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民黨是怎麼失去大陸的?(三)
2021/11/07 18:38
瀏覽1,064
迴響3
推薦58
引用0


抗戰時期,在南方作戰的川軍。

國民黨是怎麼失去大陸的?(三)

1937年10月15日,四川王"劉湘"被任命為第七戰區(主要由川軍組成)司令官,1938年初劉湘因嚴重胃病去世(坊間對死因有不同揣測),第七戰區即被撤銷。川軍群龍無首,於是被打散發配到各戰區去。1940年,中央第八軍開進四川,陳明仁取代有意作亂的川軍將領周成虎防區,並派出大量駐川參謀團,這才有效掌握了四川政務。另方面讓蔣介石感到更難堪的是,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中央軍根本進不了雲南,因為雲南王"龍雲"採閉關自守政策。

川軍名義上是屬於國民革命軍,但抗戰前卻一直是一支獨立的軍隊。川軍的所有武器和裝備,都是川軍自己製造、購買、供給,但質量不高,軍官也是自己培訓,抗戰前收到的軍備撥款通電指示也是「責成該省自籌」,但川軍仍是地方雜牌軍裡最早"中央化"的。中原大戰時,地方軍閥合謀反蔣,川、滇兩軍就是配合中央軍在掃蕩地方軍閥的,這與川軍將領楊森很有關係,楊森也是四川袍哥會的總舵主。

川軍最主要的特點是「耐操耐苦」。四川多山,這些農村子弟大多缺乏基礎教育,但本就來自窮鄉走遍大山大水,寒熱撐得住,不計較伙食。據有些川軍老兵回憶,抗戰時在殲滅日軍後,很多士兵會卸下戰死日軍的皮鞋和皮帶,穿到自己身上。當糧食補給斷絕後,就把皮鞋和皮帶丟到滾水裡去煮軟藉以果腹,然後繼續再戰。粵軍和川軍士兵聚在一起聊天時,粵軍說︰「我是烏龜爬沙灘,打死也要踩下最後一個腳印。」川軍說︰「我是打不死的屎克螂!」

1937年,楊森的川軍編入薛岳的第19兵團。薛岳對待支援過來的川軍,所有待遇和粵軍一視同仁,但川軍的軍紀問題也曾被薛岳嚴厲檢討過。而抗戰時;第五戰區桂系的李宗仁對川軍較之其他戰區也較厚道,至少飯是會讓川軍吃飽的。抗戰之初,川軍第22集團軍最早被蔣介石分配到第二戰區閻錫山旗下,一直被閻錫山嫌惡。可能和中原大戰時,被川軍蓋過"火鍋"之故?閻錫山對待支援而來的川軍最是苛薄!

四川省分送補給到各戰區,路途遙遠,又常因戰爭狀態難以順利達成運補,因此川軍在飢寒交迫中打仗本就是常有的事。川軍士兵在第二戰區的雪地裡仍穿著草鞋,又都餓壞了,閻錫山不但不增補軍械,連糧食也不捨得發放,1937年11月9日太原失守,閻錫山命川軍殿後,川軍卻跑到了閻錫山部隊的前頭,經過晉軍一個軍需倉庫,凍得瑟瑟發抖的川軍官兵,將倉庫裡的軍品搶劫一空,也自行補給了極缺的槍械。

閻錫山怒罵川軍是"土匪",並向蔣介石告狀,寧可不要這支22集團軍支援。白崇禧立刻建議將這些部隊轉給第五戰區桂系的李宗仁,第二戰區的10萬川軍轉投第五戰區的李宗仁後,立刻補充槍械,物資,迅速恢復戰鬥力,並即時加入了徐州會戰。

■國軍各軍系間多有心結

台兒庄在山東南邊,是徐州門戶,滕縣則是台兒庄的戰術必守要地。日軍用飛機、大炮炸開滕縣城牆,再用機槍掃進去。川軍第41軍122師師長王銘章奉命死守滕縣,只剩3000人,手裡最後也只有手榴彈和大刀仍在拚。湯恩伯在外圍掌握了6萬多人的部隊,卻在棗莊以北按兵不動,因此放跑了日軍被圍的一半部隊。不見一兵一卒來援,王銘章部隊終至全體殉國,該部戰中沒有一個人開溜。

後世有人評論李宗仁老奸巨猾,為保存自己主力部隊;王銘章的部隊其實是為李宗仁墊底;給全部犧牲掉的。但川軍受到李宗仁善待,也讓李宗仁在台兒莊大捷擦亮了戰績。可諷刺的是,蔣介石通令表彰台兒莊大捷將領,授予青天白日勳章,除了血戰抗敵仍在世的有功之將外,湯恩伯的名字也赫然在列。李宗仁聞之氣炸!李宗仁說︰「若無滕縣川軍之苦守,焉有台兒庄大捷」?

