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五都選戰與2012總統大選不能類比
2010/11/29 15:03
瀏覽2,408
迴響9
推薦20
引用0

引用文章2008總統大選與2010五都市長藍綠總得票比較

        喧囂數月的五都選戰終告結束,繼起的將會是下一任總統之戰,朝野雙方勢必會因勢利導而提前拉開序幕。

        27日晚間投開票進入尾聲,電子媒體與網路上即已經開始將兩大陣營的得票率拿來討論。幾乎一面倒的論點是藍營在這場五都選戰裡,台面上贏了實質上是輸了等等的論述。如引用的這篇報導裡的圖表,絕大部份人都以過去2008年的總統大選得票結果,對比今天五都選戰的得票現象。『萬能』的電視名嘴們,再度一致把矛頭轉向馬英九總統的施政風格。只見眾家論者指控皆因馬英九總統在過去兩年裡,施政風格未滿足於七百五十萬票的支持者心理感受,導致此次五都選舉藍營得票嚴重流失。因此,加減乘除後藍營流失了近160萬票。

        綠營在此次選舉的得票確實亮眼,尤其高雄與台南兩都的得票,帳面上着實讓藍營顏面盡失。而大台中市的蘇、胡之戰,其得票情況的變化也讓人大為驚豔!

        然而,以總統大選與五都市長選舉來做對比,是符合真實現象的嗎?個人我不反對它是眾多探討方式之一,但不能認同它是能展現主流民意的方法。這次五都市長選舉,在過程裡有著許多與過往不同的地方,值得我們深入的思考。

        首先,是民粹主義的運用上,迴異於以往的是它不再把『愛台』『賣台』當賣點,省籍題材也幾乎完全消失。這原是一種正向的變遷,但卻可悲的是悲情政治心態塵封之後,取而代之的卻是道德修養層面上的墜落!

        除卻那位笑罵由人的三字經節目主持人外,值得探討的是在選前之夜發生槍擊連勝文事件後,民進黨主席的談話內容。在事件發生後,位階貴為反對黨主席的蔡英文小姐,以過度政治化思維來面對並發言。讓人不禁覺得:你齷齪,別人就一定也骯髒嗎?

        次者,民進黨大異以往的拒絕政策辯論的做法與態度,讓人不禁懷疑他〈她〉們面對這場重要性僅次於總統大選選戰的態度。

        ※是因着自慚於其過往執政縣市政績?

        ※抑或是接續即將上場的總統大選的內部角力問題?

        ※又或在這場選戰裡的角色,僅僅是先佔個茅坑的策略?

對比過往民進黨在大小選戰裡的戰鬥意志與策略,這次種假設幾乎可以完全成立!

        再者,中央政府的兩岸政策不再成為主要的議題。這種現象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後選人真正的認知到他〈她〉們所投身的是地方首長選舉。另一種可能是他〈她〉們認知道,這個議題不會有太多的賣點。過去,最令個人受不了的現象,就是各級地方選舉裡,候選人盲目的自我膨風的討論中央政策,讓人搞不清楚這些基層或中階的地方首長與民意代表們,是否真的認清他〈她〉所參選的是那一層級的民意代表或首長?更要命的是這些無厘頭的參選人,既要自抬身價的大言中央政策,卻又提不出像樣的議題內容。而往往僅是隨手拿個議題出來,粗鄙的用意識形態來操作罷了。這次選戰裡,參選者當然都是各自陣營裡的佼佼者,但我卻不認為是他〈她〉們真正的覺悟於所參選的是地方首長。反之,我認為他〈她〉們是想操作,卻又覺得無法正向加分而不得不捨棄這些個議題。

           最後,藍綠動員的型態與其發展趨勢,已經明顯的擺脫了過去一刀兩面,非藍即綠的舊有思維。這點可視之為台灣政治發展歷程上,一個可喜又值得期待的轉變。

        隨着日愈活躍又寬廣的各類平面及電子平台,以及民智發展日愈提升。話語權已不再是公部門,政治人物與媒體所專擅的工具,相對的使得政治生態必須重新調整、定位。傳統的監督者與被監督者的角色,都已經幾近被徹底顛覆。然而,在這種正向思考的背後,卻也隨之隱藏着不同於往的隱憂。彈指間可以輻射八方的網際網路世界,除卻正向意義外,也潛藏着被惡意運用,且破壞力更為驚人的後遺症!『曾參殺人』的現象,絕對會不斷的在今日與未來重複出現。

        一如前面所談及的馬英九施政風格的批判言論,即屬『曾參殺人』現象。回顧最早出現此種論述的時期,應是在國民黨內部權力傾軋最嚴重的時期。紊亂渙散的國民黨上下,在政壇上吃龞了整整八年,好不容易重返權力舞台,卻遇到一個幾近滴水不漏的愣頭青馬。對許多習於分贓政治生態者來說,那宛如寒傜的八年在野生涯,有多少榮華富貴是他〈她〉們急於奪回的啊!民進黨初履廟堂所嘆:『原來真有那麼多位置可以挑啊!』的話語,讓這些人更迫不急待的想要踏上『重返榮耀』之路,重享睥睨叱吒廟堂的癮頭,可真不容易克制呢!

