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4)
2007/02/07 21:31
瀏覽780
迴響2
推薦6
引用0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4)


  忽然覺得,其實我應該忘記她,做點有意義的東西,畢竟愛情令人太痛苦了,況且是單方面的付出。早知道是沒有結果的,無止盡的等待和希冀只會磨蝕我本來不太堅強的心智。

  或者不能稱之為愛情,遊坦之苦戀阿紫,公孫綠萼郭襄對楊過一往情深(甚至肯為愛相殉),希臘神話裡的仙女Echo單戀美少年Narcissus,這些都是單方面的戀慕,永遠得不到回報。

  愛情不是零和遊戲,總有一方付出多於另一方,付出和收入並不能以什麼標準去衡量。一個願打,一個願捱,若願捱者沒有怨言,旁人豈可置喙?

  可惜我連捱和打的門檻仍未跨進,我只是在暗戀痛苦深淵中的一個溺者。


  這個不眠的晚上,我思潮起伏,最後還是推開溫暖的被枕,從抽屜最底處翻出一冊許多年前的日記,上面的幾段文字記錄了我中學時代暗戀一個女生的心情。文字苦澀且多少帶點強作愁的況味,然而,現在回想起來仍依稀記得那時對桌默寫時的忐忑情緒。

  可惜的是,那位我心儀的女生,自始至終都不知道有位默默的戀慕者。我不外是她許多中學同學的其中一個,且是十分不起眼的一個,以致在離開學校這麼多年後,她不能把我認出,直到我把同班同學老師校長的名字抖出來,加上五年中學裡許許多多的大事紀要,才把她從迷惘的目光中喚醒過來。

  重逢始於偶然,又或者是緣份,我寧願相信後者。

  數不清的偶然合起來就不是偶然,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似的。

  我和她的故事像一張早已丟棄的稿紙,今天偶然拾起來繼續往下寫。

  正正是今天,近黃昏時,我終於把堆積的工作一口氣做完,可以正常時間下班。說正常其實已差不多近八點,這個時段最尷尬,回家太早,看電影又早開場了,百無聊賴一個人由幽暗昏淡的渡船街走到燈光璀璨的山東街,行人由疏落漸變稠密,市聲由悄靜漸轉喧嚷,滿街成雙成對的情侶,喁喁細語互相笑鬧,一陣一陣浪笑在耳畔繞轉。突然想喝酒,酒廊鬧烘烘的人群正好排解這份寂寥,我隨意的走入一家酒廊。

  於是我看見她,她是這家酒廊的歌手。

  其實一開始我不敢確定她就是我中學五年的暗戀對象,直至她唱到關淑儀的「難得有情人」我就確信是她了。記得中學畢業禮晚會上她在台上獻唱這首歌的時候,我在台下靜靜的聽著,目光一刻鐘都沒有離開過她。

  多少年了,她變得成熟而嫵媚,女性的穠豔纖麗在她身上肆無忌憚的散發出來。黑亮的長髮,牆色碎花背心,Tout A Coup Jean卻給她保留一份少女的青春氣息,儘管這個年齡她不能算是個少女,正如我早已不是少男,但對她的戀慕卻突然像沈睡的火山死灰復燃。

  她唱完幾首歌後,撿起自己的行頭正要離開,我鼓起極大的勇氣走過去向她搭訕,先給她開個玩笑(以前是萬萬不敢的,可能人老了,臉皮也跟著厚了),說我是她失散多年的哥哥,然後一股腦兒描述她的經歷,唸什麼中學,班內擔任過什麼職位諸如此類,一時間聽得她張口瞪眼。看見她惱怒多於驚奇,我馬上自揭西洋鏡,慌忙以同學的身份相認。

  她大概真的對我沒什麼印象,我連續三次重複我的名字,她才稍稍緩和了緊皺的眉頭。

  失望和興奮交纏著,失望的是五年的暗戀果然暗得可以,女性特有的敏感沒有告訴她一直有一個「我」存在;興奮的是既然她對我毫無印象,那麼便由這一刻開始吧,我的優勢是五年同學之誼和一份還算穩定的職業,沒有一般毛頭小子的吊兒郎當。

  遞上我的名片,換來一個雲淡風清的微笑和一聲再見。她回頭離開的時候,長髮翻起一把風,撩起我的心頭陣陣悵然,她甚然沒有留下電話和任何聯系方法。

  翌日,下班後我急急衝到酒廊,但等了整個晚上仍不見她,幾經打聽下才知她逢星期一、四、六駐唱。

  之前說過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不是嗎?沒來由跑去喝酒出於偶然,無意中走入她駐唱的酒廊更是偶然,碰巧是星期一,碰巧她唱了關淑儀的「難得有情人」(後來我知道她不常唱這首歌),許多偶然巧合拼聚一起就是緣份吧。

  上天安排我們重逢,同時給我嚴峻的考驗。

  這以後,一個星期的三天,我成為她忠實的聆聽者。我能夠忍受她對我的冷淡態度;我可以不發一言的在台下默默的支持她,第一個給他鼓掌;不管下雨天的晚上,還是寒凍低溫的夜裡,我永遠坐在偏遠的角落,靜靜地聽她由王菲、關淑怡唱到林憶蓮。

  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三個月後的一個晚上,她臉上的霜雪終於有解凍的跡象,被我風雨無間的誠意感動吧,也許。

  我們坐在酒廊的一角,暗燈映照在她略顯蒼白的臉上,神秘而捉摸不透。她的話不多,總是圍繞著中學那幾年的學校生活,其實許多活動我都有參與,只是她的注意力永遠不會聚焦到我身上來而已。我問她畢業後的狀況,她淡淡的一笑帶過,這些歲月就像杯中的紅酒,仰頭便一飲而盡,只留下唇邊一抹紅痕。

  離開酒廊已是凌晨兩點,我要送她回家,她堅決不肯,揚手截了一部的士絕塵而去,剪碎一街冷清的路燈光影。

(未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乘雲
2007/02/17 11:14
對的

嗯,對的,單戀的滋味蠻難受


1樓.
2007/02/15 15:00
傷感
這故事蠻傷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