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凌虐症候群的心理層面
2024/03/15 14:13
瀏覽906
迴響7
推薦69
引用0

凌虐症候群的心理層面

人類正常的攻擊反應目的在維護生存,當這種反應變態成一種破壞性的習慣,病徵又會分化成虐待狂、自虐狂、戀屍癖、自戀狂等症。虐待狂是其中最具反社會特徵的病態。

虐待狂的慾望鎖定在使他人痛苦的渴望上,並透過施虐、折磨、屈辱、傷害的過程,達到一己的愉悅與快感。古典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過去將這些殘忍行為都歸類到性慾層面,近世的心理專家已普遍認為這是研究上的誤解。而更多的研究證明,性虐待只是虐待狂的表現方式之一,"慾力"有可能來自"性",但不是全部。具破壞行為的慾力,也有可能來自"社會認同感"的失落。

"恨"幾乎就是絕大部分破壞行為的基點。恨自我的不足與他人的完美,延伸到恨社會的現況、過去和未來,恨所有超越我的人,甚至恨不如己者。恨一旦灌滿心理空間,演變成攻擊型人格是必然的。

「完全宰制其他生命體」做為樂趣,正是虐待狂驅力的本質。虐待狂的驅力大多來自""支配他人的慾望,這種慾望強烈的人,常將別人的痛苦應用在控制的手段中。控制欲的重點在於"完全掌控一個人",使對象納入本身意志的延伸,使自己成為客體的主人或"神"。虐待症其實並非只有一種負面風貌。而自虐狂則源於自卑和無力感,以及自我的怠惰,藉著順服和依賴一個"神人",希望解決所有自己無力完成的目標,以及安全的依存。

有些比較不易讓人察覺的手段,也會表現在對受控者的關懷、憐愛、垂青等的樣態中,在有些極端宗教團體中,也可窺及相關的心理層面。一些對未來充滿恐慌和無力的人,甘願交出自我的所有歸屬,投身在極端宗教團體的"人神"膝下,也是殊途同歸的心理現象。孩子的無能為力誘惑了施虐者的控制慾,對生活感到迷惘的人,誘惑了極端宗教團體,兩件事是心理層面的一體兩面。

虐待狂的終極理想是成為受虐者唯一的真神,可以對其任意驅使、踐踏,或被永遠崇拜,不但控制受虐者的肉體,連無形的精神都要掌控。虐待狂希望對方絕對順服或依賴,即使受到屈辱凌虐,對方也應甘之如飴。當他施捨恩惠慈愛時,也希望對方感激涕零,達到「雷霆雨露,莫非皇恩。」境地。

心理扭曲、病懨懨的偏執者,往往把一生都消耗在一無是處的製造痛苦中,若沒有讓別人痛苦,就給自己痛苦,以之來餵養一個空泛的信念。除了無辜者受到凌虐外,在某些情況中,"自我"也有可能成為暴虐慾望的誘引目標。施虐者和自虐者的心理,來自同一個痛苦深淵。自虐者把恨施行於自己的痛苦和毀滅行為,藉以反控他認為的"別人的不義"。

莫里斯說︰「欺凌行為就像不斷下淌的血,最後總會匯集到社會底層,在最無力反抗的人群中,形成一個血池。」
佛洛姆說︰「控制者將人"非人化"或"物化",同時解消了本身道德良知的罪惡感。」。
以上兩位心理學家,是拆除古典心理學框架的代表人物。同樣有心理學的洞燭之見,又跨足在其他學門領域,因此觀察面更為寬廣。

莫里斯從生物角度說明了人類的一些行為,與野蠻的動物並沒有很大差距。佛洛姆透過社會現象證明了;很多殘酷無理的事件,其實一直被掩藏在看似合理的社會表象下。

對於沒有能力去愛的人,殘忍可以是愛的扭曲變形,施虐常是因愛生恨的變態手段,最後也必走向毀滅傾向,即使不傷害別人;也會傷害自己。

1963年~1967年,美國各州就已先後製定了「受虐兒童責任舉報法」。除了醫務人員具有舉報之責外,一些與兒童有密切接觸的人員,例如教育工作者、社會工作者、心理諮詢師、警察、喪葬等從業人員,也被列入了責任舉報法中。這些人如果在工作過程中,懷疑某個孩子受到肉體或者精神上的虐待,必須在一定時間之內(通常是24小時之內)電話報警或者聯繫兒童保護組織。

