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家的時光旅行史
2013/12/31 12:35
瀏覽31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一九四九,廣州

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一個悶熱的日子,有個少年人,名喚桂芳,枯坐在廣州車站的候車區,滿臉沮喪與疲憊。他從江西內地來,想要廣州找工作也就罷了,居然想要到電影公司裏當演員!共產黨即將渡江南下,能逃的生意人早就跑了,更何況是電影公司呢。 

說來也怪不得他。他的老家僻處偏鄉,照省城人的說法,連鬼子都懶得佔領。抗戰八年,連日本兵也沒見著一個。老家那兒只聽說北方又打起來了,根本不知道徐蚌會戰失利、江陰要塞失守消息什麼的。其實就算到了廣州,少年對於中國的大變動也是懵懂的很。他只知道廣州人對不會講廣東話的外地人愛理不理,話如說不通,連東西都不想賣你。更別說盤纏即將用盡,投靠的遠方親戚臉色是日益難看。 

不過少年對於自己有膽出來闖天下,想來還是蠻得意的。少年雖是鄉下來的,家裏卻是地方上的殷實大戶。他家世代醫農,頗有田產,還在鎮裏兼營客棧、糕餅舖,父親是村長兼保長,叔叔還是自衛隊長。少年是長孫,生來是個濃眉大眼的白胖娃兒,家裏從上到下,無不疼愛。有一年,國民政府的軍隊前往贛南勦共時,在他老家祠堂駐紮了個把月。老總們見這娃兒可愛,跟家人說了一聲,帶去玩耍。沒想到其他單位的大兵,繼續接著帶去玩,就這樣轉了好幾個連呀營的,就是沒回家,把少年的父母嚇得快不行。幸好少年的父親是地方上素有人望的仕紳,一說下去,人人幫著東問西找,幾天之後,二個老總笑嘻嘻地把娃兒送回,還胖了一兩斤呢。 

老父對少年期望甚殷,就想他好好唸書,繼承家業。少年每天走十里路去念小學,十二歲時畢業。那個年頭,識字的人一個村子也找不出幾個,小學一畢業,村裏的人已經把他當秀才看。那時中國內外交迫,亂成一團,獨獨這個偏僻小縣,躲開戰亂。有個著名的數學家逃難經過,乾脆落腳此處,開了間中學。少年的老父把他接著送去縣城唸這所初中!但是少年在這裏接受了新思想,讀了白話文,學了新生活運動。他的心思開始活動起來,嚮往外頭的世界。放假回家時,老父要他背藥詩、診斷訣,他已經不大情願,應付了事。老父倒也不逼他,只希望他多讀點書,回鄉繼承家業。 

初中畢業後,少年的家裏竟把他送到省城唸高中。這是家鄉的第一個高中生!多麼了不得!村裏的人簡直要把他當進士看了。小小年紀,他已經是個仕紳了。老父對這儀表出眾的長子,關懷備至。當少年寫信抱怨胃腸不適,身為中醫的老父即刻差人送了一桶金雞餅乾,一瓶白蘭地,囑咐他睡前吃一片餅,配一小杯酒,說是可以暖胃助眠。但是少年並不是個起勁的學生。他說省城租屋處樓下住了個團長的姨太太,團長三不五時回來夜宿,第二天早上在樓下揮舞者手槍,拉長了聲喊:桂芳,下來打牌!少年說他心生害怕,只好常去陪打,耽誤了不少課。當然,在外地讀過書的人都知道,這多半是講給父母聽的。 

省城真正吸引少年的,是那無處不在的戲園子,還有那總是人山人海的電影暨話劇院。少年常常翹課去看京戲,自己也愛唱兩句。但他最放不下的,還是電影與話劇。那時許多愛國劇團周遊四處,上演著抗戰劇碼。有一天,少年走進戲院看電影,看到一部新片叫八千里路雲和月,正好講一個巡迴劇團周遊各地演出的酸甜苦辣的故事。少年心飛神馳,馬上給迷上了。多浪漫又豪邁的事業啊!為了鼓舞軍民的士氣,發揮才情,在路上寫下一個個的故事,到各地上演一齣齣的好戲,知心好友相互砥礪,度過難關,更不用說還可能贏得佳人青睞。少年原本文筆就不差,寫篇文章也常得先生稱讚。他想,我要當一個編劇兼演員,在影劇界闖出名號,家鄉父老們不知會如何驚訝,朋友們會如何艷羨呢。 

