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水族箱裡看天下(下)
2022/04/20 16:11
瀏覽1,222
迴響8
推薦102
引用0



水族箱裡看天下(下)

四尺缸裡專養慈鯛後,維持了最長期的和平狀態。起初藍慈鯛最兇悍,經常追著其他種類的慈鯛在跑,後來又放進一條深紅慈鯛後,兩條藍慈鯛圍攻一條同樣體型的紅慈鯛,紅慈鯛仍能左右開攻毫不縮尾。藍慈鯛悍在泳速很快,但紅慈鯛在慢游時,忽然轉頭閃電回擊的力道更猛。藍慈鯛幾回合後都佔不了便宜,以後這十幾條各色慈鯛就相安無事了。

五尺缸裡的大魚更有看頭,老爸胃口愈來愈大,到處去找體型較大的稀有熱帶魚,一度曾有意想養紅龍,那時紅龍在市場炒得正熱,一條十公分的小魚就要二、三萬元起跳,可以長到一公尺長,必須一缸獨養,而且水質和食料都須嚴格調控,老爸自知玩不起紅龍,只口頭表示嚮往後就自動作罷。

五尺缸的金波蘿可憐了!牠本來就很溫馴,又游得很慢,更糟的是不會記取教訓,游到地圖魚的地盤被咬後,下次仍會迷糊地又游過去。而且金波蘿不愛吃人工飼料,抗病力差,喜歡比較高的水溫,如果要保證高成活率,須在缸底鋪上活性碳,還要添加可以消滅細菌的黃粉。這些嚴格條件都是我們事先不知的,所以大魚缸裡最先嗝屁的就是金波蘿,不到兩個月,金波蘿不但身上黏著白斑菌,還被地圖魚咬傷,初入冬時就已失去金色光澤,然後翻了肚皮。

失去金波蘿後,老爸又放進一條大約接近10公分長的"金錢豹"。金錢豹是水族裡的"比特犬",身綴藍黑色珍珠斑,性情暴躁,鬥性堅強。初入五尺缸時牠最兇,牠遊到哪裡,體型比牠大得多的泰國鯽和地圖魚都得要讓避,但這回牠死得最快。金錢豹閒著就想咬別的魚,地圖魚身軀肥胖,原地一個大翻身,就把金錢豹掃得撞到缸邊去。金錢豹又去追咬泰國鯽,泰國鯽縮到假山後,金錢豹追得太急,撞向了泰國鯽堅硬的尾刺。金錢豹的嘴因此撞爛了,後來不能進食是餓死的!

有天老爸去台南,用一個大塑膠袋裝了隻怪魚回來,這隻怪魚全身桃紅色,兩側有一條較粗黑色斑,魚頭上隆起小丘,很像羅漢頭,故名"羅漢魚",又比地圖魚稍大點,這隻可兇的了!一入缸就做老大,地圖魚的地盤守不住仍想頑抗,但也只能時常打帶跑。可是羅漢魚從不會去攻擊泰國鯽,因為泰國鯽體型比牠大得多,而且一對頭泰國鯽就會迅速閃開,不和牠正面衝突。缸裡三隻大魚都長得很快,羅漢魚長到30幾公分長也暴斃了!

羅漢魚很貪吃,吃時狼吞虎嚥。老爸不知魚性,看牠胃口奇佳,紅蟲和其他魚餌大把下,牠是給多少吃多少,愈來愈肥,後來可能是撐死的?缸裡又只剩下泰國鯽和地圖魚,老爸嫌單調,又一下子增入了幾隻鴨嘴鯊,和花斑、珍珠斑之類的清道夫魚類。這下子又糟了,水族缸裡更是天下大亂!泰國鯽被逼到水面,為避開其他魚的地盤,只能時常頭貼缸側裝死,但牠體型愈來愈大,尾巴有時仍會被咬一口。

鴨嘴鯊和清道夫是水族的"恐怖分子",牠們常貼身在水底,我們起初都以為這類魚只撿缸底食料,應該很溫馴。錯了!這幾隻猛魚不但會互相幹架,還會抽空向水面發動攻擊。鴨嘴鯊忽上忽下,清道夫則會忽然從缸底衝到水面咬一口,地圖魚腹部受傷,泰國鯽身上也在掉鱗片,幸好情況還未更嚴重時就已被我發現,我立刻要求老爸清除鴨嘴鯊和清道夫,老爸依依不捨地把這兩種魚送給了水族館,水族館等於坐著多賺了兩道。