1949年國共雙方在大陸進行最後一次和談,歷經數月接觸和談以破裂告終。同年4月20日當晚解放軍正式渡過長江向全國進軍。中共軍隊進擊南京時,李宗仁下令死守南京,一線總指揮湯恩伯又釜底抽薪了!湯放棄南京轉去守上海,導致中共解放軍於4月24日迅速佔領南京。因此,李宗仁表示;他一生中最痛恨的人就是湯恩伯!但從蔣介石的戰略觀點看,這時大陸戰況已極惡,轉守上海對國府轉移大量物資去台灣是比較有利的。

盧溝橋事變爆發後,1937年7月7日,以67軍為首的東北軍轉戰平津、河南,周圍友軍相繼撤退,在日軍陸空火力雙重打擊下,67軍在北方戰場以全軍接近覆沒的代價,才在松江一帶拼死阻擋南路日軍的進攻,幾十萬國軍部隊因此得以安全撤離。但事後張學良並未受到南京政府褒獎,東北軍有些軍人為此事憤憤不平,但原因可能和東北67軍餘部轉戰上海的情況有關。

1937年8月對日淞滬會戰前,國軍的67軍已經不是原來的"東北67軍",該部的軍長吳克仁已陣亡殉國,川軍的第七戰區司令官劉湘病重,於是把東北67軍餘部;和川軍21軍的一部分,臨時重組成真正的"雜牌軍"新67軍,由於缺乏時間適應調度,新67軍一開進戰場就陣腳大亂!桂軍的21集團軍及部分川軍守住蘇州河以南至杭州灣北岸地區,淞滬地區的國軍隊正陷入被南北夾擊險境。新67軍下轄的2個師,須協同川軍43軍26師受命從6日到8日死守三日,以掩護主力撤退。

67軍在剛接觸的第一回合就被日本國崎支隊擊潰了!使得川軍43軍26師腹背受敵,上萬部隊打得最後只剩500多人突圍撤出。可離譜的是,67軍的殘餘部隊竟紛紛主動向日寇投降,而且有個基層軍官還寫了降書;把自己的投降說成是"順天應人"。由於降兵源源如潮一波波湧來數以千計,竟搞得急於進軍;而短於人手的日軍十分苦惱!戰後蔣介石聞訊幾乎昏倒!上海大戰後,就把東北67軍番號撤銷了。

桂軍雖稱"狼軍",但在安徽抗戰時,也有過一段很不光榮的事例。白崇禧為保存實力窩在在安徽金寨。有些部隊竟偷偷和日軍作走私生意而大發其財,日軍在與桂系的走私合作中;達成經濟目的後,就趁桂軍不備一舉攻克金寨,瘋狂屠戮淫掠百姓,再放一把大火把一切燒成焦土。

1940年左右華北,華東,華南等地相繼淪陷日軍,就只剩下雲南(滇),貴州(黔),四川(川)等三個地方,1949年,國府在大陸的最後屏障也是滇、黔、川。1945年9月9日,中國正式接受日本降書。1945年8月,日本還未投降,國共間在山西就發生了「上黨戰役」。閻錫山時任第二戰區司令長官,國共之間從8月打到10月,解放軍取得最後勝利。第二戰區撤銷後,閻錫山去擔任山西省政府主席。

抗戰結束,國民政府共頒發青天白日勳章173枚,其中東北軍34枚,西北軍25枚,晉綏軍6枚,黔軍6枚,桂系3枚,川軍1枚,滇軍1枚。
獲頒青天白日勳章是國軍的最高榮譽,也以帶領過大部隊作戰;並且打勝仗的高階將領較有機會獲頒。不過再看個別紀錄,東北軍獲頒青天白日勳章的將領中,大部分都是其他省籍的人。粵軍本來就隸屬桂軍,桂軍獲頒其他勳章的將領中,也以廣東人為絕對多數。

