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聖誕夜的叢林熱(上)--小說
2021/12/11 22:05
瀏覽1,486
迴響9
推薦103
引用0

聖誕夜的叢林熱(上)--小說

季非/文

那是政府明令「禁舞」的1970年代初,可是我們這群高中生,每年都會有人辦幾次家庭舞會,只要沒人打架鬧事,也從沒人來管過。我是市內各眷村很多人都知道的"李大班",要辦舞會找李大班襄助,肯定不會冷場,可是我不會跳舞。

雷明也不會跳舞,高二那年聖誕夜他也說想要辦舞會,但能邀約到的馬子太少,和我這個李大班商量,找幾位馬子幫忙熱場。我掛了幾通電話出去,雪英是我這個眷村裡的女哥們,一向最支持我,沒問題。阿玉是農家女孩,家裡管得很嚴,又沒有兄弟,夜裡絕對不准單獨出門,不過我有她母親的特許金牌,只有我去接送;她母親才會允許她跨出家門。小璐也不是眷村女孩,居然爽快答應,令我有點意外。其他幾位都說再看看吧!屆時如果有空會自己去。

有了好鍋;還得要有好料才能端出好菜,雷明家分別有兩處眷舍,凌雲村這處眷舍平時就只雷明和他弟弟在居住,而且該村眷舍是各村中空間最大的,他家門前還有一塊小院子,跳舞跳熱了,還可以在門外絲瓜藤架下聊天。要搞佈置我拿手,要找馬子,我家從來都是隊進隊出,每逢星期日門庭若市,女孩每每多於男孩,這種情形,在那個時代的眷村倒也不是很特別,電視頻道很少,可看節目也不多,假日時一群年輕人湊到一起聚聊,就是我們的消遣活動了。而且每到假日,我家倆老不到夜半不會回家,這時我就是屋裡的老大。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將要來到,小璐一早約我去她家附近的浸信會做禮拜,所以那天上午我家的聚聊會放空。一回村裡,雪英就對我大發雷霆︰
「那個小璐最有心機!悄咪咪就把你架走了。如果你去信了耶穌,我們每個星期天的聚會怎麼辦?」
「沒有啦!她最近常和她媽吵架,心情不好,我只是陪她去教會坐坐。」
「我最近也常和我媽吵架,我媽說你家一到假日就一群男男女女出入,一定沒好事?我還一直在幫你辯白呢!」
「好啦!好啦!下午時間我都陪妳。」

當天下午是雪英陪我去雷明家做先期準備工作。雪英去廚房煮了一大鍋紅茶,又調了一大桶雞尾酒。我用壁報紙畫了幾張海報,又和雷明把他購置的聖誕燈和聖誕樹佈置起來。望著琳瑯朗滿目的室內佈置,雪英說︰
「看吧!有我在你就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好。那個小璐有事就只會求耶穌幫忙,甚麼都不會。」
「當然,妳就是我的聖母瑪莉亞,而且今晚舞會我料定;妳也會是全場最漂亮的女生。」雪英好高興!在我頭上猛磕一下。

回到家匆忙吃了點飯,天色已暗,又要準備去接人前往雷明家。我的腳踏車後座載著雪英,先去阿玉家。阿玉的阿母一見雪英就問我︰
「妳怎麼從來沒有告訴我,你還有個這麼水的女朋友?」
「阿母,她是我同村的"哥們",不是女朋友啦!」
「"鍋門"素啥米?」阿玉的阿母聽不懂,雪英代答︰
「"哥們"就是說;平時我把他當是我哥,不過我生氣的時候,他就是我弟,會乖乖被我揍!」
「啊咧喂!你們眷村的查某囡仔很有勢頭咧。」阿玉的阿母別過頭去皺了一下眉頭。

阿玉的阿母這次顯然沒有像以往那麼乾脆,問都不問一聲,就讓阿玉坐上我的腳踏車後座出門。她問東問西想要確定;我今晚會帶阿玉去哪裡?阿玉已經先交代過,千萬不要說是帶她去參加舞會,所以這次我騙了她阿母,只說是載阿玉去我家聚聊。阿玉雖然幾乎每個星期天都會來我家,但她很內向,話也不多,她阿母刻意把她保護得很緊也是有道理的,因為她阿母相信,小玉跟著我出門不會有其他男生欺負她。

阿玉的阿母雖有點猶豫,仍勉強答應了讓阿玉跟我出門。我們三人再去小璐家,小璐已在門外的路燈下等我們,小璐一見雪英就把目光撇開,這一路上氣氛有點怪!雪英以往坐後座都老老實實地;兩手抓著後座的椅座邊框,今晚卻緊抱著我的後腰。阿玉的腳踏車駛在我右邊,一路上好幾次詢問我阿貴確定會來嗎?阿貴是我年輕時的"損友"兼"花棍"(現在的名稱"渣男"更難聽!),我們一群朋友聚聊時,雪英最喜歡糗阿貴,雪英給阿貴取了個渾名是"花玻璃貴"。

雪英和阿貴都是我們這群大孩子裡最會讀書的,一個讀省女中,另一個讀省高中,由於在校成績都很出色,在眷村裡走路都很有風。雪英是身披刺甲的豪放女,言語犀利,阿貴雖然很""賊,但出口成章引經據典,如我這般在讀三流私校的學生,在他兩舌戰時還真難以插得上嘴。阿玉只會默默坐一旁靦腆地笑,更不會搭腔,但我從沒注意到,阿玉看阿貴的眼神其實已有點"崇拜"的味道,雪英幾度提醒我︰「當心阿貴會打你妹妹(指的是阿玉)的主意!」我都一笑置之,這兩人的個性根本就不搭調嘛!