五尺缸,老爸又經常丟進紅、黃、白色的劍尾魚,以及其他的大肚魚,這些魚的體型都比金魚小很多,價錢也很便宜,成了地圖魚的活餌,由於食物來源充足,地圖魚逐漸失去據守地域的天性,和泰國鯽相安無事,兩隻肥魚成長得很快,體型似乎也有點超出了常情。地圖魚我叫牠"花豬",泰國鯽則取名"銀娃"。

花豬和銀娃都會認人,每當我坐近缸邊,牠兩就會不約而同轉頭對著我。我左右手各一指分別貼在玻璃上,牠兩就隔著玻璃吻我的指頭。尤其花豬超愛打啵,我家倆老都不會和牠玩這個遊戲,每當我一走進這間客廳,花豬就像水裡的小狗,興奮得在缸裡忽左忽右快泳,我把嘴唇貼在玻璃上,牠就立刻對貼過來,還會忽前忽後連續接吻,鄰居幼童們看得哈哈大笑,都想嘗試和花豬打啵,但花豬很堅貞,除了我誰都別想啵牠。

老爸可真是超會喜新厭舊的!而且不斷升級。七彩神仙魚在水族館裡才剛興起熱潮,老爸的興趣就轉向了。七彩神仙魚根據品相價差甚大,老爸看上的都是最佳品相的金屬光澤、閃電紋。那是1990年代中期,每隻都超過一萬元以上,價差也甚大,品相最佳的一開價就是四、五萬元。他又自購了一口二尺缸放在臥室一角,專養七彩神仙魚。這時我的經濟已開始逐漸出現缺口,在購入最初兩條後,就不再贊助他。客廳裡原來的兩座水族箱,交給我每週放假時去清理,老爸專心照顧七彩神仙魚。

聽老一輩有人說過,家裡養的家畜或寵物;會比人更先反映出家運徵兆,對此我是很有感觸的,1996年就已開始有點出現背運跡象。老爸原來養了一隻狼犬,這隻狗聰明過甚,常會從籠裡摳開門栓,門栓需經兩道程序,先往上拉,然後再拉到一側才能開門,這樣他都能摳得開。

開了籠門,牠就跳出一個人高的圍牆,出外遊蕩。後來因不明原因經常腹瀉,已經很注意到飲水和食物清潔,狼犬仍在不斷瘦下去,我覺得安全可慮,經商量過後;我把狼犬送去一處營房,他們願意收養。過一段時候再去看牠,又是生龍活虎般,而且被該連視為是最敬業的"安全士官",專守彈藥庫。牠只認班不認人,下了班次的士兵要再來彈藥庫,牠就不給進了。

1996年,大妹的前夫帶著一瓶洋酒來,就把老爸剛領到的半年退休俸騙走。多年前老爸為這個詐騙成性的傢伙作保欠下的巨債,我和老媽每月攤負這時都還沒還完,對我已經逐漸在走下坡的財務狀況又是雪上加霜!我一直很想不透是何原因?我說的話在老爸面前從來總是被打槍,那個傢伙已經好幾年沒有來往,仍能把他騙得團團轉。不過那個傢伙無論到哪裡;長年都是一身畢挺西裝,比這個穿著從沒帥氣過的兒子,看來的確是稱頭多了。

老爸臥室裡的七彩神仙魚美麗難長久,這種魚本來就特別嬌貴,水質、溫度和環境都需嚴格控制,而且膽小經不住噪音。剛入缸時都是色彩斑爛,非常炫麗,養到最多時;二尺缸裡曾經有10尾七彩神仙魚,那一缸時價就遠超過10萬元。過不了多久魚體就開始色彩黯淡,不時斜浮水中,魚一隻隻死去,也不斷在換新魚。我猜那些魚較多原因也可能是被嚇死的?因為倆老又開始常在屋裡吵架,倆老吵架時屋裡不免會發出乒乒乓乓摔東西的響聲。