2013年,美國洛杉磯一名8歲男童費南德茲;被母親及其男友虐待至死,驗屍報告指出他頭骨裂開、數根肋骨斷裂,身上到處都有燒傷痕跡,肺部和鼠蹊部內還卡著BB彈。有關單位在男童生前曾接到幾次舉報,前後共有9名警員前往調查,都表示無虐待跡象,案件因此不了了之,事後男童仍與母親同住,最後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悲劇。

男童遭虐致死案爆發後,9名警員受到內部懲處或撤職。洛杉磯檢方表示,先後相關的4名社工人員會面臨至少10年刑期。

美國有的州有這樣的做法,不僅把性犯罪犯和虐童犯的照片和個人信息公布在網頁上,還公佈他們的住址,甚至在護照上增加特殊印記!重複犯罪者必須90天內去警察局報到一次,如果他們留了鬍鬚或者外貌上有任何改變,一定要通知警察局。


《熔爐》一部讓南韓改變法律的電影(影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繪圖
自訂分類:圖像
下一則: 三國英雄換坐騎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7) :
7樓. 海倫小姐
2024/03/24 22:48
這類恐怖新聞,隨著自己年紀越大,是愈不會點進去看細節的,對於一個毫無反擊的弱者所施行的虐待,會讓我在腦海裡幾年都揮不掉。
我們吞得下血肉,只因我們不去想我們做的殘酷有罪的事實。~泰戈爾
被遮掩的創傷,創傷仍然存在,必須面對問題,找到解決的途徑。
這個世界被創造之初,規則就是殘酷的!必須一物吞噬一物賴以生存。但創造規則也開了偏門,努力掙脫這個限制,才能不被吞噬。
郁勝2024/03/25 11:33回覆
6樓. *Susan*
2024/03/19 19:08

凌虐者喪心病狂 不容任何藉口 就該下地獄  

 

施虐者未來會不會下地獄?我們看不到,但人間必須先有個合理的審判。 郁勝2024/03/20 12:48回覆
5樓. 米若思
2024/03/19 10:47
少子化照理說兒童會受到更多保護,實情顯然不是。
心理毛病好像沒藥可醫,虐待狂與之前您提到的流浪者均屬之,
心理扭曲猜想源於不健康的家庭 ? 
少子化後能讓惡魔蹂躪的對象少了,牠們會更積極找機會去接近可踐踏的"獵物",但會被曝光的可能性也增高了,這就是近年受虐兒案件倍增的原因。肯定還有很多成倍數的"人魔"沒被揪出來。

扭曲的惡意行為,古典心理學將原因都歸類在過去有個創傷的家庭。現代心理學者根據更多案例已證實,有可能但非必然。過去在軍中兩度管理看守所,也帶領過"流氓營",我的經驗中也證實了現代心理學者的勘誤。在有些殘酷案例中,有些人犯來自的家庭幾乎無懈可擊。

個人的一項觀察經驗,扭曲的人魔個性,都有一個早期的開端來自「無可自制的極端沉溺」!這些人其實在兒童時期就已有端倪,例如喜歡將小動物或昆蟲活體肢解,父母漫不經心,又缺其他長輩的良性誘導,惡性愈陷愈深,終而無可自拔,害人也害己。

養護單位反而成了受虐兒的"魔網",國內外都不乏此例,很簡單的一個原因"缺乏監督"所致。以我擔任過類社工的諮詢經驗,一個敬業的社工人員,不可能覺察不到受虐兒身上的創傷。
和施虐者沆瀣一氣,協助施虐者偽造文書,更是可惡至極!為犯法社工叫屈的人,腦袋裡不曉得在想什麼?
郁勝2024/03/19 13:31回覆
4樓. 紅袂
2024/03/19 09:01
讀此篇文章心情是沉重,甚至真的有不寒而慄的感受。


以前曾有一段當諮商志工的經驗,因此相關心理學書籍不陌生,而相關人性之「奇」也是常讓我驚掉下巴。


人呱呱落地後,從一張白紙開始一路人格養成,至今仍探討人性本善或惡的問題。從原生家庭開始至學校教育,從父母手足至同儕接觸等經歷…無一不影響人格發展與行為認知。


社會上所有人類黑暗面之行為,有時一般人難以想像。但倘若有一件事是我們得知,在能力範圍內,也該在自保中運用所有可能資源援助,而非冷漠以對。
曾有半年擔任榮民服務員,那時遇到過幾位市政府的社工人員,她們的敬業精神讓我感佩不已!見過相關的從業人員有人間天使;也有執業的惡魔。以下兩篇舊文就可看到強烈對比。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3--她們是天使
https://blog.udn.com/PAESI15/155550789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4--變天
https://blog.udn.com/PAESI15/155574592

