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7)
2007/03/06 23:37
瀏覽1,013
迴響2
推薦10
引用0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7)


  呼,寫得好慢,好痛苦!七千多字磨了好久。

  對不起嚇著了妳,我知道不該這樣寫的,好抱歉到最後我控制不了自己。

  仍然未有德軍吸血鬼故事,仍然是女吸血鬼,而且妳一定懊惱我借了我們之前的生活片段寫入小說裡。再次對不起,我的經驗就是這麼多,瞎扯起來實在沒看頭。

  又是一個寒涼的夜晚,很累了,好希望像主角一樣抱著愛人深深一吻。

  寫最後一段時不知為什麼滿眼淚水,妳看見一定會笑。

  去睡了,我們夢中相見吧。


※ ※ ※


  昨晚寫的故事有不少我們共同的經歷,妳不會忘記吧。

  長洲是妳和我到過的地方,其實這幾年沒踏足那個小小的島嶼了,也不知變成什麼模樣,只知道還沒有汽車,因為欠一條連接港島的橋。

  我想永遠也不會有橋吧,巴掌大一個小島,沒必要大興土木建橋,況且更會破壞她的恬靜和閒適。

  記得那一年我們在往長洲的渡輪上討論過橋的問題,我發表了上面一番偉論。妳噘嘴反對,妳說受不了風浪,坐船搖搖晃晃會吐,妳喜歡橋,喜歡橋的安逸寫意,喜歡在穩固牢靠的橋上散步,更喜歡在橋上看風景。

  我笑看著妳,說妳中了卞之琳的毒。

  當然那是說笑的,換來妳幾下粉拳,我樂意承受。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卞之琳的「斷章」,我還記得妳唸誦的時候,神態專注,一臉無法形容的嚮往,彷彿妳便是那個橋上佇立的麗人。那時我說,在橋下看妳蠻浪漫和詩意的。

  此刻想來卻是另一番心情。

  際此寒夜,我實在不願意站在橋下看妳,我不願……

  我不願在橋下看妳,不願在夢中見妳,不願在回憶想妳,不願在更深人靜的夜裡獨對昏黃的照片幻想妳在我身邊。相反,我要朝夕和妳相對,形影不離,看妳秀麗的臉龐,晶螢的眼眸,輕撫妳柔軟的長髮,細聽妳婉順的語音……

  然而,一切一切都那麼不可企及,有如宇宙邊沿的類星體,離我越發遙遠了,遠到只能思想才可追及。

  故事中的長洲和我們共處過的長洲不一樣,漁村什麼的真的沒有印象了,堤岸海灣沙灘倒留下我們青春的足跡。

  妳不喜歡攀山,幸好長洲沒山,低矮的丘陵像一條伏獸的脊骨分隔左右兩岸,站在島中央的小丘上,可以俯瞰環島彎彎曲曲的海岸線,東邊湮籠雲繞的港島,西邊茫茫漠漠的大嶼山,北望綿綿不斷潑墨山水的九龍,南面望無止盡的太平洋海天一色。那時我一本正經給妳講解東南西北的景觀,妳眨動著明亮的眼睛聽我指點胡謅,微笑著不說話。我到後來才醒悟到,妳其實未必不知道這些顯淺的地理常識,女孩子習慣讓男生逞強,凡事矮一截裝不懂,是不是?

  我沒想到妳原來這麼堅強,尤其面對不幸的命運播弄時更不會輕易低頭。相比之下,我是多麼的軟弱和怯懦。

  不說掃興話,回到剛才的故事。老實說寫的時候沒個底,連結局也未經深思熟慮,只有個模糊的概念,可說隨寫隨想,寫到那裡算那裡。

  沒錯,就是隨意啊,連那個墨鏡男也是憑空冒出來,之前完全沒有這個人,是突然心血來潮不請自來的角色。興許是一剎那的靈感,希望為小說增添一點點神秘懸疑的氣氛,不然主角一個人唱獨腳戲,早早晚晚一個勁的自言自語也挺沈悶的。

  妳大概也會猜到,跟蹤墨鏡男至最後悲慘的場面也是隨興、事先毫無安排的吧。

  寫小說便是如此奇妙,事前的精密籌劃到頭來總是面目全非,由不得作者拿主意,角色會自己行動……主角要離開長洲,墨鏡男自動準時在碼頭出現,之後不可避免要跟蹤他,然後一連串的回憶、追蹤、窺秘、破棺、互相殘殺……情節順理成章由手指傳到筆端,變成原稿紙上的文字,直到停筆那一刻,我才意識到竟是這樣的結局。

  倒是,最後我把七千字的稿紙燒成片片的飛灰,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專注投入,妳感受得到的嗎?

  記不起誰說過小說沒有創作這回事,作家只是把存在於天地間的故事片斷發掘出來。老實說我連發掘的本領也欠奉,寫到最後也不知自己寫什麼,但好想擁著妳深深一吻的欲望卻是千萬確、半點不含糊。

  不瞞妳說,寫到結局之際還真的不能自已。或者死亡總讓人痛苦和悲慟吧,儘管我沒有寫他或她一睡不醒(讓讀者自行填補故事的空白),但死前張眼看世界最後一面的悲涼感覺是很明顯的,妳一定共鳴的,對吧?

  不久前,為了寫妳喜歡看的吸血鬼故事,我特地跑去書店買了兩本剛出版的吸血鬼小說,《卓九勒伯爵》(繁體版)和《歷史學家》(簡體版),Dracula我們一向都叫德古拉,卓九勒讓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以為哪位大叔呢,哈哈……

  請別怪我沒把它們看完,我看不慣這些磚頭一樣的大書,而且又是譯文,縱使譯筆過得去,但總是隔了一層,一時不能投入閱讀情緒,以致看來看去都是那麼幾十頁,《歷史學家》還要跳著看,實在受不了那些太細膩、和情節八輩子搭不上邊的風景描寫。作者大概以為她在寫人什麼文學鉅著了,光靠那些流水帳的地方誌那能挑起讀者追看的慾望啊。

  史提芬.金,妳聽過沒有?被喻為驚慄小說大師的他寫過一本寫作心得,其中一條戒律是這樣的:每次校對要刪減十分一的文字。

  說穿了不外「緊湊」二字,畢竟他寫市場導向的小說,吸引讀者看下去才是第一要務。

  寫驚慄小說以情節取勝,誰會耐煩看無關痛癢的枝節,若文字優美意境深遠那也算了,偏偏碰著翻譯文字,實在無法咀嚼出《歷史學家》遊記體的文本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地方。她實在應該聽聽前輩的忠告,刪減多餘的描寫,集中精神營造故事的懸疑性。

  反過來說,字數多寡並不影響史提芬.金的稿費,因此他說得漂亮動聽振振有詞,但對於大部份逐千字計酬的作家而言,每次刪去十分一文字等如燒毀白花花的鈔票,這如何可以?看看市場上儘多寫不完的連載小說,十冊廿冊的出個沒完沒了,主角上天下地縱橫宇內穿梭時空,幾乎是一篇又一篇宇宙編年史,由原始大爆炸寫到數千億年後的未來世界……

  我又亂發議論了,老毛病永遠改不了,下次無論如何給妳寫個不一樣的吸血鬼故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上一則: 一個生命的結束
下一則: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6)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乘雲
2007/03/08 23:01
謝謝看文

謝謝看文

其實這詩是無意中看到的,但意像彷彿早就存在腦海中

或者就是後段說的,文字早就在宇宙中,只等誰去發掘吧


1樓.
2007/03/07 11:00
斷章

我也欣賞斷章這詩,意境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