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蘭2005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列印日期:2021/04/18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處處都須嗅風向
2020/12/07 16:06:41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
02--處處都須嗅風向


02、

這日牛頭犬又在辦公室裡罵一位女雇員,我其實是存心在找機會準備要給他找碴,我說︰「老哥,他不是學電腦的,電腦出問題她也沒轍。」

那個小問題對我而言,其實是個舉手之勞就可解決的,他們沒人知道,如果我來處理;會比電腦公司派來的維修員弄得更好。但我月薪大約只有輔導員的三分之一,犯不著管這檔閒事,如果把這台電腦弄好,可以預料到的;以後哪台電腦有問題就是我去修,如此輔導員的工作獎金來源更充實了,而我的月薪仍不可能多出一文。

早預料到牛頭犬是惹不得的,他立刻怒眼爆睜對我吼道︰
「你是甚麼東西?這裡輪得到你說話嗎?」我回道︰
「我當然不是東西,我沒權也不會去搞人家老婆,更不會去偷老伯伯枕頭下的錢。」

轟然一聲,牛頭犬暴跳起來,一隻膝蓋已經架到辦公桌上。齜牙咧嘴地揮拳吼叫︰「馬你個比!你給我說清楚,這是什麼意思?」隔著半張辦公桌,牛頭犬的暴牙已快啃到我腦袋。

這些輔導員清一色都是陸軍軍官退役,他們都是學長學弟互稱,最少都曾在軍中待過20年以上。我很納悶!過去這麼長的時間裡;難道都沒有人告訴過他?這樣待人處事能把事情搞好嗎?雖然他在這些人裡期別較老,可是現在大家都已經退役了,還有人甘願做他奴才?有些期別低的還曾被他揍。這隻老狗如果退伍後是在民間工作,有可能早就被人大卸八塊了!只有在榮民服務處這種地方,仍可以讓他繼續搖擺,想咬誰就咬誰。

要罵髒話誰不會?我也大聲吼向他︰
「我還X你祖媽呢!你他馬滴一坨狗屎!爛人!來,來啊!可以從這裡打下去!」
我指指我的頭,心裡已經準備好下一個動作,打算他一揮拳,就把他從這桌撂到那桌去。結果他的反應太讓我意外!

他輕輕爬下桌來轉頭就走,背過頭來氣呼呼丟下一句︰
「我現在就去告訴處長,你太囂張了,你給我準備滾蛋!」然後閃進走廊消失,這隻狂犬還真以為我很怕失去這個工作呢?本來已經磨拳擦掌準備好;今天打算要大大熱鬧一場,這時我反而愣在原地悵然若失!

我在這裡的最後一個月最累!我最感頭痛的還不是單身老榮民,而是個已有家室的中年榮民,他和我的年齡相差不多,在貧民窟外緣,住的是自己的樓房。瘋仔也不是全天候都瘋,但會不定期發作,尤其常在半夜發作,老婆早就跑了,一個上國中的兒子和一個上小學的女兒,長年處在驚恐中度日。

小女兒比哥哥更早熟懂事,一有狀況大多時候都是她打電話向輔導員求救,然後輔導員會掛電話來要我先去處理。我的輔導員算是比較不夠懶的,隨後還會到場,有些輔導員是把狀況交代給服務員後,就繼續睡覺。

好幾次半夜被電話催醒後趕到現場,兩個小孩已嚇得站出門外,屋裡推砸得一片狼藉凌亂。過去在部隊裡已有過面對精神失常者的經驗,在瘋子面前不要做正常人,他們對正常人都會心懷猜疑警戒,除非特別情況,尤其不要霸氣呵斥他,反而會刺激到他採取更危險的動作。

和瘋子對話要和他一樣瘋,當他感到來人是"同類",戒心已經減了一半。瘋仔如果說我旁邊還有另一個人在瞪著他,我就說︰「哈!你好聰明,可是我看不到他,能不能告訴我他長什麼樣子?」

當輔導員姍姍遲來時,我和瘋仔已經相對坐在地上比手劃腳聊了半天,輔導員把兩個小孩喚進屋,一起整理傾倒的家具,然後讓小孩把他父親的藥找出來,給瘋仔吃過藥安靜睡下,這一折騰起碼兩個多鐘頭以上。有次瘋仔的病在下午發作,這時醫院有人上班,機不可失。

