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2)
2007/02/01 00:49
瀏覽609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2)


   他要結婚了,新娘不是她。

  八年的感情只換來一句對不起。

  他說對不起,因為他覺得兩個人一起的時候他很痛苦。

  他說對不起,因為他一直隱瞞其實對這段情早已冷淡。

  他說對不起,因為他沒有早早提出分手,八年的時光都在拖拖拉拉中渡過。

  他說一萬個對不起,電話就這樣掛斷了。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他決定和相識三個月的Candy結緍,婚禮在尖沙咀海悅假日酒店舉行,相識多年的同學、朋友和他公司的同事都會出席婚宴,除了她。

  今夜是二月十四,情人節的晚上,沒有請帖的她站在酒店對街的人行道上,昏黃的街燈映得她明艷照人,她刻意裝扮過,細眉粉臉紅唇,Dollygirl collection晚裝,吊帶及膝長裙,蛇皮亮紋高跟鞋,BVLGARI手袋。人們說女人最漂亮是結婚的那一天,八年了,她一直等待這一天的來臨。

  黃昏入夜,城市燈光燦爛,酒店林立的尖沙咀東部有如法國的香榭麗舍大道、紐約的Times Square一樣繁華美麗,霓虹燈的光影流轉在大街小巷。街道潔淨,華麗汽車進進出出,男仕衣著整潔,女仕打扮入時,在在顯出夢幻一般的大都會風情。

  然而這一切一切她都不會留戀,今夜之後,世界將停止運作,冬天以後再沒有春天,星月西沈太陽不復東昇,草葉枯黃後再不能長出嫩芽。因為,在她來說,沒有他,生命時鐘便停頓,世界劃上休止符,即使春天再來陽光復照嫩芽又生,都變得毫無意義。

  她穿過馬路,走過人行道,酒店掌門的巴基斯坦待應老遠躬身開門。她優雅的踏入酒店大堂,香水氣味令待應深深呼吸著,樓頂的意大利水晶吊燈馬上在她蝴蝶結耳環上閃出眩目的輝光。

  步出升降機進入宴會大廳的一分鐘內,她至少被十位男仕投以注視禮,他們有些竊竊私議,有些明目張膽的把她由頭髮看到腳跟,最後目光停在她光溜溜的雪白肩背上。

  新郎的死黨首先發現她,他當然知道她是新郎的舊女友,甚至大伙兒去過卡拉ok、燒烤什麼的,他暗地裡替她可惜,這個年紀才被丟棄,不過看她今天的裝扮,莫說新娘子給比了下去,即便今晚全酒店的女仕湊合起來也不及她的明艷奪目,以前大家都走漏了眼,幸好她的舊男友有眼無珠,沒這個褔份,造就其他人的無限機會。

  只一瞬間,死黨和一眾去死軍團的哥兒們,互相交換了眼色,今晚看誰的手腕硬,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到她。

  她輕姿慢步,勾著一籃子的目光由入口走到廳中,新郎正在和公司同事談笑,他的新娘在酒店房中補妝,當他驚覺周遭的氣氛有異,她已出現在他面前。

  附近的人停止了說話,傳染病似的,寂靜在空間中傳播,一秒、兩秒、三秒,整個婚宴大廳突然徹底靜止,正好配合新郎驚訝凝定的面容,簡直是經典的電影鏡頭。

  「恭喜你。」她說,纖細的柔手伸出。

  猶疑!

  新郎本來想瞧看新娘在不在,Candy的在場與否影響他接下來的說話和行動。但他不能做出任何懼怕妻子的行逕,包括先要徵求她同意才可以跟女人握手,太窩囊了。

  「謝謝,妳--妳好嗎?」新郎略呈僵硬的微笑,伸手握著舊女友的手,接受她的祝福,然而他並不相信對方的誠意,正如他不相信自己真的對不起她。

  幾百隻眼睛的監看下,誰也不知道新郎的舊女友接下來會有什麼激烈的情緒發洩,或只是純粹展示她失戀後仍活得精采。

  她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愁苦幽怨瞬間填滿美麗的臉頰,眼淚涔涔淌下。因此,接下來衝前擁抱新郎,雙手緊摳著他的背項,一頭埋進他的肩膀……這一連串的動作變得十分順理成章,即便女家的親友跑去新娘房通風報訊,即便喧囂再次如蚊蚋般擴散開去,即便待應紛紛忘了工作加入觀眾行列,即便新郎的表情由錯愕變為呆滯,大家仍舊帶著看熱鬧的心情靜觀情海如何再起波瀾,沒有人要作出阻攔。

  抽抽咽咽的哭了好一會,她推開新郎。如同來時一樣,她勾著一籃子男人的目光轉身離去,不再回頭再看新郎一眼。

  宴會廳上,女人們無不發出輕蔑的譏刺,男人們恨不得代入新郎的角色。

  半晌後,大廳上的喧嘩再次暴起,如此精采的場面,今晚真是不枉此行。可惜新娘子這時由酒店房衝出來為時已晚了。另一位女主角不在場,三角戀愛缺了一角,誠然有些遺憾。

  新娘衝到新郎跟前,給了他一記清脆利落的耳光,「劈拍」一聲轟耳的大響,一直呆站不動的新郎突然沒有骨頭似的軟癱在地上。新娘大驚,沒想到自己力道這麼強猛,慌忙蹲低查看究竟。

  一聲驚呼響起,一堆賓客擁上前看熱鬧,隨之而來是一陣又一陣的驚嘩和駭叫,彷彿平靜的湖水掉下巨石,人如浪潮爆開,空出中間大遍地方,地上的新郎蜷曲著身體,乾澀的頭顱全無血色,頸項上兩個爛糊糊的圓洞正淌著黑血。

  酒店前的街道依舊燈光輝煌,巴基斯坦籍待應注視著剛在對街消失於黑暗中的女人倩影,香水味仍殘留在空氣中。真幸運,見到這麼漂亮的女人,今晚的夢一定甜美非常,他想。


※ ※ ※


  這兩天工作忙得可以,腦裡卻盤旋著寫一個二次大戰德軍的吸血鬼故事,可是下筆又回到現代城市,可悲啊。

  記得嗎?尖沙咀東部的海濱長廊,我和妳由星光大道漫步到理工學院的草地上,沿路便是那些高貴的酒店,妳曾說過希望在那裡舉行婚宴,我沒把妳的話放在心上。那時妳剛唸完預科,滿腦子升學的疑問,妳不知道我其實一點沒在意妳的憂慮,我一心只想著公司裡的工作,此刻我要跟妳說一萬句對不起。

  一千八百字仍填不滿四張稿紙。夜深了,明天再看一遍才燒給妳,太久沒寫字了,錯字白字連自己也汗顏。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