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母親教我的癌症生物學(十三)
2011/04/11 06:07
瀏覽52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當時人類基因組計畫已近完成,全基因序列草稿也發表了,每個生物醫學研究者都信心滿滿,認為有生之年所有的疾病都會消失.基因體研究自然成為顯學,各機構紛紛成立基因體中心.癌症基因體分析也如火如荼進行,大家深信只要找到致病基因為靶,再設計"箭"去射,癌症細胞還有不中的嗎?

入學一年之後,有幸到舊金山參加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癌症研究會議-美國癌症研究學會年會.當年正是標靶療法始祖Gleevec上市不久,火熱正盛,大家都覺得克服癌症指日可待.當Gleevec開發者往講台上一站,全場歡聲雷動,起立致敬,那種接受全世界最優秀人才認可景仰的光榮,比當選總統出席就職典禮不知風光幾十倍.那一幕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

不過一年之後,接受Gleevec治療的病患很多癌症都復發了,而且多數都具有抗藥性.理論分析結果顯示所有的標靶療法都有可能產生抗藥性突變,況且突變是癌細胞的本性,找到"共通"的標靶基因機會不大.

可是基因體研究,以及相關的癌細胞訊息傳導,仍然成為癌症研究的主流.為甚麼?

因為研究要錢,錢來自研究計畫,計畫申請通不通過跟主持人論文是否發表在知名期刊關係甚大,知名期刊要的則是引用率及廣告,引用率則是看題目熱門與否,熱門與否則是看大家現在做甚麼.

只要研究界的"明星"科學家在知名期刊發表一些"重要"論文,那些題目馬上成為眾人追逐的大熱門,整個研究經費就倒向特定方向-當然"明星"科學家的部門是主要的中心.結果一個"明星"科學家手下會有幾十個優秀的助理教授,博士後研究員及研究生不斷生產實驗資料,"明星"的工作則是挑選他認為的熱門結果發表論文及申請研究計畫.結果許多"明星"與現實越來越疏遠,許多結果天馬行空也無所謂,只要聳動就好.

新進的研究人員即使發現了重要但冷門的現象,也只好放棄而曲從潮流,否則無法拿到經費.

更嚴重的是熱門方向是否能治好癌症幾乎無人關心.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