生的第一次",即使偶而有人冒出一句"黃腔",也都是缺乏實質內涵的"空包彈"而已。

我村分為東、西二村,我家位於西村前段。在我家出現的這個「假日聚會團」,起初只有少數幾位西村前段鄰居的近齡男女生,後來有她(他)們村外朋友的加入,以及我的村外朋友陸續增員,到高二下學期時,這個聚會所就已經常在爆量了。鳩吉和阿玉、小璐、小羊都是本省子弟,在那個省級岐見還很普遍的時代,會時常聚在一起是當時較少的情形。那時本省家庭裡;尤其是農村的小孩,絕大部分比眷村子弟更單純老實,此事倒也是真的。小羊雖是大戶人家的女兒,家教甚嚴,被我們這些眷村壞小孩耳濡目染,一張白紙也成了墨染山水,後來小羊甚至會說腔調很道地的四川話,更是令人嘖嘖稱奇!

假日聚會團裡的我村小孩,既以西村前段為基本成員,後來會有雪英和阿貴的加入,都和陳滔間接有關,但陳滔從未參與過假日聚會團。高一升高二的那個暑假,陳滔和他的同伴嚴二娃想承包我村清水溝的工作,嚴二娃腳被玻璃割傷,工作因此中斷,於是我爸把這個工作丟給我去續做。我先從陳滔停工的那段水溝開始繼續施工,不久後就挖到雪英家的門旁。雪英穿著白衣黑裙跑到我身旁搭訕︰「瓶子,你怎麼弄得這麼慘呀!」雖然這時我全身沾的都是又黑又臭的汙泥,其實根本就沒想到慘不慘,只想著這一挖下去要哪天才能挖得完?

一抬頭看見雪英不禁大吃一驚!雪英比我小一歲,從幼兒園到小學,我們每天都會見到,但從未對過話。印象中她是個很少說話,被太陽曬得黑漆漆的大眼母小鴨,常掛著兩行鼻涕。整個初中階段已沒再見過,我不自覺地讚嘆一句︰「哇!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漂亮?簡直就是天仙下凡。」雪英很高興地說︰「那我以後就天天去你家,讓你看個夠。」雪英不是說假的,在我把清理水溝工作完成後,暑假的末段,她幾乎天天來我家。這時我已傷腳,她就幫我上藥裹傷。

挖水溝清到末段的一個下午,我的左腳板被一枚溝底繡長釘刺穿,這時我從臀部以下又敷滿了烏黑爛泥。我想先趕回家清洗敷藥,只能頓一下再跳幾步前行,拖著一長條血跡,有時還會因爛泥黏膩而滑倒,這裡是東村最末段,到西村前段的我家還有二百多公尺遠,要回家的這段路就倍感艱難。跳到阿貴家門前,阿貴從門裡趕出來搭住我左肩,扶著去到我家,在這之前我和阿貴也從未對話過。

這時我家沒人,要拔出長釘是更艱難的一關,村裡診療室這時也沒人,我決定自己抽腳拔長釘。剛好我家門外有張堆工具箱的棧板,我讓阿貴雙腳踩在棧板上,抓住我的腰帶。我把釘頭伸進棧板縫隙,大叫一聲抽出腳板時,鮮血噴了阿貴一身,阿貴兩手在發抖。我再用碘酒瓶澆灌下去,嘴裡噴氣有如火車在拉汽笛,阿貴臉都嚇白了!事後阿貴說,這個動作換成是他;絕對做不下去。以後多年,有幾位好朋友對阿貴一直在佔我便宜;都表示過很看不慣,我卻從未對此表示不滿,原由在此。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聖誕夜的叢林熱(上)
http://blog.udn.com/PAESI15/170799787
聖誕夜的叢林熱(下)
http://blog.udn.com/PAESI15/170836084


導讀︰
渣男的先知們(一)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3862085
渣男的先知們(二)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006552
渣男的先知們(三)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141735
渣男的先知們(四)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540396
渣男的先知們(五)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4759626
渣男的先知們(六)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5034465
渣男的先知們(七)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5302611
渣男的先知們(八)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5460525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渣男的先知們(二)--小說
下一則: 鐘裡的另一個世界--小小說
迴響(5) :
5樓. 月光邊境
2022/05/13 14:46

看到大哥讚美雪英變漂亮我笑了起來

大哥不呆嘛!!!

但是天天去你家,讓你看個夠,您還是沒有懂喔?

拔長釘我不敢想像 好可怕

大哥您的命真是險中求 好可怕

請問大哥什麼是"木童"

雪英後來的確常跑我家,而且和我媽相處得特別熱絡。但那時我心中充滿了對未來"自身難保"的恐懼,好多年不敢戀愛。復興崗畢業那天,雪英和男友來訪,並宣布將要結婚,那就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了。
熟朋友曾給我取過兩個綽號木童和漁郎都不賣座,沒多久就不聞此名了。"木童"諧音"牧童",意謂"呆男"。"漁郎"來自我早年的一個習慣,無論晴雨都帶著一支黑傘,一群朋友走在路上,太陽大了或下雨了,女生都會躲到我的傘下來。奸笑
郁勝2022/05/13 20:58回覆
4樓. 豁然 (守護一個承諾)
2022/05/04 00:33
您沒感染破傷風   真是萬幸...
年輕時傷過許多次,血流過不少,當時唯一在用的藥物是碘酒,都未感染過破傷風。據此推論,常在勞動的人免疫力應會較強。 郁勝2022/05/05 15:18回覆
3樓. *Susan*
2022/05/03 19:57
慶幸我從沒遇過渣男 因為男子只要稍有輕浮 便會被我一腳踢出 哈哈大笑
當年假日聚會團的女生們,都像你一樣精明,所以二哈在此耕耘;可謂"舉步維艱"!得意 郁勝2022/05/05 15:17回覆
2樓. 小泥鰍
2022/05/03 16:59

鰍現在是您格的忠實讀者~呵呵呵

我這裡可以看到很多人生經驗,好的學著,壞的做個可資警惕的反面教材。 郁勝2022/05/03 17:07回覆
1樓. 旭日初昇
2022/05/03 14:25

貴眷村真的是臥虎藏龍(抑或龍蛇雜處!?),

各種故事一籮筐,加上李兄的妙筆生花,

真是精采,期待續集!!!

任何一個聚落裡都會有不同的"人類",所以我村既是臥虎藏龍處,也是龍蛇雜處地。本篇是上一篇「聖誕夜的叢林熱」的延年版,把"渣"的定義又擴大了。但這個定義一經擴大解釋後,就連我也落馬了! 郁勝2022/05/03 16: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