        然而,換個角度來衡度時事罷。當我們以馬英九總統過度在乎,那不同立場的的百分之四十九的選民感受時。我們試着思考咀嚼一下古人所說的話:『前半夜想想別人,後半夜想想自己』。我們需要一個只為即便是多數,但對比全台灣人口卻是少數的總統,還是需要一個能以整體台灣為首要的總統?已身陷囹圄的前任總統陳水扁,不就是個鮮活的例子在眼前?

        同樣的角度來思考,我們不僅僅應該這樣看待馬英九總統。未來若民進黨籍或其他〈即便機率很小〉黨籍,甚或也許是無黨籍的任何一任總統。我們不都應該以同樣的標準去期待嗎?

        難道,我們的國家與社會就必須要永遠的陷在一個惡性循環的生態裡?今日若我們期待馬英九為那七百多萬張選票的支持者給予多一些的照顧,甚或忽有意無意的去忽視那未投給他的五百多萬張選票的國民之權益,則我們又將另一部份既不支持藍營亦不支持綠營的國民,置於什麼樣的境地?這樣的心態,與當年那位蛋頭閣員,被天下人譏刺的『關愛眼神』論有何異?又是否將來綠營或其他人士執政時,我們也能接受同樣的手法與論點?

        末了,我不認為這次五都選舉的得票結果與選情結構,能完全套用於預測即將開打的2012總統大選。先不說未來2012的總統大選距今還有年餘,五都市長選舉的重要性雖屬僅次於其的選戰,但兩者間的規模與層級是截然不同的。這就好比軍事戰爭一般,一般的師級戰爭與大會戰又豈能等同類比?

        五都市長選舉雖然重要,卻是五組候選人在五個地方進行爭奪地方首長寶座。候選人針對參選地方的特性,各自組建有各自的戰鬥團隊,各自有各自的競選策略方針,彼此間沒有合縱連橫的關係。總統大選時,各組候選人雖然也在各地方設立競選總部,但競選主軸卻都是萬流歸宗,統一由更高層級的全國競選總部來進行運籌號令。

        再者,除了候選人的選戰策略外,選民的焦慮〈或得失〉情緒是很關鍵的因素。而地方型的選舉,不論是一般基層鄉鎮或縣市選舉,即便是剛結束的五都選舉,各候選人的支持者的焦慮〈或得失〉心態,也與總統大選有着不一樣的比重,也絕對會衍生觸發不同的動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阿拉丁隨筆
上一則: 狼出沒!
下一則: 連體嬰:宗教與政治
迴響(9) :
9樓.
2010/12/01 15:43

給樓下那個古老的系統
舉個例子給你聽好了
台北市長只要一件事情沒搞好,馬上被叮得滿頭包
高雄....我想就不用舉例了...市長睡到中風我看也沒人會去盯他
那請問一下
我選這種市長出來,跟選一個西瓜有什麼不一樣?
8樓. DOS
2010/11/30 12:31
國民黨放顆西瓜下去 你們都會選下去

to 連吃屎.....

我們中南部人看你們北部人   才是

國民黨放顆西瓜下去   你們都會選

我們才慶幸我們不屬於你們那種

呵呵!

其實我很想跟你及其他與你有類似思維的人講一點,不要倔強又刻意的去強調所謂的『南部人』與『北部人』。

因為,你一開口就先自己把自己限縮住了。你已經一開始把自己限縮在一小小的框框裡,所以你就無法冷靜又理智的去思考解讀別人的觀點。

囉囉唆唆的打了幾行字,其實可以用四個字來表述:坐井觀天!

alexdeng2010/11/30 22:55回覆
7樓.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
2010/11/30 09:10
霉體與瞑嘴跟瞑燼洞最不長進

近兩年來,只要選舉結果一出來,霉體與瞑嘴就照本宣科,先把選舉結果跟層次與規模完全不同且的時空背景特珠的2008總統選舉做比較,再老掉牙的批評說這是因為「馬英九總統在過去兩年裡,施政風格未滿足於七百五十萬票的支持者心理感受,導致此次五都選舉藍營得票嚴重流失。」

而這些霉體與瞑嘴最讓人受不了的是,一方面義正辭嚴批評馬總統不要民調治國,不要眼中只有選票。可是一轉眼,卻又立即拿出民調與得票率批評馬總統。

事實真相卻是,馬總統施政是有所為有所不為,民調只是馬政府施政的一個參考,而台灣既然採用西式政黨競爭的選舉制度,固然需要選票的支持,但馬總統堅持開大門走大路正派經營,否則早就為了選票完全屈服在地方派系下。

請問霉體與瞑嘴,你們何時才能長進些?不再胡言亂語,不再胡亂批評自打嘴巴?


