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樟腦物語
2021/11/05 00:03
瀏覽6,127
迴響9
推薦132
引用0

大部分人對樟腦的印象,大概都是放在衣櫥及書櫃裡防蟲用,或洗手間除臭用的白色小藥丸,有濃濃的刺鼻味,價格便宜,不是什麼名貴之物;而能蒸餾出樟瑙的樟樹,有特別的木材香味,也能耐空氣污染,是很好的行道樹,全台大概每個城市都有,像台北市的中山北路、敦化南、北路、仁愛路等著名的大馬路,竹科的園區一路,都可見樹䶖不小,樹幹粗壯,成排成林的樟樹;樟樹原產華南、台灣、日本、東南亞等地,曾是台灣中低海拔山林的主要樹種,但現在砍伐成本過高,大概都被當成雜木等級,不像桃花心木、烏心石、牛樟、肖楠等經濟價值高的樹種,常被山老鼠偷採,樟樹卿本佳人,可惜生不逢時。

 

其實樟腦和樟樹,歷史上曾經是很珍貴的物品,18至20世紀中葉近兩百年間,更是樟腦和樟樹的全盛時期,1637年(明祟禎十年)初刊,宋應星編纂 的「天工開物」中,就有樟木造船的記載,包括鄭和下西洋的艦隊,材質優良,自不待言,1725年(清雍正三年),清廷將樟樹列為建造戰船用的軍需材料,開始管制;19世紀以前,樟腦主要供藥用,19世紀末,卻一躍變成無煙火藥,及賽璐珞(Celluloid)所不可或缺的原料,成為戰略物資及重要化工原料,價值甚高,官方特設專責單位,實施專賣,曾經有很輝煌的時期;現在台北市南昌街的台灣菸酒公司,是日本時代的專賣局,樟腦是專賣的項目之一,附近的國立台灣博物館南門園區,當年是「總督府專賣局台北南門工場」,負責樟腦的精製,南門工場是台灣當時最大的化工廠,出口量佔全世界八成左右,可以左右全球市場,地位重要。

 

樟腦入藥,史籍上記載,可上溯至西元六世紀阿拉伯人所稱的「Kafur」,被視為珍奇之藥,這個字也是現在樟腦英文Camphor的字源;13世紀初葉,南宋趙汝適所編纂的「諸蕃志」,就有中國向東南亞輸出樟腦的記載;1505年(明孝宗弘治18年),太醫院劉文泰等所編纂的「本草品彙精要」中,也記載了天然樟腦的製造法,將樟腦入藥,中醫西醫都有,中醫用於治療風濕、疥癬、霍亂等,西醫則用來做內科的強心劑、皮膚病、神經衰弱症等;其實我們現在常見的綠油精、面秀雷敦等,都含有樟腦的成分。

 

明鄭時期(1662年),小灶式製樟腦方法被引進台灣,當時台灣山野遍地樟樹,尤其北部,遂逐漸變成樟腦盛產地,與茶葉、糖合稱三大輸出品;1839年鴉片戰爭後,英商壟斷台灣樟腦的出口,清廷1863年(清穆宗同治二年)遂將樟腦改為官辦,禁止民間私製出售,等於斷了英商的路,引發衝突不斷,而致1868年,英方派兩艦砲轟台灣安平,是所謂「樟腦戰爭(Camphor War)」,事件以清廷賠款收場,並於1869年(同治八年)取消樟腦官辦;因樟腦貿易,演變成雙方兵戎相見,儘管戰爭規模不大,但可見樟腦之重要性日增。

 

