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蘇東坡的三個女人(一)
2009/03/08 16:30
瀏覽2,222
迴響1
推薦1
引用0

  被林語堂稱為The Gay Genius《快活天才》的蘇東坡,由他成長至生命最後一段日子,人生路途上的顛簸起伏,有三位女性在他生命中佔著重要的位置。

  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位重要的女人,更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位以上的女人。現實社會已告知我們這點是無從置疑的。就算當年極為推行一夫一妻制的道德主義者梁啟超,在臭罵徐志摩與陸小曼那婚姻之餘,自已不也是背著妻子偷另外的女人嗎?妻子還沒過世,已弄大了家中女傭的肚子,事發後才正式承認妾待的名份。相反蘇東坡比他更磊落和專重婚姻.

  蘇軾在十九歲時,由父母作主,娶了青城名士的女兒王弗做妻子,當年她只有十六歲,但卻是蘇東坡建立事業基礎的重要女人。

  這位自小受過文化熏陶的女子,在蘇東坡面前總掩藏自己的學識,甘心做一個背後的女人,每當丈夫讀書的時候,她便負責端茶送暖,坐在旁邊待候。

  她從沒對丈夫提及自已曾讀過經書。但每當他背誦時有所忘記,她卻能及時提示,這點讓蘇東坡很詫異,再問及其他書籍內容,她皆能略知大概。由是始知其聰敏嫻靜。

  直到蘇軾二十六歲那年被派去鳳翔擔任大理評事簽書判官,帶著妻子、長子等人離開父親蘇洵,第一次踏上仕途這一刻開始,王弗的身份便開始轉變,由伴讀變成丈夫的監護人,暫代家翁的責任來提示當年仍沉迷道教的蘇東坡,她瞭解丈夫不熱衷功名富貴的性格,她也不喜歡用自己的鋒芒來壓過丈夫,往往會用蘇洵的教誨來提示丈夫,常提示:「子去親遠,不可以不慎。」

  蘇東坡因為是京城政壇和文壇冒起的新星,拜訪他的人日漸趨多,當丈夫與客會面時,她便站在屏風後聽著,當客人離去後,她便仔細幫丈夫分析那一些人可以為之交友,那一些人可以避之。蘇東坡為王氏寫的墓志銘上寫上她對人的直覺判斷總是一針見血和準確,直死死前,她的話仍大多可信。

  數年後宋英宗召蘇軾回京擔任史館判官告院,王弗回到家翁身邊,責任便輕鬆許多,不用擔心桀傲不馴的丈夫會闖出禍來。但丈夫好發議論而得罪別人而讓她憂心,幸好這重擔子可以交回給蘇洵,自己回到背後默默伴讀的妻子角式。

  好景不常,回京後四個月,二十七歲的王弗便病逝了。也許上天注定,讓她不必看到丈夫日後的政治災難;也許命運安排她在蘇東坡成長的重要過程中的十一年任務已完成,上天召回她。

  蘇洵對媳婦王弗的去世感到傷心,叮囑兒子日後要將她埋葬在母親的墓旁。十一個月後,蘇洵也去世了。

  蘇東坡一直也感到欠了王弗什麼似的,而失去的東西,再也無法追回。安葬父親在眉山小坡母親的墳旁時,也一起將王弗安葬在離八步的西北方。蘇軾在周圍種上三萬株松樹。深深寄托了他對父母、對王弗的哀思。

  這位妻子對蘇軾成長中影響之深遠,蘇東坡對她之懷念,可以從以下故事中看到…

  十年後的一個晚上,蘇東坡作了一個夢,他夢見回到家鄉,王弗坐在窗前梳妝。兩人相顧無言,只有垂淚相顧。於是他起身走到桌,前寫下流傳千古的詞《乙卯正月二十日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2009/03/24 19:06
好久不見

一出手就是好看文章。

我愛蘇東坡。靜待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