為了長照永續經營
請多多吸菸做公益

是的,如果我們把那些所謂的名嘴視之為媒體人,則我想他們應是最沒職業道德的一群人了!

事實上,我一直思考,這些在電視節目裡靠耍嘴皮子混飯吃的一群人。

憑什麼自認或被認為是媒體人?

而所謂的『名嘴』,又代表什麼?

這些人裡頭,有過氣的記者、失意政客、退休的公務人員、三線民意代表、學術地位低下的讀書人(我連知識份子的稱謂都吝於給他們)、政治白相人‧‧‧。

這樣的一群人糾結起來生態現象,竟然會對我們的國家與社會產生影響,實在叫人難以理解與釋懷!

alexdeng2010/11/30 22:48回覆
6樓. 老石頭-old rock
2010/11/30 03:34
好言一句三冬暖,胡言亂語六月寒.

不論選贏或選輸,馬總統都難逃霉体爛嘴們一日照三餐外加宵夜不停地冷嘲熱諷,欲蓋彌彰.兩年來,習慣也就成了自然,凡是狗牽到那都一樣改不了吃屎的德性!反正它們也知道馬總統不管你怎麼批判他,都不會動怒,回嘴,對罵,互嗆,打他一棍子也敲不出個屁來.這麼溫順的好馬放着不騎,不是太可惜了!

台灣人大都是不見棺材,照樣會哭爸哭母,而不掉一滴淚,.台灣地小廟多妖風大,遍地王八橫行,不然你要怎樣!人一上百形形色色,民意也就千奇百怪,看看陳致中的高票當選,簡直是令人不可思議!這種喪葬天理的民意,怎不讓人感到悲哀啊!

『台灣地小廟多妖風大』這句我這裡先借了,一定有機會用到!

alexdeng2010/11/30 22:37回覆
5樓. 歐西里斯
2010/11/29 20:56
台灣民眾一直活在過去無法跟得上現在
 我對很多人所抱怨的政府無能讓民眾薪資過低、失業率高一直不以為然。難不成政府該規定每家公司不准裁員、每年都得給員工加薪,無論表現如何?

全球化的高度競爭下,這是必然的趨勢,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這是最基本而無可避免的。
問問你的競爭力如何? 你贏過美國人、德國人、英國人、日本人、新加坡人、韓國人甚至大陸人?  如果你的公司競爭力超過APPLE、三星,我不相信你的薪水會低。

如果你的英文流利、甚至會三種外語、具有高度專業技術與知識,你能讓公司賺錢,我不相信你的薪水會低。

如果你什麼都不會、憑什麼拿高薪? 你找不到工作是因為別人比你更優秀。

只會一張嘴,喊政府無能,一切推給政府,只要換民進黨執政,就能拿高薪,那未免太天真、太廉價了吧。

------
|Osiris|
------

先說點題外話: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你的網名時,總會出現一點錯亂,浮上我腦海的竟是:歐里西斯!呵呵(無惡意)

在個人的事業領域裡,我是個失敗者,但我很認同你的說法。

我在不同的時期裡,扮演過聘雇者與被聘雇者,在扮演擔任這兩種身份期間,也主動或被動的向第三人,甚或同時向一群人同時說過:『You are fired!』

是的,一個人在職業生涯裡,你是否會被其他人堅定對你說出:『You are fired!』,有幾近九成五的因素來自於你個人。

我曾經在短短十天內,由發薪者的角色,轉換為受薪者的身份。而成為受薪者之後的薪津,比起十天前從我手上撥發出去最低的薪津少了1/4!

許多時候,許多人面對問題時一開始就先給自己設了限

◎我不能也無法跨過那道門檻!

◎我無法承擔或接受這樣的條件!

卻連嘗試的勇氣都吝於給予自己。

alexdeng2010/11/30 22:35回覆
4樓. lin
2010/11/29 18:11
有派遣就偷笑了 還嫌!

若樓上的一定是剛出社會或資淺的社會人吧

若作者嫌週休2日 1小時98元太少了

就投民進黨好了  享受一下週休7日 1小時0元的日子吧(失業)

舉我的例子

年輕時在銀行也覺得民進黨充滿改格理想

結果一來就搞"優退"、"組織改造"、"賤賣祖產"的勾當

滿腦子就是如何盡量搞錢

員工卻差點連工作都保不住

公元二○○○年民進黨上台初期,那時我還在從事有關勞工的事業。鑒於過往國民黨主政時期的勞工政策,予我個人的感受,實在是有些令人腦火。因此,我同樣的對民進黨與陳菊有着更多的期許。

然而,民進黨上台六個月後,我開始認真思考退出這個行業的可能性。僅僅六個月的業務往來經驗,讓我感受到民進黨其實在投入選那場劃時代的選舉前,根本沒有想過他們會贏,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準備贏!