1997年是我家家運開始正式大變化的分界點,那年我被做地產事業的朋友倒了債,一度拮据到連上班交通工具的油錢都告罄。同年上旬倆老去大陸探親,老媽在湖南長沙訪她妹妹,經過野地踩到一幅半露出地面的骷髏,接著老媽每晚都夢到一個穿解放軍制服的年輕女孩,對著她哭泣,又常因不明原因嘔吐,經眷村裡的本省阿姨引介,去廟裡做過法事才解脫了夢魘。在遊四川峨嵋山時,老爸藏在腰裡的現金30多萬元,坐一趟滑竿上山就不翼而飛,後來還是經北京么舅支援,才能繼續走完大陸探親行程,而後回台。

那年下旬,老爸又因摔跤傷瘸了一腿。我被迫要日夜兼差還債,沒有時間去幫老爸照顧他的水族箱。好不容易抽空去眷村老家,四尺缸裡已經空了,晾在客廳一角。五尺缸裡的銀娃和花豬也老了,動作逐漸遲緩,這時花豬身長約45cm,銀娃更是長到58cm。養七彩神仙魚的兩尺缸,送給朋友時,已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兩隻。

1999年9月21日星期二,那天的白天我沒去上班,物流公司在清點庫存,暫停線上物流作業。下午去報社前,先去了一趟眷村,五尺缸裡的泰國鯽不見了,老媽告知大約上午時,泰國鯽不知何時躍出水族箱,當她發現時;泰國鯽已經在地上乾死了。一般泰國鯽壽命可達8~10年,但我家這隻泰國鯽壽命已近12歲。當晚凌晨一點多南投發生大地震,我那晚在報社截稿較早,地震當時我剛回到家。

過幾天,老媽傳來遠方噩訊,北京么舅在9月21日下午離世。么舅離世前半年;不斷傳訊要我去大陸接手一項事業,就連四川親戚都巴望著,我如果去非常有可能連帶也會改善了他們的生活,但這時我已常困在台灣三個老人輪流臥倒的病榻旁,就連去一趟大陸的旅費都籌不出來,那邊也不曉得;只須去一趟為何我遲遲不肯動身?

2001年,老爸車禍腦傷半攤後,我的精神和經濟兩窘,去眷村和老媽輪值看顧老爸時,經常在五尺缸邊打瞌睡。這時花豬已超過了50公分長,單獨一條孤零零在缸中,體型瘦了些花色也黯淡了。有時我貼在缸邊睡醒時,看到花豬的身子也貼在缸邊,我將嘴唇貼在玻璃上,花豬緩慢地把魚吻貼過來,我兩行淚不自覺就流了下來。

我把五尺缸和花豬一起送給一位經營餐廳的朋友,朋友把這個水族箱置於餐廳的大廳一側,花豬此後就成了鎮店之寶,客人都很喜歡觀賞這隻全身紅黑花斑的大肥魚,但牠懶洋洋地很少游動。當我再去餐廳看牠時牠仍認得我,一靠近牠就把嘴貼到玻璃上,等我伸手指或給吻。朋友的餐廳事務很忙,水缸裡的水已不很清澈,不到半年後再去時,魚缸裡已放乾空著了。

2006年老爸往生,當晚我掛了一通長途電話去四川告訴叔叔,他只嗯了一聲,未說任何話就切掉了。我知道他不但怨我,而且怨到恨!1998年時國台辦通知我,李家在大陸老家的祖產,其中一家仍在公營中的酒廠,以及大宅院裡的一間老屋,只要我去辦手續就可以交還我,我卻全都放棄了。對老家叔叔而言,這是個好不容易眼看經濟就可大翻身的機會,一下子就這麼吹灰了!對我而言卻是個很遙遠;根本難以觸及的夢。以往他常來信要我老爸寄錢寄東西,還會開列清單,老爸就會找我打商量,現在連我自己都已窮荒,實在也不想再和他扯上什麼關係了!