瑞典的化學家諾貝爾(Alfred Nobel),1867年發明隱定性較高、容易搬運及使用的無煙炸藥(Dynamite),諾貝爾也是世界學術、文學及和平最高獎項,我們熟知的「諾貝爾獎(Nobel Prize)」原始捐贈人;1887年他更在無煙火藥中加入10%的樟腦當安定劑,發明威力更強大,可供槍彈、砲彈用,稱為Ballistite的無煙火藥,戰爭型態隨之改變,樟腦頓時成為關鍵的戰略物資,諾貝爾是樟腦的第一個貴人;1869年美國人海耶特兄弟(John & Isaiah Hyatt),發明以樟腦為增塑劑(Plasticizer)的賽璐珞,容易加工,能任意染色,可以廣泛應用在生活用品、玩具等的製作,1889年更用於製造攝影及電影用軟片,樟腦一躍成為重要的化工原料,海耶特兄弟是樟腦的另一個貴人。

 

此後三、四十年,可稱為台灣樟腦的黃金時代,1899年日本總督府設立專賣局,將樟腦改為專賣,更在南門附近,設立佔地六公頃的樟腦工場,1920、1930年代的全盛時期,有職工數百人,是台灣當時最大的化工廠,工場將各地運來的粗製腦砂與樟腦油,分餾精製成純度高的樟腦,再包裝銷售;所謂粗製,也稱山製,即在山區的樟樹林附近設置蒸餾鍋灶,將樟木削成片狀,以水蒸氣蒸餾木片,蒸氣冷卻後,將油水分離並結晶,成為腦砂及樟腦油,靠近山區的城鎮,如北部的大嵙崁(大溪)、三角湧(三峽),桃竹苗的鹹菜甕(關西)、樹杞林(竹東)、南庄、貓里(苗栗)、三義,和中部的東勢、南投、集集、林圯埔(竹山)等地因而興起,各地湧入不少「腦丁」,即從事粗製的工人,腦丁須經政府核准,山區也到處可見鍋灶燒材的炊煙;但樟腦粗製,必須深入山區,與原住民之間,也引發不少衝突。

 

可惜好景不長,1896年以松節油製造合成樟腦(Synthetic Camphor)宣告成功,合成樟腦的物理特性,比天然樟腦差一些,但成本低很多,二戰後石化工業日益發達,各種塑膠陸續發明,取代了賽璐珞,天然樟腦頓失重要性,產業鏈很快就沒落了,像繁華落盡的大戶人家,往事如煙,當年的輝煌事蹟如鏡花水月,只留下許多令人唏噓的故事。

▲▼台北市敦化北路(上)及仁愛路(下)的樟樹大道。

▲新竹科學園區的樟樹大道。

▲▼綠意盎然的樟樹(上)及敦化北路安全島上的樟樹步道(下)

▲每一棵樟樹都建檔列管。

▲台北市貓空山上的樟樹步道,想像兩百年前貓空山上可能也到處樟樹。

▲台北市南昌街的台灣菸酒公司,建於1902年,是日本時代的「台灣總督府專賣局」。

▲▼國立台灣博物館南門園區(上),是日本時代的「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南門工場」的物品倉庫(下,象牙白石塊外牆)及樟腦倉庫(下,紅磚外牆)。 

▲▼暱稱小白宮的物品倉庫外觀(上)及內部(下),小白宮推測可能是儲存鴉片原料煙土的庫房,日本時代鴉片也是專賣,也是由南門工場負責生產

▲小白宮旁的庭園,幾棵參天樟樹,樹齡可能已超過百年。

▲南門工場模型,紅樓及小白宮是左側中間的兩棟。(攝自南門園區展品)

▲▼粗製樟腦的鍋灶(上),左邊是削成小段片狀的樟木,熱蒸汽經由竹管,導入右邊的腦田,即油水分離的水槽(下),水槽上方可見當年簡陋工寮的照片。(攝自南門園區展品) 

▲▼南門工場將粗製的腦砂與樟腦油,分餾精製成高純度樟腦的分餾塔模型()台灣日本時代一家樟腦專賣商的招牌()。(攝自南門園區展品)

▲樟腦外銷的包裝,上面註明台灣政府(Formosa Government)。(攝自南門園區展品)

▲▼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藥品,其實都有樟腦的成分(上);這些四、五年級生記憶深刻的「尪仔仙」等兒時玩具(),其實都是賽璐珞所製造,發明賽璐珞的美籍海耶特兄弟,是讓天然樟腦重要性暴增的「貴人」之一(攝自南門園區展品)

