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褚威格的《行向昨日的旅程》
2022/06/29 04:59
瀏覽229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Excerpt:褚威格的《行向昨日的旅程》

我曾在一本小說的評論裡提到,如果要我排出最令人心震、心醉且心碎的十個詞彙,「重逢」很可能是其中之一。在讀褚威格的小說時,你會知道「分離」必然是相對應的另一個。當〈行向昨日的旅程〉的末尾女主角問男主角「你怎麼了,在想什麼?」的時候,我們赫然發現,褚威格的文字已經是一把沉重光亮的鑰匙,直朝左胸插來。
——
吳明益,〈推薦序——一把沉重光亮的鑰匙〉

續讀褚威格身故之後才出版的小說《行向昨日的旅程》。

本書封面是郭英聲的作品,更是特別吸引人閱讀。

小說的故事情節彷彿只是為了闡述魏崙的兩行詩句。
但我們卻很容易誤認:小說是創作在前,而詩句則是詮釋在後吧!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66942
行向昨日的旅程
Reise in die Vergangenheit
作者:史蒂芬.褚威格 
原文作者:Stefan Zweig
譯者:藍漢傑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2/12/01
語言:繁體中文

《行向昨日的旅程》是一本命運奇特的書。作家在巴西自殺身亡後,從未有人完整見過這部小說。直到數十年後,某天,一位編輯在倫敦Atrium出版社的檔案庫中發現了一份神祕文稿,整整41頁,署名「褚威格」……。至此,這部小說的完整版本才終見天日。


Excerpt
……
路在等待,充斥著鬧哄哄的人群,躁進的行軍隊伍為人群開路。他們轉向最僻靜的小徑,走向樹蔭濃密的坡道,這條路是他們十年前走過的。那時,他們週日出遊,徒步走向城堡。「你記得那是個星期天吧!」他不禁提高音量說,相同的回憶顯然也在她心頭縈繞,她低聲回答:「和你做過的每一件事我都沒忘記。那天奧圖和他的同事走得那麽興致高昂而快速,我們差一點看不到他們。我叫住他,請他回頭。其實那是言不由衷,因為我真想和你獨處,只是當時的我們,彼此仍然陌生。」
「就和今天一樣。」他試著說點輕鬆話,她卻如大理石般沒有動靜。他感到迷惘,心想:我不該說出這樣的話,是什麽逼得我老是拿今天和過去相比?怎麽我今天對她說的話沒有一句中用?那些活過的日子、已逝的時光,卻是不停回來干涉我要說的話。
他們不發一言爬上山坡最高處,山腳下房舍的燈火已經黯淡,山谷泛著微光,河水蜿蜒而去,粼粼的波光比谷地的燈火還要熠熠。黑暗籠罩著坡上的樹林,枝葉溢出清香。路上無人,只有他們的影子無聲地在前方滑移,每當路燈照上他們微向前傾的身體時,兩人的影子宛如擁抱地交疊在一起。影子平躺在地面,互相交融,兩個身形成了一張剪影,隨著行進又無力地拉開距離,等著再次緊緊相擁。他看著這怪異的遊戲,沒有靈魂的影子從擁抱中脫離,彷彿走向流亡。如此黯然的身影卻是他們的寫照,他凝視著,一種病態的好奇油然而生,盯著這兩抹游移的人影,幾乎忘了還有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在他身邊。他注視她的影子,忽前忽後地滑移,思緒也跟著飄忽不定。錯亂之中,卻又開始覺得這影子遊戲似乎另有含意,但他說不上來那種深埋心中的印象究竟是什麽,只覺得像是湧出的泉水,而記憶不畏危險地投入其中,好能汲取水源。倒底是什麽?他專注地回溯,在沉睡的林中為他開路的影子究竟試圖對他說什麽?應該是幾句話,一種處境,一種被活過、聽過、感受過的經驗,宛如沉浸在某種音律的簇擁裡,那是一種深藏內心卻被他遺忘多年的東西。
豁然開朗了!那東西劃破記憶暗處而來,是幾段話,是一首詩,一首法文詩。他背得出每一個字,這些字彷彿由焚風送來,一下子來到了嘴邊。遙隔十年後,他聽見了她讀詩的聲音,聽見了曾被遺忘的韻腳,一首來自異國的詩:

Dans le vieux parc solitaire et glacé,
Deux formes ont tout à l’heure passé.