水族缸裡的世界,有如人的一個社會縮影,禍福相倚,休咎瞬變。成敗難長久,興亡轉瞬間。這時我覺得自己就像五尺缸裡那尾最後的花豬,游得愈來愈慢,熱鬧過後難免孤獨。別人看我,我看別人,互相都各自有不同的觀點和想法,最後終究都是一抹煙雲散去。我們也許都曾渴望過;希望有一個波瀾壯闊的人生,最後終於發現,擁有一方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才是最後曼妙的風景。

全文完結~

古月照今塵--自唱

消息--自唱

浮水印--自唱


渴望你的愛-寶美蓮/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熵增定律」的人生解讀
下一則: 水族箱裡看天下(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海倫小姐
2022/04/24 22:31
養魚蠻辛苦的,除定期換水注意溫度外,還有時得幫魚治病,您耐心愛心孝心真不是一般人能堅持的,自歎弗如。👍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其實我並不想做這個角色,但上了架的鴨子;不想飛也得飛。 郁勝2022/04/25 17:00回覆
7樓. *Susan*
2022/04/21 22:31

曾聽說  當家運旺的時候 莫名其妙出現一堆野貓群聚在屋子周邊

而大哥家的魚 從熱鬧繽紛的魚中爭霸  到後來漸漸離去 似乎真是某種徵兆

蠻邪門的!

看家運的說法,大多說的是家裡的生命體,包括家裡門前栽植的盆景。
至於跑來貓狗,我是持"生態應維持平衡"的看法,人不應去干涉自然生態。來一隻我會餵牠,超過一隻我反而不會餵給任何東西了。
我家附近一位鄰居去年在社區內餵食兩隻野貓,造成今年整個社區一群野貓亂竄,到處拉屎,也怕跳蚤難除,大多數人家都感到非常懊惱!
郁勝2022/04/21 23:51回覆
6樓. 和煦秋陽(浣熊 , 夢田)
2022/04/21 22:09

您的最後一句    "有一方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才是最曼妙的風景"

深感認同     也深有感悟

謝謝分享

有時命運必須把人逼迫到某個境況,才能使人領悟到一些事。
郁勝2022/04/21 23:50回覆
5樓. 麥芽糖
2022/04/21 20:15

缸中的形形色色,魚來魚往,也都是生命。

做決定的時候,除了金錢,更是魚兒們的命運。

謝謝🙏這些故事,講述精彩,聽者收穫滿滿。




養魚缸其實有其殘忍一面,大魚必須吃小魚維生。即使餵食魚餌,魚餌也是用其他魚體碎製而成。但生態的真實面就是這樣。 郁勝2022/04/21 23:49回覆
回應文另附固定的一張大圖,是不受很多人喜歡的。除了附圖可能並不美觀外,也會佔據過多其他人的回應空間。而且會予人廣告太過之感。 郁勝2022/04/21 23:49回覆
4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22/04/21 14:24
選用歌曲錄製的圖片,  增添了歌曲劇情效果喔      很有季非製作風格崇拜
季非風格是「能行方便處,且給人方便。」以及「即使是過客,希望讓人不虛來此一覽。」大笑 郁勝2022/04/21 23:35回覆
3樓. 旭日初昇
2022/04/21 12:24

一個魚缸敘述缸裡的生態興衰,也看到了個人、家庭的興衰故事,

而1997年也是亞洲經濟大風暴,不知多少繁榮富貴轉眼成空。

這篇文章更看到了李兄,是說故事的絕妙高手!!!

我有個可能不科學的看法,任何人的命運都和世界一線牽,就如氣象學中的"蝴蝶效應",個人的一個小行動,也可能會擾動到很遠的另一些人。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哪會想到於我一個市井小民何干?變化忽然降臨;生活就全都走樣了!
郁勝2022/04/21 14:03回覆
2樓. 安歐門
2022/04/21 10:52

有人說,養一缸魚如同扮演上帝,攪亂眾生,

其實自身不就是一條魚,無數他人幫忙攪亂,

人生難,難在慾望無窮,清心寡慾者,自然容易快樂。

我不喜歡把魚養在缸裡,婚前舊居處前院有過一方石砌小池塘,生態看來自然些,婚後女兒也出生後就填平了。我老爸頻換魚缸,是有點拚場現寶的心理。
郁勝2022/04/21 14:02回覆
1樓. nothing special
2022/04/21 08:39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人生, 不就是這麼回事嘛。

我曾經努力且累到到只剩一口微弱氣息,但周圍仍沒人感覺到︰其實我離全面崩潰已只一線之差。
結論︰其實如果沒有我;周圍的世界仍會照常運行。
郁勝2022/04/21 14: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