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蘇東坡的三個女人(完)
2009/03/25 19:03
瀏覽4,525
迴響4
推薦2
引用0
王弗死後三年,蘇東坡已三十三歲了,依丈人作主,娶王弗的堂妺王閏之(小名二十七娘)為續弦,當時她已二十一歲,蘇東坡當時事業正如日中天,只考慮到找一個妻子維持家務和哺養長子蘇邁。

王閏之是一個務實的女子,她知道自己不如王弗有才華,也不懂詩書,但她可以做到的便是讓蘇東坡安心工作,不用為家庭煩憂。三年後生了蘇迨。

當時王安石實行新法,反對的意見便遭到打壓,蘇東坡為了逃避迫害,乞求外任到杭州任通判。其間讓他更能瞭解新政對民間的弊端,不斷上書指出青苗法、免役法等的危害。石安石等改革派更對他恨之入骨。

在杭州時,太守陳襄愛慕他的才華,經常舉辨宴會,與當地文人一起寫詩唱和,蘇東坡當時也是壯志難展,也正好藉這種場合解悶。我們常聽到蘇東坡愛喝酒,其實他酒量一點也不好,兩杯下肚便倒頭大睡,醒來後迷迷糊糊步回家中,但他也只有這種氣氛下才能讓他忘記心中的鬱悶。
妻子王閏之也感覺到蘇東坡事業的不如意令他髮角開始灰白,身體日走下坡,但她明白自己只能當一個丈夫背後支持的普通女人,她知道自己的平凡,更清楚丈夫的才華和精力是需要生活上的樂趣來支持的。她多次要求蘇東坡再找兩位妾侍,但丈夫因為家境已非富裕,沒有接納建議。
一次在縣會會飲時,蘇軾的目光被一位跳舞的十二歲小姑娘吸引著,她名字叫花兒,是富春院新買回來的歌妓。她父母早亡,平時沉默寡言,但聰明玲琍。回家後向妻子提及她那可憐的身世,王潤之善解人意,二話不說,第二天便帶錢去富春院贖回花兒帶到到家中。
蘇軾將她依妻子的姓氏改名字王朝雲,每天教她讀書認字。王閏之更將她當作妹妹看待,到十六歲時,她已婷婷玉立,正式為蘇家的妾待。
王閏之自己擔當家中所有事務,只讓朝雲伴著蘇東坡學寫字讀書,若晚上去詩會喝酒,也有朝雲相伴,不用擔心丈夫喝醉回家路上出意外。
蘇東坡的仕途坎坷,不斷被貶到密州、徐州,生活艱辛,到烏台詩案,蘇東坡被捕獄中兩度自殺。她們仍不離不棄。釋放後貶到黃州,生活更為艱苦,王閏之全力負起家務的重擔和耕種來維持生活所需,王朝雲則伴倍著滿腹牢騷的蘇東坡。
在黃州其間,俸祿也大減,一年只有四千五百文錢。每逢初一,王閏之便將錢分為三十份掛在樑上。讓丈夫每天取一份,用剩的錢便藏在竹筒裡,有賓客時便拿出來買酒加菜,這種生活安排,蘇東坡在文章中也津津樂道。
蘇東坡五十歲時,被朝廷召進京任職,王閏之知道丈夫的才華,但更明白官場的險峻,才華愈高危險性愈大,一直讓她忐忑不安。隨著數年,蘇東坡不斷被調回杭州及揚州,到五十七歲時又被調回朝廷。次年王閏之便去世。但蘇東坡的災難還不止於此,他又被貶往定州、英州和惠州。六十一歲那年,王朝雲也因瘴病去世,享年34歲。

蘇東坡一生中三個女人,各處不同的適當位置,第一位妻子王弗負起輔助丈夫成長的道路,第三位妾待王朝雲卻激發起蘇東坡那段落泊生涯中寫了無數經典作品,蘇東坡也為她作了不少詩詞。
但讓我最欣賞的是第二任妻子王閏之二十七娘,她永遠在蘇東坡背後默默支持和維持家庭生活,她對王弗的兒長視如己出,當王朝雲懷孕時她更細心服待,她在一代才子身後牽著牛在田中耕作,她讓王朝雲站在蘇東坡旁邊出席所有聚會,她永遠知道自己的角式,其實她更清楚自己的優點。她服待蘇軾二十五年,死時才四十六歲,蘇東坡一生中沒有為她寫過任何詩詞,但我知道他對她帶有終身的感激,他死前交待要與王閏之同穴合葬於峨嵋山。