▲▼瑞典斯德哥爾摩的諾貝爾博物館(上,Nobel Museum),瑞典化學家諾貝爾是諾貝爾獎的贊助人,他也是讓天然樟腦重要性水漲船高的「貴人」之一;諾貝爾獎除了和平獎,其他都在斯德哥爾摩頒獎,得獎人也都會入住這家港口邊,名為「Grand Hotel」的旅館(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中子(東籬居士)
2021/12/04 21:56

諺語有云:「一樟、二瓊(烏臼)、三埔姜(黃荊)、四苦楝,芭樂頭無路用」,可

樟樹曾是台灣珍貴的鄉土樹種和經濟樹種。

樟樹實用功能價值高,但實而不華。二至四月開花,花綠白色,小而多,卻不像其他花樹有姹紫嫣紅花的奪目討喜。

然而,良禽擇木而棲,樟樹有自然芳香,且枝繁葉茂,不少的鳥雀喜歡來樹間停棲。果子趨熟時,也有識貨的鳥兒、松鼠來食,如有機緣,你不妨也留意去發現吧。

<旅遊花樹記事>樟樹功在老台灣 實而不華鳥愛棲

https://bv7389.tian.yam.com/posts/205571865
謝謝中子兄,小文在概嘆現在的樟樹,卿本佳人,生不逢時,無緣躬逢樟樹的黃金時代,並無眨抑樟樹之意。

您提到有關樹的閩南語諺語,「一樟、二瓊、三埔姜、四苦楝,芭樂頭無路用」;小時在鄉下,玩伴間常以打陀螺自娛,陀螺都是央求長輩幫忙削製,用以削製陀螺的木材,就常聽大人提這句諺語,只是記得最後一句,是「芭樂材上好用」,跟您說的正好相反,那時就覺得芭樂應是雜木等級,怎麼會是「上好用」呢?可能是以訛傳訛,應該是「無路用」才對。 Charles Lin 2021/12/05 21:51回覆
8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21/11/11 11:59
這是很寶貴的樟腦演進資料.謝謝分享
謝謝小彩,其實我也是現買現賣,將南門園區展場裡零散的資料歸納,再加上一些搜尋到的資料及照片整理出來的。 Charles Lin 2021/11/13 22:25回覆
7樓. Sir Norton 阿祖給你靠
2021/11/10 16:34
兄台的這篇特優,曲很高且很合眾,勾起大家共同的鄕情。我尤愛臺北愛國西路上的巨樟,服兵役時須為營區內的老樟樹做防腐驅蟲。
幾年前去裁判一場碩士答辯,該生論文主攻「樟腦新用」,我只問他樟腦是aromatic 不飽合芳香族或aliphatic飽合脂肪族,這高材生竟答不出來,所以立刻死當。🤣🍃🌿🪴
謝謝爵士美言,能被邀請當碩士生答辯裁判,絕對是飽學之士。
另外有個資料,台灣目前的十大神木中,唯一上榜的闊葉樹是樟樹,其他全部是針葉林樹種的紅檜,位於南投信義鄉神木村,那棵樟樹神木,高43.6公尺,胸圍16.2公尺,樹齡一般推估800~1000年,1920年為日本時代的日籍樟樹調查員所發現。 Charles Lin 2021/11/13 22:24回覆
6樓. the flying kite
2021/11/09 17:46
人工合成的「樟腦丸、油」「薰衣草、茶樹、香茅、玫瑰…精油」,以及各種維他命、化學肥料、藥品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的合成品,乃至各種品牌的飲料、果汁對近代各種各類的文明病提供了很大的貢獻!我曾看過無意間掉地上一角的某一小顆粒維他命,很多天了沒ㄧ隻蟑螂、壁虎、蚊蟲、螞蟻去碰一下下。
謝謝the flying kite,合成物質的發明,確實是人類科學演進的結果,也大部分能造福整體人類社會,但也會對相關自然物質的生產鏈,造成負面影響,樟腦就是這樣的受害者。

