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Aphrodisiac (三下)
2007/08/16 08:48
瀏覽1,486
迴響9
推薦44
引用0

各位網友們久違了, Bostonian 這段時間公私兩忙, 可用 "兵馬空傯, 宵衣旰食" 兩句來形容, 別說是寫這篇下集, 就連拜訪各網友部落的時間也沒有, 但忙雖忙, 卻沒把各位忘記, Bostonian 依樣劃葫蘆, 也來學學諸多棒球明星擊出全壘打後的動作, 先指指球迷, 再指指自己的胸膛 -- Dear friends, you are in my heart!

 

不廢話了, 上次說到那兒了? ..... 對了, 說到大樹鄉是個雞犬相聞的樸實地方, 沒事只好找事來嚇嚇自己, 就像 aphrodisiac 的功效一般, 尋找的只是心理上的快感罷了。其實鄧麗君的歌聲哪裡會嚇人, 只是當時的氣氛讓人覺得是 "女郎" 寄語歌聲, 訴說著一段幽幽暗暗的往事, 無奈, 聽者甚是蠢笨, 加上任務在身, 實在無法靜心聆聽佳人心事, 便將隨身聽關掉, 以免庸人自擾, 但說也奇怪, 歌聲竟是袅袅不絕於耳, 就在 「我是多麼希望圍繞你身旁」 的歌聲中 Bostonian 朝著前門邁進。

 

順著手電筒的照明, Bostonian 來到了前門, 光影交錯之間, 一個模糊的身影浮映在門玻璃上, 雖知那 "可能" 是自己身影的反射, 但也懷疑是否另有其人, 拿出了鑰匙, 開了鎖, 門 "咿呀呀呀呀呀" 地向後開啟, 門背後的漆黑像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釋出巨大的能量要將你吞噬, 在一片黑暗中, 一對亮點懸浮在半空中, 如一對璀璨的寶石, 絢爛奪目, Bostonian 看了許久,  竟無法將視線移開片刻, 心神盪漾之際, 突然一道黑影從 "寶石" 表面一閃即逝, 此時才突然猛醒, 那不是寶石, 而是一對眼睛, 而且是一對 「異類」 的眼睛, Bostonian 吞了口唾沫, 想把幾乎跳倒喉嚨的心臟吞回去, 同時趕緊將手電筒對準了 "寶石", 燈光之處, 一隻通體黑貓潜伏在樓梯間, 光至同時, 牠嘴露尖牙,  "嘶" 地警告我這個不速之客莫再輕舉妄動, Bostonian 左手緊握著電筒, 對準著黑貓, 怕牠先發制人, 右手在牆上摸索的電源開關, 許久, 燈一亮, 黑貓頓時失去了黑暗的倚靠, 縱身一跳, 往長廊的另一頭急行, 稍停, 回頭一望, 然後緩步而行, 直至消逝在長廊的盡頭 。

 