輔導員開車,我和瘋仔在後座瘋言瘋語聊得好開心,我騙他說我們要一起去郊遊。把他送進軍醫院的觀護病房,他還是曉得被騙了,被架進病房時非常憤怒!也許個把月後他仍會被放回家,以後的事要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我已經做到大部分人都肯定無法忍受的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行政院正在進行一項大規模的社會情況調查,以職業為區塊;希望了解社會基層中還有哪些問題亟待處理,退伍軍人這個部分;當然是委託榮民服務處來執行,是有專案工作津貼的。以榮民單位也延續所有公家單位的習慣而言,這筆津貼當然仍是高階高領;計酬等比而下,到最低階的服務員就是按件計酬了。工作內容是一式四大張的問卷,問卷填寫完後,受訪者和執行人都須簽字認證。如果榮民還有甚麼建議,就記載於末張下方的建議欄內。

其他服務員大多不到兩週就都完成了,我這個死腦筋!還真的挨家挨戶去找人。白天未遇;下班後晚上再去,不找到該員不罷休。受訪者在外地工作,用我自己的電話頻頻聯繫,約個時間也非得要等到他回來再訪。逐條唸給對方聽,確定後才請他勾下去,一百多份問券幾乎把腿跑瘸,經20多天終於慎重完成後上呈,我的輔導員翻閱後臉都綠了!他隨手翻開一些其他地區的問卷給我看,凡是問到榮民對服務處的觀感,幾乎都是"非常滿意"!

再看我這一堆裡,在"非常滿意"打勾的卻寥寥無幾。我強調;我手裡的問券是百分百最真實的,任何一份都可以經得起再去電話核對確認,輔導員很懊惱︰
「誰在乎你是不是很真實?」不過他事先也並未提醒;真實度應該做到什麼情況?

多年後我自己檢討自己,為什麼很少遇到"好長官"?原因就來自我這個"痼癖",夠認真;但很不識時務!職場上有些事無須別人提醒,大多時候也不會有人給你提醒,但你必須自己心領神會嗅出風向,老是莫名其妙被一些長官"修理",結論是"自找的"!還能夠活到現在,已經算是很命大的了!

工作已老實完成,應該可以去領津貼了吧?且慢!上級;也不曉得是哪一上級交代,必須自己去找足相當金額數目的發票,才可以去具領津貼。又不是去做買賣,只是問卷走訪,哪來發票?問原因是不會有人理你的,大家;包括各輔導員;都很快就各自去找到了發票,就我實在不知該去哪裡找發票?過去無論在政府部門做聘員,或在工地處理工案,我接觸過發票整理的經驗其實很多。尤其在工地的經費列支浩繁,數額很龐大,我的整理方式;曾讓大包的老闆都跑來誇讚。

我把壁報紙裁成很多條,發票分前後;一張張都浮貼在長條紙上,有如很多支百頁窗的直排,上端還註明案號、品項,該項總額,業主的審計來看我的帳目,很快就一目瞭然,經手過近億也沒出過問題。這裡的人應是從沒見識過,曾經有公務員只因一張不到千元的發票出錯,而坐進牢裡去,所以他們完全沒有風險概念。可現在只不過四千多元;我卻步了!沒有合法名目,交不出發票,我拒領。據知在我離開那裏後,仍有其他人領了去。會計既不傷腦筋,又有人可以多賺,皆大歡喜!

處長也是已有退休月俸的退伍少將,除了開會時下達上級指示外,就是每年三節,代表上級到地方上的每位退伍將官家;贈送高額慰問金;並致問候之意。我也不曉得他究竟在混甚麼?好幾件老榮民的急難問題,我一再上呈都石沉大海,我也早就對他深感不滿了。我很奇怪;就還不到10人的輔導員都管不好,大部分毛病一堆,以前他在軍中時是怎麼升到少將的?

未待處長下達對我如何處份決定,第二天下午趕急我又去惹事了!這且暫時不表,容後再談。先說說我走訪這個地區貧民窟看到的情況。

未完待續~


導讀︰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31449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15187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476666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54587312


颱風過後,走訪散居戶老榮民聚居地區(長安里、潭墘里)。
(離職十餘年後,老榮民已所剩無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