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5)
2007/02/16 22:40
瀏覽630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妳喜歡的愛情故事(5)


  星期二的凌晨兩點,街道上行人稀疏,沿路的商店早已關門,城市進入夜之世界。我看著她乘搭的那輛的士轉入染布房街,朝南面駛去,那是她回家的方向吧。

  我跟她相反,向北,穿過奶路臣街,橫越亞皆老街的天橋便是旺角火車站。

  這個晚上真的值得紀念,起碼我們說了許多話,比以前所有說話加起來還要多。她仍是一貫冷冷淡淡,笑容幾乎鮮少在她臉上出現.無論如何,這是好的開始。

  今夜沒有星光,月亮也不知躲到哪兒,對於高廈密集的城市,星星月亮都是奢侈品。我朝火車站的方向走,想像夜幕下的華燈便是星光月影,遠遠火車站上一列黃燈如天河銀帶,右邊火車鐵軌倒影的浮光彷若河水奔流,和她手牽手走在河堤上,默默地、靜靜地讓月光流瀉到我倆身上,地上兩個影子越攏越近,終至交疊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

  走著走著,不覺間我來到火車站入口,一道大閘阻隔了我往後的遐想。

  凌晨兩點,火車早已停駛,我大概喝多了,幸好左右無人,不用找地洞鑽。

  三天後,我把這個笑話講給她聽,她掩著嘴笑得很歡愉,從來未見她這樣開懷笑過,即便學生時代的她亦然。

  我興致昂揚,想起一部書上看過,自嘲是幽默的最高境界,自嘲也似乎是男人的專利,至少我未見過任何女人有自嘲的天份和勇氣,即便自身多麼不幸或境遇坎坷,即便性格缺點一筐籮,女人如何自嘲也不會令人發笑,悲哀或憐憫則或有之。

  我把偉論發完,她突然愣住了,半晌,換回一副冷然的臉孔,我大概又犯忌了,努力回憶什麼地方出了亂子。

  她目光似乎投向我的身後,欲言又止,我下意識的側身用眼角餘光掃瞄一下:一副黑眼鏡,桌上空空的一杯酒,難道她在注視我身後的獨身男人,或者獨身男人吸引她的視線,或者她只是找一處不和我目光相觸的角落,她要躲避我的什麼?

  儘管只是匆匆一瞥,不知怎麼的,那男人給人一股由心底湧出的寒意。

  「再見--」她說,起身要離開。我情急之下拉住她的手,她回頭瞪我一眼,甩開我的手。我沒想到她力道這麼大,身子傾側幾乎要跌倒。

  「對不起,我說錯了話。」我追上前,其實我想說:我說錯了什麼話,但這樣只會火上加油。

  「不關你的事,我身子不舒服,要回家休息。」她突然放軟聲音,「我想靜一靜。」

  「是不是酒喝多了,沒事吧,我--」我遲疑半晌,還是死纏不放:「讓我送妳回家吧。」

  「謝謝你關心。」她臉色略呈蒼白,一抹紅唇份外耀眼。「你對我好,我知道的。」

  我心頭一陣震動,她真的曉得我的痴情嗎?「這個,若不方便的話,我只送到妳家附近。好嗎?」

  她迷惘的眼神跟我誠懇的目光相接,五秒鐘後,她抿嘴搖頭給我拒絕。

  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外,我還在琢磨她眼眶裡蘊藏的意義,我不是心理專家,也對網上那些「女生最喜歡聽男生說的十句話」的男女話題沒多大興趣,更無戀愛經驗,活了一把年紀,對著女生仍然不知所措,要主動還是要瀟灑?真的很難拿捏。我得好好檢討,下次面對她時該換一副討喜的態度。然而,什麼才是討喜,我好像三不五時便惹她討厭,興許連討厭也不是,我只是空氣。

  我的計劃落了空,連續兩星期不見她。

  在我的記憶中,她從來沒失過場,逢星期一、四、六,不管什麼天氣,晚上十一時她便會準時出現在酒廊的舞台上,唱她喜愛的、或者台下偶然點唱的歌曲。

  我問酒廊的經理,他倒很爽快的給我她的電話,叫我自己去找她,若找到的話通知她不用回來了。

  一如所料,電話打不通,早已停用了。我還能做什麼呢?除了等待。

  當我醒覺她不會再踏足這間酒廊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星期後的事。

  我想起那晚的情境:她蒼白的臉上略顯驚惶和失序,彷彿要儘快逃跑,片刻不能逗留,現在我才明白她不是逃避我,那個黑眼鏡男人前腳後腳跟著離開,我竟然沒有足夠的警覺力,她是要避開眼鏡男才離去的,我的神經實在是太大條了!

  在這之前,從來沒見過眼鏡男,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以致沒有留意其他人。現在回想起來,那晚他比我更早來,默默的靜坐幽暗角落,一直到她走後才離開,他會不會像我一樣是個酒廊痴漢?

  不,他一定懷有目的,目的物正是她!

  眼鏡男之後沒再來過這酒廊,他知道她不會再出現,只有我才傻呼呼的等。

  她現在的處境到底怎樣?眼鏡男找到她了,還是她早已逃得遠遠?

  我必須有所行動,不能再等下去。我上網找遍全香港酒廊的網站,尋找駐場歌手的名字?

  兩個小時後我決定放棄,這些網站除了訂座外幾乎沒有別的資訊。

  現在我唯一能做的事只有一件--逐間去找!希望我能比眼鏡男早一步找到她,第六感告訴我他對她不懷好意,尤其他身上散發出的殺氣,是個危險人物。

  我多麼悔恨那一晚沒有跟上去,說不定她已--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