光明既現, 黯淡不再, 情勢一片看好, 賈少將的辦公室在二樓, Bostonian 便直上樓梯, 才跨出一步, 樓上就傳來悉悉嗦嗦的聲音, 乍聽之下, 竟像是一陣腳步聲, 各位, 縱使如 Bostonian "俯仰無愧" 之人害羞 , 此刻也是毛髮倒豎, 雞皮滿地... Bostonian 聆聽了一會, 腳步聲漸漸消失, Bostonian 又行, 仍是一陣悉悉嗦嗦的聲響, 如此停停走走三四回後, 確定這聲音是因自己而起的, 此時真是陰風颯颯, 黑霧漫漫, 令人不寒而慄,  "心" 哭喊著說 : 「放棄吧! 回去吧!」 但 "腦袋" 冷靜地說: 「豈有此理, 既入虎穴, 焉能不得虎子而歸之理? 況且早已騎虎難下, 勇往直前是唯一的道路」, 就在心跳急速加快, 腎上腺激素泉湧之間, Bostonian 危危顫顫登上了二樓, 鼓足了勇氣往二樓長廊一望..... 詭異, 詭異, 竟是空空蕩蕩, 連個影子都沒有, 先前之腳步聲也不復聽聞, 正納悶時, 一張 "黑臉" 從長廊另一端的拐角探出, 靜悄悄地沒有任何聲音或表情, 不一會, 這張臉也開始緩緩的移動, 當那黑絲絨般的軀體出現時, Bostonian 認出來這是剛才樓下的那隻貓, 「咦? 牠怎麼也到二樓了?」, 正疑惑時, 這隻貓繼續朝 Bostonian 的方向徐步而來, 到了長廊中央的位置時, 牠停下來, 選了其中一邊的辦公室走去, 然後半俯臥在門前, 頭舉得高高的, 目光如炬的望著 Bostonian, 「糟糕! 那不是主任的辦公室嗎? 這是什麼回事? ...」, 帶著疑惑, Bostonian 走到辦公室前, 那隻黑貓紋風不動的伏在門前, 看來黑貓若不走, 門是打不開的, 但 Bostonian 又不願以強制的手段, 正著急時, 黑貓起身, 貼著 Bostonian 的腳跟頭, 耳鬢斯磨地轉了兩圈, 模樣甚是友好, 既然如此 Bostonian 也就順水推舟, 蹲下身來, 摸摸頭, 搔搔下巴, 一番撫摸, 貓兒高興得尾巴都豎起來了, 既然貓咪已 "化敵為友", Bostonian 便要趕緊辦正事, 拿出了門鑰匙, 門只開一個縫, 黑貓便搶了進去, Bostonian 開了燈, 正要尋找便當盒時, 那隻黑貓已站在便當盒旁邊, 「古怪, 你怎麼就知道我要找飯盒? 是不是便當裏有臭鹹魚? ... 對不起喔, 這不是我的, 不能給你, 你還是去抓老鼠吃吧...」, 這貓兒倒也通人性, 沒跟 Bostonian 搶飯盒。把飯盒放進主任的小冰箱後, Bostonian 就準備撤退了, 門還沒完全推開, 黑貓仍是一溜煙就從縫裏鑽出去了, 一走出門, 回到長廊, 一看, 當場傻住, 黑貓為首, 後面跟著十幾隻貓, 白的, 灰的, 黃的, 條紋的, 斑點的... 竟是一大窩,  這個陣仗還真嚇人, Bostonian 故作鎮定, 暗道: 「你的朋友還真不少, 但我可不想當你們的幫主, 我要走了, 再見...」, 誰知這一走, 悉悉嗦嗦的腳步聲又起, 回頭一看, 這些貓竟然跟來了, 這可不妙, 便越走越快, 最後是飛奔下樓, 燈一關, 門反鎖帶上, 抓起鐵馬, 瘋狂地朝山下奔去, 一直到了半山腰, 看到了哨站的燈光, 才鬆了一口氣, 小陳還在那兒,

 

「少尉, 你是怎麼了, 慌慌張張, 敢係看到鬼?」

 

「係啊! 係啊! 他們朝著邊來了...你趕快把關公像抱緊一點...」

 

「....他們....他們.... 想幹什麼?」

 

「唔在影, 我告訴他們 『有事找小陳』, 不要找我, 待會你自己問他們...」

   

回到了宿舍, 第一件事就是將寢室點得燈火通明, 緊繃的情緒雖然稍為遲緩, 但想起剛才的詭異, 心悸猶自不止, 隨手拿起了本書, 盼能稍轉不安的情緒, 還是那本 GRE 詞彙, 翻開還是 aphrodisiac 一字...  想心 : 「乖乖, 這一趟 "夜探鬼域" 可是一道高潮迭起的催情劑, 可惜神秘女郎卻了無蹤影...」, 想至此, 竟莞爾一笑, 覺得自己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 這 GRE 到底是如何用 aphrodisiac 命題? ...」  這問題仍是令人百思不解。

 

想著, 想著, 竟有些倦意, 放下 GRE 的書, 隨手抄起了一本小說, 是 「水滸傳」, 此書甚好, 梁山泊一百零八條好漢, 不知能多收一名, Bostonian "願往", 翻開了第四十一回, 話說宋江.....

 