最讓男人刻骨銘心的女人,便是默默在身後支持他的人,王朝雲最能讓蘇東坡歡心,但她死後,一個人葬在千里之外的惠州孤墳。但最低調的王閏之,卻永遠和丈夫一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東坡煮魚法
下一則: 蘇東坡的三個女人(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2011/05/14 18:28
^__^

寂寞是活人的感受

百惠

3樓.
2009/03/28 21:18

忘記說,你的名嘴論,可以的話,我會推薦100遍。
2樓.
2009/03/28 21:09
本來以為

本來以為2008馬上之後,心中的鬱氣可以一次吐掉,沒想到這次范蘭欽事件又讓我憋著氣。以前不滿陳水扁他們的時候,還沒有這次那麼的難過。想來自己對政治還是無法減低理想性。

你的蘇東坡文,給了我很多想法。我想蘇東坡也是個公務員吧,他也喜歡大鳴大放,自然多言賈禍。東坡是九百多年前的古人了,中國從來文人好發議論,文人多半也是「公務員」,幾千年來就不斷的看到各色各樣的范蘭欽公案。

其實整體來說,中國人思想並沒有多麼大的進步。這是我最近的「憂鬱」

妳說得對,也許也是中國官場的一種宿命。

元豐二年七月,蘇東坡也因烏台詩案被捕入獄。當時蘇東坡被調任湖州,按例要發表一篇謝上表成為感謝朝庭,那篇《湖州謝上表》便被當時的所謂改革派(新政)抽出當中兩句成為侮辱朝廷的罪狀,這還不足以讓蘇東坡入獄,於是御史台便動員將那本剛出版的蘇東坡舊作《元豐續添蘇子瞻學士錢塘集》逐句逐字找出毛病來羅織罪名。蘇東坡在獄中被折磨到兩度尋死。

還有一件巧合的事,蘇東坡被調回朝廷不久,又因鋒芒太露引起反對勢力攻擊,因蘇東坡是四川人,被御史們指「川黨」太盛,誣諂忠良。結果弟弟蘇轍和其他四川官員全被打壓,蘇東坡也差點被治罪,於是再次請求辭職外放越州。這種打擊下,王閏之便一病不起,與世長辭。

我雖不認為郭冠英能和蘇東坡比較,但今天的台灣政壇,政客的處事風格,和九百多年前的中國分別不大,同樣以改革為名打壓異己,用樣用文章羅織構陷,用樣利用省藉矛盾作為政治手段。

越想越氣,手執佛珠:「奉至仁慈真主阿拉,聖母瑪利亞,太上老君,阿胡拉‧馬茲達,老、莊、孫子,請賜我一顆平靜的心,阿們~」
spicy coffee2009/03/29 16:59回覆
1樓.
2009/03/27 21:55
女人來閑扯

一個蘇東坡,用掉了三個女人的一生。這三個女人可都是紮紮實實的,(尤其是朝雲,從12歲起)灌溉了蘇東坡的身心靈。

在我看,蘇東坡希望跟誰合葬倒沒什麼價值。在文學上耀眼奪目,不見得保證睡在身邊也令人羨慕。

元稹的老婆同樣的是個賢妻。中國歷史上不知多少賢妻!但是惡妻也能有不世出的英雄丈夫,林肯就是一例。所以男人做不做得了大事,跟背後有沒有一個偉大的女人,不必然有因果關係。

來你這坐坐,喝杯咖啡,不要辣的。很想找包子和你一起說說閒話,在台灣好累。

歡迎野米來訪
上星期我剛跟小包子談到妳那兩篇文章, 讓我擊掌叫好.
其實我寫的這兩篇蘇東坡, 有點濫芋充數, 因為太久沒來清理這個部落格, 怕三月中會被聯網刪去, 所以草草地的寫點東西來填塞.
我開始避免在這塊小地方寫政治評論, 因為一寫便會罵人, 中港台的政治荒謬愈來愈令我脾氣暴燥, 我要學懂修心養性.
近來讀了些宗教書籍, 如聖經、佛經、古蘭經、甚至鎖羅亞斯德教等, 本以為可讓我平靜下來, 可惜我還是老毛病難改, 反找出一大堆宗教書中的毛病來.
那改看詩詞吧, 看到屈原的離騷, 我又懷疑他是不是一名癮君子, 會否因為吸了過量的香草迷幻氣體而墮江?否則那篇文章為何不斷描寫他愛將不同的香草掛在身和車上, 為何內容出現時空混亂、天馬行空的幻象?
改讀滿江紅, 更發現岳飛可能是一名糊塗將軍, 打仗走錯方向, 結果朝廷要發十二道金牌追回他.
我想可能中了電視上的政客名嘴毒太深, 無法自拔

spicy coffee2009/03/28 11: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