另外小文內提到火藥,我們以前都讀過,火藥是中國的四大發明之一,但那是黑火藥,黑火藥爆炸時會產生很大的黑煙,在戰場上很容易暴露自己位置,直到諾貝爾發明了無煙火藥,才能用在槍炮彈藥上,諾貝爾也因此發了不少戰爭財。 Charles Lin 2021/11/13 22:22回覆
5樓. 我是google迷
2021/11/05 21:22
南門我也有去,當時蠻訝異南門也有造鴉片。
謝謝,確實南門工場也生產鴉片,展出資料中,也有不少鴉片相關,那棟象牙白石牆的建築,當初就是儲存鴉片的倉庫。 Charles Lin 2021/11/06 22:11回覆
4樓. 愛馬
2021/11/05 11:43

camphor(我且稱它樟腦素) 與今年的諾貝爾獎也有些關聯。

今年的得獎研究是辣椒素與痛覺,源于辣椒素與熱覺接收器的作用。

一系列的研究裏,樟腦素(還有許多其他的天然物像是薑素,咖喱素,孜然素,等等)都曾被研究過。

樟腦有止痛的功效,原理與辣椒素類似。

現是卿本佳人卻時運不濟,或許來日遇上公子搭救,又成人人仰慕的花魁。

謝謝 Charles 的介紹!增長了我對樟樹的認識。

謝謝愛馬,這是妳的專業。

確實,有天時地利人和,可能又另一番景象,就像這幾年薑黃素風行一時,薑黄我老家附近的山上到處都是,也沒人種,小時候寒假常跟玩伴去挖薑黃,賺點外快。

先前曾寫過一篇「荳蔻的蓴鱸之思」,杜牧詩中的荳蔻,其實就是台灣田野間常見的月桃花,中興大學的研究證實月桃有不錯的抗發炎效果,中國醫藥大學的研究也證實,有降血糖及開花癌症新藥的潛力,哪天說不定也大行其道,附上兩張月桃的花及種子照片供參考。

Charles Lin 2021/11/06 22:04回覆

Charles Lin 2021/11/06 22:08回覆

Charles Lin 2021/11/06 22:07回覆
3樓. 旭日初昇
2021/11/05 11:15

新竹地區至今仍保有許多樟樹,

除園區外,許多土地公廟都有幾棵高齡樟樹相伴。

不知學弟去過峨眉湖否,印象中那裡也有留存一個小型樟腦(油)煉製屋。

謝謝學長告知,峨眉湖曾去過多次,但未聽過峨眉湖有個小型的樟腦煉製屋,倒是聽過關西有,找機會要去看看。
竹東、關西等地,都是以前山製樟腦的重要集散地。 Charles Lin 2021/11/06 19:42回覆
另外一點,明鄭時代,台灣經濟及政治的中心在台南,20 世紀前後,樟腦工業的興起,使得台灣茶葉、蔗糖和樟腦的三大出口中,有兩項的主要產地在北部,也使得經濟及政治中心,逐漸移向台北。 Charles Lin 2021/11/07 17:17回覆
2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11/05 08:20
許多化學品自從能人工合成之後,價格下跌,影響經濟民生甚鉅。除了樟腦之外,以前台灣也種植許多香茅草,提煉香茅油。自從人工合成香茅油之後,沒人種香茅草了。
謝謝,確實如此,這樣的例子,世界各地,也所在多有,像日本北海道富良野的薰衣草,在人工合成精油還沒成功前,曾經種有很大面積的薰衣草,近三百家農戶,戶成功後,種植面積迅速縮減,只剩下幾家,也只能朝觀光農業發展。 Charles Lin 2021/11/06 19:41回覆
1樓. Retiredbum
2021/11/05 01:06
學習了, Thanks!
謝謝Retiredbum。
BTW FYI,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霧峰林家,在清法戰爭中有軍功,劉銘傳將台灣樟腦專賣權給了林家,從此發跡。 Charles Lin 2021/11/06 22:1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