「篤 篤 篤」, 咦?  是誰?  是誰在敲門? ......「 波星主, 奉小姐之命, 請星主開門說話」, Bostonian 一聽, 驚得哪敢答話, 「波星主, 休得遲疑, 小姐久候」, Bostonian 聽得是女子之音, 更是惶恐, 男子重地竟出鶯聲燕語, 此事非同小可, 「波星主, 小姐有請, 請移駕一敘, 切勿遲疑」, 語畢, 門自迤迤而開, 兩青衣螺髻女子, 現於門後, 躬身稽首, 又道: 「波星主, 請行」, Bostonian 此時若不是面色慘白, 也必是目瞪口呆, 許久, 才回過神來, 「您... 您... 找錯了, 我不是什麼星主, 也不識得您家小姐...」, 青衣女子回道: 「如何差了! 請星主即行, 小姐久等」, Bostonian 見此二人唇紅齒白, 言語和善, 似無相害之意, 便問 :  「小姐何處?」, 青衣女子回道: 「星主到了便知, 不必詢問, 請隨我來」, 言畢, 便轉身而行, Bostonian 兩腳不聽使喚, 也就糊裡糊塗的跟去了, 青衣女子引於前, 來到宿舍後山, 轉進一羊腸小俓, 兩旁古木參天, 甚是幽秘, 七轉八彎後, 青衣女子停於一石洞前, 回身說道:  「星主請進」, Bostonian 進入後, 洞裏竟別有天地, 仰望是星斗滿室, 月明如鏡, 低頭是奇花異草, 翠柳夭桃, 中間一朱漆拱橋, 橋下流水漱石, 橋後一座八角涼亭, 亭內石桌石椅, 精緻有趣, 亭外花草扶梳, 香風如沐, Bostonian 嘖嘖稱奇, 暗思: 「居此地已久, 竟不知有此處!」,  青衣女子來到亭外, 躬身稟報:  「小姐, 星主已到...」, 此時 Bostonian 才注意到亭內一年輕女子, 雲鬢霧髻, 水袖羅衫, 體態甚是優雅, Bostonian 從未見過如此丰姿綽約的女子, 不由得走神了, 「波星主請入亭上坐...」 .... 「波星主....請..」, 小姐兩聲催促後, Bostonian 才曉得自己失態了, 急忙施禮回曰: 「多謝小姐賜坐, Bostonian  乃一介草民, 未敢與小姐同席。」, 「波星主不需多禮, 請入亭一敘。」  Bostonian 惧心漸減, 好奇之心漸增, 便入亭在下首坐定, 小姐命青衣女子斟酒,  「星主, 家室簡陋, 僅以薄酒一杯聊表敬意」, 「小姐過謙了, 即便仙居未有如此雅致, Bostonian 不善言語, 先乾為敬。」 一飲而盡後,  小姐親自把盞, 見那持壺之手纖細如蔥, 肌膚勝雪, 至此 Bostonian 難耐一睹芳顏的念頭, 以眼角餘光偷窺, 只見朱唇柳眉, 眼波靈動, 容貌秀麗, 清麗脫俗, 真乃天香國色, 令人怦然心動....「星主別來無恙?」, 「請恕在下愚昧, 小姐口中 『星主』 是指何人? 我們又何曾相見?」, 小姐嫣然一笑, 回曰: 「星主別多疑, 您交代過:  『有事可以找您』, 是否還記得? 今夜欲與星主相會, 乃施一計, 有請星主上山, 只是你我分屬兩界, 無法貿然以本相與您見面, 乃使靈貓, 試驗星主之膽識, 或許您不知, 若是心虧之人, 見此靈貓, 如見鬼魅, 輕者落慌而逃, 重者魄散膽裂, 星主思慮純熟, 正氣如虹, 可比天上明星, 若不稱星主, 又該如何?」,  「...小姐這番讚美在下不敢接受, Bostonian 肉眼凡胎, 不是什麼天上的星星...」 語畢, 不知是酒力發作, 還是迷湯灌飽了, 竟有飄飄欲仙之感, 「星主何須謙遜, 那日便覺得您氣度非凡, 奴家雖非彼類, 但卻也不是妖魔邪怪, 要不是星主劍膽琴心, 光明磊落, 心中毫無陰影, 今日難以與星主相見。」,  「小姐謬讚了, 能拜識芳顏, 實為在下之福份, 不敢問小姐芳名高姓? 家住何處? 今日招喚在下前來, 是否有在下效勞之處?」, 「星主不必客氣, 來日方長, 您這些問題日後自有解答, 來, 請再進一杯。」 端起酒杯, Bostonian 又一飲而盡, 花前月下, 佳人醇酒當前, 如何能不醉, 酒過三巡後, Bostonian 不勝酒力, 四周朦朧漸起, 隱約中, 小姐笑容盈盈, 美艷不可方物...

 

竿敲殘月落, 雞鳴曉雲生, 在一片起床號聲中, Bostonian 悠悠轉醒, 自己竟伏桌睡了一夜, 醒來時, GRE 的書在右, 水滸傳在左, 猩主在中, 想起昨晚一夜的驚奇, 真是覺得不可思議, 尤其想起 "小姐" 的芳容, 令人有 「何日君再來」 之嘆...

 

當日中午, Bostonian 到了賈少將的辦公室, 問道: 「主任, 便當內的飯菜沒壞吧? 給個榮譽假吧?」,  「什麼沒壞! 全給貓吃了!」,  「咦, 怪了...」

 

更怪的是, 兩天後, 總機小姐 Cindy 提了一串龍眼前來單位串門子, 不知是何故, Cindy 吃龍眼時老是對著 Bostonian 嘟著嘴巴, 作親吻狀... 又每次見到福利社小姐 Betsy, 她總是臉飛紅霞, 神態扭捏, 買瓶汽水總是不要錢... 退伍後, 心想這些都將成為過往雲煙, 直到了有一天, 在波士頓的某個餐廳裏, 太座吃完了龍蝦, 仍似貓咪般地 "吮指回味",  Bostonian 一看大驚, 急問: 「妳可住過大樹鄉?」 太座淡淡答道: 「沒有」, 回答時, 眼睛閃爍著如寶石般的光芒.....