小璐是最晚才加入我們的話聚。小璐是鄰居家女兒的同學,比我們都小兩歲。我們這群年輕人裡也有幾位是基督徒,但聖光不罩,大多只把去教會禱告當成既定社交活動,只有小璐會在聊天時偶而突誦聖經箴言,就會被"致麗"打槍。致麗是大妹的同學,是個無神論者,也是和雪英並駕齊驅;在市內各眷村裡是聲名在外的恰美眉(現在稱做"辣妹")。雪英起初都是護著小璐,幫小璐對致麗嗆回去,後來不知怎地她兩變成了水火不容!今晚她只默默騎著腳踏車跟在後面。

我的腳踏車前籃子裡;還放著一張新買的黑膠唱片,她們都沒聽過。相信今晚舞會裡的賓客聽過的人也不多,因為唱片行老闆說;這張唱片新近上市,在屏東這個小地方仍是獨家的,而今晚舞會中我負責要播放音樂。這張唱片裡一開頭就有一曲很怪異的西洋歌曲,從頭到尾只有三句夢囈般的唱音,"阿哥哥"剛流行過,這時正在流行"靈魂舞",我覺得這一曲很有"靈魂"的韻味,一定會給來賓很新奇的感受。

舞會開始後不久,我邀請的致麗也獨自騎著小蘭蒂機車來了。致麗一進場就豔光四射,她今晚穿著一件閃珠光的銀色開高衩禮服,我們這些南部土狗男們幾曾見過這般盛裝?所有男生都不約而同把目光轉向致麗。雪英今晚穿著也不素,是一件墨綠底有大朵紅玫瑰的上衣,配上黑長褲。但她咕噥一句︰「我們都是中學生,她幹嘛穿著得就像交際花?」很酸!我趕快提醒她,今晚是雷明的場子,務必給我留點面子,別和致麗有爭執。

這晚致麗滿場飛,是全場最炙手可熱的佳麗。雪英拒絕了很多男生邀約,忙著幫雷明照顧賓客遞水酒。場子裡已熱到一半,我想我這張奇片歪樂也該拿出來現一現了。前一曲是慢四步,現在就來跳靈魂舞吧。場裡燈光仍很暗,我示意雪英把閃燈開啟,球狀五彩燈開始在吊扇下旋轉,滿屋子都是五彩光點在旋轉。

大家正站著等我放下一曲。樂聲響起,起初是一陣緊湊的非洲鼓聲,紅男綠女開始哈腰扭臂做出像鬼魅般的舞姿,但只一分多鐘的前奏後,有些女生先停下了動作,然後一群人都站著向我在放音樂的方向看過來......!

未完待續~

導讀︰

聖誕夜的叢林熱(上)--小說
http://blog.udn.com/PAESI15/170799787
聖誕夜的叢林熱(下)--小說
http://blog.udn.com/PAESI15/170836084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聖誕夜的叢林熱(下)--小說
下一則: 誰放的火?--小小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夢屋子 (春櫻處處)
2021/12/15 00:11
往事不如煙

點開來我說大頭像如此熟悉~~好久不見....

我曾經在中壢眷村親友家借住一晚,隔鄰正巧辦舞會,就像你所描述..

因為準備考試,很晚了覺得喧嘩,雖然裝扮時髦(當時)感覺都像學生,

那晚還有家長來找孩子回家的.一路罵^^,歡樂的時光隨著曲盡人散~

九年多後改變已很多!如果再見到,妳可能會認不出我。現在在往更遠的事去寫,再不寫,可能不久後就全忘光了。
郁勝2021/12/15 16:06回覆
8樓. 浮生
2021/12/13 16:28
羨慕也佩服,我是農村孩子,中學時期只知道讀書讀書讀書,放假就是到農田工作,晚上還要幫忙做家庭手工,到了大學迎新舞會,傻大個的我,自然而然就成了壁草。不過壁草出身的我卻最早結婚生子,但也很早就單親,反而現在在家陪小孫女,成為她最大的舞伴,每天一張小嘴哄得我一愣一愣的。
我村其實也是在鄉下,不過我家倆老在上海時就常跑"百樂門"舞廳,來台後生活拮据;才不得不收腳過清貧日子。
倆老雖然不很顧家,但思想較開明,利弊俱在。也因此養成我在小學時就開始能獨立自顧生活,很早就學會怎麼照顧病人,所以倆老生命最後這段時期,我知道怎麼讓他倆可以較舒適走完這一程。現在我最主要的希望,但願以後也不要拖累其他人。
郁勝2021/12/13 17:10回覆
7樓. *Susan*
2021/12/13 13:11