讀了二年高中,書本讀進的不多,心思浮動的不少。有天返回縣城時,少年邂逅了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學生。他在學校學到了五四後的新思想,新時代的男女感情要掙脫禮教束縛,自由戀愛。少年追那女孩追到家,約了出去,當真談起戀愛了。沒幾個月,他對老父說他想跟那女孩在一起。老父一動念,這小子老想往外跑,不如給他娶房妻室,把心思定下。思及此,家裏也不遲疑,前去提親。那時女孩子都是十七八歲出嫁,女方一見少年儀表出眾,又是個讀書人,兼以家道殷實,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少年成了親,歡歡喜喜的回省城繼續學業。 

年輕時間過得快,轉眼要畢業了。沒想到這時家裏傳來壞消息:少年的新生兒夭折了。這對他是個很大的打擊,也讓他再度思忖,高中畢業後該做什麼。讀大學嗎?要一大筆花費,況且外頭到處都在鬧,家裏不知道同不同意。回家鄉繼承父業吧?心裡實在不情願過那樣沉悶的日子,況且回家每天都會想到那失去的孩兒。他畢竟年紀還輕,應該像個男子漢出去闖一番事業,不該蝸居在鄉下終老。再回鄉時,他要讓師長、鄉親、朋友豎起大拇指,讚一聲 

心裏這樣打定主意,拿了畢業證書回家鄉後,他就開始盤算。不久,他打聽到一位當軍醫院主任的族叔,要到廣州赴任。廣州?那裏豈不是有些電影公司?更不用說那裏到香港很近,好些大電影公司已經遷過去了。他跑去找族叔,謊稱父親同意他到廣州試試軍醫院有沒有缺,就等族叔帶他一道去。族叔同意了,於是少年瞞著父親買了火車票,偷偷收著行李。出發那一天,老父畢竟還是發覺了。村長的兒子要出遠門,無論如何是瞞不住的; 總有人上門問長道短,打聽大少爺出門做什麼。老父一聽大驚,連忙叫人趕到車站,吩咐族叔把少年帶回。族叔一聽傻了眼,原來這小子沒說實話,趕忙上火車喊人,可怎麼也找不著。時間到了,差人只能眼巴巴望著火車離去。到了廣州,少年忽然出現了,原來一路上他只要聽到有人喊他就鑽到座位下躲起來。 

族叔無奈,只得收留少年。當時軍隊裡吃空缺的事情很普遍,主官要養個把閒人還不是問題。但所謂軍醫院,實在只是一間房加上外頭搭幾個棚子;主任手下也就是一二個軍醫加上幾個衛生兵,空缺吃來心虛的緊,也不能讓少年久待。少年一方面到醫院幫點忙,一方面得趕快找到工作。然而斯世何世?共產黨即將渡江,生意人走的走逃的逃,哪來的工作給他找?更別說電影啦演員啦,全是癡心妄想。少年身邊的錢越來越少了,其實也無所謂,錢貶值的厲害,有錢也買不到什麼東西了。他常肚子餓到眼冒金星,沮喪到滿腦空白,全然不知該怎麼辦。 

有一天上街,少年晃呀晃地瞄到一張告示。國民政府要招兵。誰要當兵啊,少年咕噥著,我可是個讀書人哪。不過他看到一行字,眼睛一亮:入營每天可吃兩頓白米飯,還配給白糖,識字的可以考軍官。兩頓白飯!居然有珍貴的白糖!也許到軍隊待個兩年,起碼攢點錢,回鄉時也算是到外頭闖過了。 

那是蔣介石下令孫立人招募,準備送到台灣整備的新兵,也是國民政府最後的憑藉。輪船出港了,少年渾然不知,再次返鄉是將近四十年以後的事。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流浪者之歌
下一則: 台灣的出路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