因此,他們過去所提出的各種批判言論,事實上都是夢囈般的,天馬行空的胡扯一通!

alexdeng2010/11/30 22:17回覆
3樓. 半個公務員退休了
2010/11/29 17:44
國民黨要設法減少賭爛票

我雖然支持您的看法,但是剝削派遣勞工還是個很重要的問題。

台灣從陳水扁執政到馬英九改朝換代,不變的還是「派遣員工」這個荒謬的制度!

明明一家公司要用人,該用正式員工就該用正式員工,怎能為了降低成本,換個名稱僱用剝削派遣人員,去剝削勞工?

藍綠政府都是一樣,張壹隻眼、閉一隻眼的讓這種違反勞工勞動人權的狀況繼續存在!

20歲到28歲的社會新生人,在這種沒有希望的未來下,

對執政的政黨不滿是理所當然的事!

國民黨身為執政黨,卻裝瞎不理,選票流失是無可阻擋的趨勢!

難道不能照著95聯盟的建議,至少公家機關、公營企業以身作則,
先把派前人員變成正式勞工,再去改變民營企業!

有這麼難嗎?國民黨!


民進黨欠個解釋:過去給你八年做不好,現在窮的只剩扯後腿 + 抹黑?

談到派遣這個行業,我並不陌生。以下跟各位分享我的經驗與觀點:

職業派遣這個行業,其實原本不是這樣的面貌,一如眾人詬病的外籍勞工仲介這個行業般的,它是後天變化走樣的。

在陳菊當任勞委會主委時(民90年),當時全台灣註冊在案的相關業者共計八十五家,我與友人共組的公司是其中之一。但實際運作的公司僅約百分之十,並且這些實際營業的公司裡,僅有我們旗下的這家公司真正準備從事藍領勞務派遣的業務,其他的都是以白領派遣業務為主。

當年我們找上民進黨主政的桃園縣政府尋求協助與合作,找陳菊掌理的勞委會及其下屬單位職業訓練局,尋求法令及實質上的資源交換與合作。我們向官方提出職訓局下轄的就業服務中心BOT計劃,或以一元新台幣外包給我們接辦業務,‧‧‧。我們嘗試從桃園到彰化雲林等地建立一個勞務人力資料庫,努力了半年後我們承認挫敗放棄。因為,向來標榜與勞工站在一起的民進黨政府,其實根本不認真誠懇的關心勞工問題,他們所看到的只是各種(有形與無形的實質)利益!這是我的親身體驗。

而當年我們所規劃的勞務派遣方案,通過台灣前十大電腦代工業者的評估,也受到傳統產業與航空服務業裡的各大公司的關注,‧‧‧。

當然,除了我們積極遊說並尋求協助儘速建立相關法源的部份之外,一般就業人口的觀念與心態也是個重要的障礙。

譬如說:我曾在一天裡面試超過一百八十人以上,應試者有些已經失業了十年以上,但所提出的工作待遇卻是讓我忍不住想:他活該失業!

一個具有CNC車床經驗一年,但卻已失業十三年的中年男子,開口要求的薪資是八萬新台幣!

一名具有初級模具經驗,失業六年以上的男子,提出的薪資條件是六萬八起薪。

一名‧‧‧‧‧‧。

十年以上相關勞工行業的實際經驗,讓我學到看問題不要只看表面,尤其不要只聽政治人物的片面之詞!

alexdeng2010/11/29 20:28回覆
2樓.
2010/11/29 17:31
內政

馬長於兩岸外交

但內政很慘, 未能用宋很可惜, 不用胡志強也很可惜

一缸子近親繁殖的教授們, 才是問題所在

用與不用某個人,這很難去做絕對的評論。

以胡志強來說,他已經被重用了,只是用在不同的領域裡。坦言之,若非胡志強,大台中有誰擋得住蘇嘉全?至於宋楚瑜,我的觀點是不用為妙!

有人或許覺得宋是個人材,心胸與氣宇過人,是這樣嗎?從他在挺楊秋興的場子裡,談到千禧年的選舉恩怨,你就可以完全看到這個人對當年還真的非常耿耿於懷,心口不一哪!

alexdeng2010/11/29 20:00回覆
1樓. 說好的高空彈跳呢?
2010/11/29 16:47
科科
講得頭頭是道, 但面對台灣有 40% 起跳, 只要民進黨放個西瓜都會投下去的人, 講這些不啻是廢話.
我不否認台灣社會有你所說的現象,但幸好你我不是那40%起跳中的一員,不是嗎? alexdeng2010/11/29 19:5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