小時後只要聽到某某某參加舞會 我都會歸類為壞孩子大笑

長大後 自己也成了壞孩子 哈哈

如果能平行時空讓妳到這段故事裡,我得要持棍護送,以免其他男生暴動! 郁勝2021/12/13 15:53回覆
6樓. 繽紛
2021/12/13 04:14

如臨現場,我也想起那個純樸年代,跟著電視畫面學跳阿哥哥。

還會扭腰擺臀學馬舞,但就只有那麼一兩招。

我好像不會跳靈魂舞。

阿哥哥流行得較久,跳起來像抽筋。後來的靈魂舞狀似張牙舞爪,沒流行很久就被"踢死狗"取代了。那時好像還沒有馬舞?有段時期流行"雞舞",猛點頭,流行時期比靈魂舞更短暫。 郁勝2021/12/13 15:53回覆
5樓. tzi
2021/12/13 02:41
我開竅甚晚

念的是女校

到大學 全班女同學在課桌後面

大家下課的空檔,會的同學 教我們

練習跳交際舞 華爾茲, 恰恰.. 😊
高二時我還出過一次糗!女校一位女生拜託我去她學校幫忙畫壁報,那是星期六下午,其他幾位女生也是在旁邊互學著交際舞,我埋頭畫,沒多話。
到黃昏時,其他女生都回家了,只我和陪畫的這位女生要完成最後工作沒離開,未料校警不察,把下樓的柵欄鎖上了。直到次日天快亮時來接班的校警出現在樓下,我們才呼叫他開了門。下週一中午她母親就跑到我校來,希望確定那晚我和她女兒間沒發生什麼事。
郁勝2021/12/13 15:52回覆
4樓. 靜若
2021/12/13 01:17
您的人際關係很熱鬧,若寫成書,一定很厲害!寫文章為您的年代留下一些記錄,這個年代已看不到常見的往昔的人情味與人品的可貴,很功利的社會現象。
我少年時社會也有功利的一面,但現象不同。以學生而言,在學成績很好的在村裡人見人誇,不問其他。
我村裡還有一票兄弟常窩在我家抽菸、打麻將,那時這兩樣我都不會。他們有時一待整天,我還要下廚做兩頓義務供餐。我也是他們之中唯一出手可以做出整桌酒菜的,但我的學業成績真的有夠爛,所以我的名聲不算好。但我很確定;我也是他們之中最晚"開竅"的。
成績最好的那位,他母親常跑到我家門外扯著嗓子在罵︰「XX給我出來!不要被李家的爛娃娃帶壞了。」天啊
郁勝2021/12/13 15:50回覆
3樓. Sir Norton 狼人或臘腸狗
2021/12/12 13:37
類似場景的捕捉活化,我想不出華文作家𥚃、曾也能寫的如是動感活躍,那您又得了個第一名了,尤其重要的是,您置身還原,使我相信您仍是小伙子一,我瀏覧投入、竟把自己演成了阿貴。趕快偷偷告訴我,雪英沒變成嫂夫人吧?要給阿貴三、五次的機會啊。🤪👏👏👏
阿貴後來去做了法官,但英年早逝,早已不在世上。我曾向阿貴表明過,沒有經濟基礎前決不談戀愛。但阿貴仍始終守著他認為的"道義",從沒打過雪英的主意。
另一個更高段的"泥球",在本篇中沒有很多戲分,以後也許還有他出場機會。泥球很擅長打"潛水戰",我們這窩朋友裡的女生大部分都被他追過,究竟誰曾和她有過一腿,我至今仍不清楚。
雪英和致麗都曾是一代天嬌,但兩人以後遭遇都很不幸!倒是最讓大家都跌破眼鏡的事,小玉後來竟成了跨國商業大咖,不過我會永遠保密她的本名。
郁勝2021/12/12 14:57回覆
2樓. 旭日初昇
2021/12/12 11:48
--
李兄的青春年華多采多姿,真精彩!!!
初中時我就已相識滿天下,常在男女生之間幫忙傳遞情書。但我腦袋發育遲緩,比一般人開竅都晚得多,所以阿貴常笑我「烏龜吃大麥,浪費糧食。」 郁勝2021/12/12 14:56回覆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12/12 07:59
私家舞會竟備有五彩燈?真高級。
在高中我是當時很少數有在打工的學生,手裡有點錢常當凱子,每次辦舞會所有開支都是我在支應,場地也是我在佈置,所有來賓都無須花一文錢,所以我辦的舞會場面都夠大,是借用活動中心之類場所,常會超過百人。我家原就存放了如聖誕燈和閃燈球等的佈置用品。 郁勝2021/12/12 14: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