據不完全統計,抗戰中犧牲的國軍將領105人,其中雜牌軍將領54人,川軍就犧牲了24個將領。但一般認為,桂軍是「雜牌軍中的王牌」,川軍則是「雜牌軍中的雜牌軍」,而且被打散配屬到各戰區去,要獲頒青天白日勳章的機會就極低了。

湯恩伯的世說評價毀譽參半,甚至有吃軍餉的傳聞,抗戰後仍被授予青天白日勳章。但他手下有強將。湯恩伯部主掌第一戰區時,該戰區也是各路諸侯大彙聚。有宋哲元的西北軍、李宗仁的桂系、孫震和王纘緒的川軍。

據統計,抗戰時期國軍以整個建制投敵達50萬人,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原西北軍。另外,在抗戰投敵的將領中,西北軍占了總數99人中的46人。其中最諷刺的是龐炳勳為臨沂戰役時的英雄,但1943年其被俘後,卻投降日軍;成為偽汪政權的第24集團軍司令。但西北軍也出過不少猛將,例如宋哲元、孫連仲、張自忠等。

抗戰結束,論功行賞。國軍部隊裡的老廣和川娃兒都搥胸跌足!不過,自己的老大早就不在了,做為別系的"拖油瓶";其實這也是世道常情。

■日軍的剋星是薛岳,薛岳的剋星是粟裕

1933年開始,薛岳參與了歷次的剿共戰役,他率領第二路軍縱橫中原,步行兩萬多里「紅軍一路跑,薛岳一路追」,開創了中國有史以來軍隊徒步長征的紀錄,一路窮追猛打,痛殲紅軍5萬多人。薛岳也因此成為紅軍"長征"路上最為頭疼的敵將。1938年6月,薛岳出任武漢衛戍區第一兵團總司令;10月指揮軍隊在萬家嶺一帶全殲日軍一個師團,史稱「萬家嶺大捷」。1941年,經三次長沙會戰使用「天爐戰法」,殲滅日軍12萬人。整個抗日戰爭期間,薛岳殲滅日軍多達27萬人,成為殲滅敵人最多的將領。

與大多貪污腐敗,貪圖享樂的國民黨將領相比,薛岳是其中一股難得的清流。而且"薛老虎"無論在剿共和抗戰時期,都戰功彪炳,被公認是"中國抗日第一戰將"。但在抗戰後的國共全面內戰時期,薛岳就成了被拔光虎鬚的大貓,連嚐敗績。這其中有一個很重要原因,薛岳出自"保定系",在中央軍嫡系雲集的南方大戰區,各部隊領軍的大多都是"黃埔系"出身,套句家常話︰「叫不動」!而且自陳誠在東北大裁軍後,被編入中央軍的前雜牌軍也各有心結,很難齊心抗共。

1946年12月初「宿北戰役」,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揮25個半旅,在江淮和山東,企圖夾擊中共華野。中共華野集中優勢兵力圍攻國軍整編第69師,薛岳令整編第11師馳援,但整編11師是中央嫡系不聽指揮,不僅沒有向峰山進攻,反而趁夜撤回到宿遷城內,造成69師被圍全殲。(事後,國防部只發文申斥整編第11師:「此次整11師撤退,未能適時通報,以致影響整編第69師蒙受到重大損失。」)

宿北戰役後,1947年1月在山東省南部,又發生了國共的「魯南戰役」,起先由陳誠親信石祖黃任司令官,是國軍第一機械化快速縱隊,石認為自己受制於步兵指揮官,感到很不爽!竟臨陣棄部隊而逃。又換另一親信車蕃如任司令,車認為快速縱隊位置過於突出,上級不允許其撤退,也拋棄部隊跑回徐州。國軍派出飛機支援地面部隊,但空投單位已被中共滲透,部分物資反而空投到共軍陣地上。第一快速縱隊全軍覆沒,還把七輛美製戰車送給了共軍。

宿北戰役結束後,薛岳將剩下的部隊分成三路大軍。東南方向由李良榮28師(湘軍)以及張靈甫74師(中央軍)駐守。南面方向由胡璉11師(中央軍)以及鍾記桂第7軍(桂軍)駐守。北面方向由王長海77師(西北軍)、周毓英51師(東北軍)、劉振三59師(西北軍)以及馬勵武(黃埔系)26師;以及第1快速縱隊駐守。在魯南戰役的第一階段,26師被全殲,馬勵武被俘。1947年1月,51師幾乎被共軍全殲,師長周毓英被俘。

