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東坡煮魚法
2009/03/29 22:46
瀏覽3,204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寫完了蘇東坡與他的女人,意猷未盡,再翻開蘇軾文集第六冊,讀到一篇《煮魚法》:

子瞻在黃州,好自煮魚。
其法,以鮮鯽魚或鯉治斫冷水入鹽如常法,以菘菜心芼之,仍入渾蔥白數莖,不得攪。
半熟,入生薑,蘿葡汁及酒各少許,三物相等,調勻乃下。
臨熟,入桔皮線,乃食之。
其珍食者自知,不盡談也。

看來煮法很簡單,今晚決定小試牛刀,一嚐古人風味,也許算是偶像崇拜心理作祟吧!
馬上跑到市場買魚,鯽魚我不愛吃,那選一條一斤多的鯉魚,魚攤老闆娘舉起刀,準備往下一拍。「且慢」我喊著,「我回去自己宰……」
「鯉魚不易宰的,你行嗎?」
「沒問題。」我回答。書上也沒有說很難嘛。
再到菜欄去買蘿蔔、薑、蔥,書上寫的菘菜,就是北方人稱之大白菜,廣東人稱為黃芽白,看到幾棵小高麗菜,那就用它來替代吧。

回到家中才知殺魚並不簡單,菜刀、餐刀、剪刀、鍋蓋也全出動,還是抓不住牠。
終於在牠肚子上劃了一道S形的切口,也許練習多幾次,我也能劃出319槍傷式的笑臉來。
按書上的做法是要將魚放在冷水中宰的,我沒照辦(坦白說,我辦不來),清理好內臟後,嗯…那些魚鱗呢?要不要刮去?蘇學士,你為何不清楚說明呢?想起以往吃薑蔥鯉魚煲,是帶有鱗片的。那我可以省些功夫了。
先在魚身上塗鹽,加入高麗菜和蔥白、小許水煮它一會,不能攪,讓它慢慢地熟。
到半熟時便將生薑、蘿葡汁便是蘿蔔汁,那將它磨成茸便可以了,和米酒調勻。三者份量相等,再放入魚鍋內。
臨熟時,加入切成絲的桔皮(陳皮)。(廣東有三寶,陳皮、老薑、禾桿草。陳皮是廣東人家人必備的煮食材料,我當然也有一大罐存放多年的老陳皮啦,預先將陳皮在熱水中浸軟,切成絲舖在魚身上。陳皮可以增加香味和去除河魚的泥味。也是中藥常見的草藥,能化痰止咳補中氣。)

煮好了,將它放在盤子上,有一種莫名的成功感,香氣撲人。
忍不住試了一口。
哇,腥味難耐,馬上吐了出來,
我做錯了什麼?我缺少了什麼?明明依書上寫的來做,怎麼全不對勁?
苦著臉打電話回家問老媽,何解煮鯉魚會那麼腥?

「蘇居士……你為什麼沒有寫鯉魚要用油鍋先煎焦才下水煮?蘇東坡……還我鯉魚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只想知道他是否想我
下一則: 蘇東坡的三個女人(完)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2009/03/30 00:19
嚇人

你還是做「聲聲慢醉雞」的好。

魚要做到沒有腥味,在我是不可能的。我吃過香港(忘了哪一家,太久遠前。應該是在銅鑼灣附近)某酒樓的清蒸石斑,極嫩,少許腥味,還可接受。哪已經是少數愉快的吃熟魚經驗了。

魚生(在新加坡過年時吃到)反而沒有那麼腥,日本生魚片更是膏腴豐美,只沾少許醬油,吃來有「法式熱吻」的快感。

說到吃,我羨慕你們香港居民,真是身在天堂。

雖然不得不承認這東坡鯉魚失敗了,但也不全是沒有收獲的,我已能感受到蘇東坡當時的落寞情懷。
我不能只停留在「聲聲慢醉雞」的,我會繼續試做其他菜式,希望有一天會出現「菩薩蠻紅燒豆腐」、「水調歌頭燉雞」、「蝶戀花西芹蝦球」等。
也許成為用菜譜填詞第一人。
spicy coffee2009/03/30 14:0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