最後, 皇天不負苦心人, 多年苦思, 猩主終於理解出 GRE 如何以 aphrodisiac 命題, 這一道 "類比" 的題目:

Aphrodisiac to sex is as ________ to life.

(A) Food

(B) Water

(C) Air

(D) Money

(E) Imagination

(單選題)

後記: 此篇是 "愛上網誌的理由 -- 可以不慚地在網路上自吹自擂" 的極至, 不可全信, 亦不可全不信, 看倌就自己看著辦吧!

圖一, 此乃正港之 "星主" 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今天談別的
下一則: Aphrodisiac (三上)
迴響(9) :
9樓.
2007/09/03 07:37
嚴重聲明
賭法遊戲規則第八章,第二十七條,第五小節,第九行寫明:假如以根本不寫達到勝選目的以違規視之。敬請Mr. Wahhaha 用放大鏡看清楚。
8樓. wahhaha001
2007/08/31 20:20
賭就賭,誰怕誰

不飛已經算寫的勤快嘍

想跟我比懶惰嗎?

7樓.
2007/08/29 01:59

比賽誰出文慢, bostonian 絕對贏不了我.   還三上, 三下掩人耳目咧......... 
是嗎? 不要如此肯定喔.... Bostonian2007/08/31 05:30回覆
6樓. Frances
2007/08/23 05:53
好精采!!喵~~~~嗚

[波星主]之封號當之無愧矣! 此篇宜古宜今既懸疑又香豔,(啊?...沒寫到香豔喔...) 那至少有美艷啦,還充滿了無限的遐思...足以讓UDN眾善男信女大動歪腦一番,又習得英文字彙新知,還順便在鬼月複習了聊齋情境,吼! 真是包羅萬象功德無量呀!

從今而後,我要另眼看了....(還一大群耶!足可拼倒倪匡的千年老貓!)

期待波星主日後要發功(想像力的大功)之時,不忘繼續施展魔力,我等膽小鼠民,當必恭必敬匍伏前進前來受教也!

"星主" 兩字實在是不敢當 (不過聽起來好舒服呀 ), Bostonian 既老又醜, 只好以 "無限的遐思", 化身為英雄蓋世之 「波星主」, 換取一些憐憫的讚美罷了, 承蒙 Emily 不棄, Bostonian 當日益思進, 以報相知之恩!

Emily 讀完真的有 "眾善男信女大動歪腦一番" 的感覺嗎? You see... Articles can be a form of "aphrodisiac".

Bostonian2007/08/24 09:55回覆
5樓. okayman
2007/08/21 09:39
大樹鄉
不會是上次彈藥庫爆炸那裡?

彈藥庫爆炸? 真的嗎? 什麼時候的事?

Bostonian2007/08/24 09:33回覆
4樓. nothing special
2007/08/18 07:21
我理所當然

也選 (E) Imagination

原來拖拖拉拉 讓我們 期待 的結局是 狐言貓語的 Imagination!!

看來這道題太簡單了... (還是 Bostonian 的啟發工作做得太好?) 下次來個 "狗言物語" 如何?
Bostonian2007/08/18 08:51回覆
3樓. CATT
2007/08/17 22:04
那便當在放進冰箱前已被吃了,你沒檢查一下 !

 老話一句 "相由心轉,魔由心生" 

可是偶還是不敢去 ! 哈哈 !

唉, 軍令如山, "長官" 的命令哪裡容你能說個 "不" 字。 Bostonian2007/08/18 08:41回覆
2樓. 馬亞
2007/08/17 12:33
心理上的快感
一隻在腳跟前磨蹭磨蹭的「黑貓小姐」,的確能帶來心理上的快感  

Bostonian 的 "黑貓小姐" 比起電影 Catwoman 裡的貓女不知要強多少倍。

Bostonian2007/08/18 08:35回覆
1樓. NY220
2007/08/17 08:04
Wait!

波星主, 請問...答對了有沒有獎?

(E) 啦! 押下去啦!

鄧麗君的歌聲被你寫得很恐怖...

現在是農曆七月ㄟ!

這聲 "波星主" 聽起來真爽快 ... 答對了, NY220 想要什麼獎品呢? Bostonian2007/08/18 08:2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