孟良崮戰役是1947年5月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在山東省中部沂蒙山區的一次重大戰役。張靈甫的整編74師雖為中央軍,軍內各師也同樣有心結。其中58旅是張的"家底",57旅和51旅是整編納入,作戰時,張靈甫總是讓57旅和51旅去衝前鋒,把58旅放在後面。李良榮的28師奉命配合74師作戰,張靈甫說︰「28師還是等我們把漣水打下來後,接防就是了」。張靈甫的74師在「孟良崮戰役」吃緊時。28師的人就嘲諷說︰「我們準備好去漣水接防啦!你們怎麼還沒把漣水打下來啊?」

參謀總長陳誠接任華東國軍指揮權,部署籌劃「萊蕪戰役」,第二綏靖區司令官王耀武以下全軍覆沒,再也無力以機動兵力配合國軍徐州剿總;在山東發起的重點進攻,共軍在一個月後的孟良崮戰役又全勝,薛岳被當作替罪羊。1947年3月3日蔣介石以「指揮無力,名聲低落」的罪名,撤了薛岳的職,國軍徐州綏靖公署也被撤銷。

1948年國共松滬會戰爆發前,大多將領仍屬意應由薛岳來擔任國軍總指揮。但因前衍未消;蔣介石後來還是任用劉峙來指揮,造成松滬會戰失利主因。薛岳三次大敗;都是國共內戰時碰到中共的粟裕,所以說得上「日軍的剋星是薛岳,薛岳的剋星是粟裕。」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佛教徒1
2021/11/10 19:12
有人問關麟徴如何打東北之戰,關提出自己的戰略,可惜蔣不採用,偏用杜聿明,杜在遠征緬甸戰役就幾乎全軍覆滅,足見杜不堪重任,當軍長已經到頂,再上去就不行
我........ 郁勝2021/11/10 21:12回覆
2樓. 旭日初昇
2021/11/09 09:33

若國民黨未失去大陸,

不知現今整個世局又如何?

1939年二戰爆發前,德國在東方最友好國家是中國的國民黨政府,德國密約蔣介石,協助中國整建軍備,在東北逐出日軍,未來再一東一西夾擊蘇俄。但中國太弱!還來不及完成整軍就已節節失利,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後,希特勒才決定"放棄"中國。
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中國在美國要求下,可提供軍援抗日,1941年12月中國才轉而對德宣戰。但1945年底美國馬歇爾為調停國共衝突,提出的《整軍方案》大幅削弱了國軍,也是國民黨快速失去大陸的重要原因之一。
「1949年國民黨如果沒有離開大陸」?這個假設將會根據國共內戰情況,演變成兩個方向︰
01、國民黨據守四川、雲南、貴州,和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形成「兩個中國」,而台灣那時就已經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但毛澤東如果沒有更改國號,這個條件仍不能成立。02、國共內戰,如果國民黨反攻贏得勝利完成統一,仍難避免和蘇聯交戰,這時日本極有可能會和中國形成聯盟,但美國的態度在其中仍舉足輕重。
郁勝2021/11/09 14:11回覆
1樓. the flying kite
2021/11/07 21:45
2018年台灣高中歷史課綱已經省略歷史脈絡,將原本的朝代「編年史」改為「主題式」教學,課程學分從8學分刪減為6學分。反觀共產黨統治下的教育,用簡體字以中華文化傳承者自居,而且不斷強化「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岸人民本是同根生,政治操弄下越離越遠;兩岸弄得勢同水火,得利者有誰?蒙禍者又是誰?
民國35年8月,國民政府行政院飭令廣東省政府接收東沙、西沙及南沙各群島。民國45年,中華民國海軍重新進駐南沙群島後,行政隸屬又劃歸為高雄市。至於金門、馬祖,至今仍隸屬福建行政區。在相關法源上仍有疑義。因此,甘迺迪時期美國曾要求國府放棄金、馬。陳水扁任期也曾考慮放棄東、南沙。現在美國和中共相爭,東沙才又成了熱點。
民進黨一直想斷掉和中國的脈絡關係,但以地緣政治和歷史情結,以及公觀全球戰略角度看來,這將會是台灣未來的禍端!
郁勝2021/11/07 22:2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