詩韻才剛在記憶裡漫開,過去的場景便如魔法般重現眼前。光影幽黯的客廳,一盞流洩金光的燈,她正為他讀魏倫的詩。燈影下的她隱約可見,一如以往端坐著,既親近又遙遠,既親愛又不可碰觸。他的心湖掀起波瀾,迷戀地聽著她那抑揚頓挫的聲調在詩韻的起伏間盪漾,聽著她唸誦-儘管這些字只是來自一首詩——「懷念」和「愛」。這是外語,是為外國人而寫的語句,卻在這聲調裡,在她的聲音裡,令人陶醉,心神飄然。這些年來他怎麽忘了這件事,忘了這首詩,忘了那一夜的獨處。他們因在家裡獨處而坐立難安,為了迴避對話的風險而躲進書中令人安心的領域,在這領域中,最後幾個字和音律不時透出光亮,彷彿隱身荊棘叢裡的熹微,吐露最私密的情意,閃閃爍爍,無法捉摸。縱然幽光曇花一現,卻足以使他們感到幸福。他怎能忘了這件事,忘了那麽久?而這遺落已久的詩怎麽會驀然回來了?他不假思索地在心中翻譯了這兩句詩:

寂寥冷冽的老公園裡
兩抹孤魂尋找著過去

一旦在心中唸出了這詩句,他同時也明瞭了其中含意,握住了沉重而閃亮的鑰匙,深井裡昏昧的泉水變得清澈明晰,曾有過的種種心思都匯聚成一個如此明確的記憶:影子平躺在道路上。是的,那些曾碰觸的陰影被她讀詩的聲音喚醒,但不僅於此。他渾身哆嗦,有了頓悟,發現這些詩句駭人的意義——預言。他們不就像是尋找過去的兩個魅影,對著不復存在的往昔發出悄然無聲的探詢?幽影,幽影,想活過來卻再也力不從心的幽影。她和他都不再是昔日的人了,枉然相偕而逃卻又動彈不得,無可依靠而失去力量,難道不像是攤在他們面前的兩個影子?
他必定毫不自覺地驚跳了一下,因為她側過身來問他:「路德維希,你怎麽了?在想什麽?」
但他迴避問題。「沒什麽!沒什麽!」他只是沉入內心最深處,回到從前,回到那聲音。那在追憶中已經預示未來的聲音,是否還願意再對他說話,以過去為他揭示當下?


〈感傷的對白〉/ 魏崙

在孤寒的古園裡,
兩個影子剛剛飄過。

他們的眼神木訥,雙唇微啓,
幾乎聽不到他們的話語。

在孤寒的古園裡,
兩個幽靈追憶往事。

——你記得往昔咱們的挚愛嗎?
——你為何要我懷想那些?

——到我的名字,你總會心悸一番吧?
你常在夢中見我吧?——不。

——啊!那時我倆親吻,
是無比的幸福!——也許如是。

——那時,天有多藍,希望有多大!
——希望早已遁失於漆黑天空了。

他們如此走在野燕麥田裡,
只有夜晚聽到他們的話語。

(莫渝 )

Lovers’ Chat

In the drear park, beneath a chill, bleak sky,
Two shapes, two silhouettes come passing by.

Lifeless their eyes, formless their lips; and they
Speak low, and muffled are the words they say.

In the drear park, beneath a chill, bleak sky,
Two phantom figures talk of days gone by.

“Do you remember how our souls would ache
With bliss?” “Why ask? What difference does it make?”

“Do I still haunt your dreams, like long ago?
Does my mere name still make your heart pound?” “No.”

“Oh, for those wondrous days, the ecstasy,
Kiss upon kiss, pressed lips to lips!” “Maybe.”

“How high our hopes, how blue the sky, outspread!”
“Dark now the sky, and, humbled, hope has fled!”

Treading the weeds, they talked the time away,
And night alone heard what they had to say.

Colloque sentimental
Paul Verlaine

Dans le vieux parc solitaire et glacé,
Deux formes ont tout à l’heure passé.

Leurs yeux sont morts et leurs lèvres sont molles,
Et l’on entend à peine leurs paroles.

Dans le vieux parc solitaire et glacé,
Deux spectres ont évoqué le passé.

– Te souvient-il de notre extase ancienne ?
– Pourquoi voulez-vous donc qu’il m’en souvienne ?

– Ton coeur bat-il toujours à mon seul nom ?
Toujours vois-tu mon âme en rêve ? – Non.

– Ah ! les beaux jours de bonheur indicible
Où nous joignons nos bouches ! – C’est possible.

– Qu’il était bleu, le ciel, et grand, l’espoir !
– L’espoir a fui, vaincu, vers le ciel noir.

Tels ils marchaient dans les avoines folles,
Et la nuit seule entendit leurs paroles.

Paul Verlaine, Fêtes galantes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