郁勝2024/03/19 12:35回覆
3樓. Awesome 澳森
2024/03/18 21:47

天空星子數不盡,人間眾心猜不透。無論虐待或自虐,那種上癮般的扭曲行為常讓我不寒而慄。有時想想,安安靜靜當一條秋田犬何嘗不是一種幸福。但是碰到這類惡行,該/能吼出來就得吼出來!

多年前獨行到一處山上,見過一隻白毛秋田犬,這隻老實狗比一般秋田犬更大隻,生活在寺廟;是吃素的。牠很老了,有點像老僧入定般,任由遊客拂弄。有個小孩拿著一支樹枝不停抽打牠,牠只能歪向一邊緩慢地移動。我厲聲喝止小孩,小孩的父母怒眼瞪我,那時我還年輕,可能看來有點不好惹,他們只低頭把小孩帶走。
現在我也老了,幾度走過斑馬線時,被年輕的惡男做出要衝撞的威嚇,這時我就會想到那隻老秋田犬。世界就是這樣!善惡俱在,惡也會裝扮成偽善,如何辨識出甚麼是真?進而趨吉避凶,到老都學不完。
郁勝2024/03/19 12:33回覆
2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4/03/15 21:57

(二)

在我人生中遇見過幾個不上路的主管、丈夫、老師、鄰居…,

都因個人有某個很不如人的自悲處,一輩子只能壓抑暗恨,毫無辦法.

不日他們得著一個相當的地位權力後,

沒想就殘忍、沒有同理心、故意、強迫地用各樣的手法,

再不必隱忍的把一生所有的氣恨、冤屈…毫無保留地,

加害在他們的下屬、伴侶、學生、周遭的人身上,

造成了很多的痛苦.

不懂心理學,

但這可能是生活中最簡單、最真實的變態心理.

有個實例可以說明妳敘述的情況。
在陸戰隊擔任連輔導長時,連上有個看來很老實的士兵,常被同僚奚落、戲弄,他也很任勞任怨。另一位住他家附近的士兵悄悄告訴我︰「輔ㄝ,其實他很恐怖!」我這個雞婆的輔ㄝ決定要深入了解這件事。
他放連續假出營後不久,我也搭車走訪另一縣市的他家。到他家還未走近;就聽到女人和孩子的哭泣聲,門沒關我就走了進去。他正在揪著他老婆的頭髮撞牆,兩個孩子縮在牆角顫抖。我表明我是他的輔ㄝ,女人立刻大叫︰「輔ㄝ救我!」
把情況搞清楚後,我立刻帶著這個士兵回營,回營後又警告他︰「以後再發生這種事,你以後就別想放假了!」我只能做到這樣,以後的事無能為力。如果換成今天,我闖進他家就已經犯法了!或許有人難以相信,他也是有宗教信仰的人。
郁勝2024/03/16 22:49回覆
1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4/03/15 21:56

(一)

小時讀過一短篇,好像是希區考克的作品.

(作者也許不是.故事也許不全)

述說一孤單不如意的人創作了一個迷你娃屋,

隨著進度往前,房子得不斷增建,人員也不斷上場.

故事與意外,勾心與鬥角,愛恨更情仇,

故事越來複雜,上陣的人偶進進出出、上上下下.

有時下班回來發現娃屋裡的東西人員東倒西歪.

他就得順勢編造加演新的劇情.

這些劇情讓他常常生氣、冒火、甚至決定生死.

這個人要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

竟然假戲真做得讓他整日心煩意亂.

他越來越像上帝,

主宰著一切主軸,生死悲喜.

深陷其中,整個人都變了…….

希區考克的電影作品,有如影像的心理學版本。恐怖情節雖然都是創造出來的,但都有心理解析的根據。
很多悲劇情節在某個階段是可以因回頭;或轉彎而改變的,但主角執拗地一直沉淪下去,以致於悲劇就成了必然的結果。
郁勝2024/03/16 22:4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