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意外的發現
2007/03/20 21:26
瀏覽962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意外的發現


上次提到大陸作家殘雪,其實還有一段插曲。

某天去書店看書,便是那些專營簡體字書的二樓書店。比起港台的繁體書,大陸出版的簡體版差不多是二到三折的價錢,對一向省儉的筆者而言,除非繁體書有不可不買的理由,否則寧選便宜得多的大陸書。

在書店裡勾留一會,捧了幾本書到櫃台結帳。店員算一下,說:「今天大特賣,買滿一百塊有九折,這裡還差幾塊。」

我「哦」了一聲,明白店員的意思是麻煩我去多選一本。

我瞄一眼背後排隊的人龍,儘管人人都是那臉漠然的臉孔,但我讀到背後蘊含的義意:「還不快去揀書,別阻著全人類呀。」

我當然不能冒天下之大不諱,隨手挑了一本殘雪的小說集匆匆付款離開。

回到家裡,打開殘雪那本命名為《從未描述過的夢境》的小說集,心中嘀咕,沒有前言或序文等等慣見的篇章,也算了,怎麼連目錄也沒有?最弔詭的是,開始的頁次已是五百多頁。連忙翻看封底,上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寫了:上下兩冊定價--48元。

我用48元買了一本下冊!

在我的記憶裡,書店那疊十幾本殘雪似乎都是這個模樣,即是說只見下冊不見上冊,也不見有上下冊綁在一起的包裝。再說,店員也應該提醒我吧,但他沒有。不過,書店未必會存心搞這些小動作來欺騙顧客,我只能善意的下一個結論:背後排隊人龍一眾的催促目光、我的太意、店員的匆忙、上下冊亂擺等等原因,致令發生這個有下無上的悲劇。

回去退換或要回上冊是不可能的了,難得有空山長水遠萬里迢迢去一趟書店,下次再去應該是兩個月後的事。此其一。

書店有一萬個理由不接納我的投訴,我的唯一武器只能是我的信譽,但我的信譽在他們看來是零。因為我不是熟客,又沒有政治家即便是亂開空頭支票也能迷惑群眾的口才,要說服他們相信我只拿了下冊其實蠻難的。此其二。

瞄了幾篇下冊的殘雪小說,無法在其中找到即便拿起放大鏡也找不到的樂趣,不管文字結構意旨技法諸如此類都不對我的口味,便再擺十本上冊在我面前也懶去翻一下,何況要勞師動眾去換?此其三。

好了,事情就此結束,殘雪也被我塞到書櫃深處,讓她冷掉也好,溶化也好,都不干我的事。

不,事情還未結束,上面一堆廢話都不過是個引子。當我撥開書群,想找一個洞穴埋葬《從未描述過的夢境》下冊的時候,竟意外發現一本消失許久的書,或者可以說,我以為消失了的書。

其實也不能稱作書,只是一本中學時代剪輯報紙上的文章,再加上自己寫的評論,東湊西拼而成的雜文集--外人來說一文不值但卻于我有無限回憶的拼貼。

中學生的觀點畢竟幼稚和不成熟,但卻紀錄了我那個時期的心路歷程。回望走過的路,儘管泥濘滿途,方向不定,但都是我的足跡呢。

由此觀之,殘雪還是有點意義,她令我想起「蝴蝶效應」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走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