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子」字的音義(七)
2020/11/21 22:17
瀏覽282
迴響2
推薦48
引用0

「子」字的音義(七)

七、「妻子」的音義

1.「妻子」的音義

「妻子」的構詞有兩種,第一種是衍聲複詞,第二種是合義複詞;兩種「妻子」都很早就出現在文獻裡。

①衍聲複詞的「妻子」

    衍聲複詞的「妻子」是名詞「妻」之後附加了詞尾(綴)「子」所構成的「後綴式衍聲複詞」,詞尾(綴)從前叫做「助詞」:例如《詩‧常棣》的「妻子好合」、李白〈別內赴徵〉的「出門妻子強牽衣」、杜甫〈新婚別〉的「結髮為妻子」、岑參〈題虢州西樓〉的「妻子也堪羞」、范仲淹〈赴〈赴桐廬郡淮上遇風〉的「妻子休相咎」,這些衍聲複詞的「妻子」只是主詞「妻」的本義;詞尾(綴)「子」在文言的古詩文裡都讀作「ㄗˇzǐ」,目前兩岸在白話及小說或戲曲的賓白裡,受到口語的語流音變影響變讀輕聲「・ㄗzi」;不過,是否口語白話的「妻子」變讀輕聲可以再研究。

    ➊《詩‧常棣》的「妻子好合」

   《詩經》是我國最早的詩歌總集,也是語文資源的寶庫;《詩經.小雅》是古代貴族士大夫生活歌唱的詩篇,《詩經.小雅.常棣》則是兄弟宴飲時歌詠手足之情的篇章。全詩八章:「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兄弟求矣。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每有良朋,況也永歎。兄弟鬩于牆,外禦其務。每有良朋,烝也無戎。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儐爾籩豆,飲酒之飫。兄弟既具,和樂且孺。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湛。宜爾室家,樂爾妻帑。是究是圖,亶其然乎?」詩意是說:看那白花是郁李,雙雙並蒂多美麗;說到世人最親近,要算同胞親兄弟。人之常情死喪忌,親兄親弟不畏避;屍橫遍野相尋覓,只有同胞親兄弟。鶺鴒原野相協助,同胞兄弟共甘苦;平常自稱好朋友,歎息災難少幫扶。兄弟偶然起衝突,外敵來侵同禦侮;平常自稱好朋友,睜眼看你被欺負。度過急難是平靜,生活安樂又康寧;我有同胞親兄弟,甜甜蜜蜜友于情。山珍海味擺滿桌,相互敬酒真快活;同胞兄弟齊歡聚,相親相愛歡樂多。夫妻恩愛有真情,就像琴瑟相共鳴;同胞兄弟個個好,和睦安寧是雙贏。家家和樂甜蜜蜜,戶戶幸福不希奇;人生天地求甚麼,親兄愛弟是真理。詩題「棠棣」音「ㄔㄤˊㄉ〡ˋ chángdì」,本字應該作「棠棣」或「唐棣」,就是「郁李」,做為盆栽雅名「雀梅」,是一種小型的李樹(詳見「福星花園的『郁李』與盆栽的『雀』」)。

〈常棣〉詩裡的第七章前兩句「妻子好合,如鼓瑟琴」的語譯應是「(兄弟們)與妻子情投意合,就像彈奏琴瑟一樣樂聲悅耳。」不過,這段詩被引用在《禮記.中庸.第十五章.君子之道》裡,一般翻譯卻作「妻子兒女,每個人都非常歡喜和好,就像彈奏琴瑟一樣的協調」, 以解說經義而言,這樣翻譯雖無不可,但是就研究語詞而言,把衍聲複詞的「妻子」解釋作合義複詞就欠妥了。「琴」、「瑟」分別是兩種東西:「琴」指「瑤琴」,也稱古琴、玉琴,據說伏羲初造琴,長三尺六寸六分,有五弦以對應五行(金木水火土)及五音(宮商角微羽)之數;文王困於羨里弔唁兒子伯邑考而添一弦(文弦)以應少宮,琴音清幽哀怨;武王伐紂又添一弦(武弦)以應少商,琴音激烈發揚;至此瑤琴從五弦擴增為七弦,音域寬廣,音色深沉,餘音悠遠,適合作為主樂器,常被古代文人雅士隨身攜帶而有「琴棋書畫」並稱之說。「瑟」也是也是伏羲所造的彈撥弦樂器,形狀似箏而寬大,長八尺一寸,寬一尺八寸,原有五十弦;就如李商隱詩所說的「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至於瑟的弦數減少,自古有「素女鼓瑟」的傳說:「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弦。」此傳說見於《史記.封禪書》、《史記.孝武本紀》,又見於《漢書.郊祀志上》,只是《漢書》「太帝」字作「泰帝」;這個傳說的意思是說:泰帝命素女演奏五十弦的瑟,瑟音太悲哀,帝忍受不了,所以把瑟分為兩半,以後成為二十五弦的瑟。但是二十五弦的瑟比起七弦的琴還是大很多,導致後世因笨重被箏所取代(詳見「『瑟』、『箏』與『空城計的瑤琴』」);

因爲瑟適合作琴的伴奏樂器,所以常與古琴並稱「琴瑟」,我們用「琴瑟調和、琴瑟和鳴、琴瑟和好、琴瑟和諧、琴瑟相調、如鼓瑟琴」為新婚賀詞,預祝夫妻情感和諧融洽,用這些祝賀詞的時候,並未考慮到生兒育女傳宗接代的事情;「琴瑟失調、琴瑟不調」是比喻夫妻失和或政令不當、失去調節,也沒有親子反目的意思;因此,〈常棣〉詩裡的「妻子好合」是「夫妻情投意合」的意思,本音讀作「ㄑ〡ㄗˇ ㄏㄠˇㄏㄜˊqīzǐ hǎohé」,我們常聽到的是上聲變調以後讀作「ㄑ〡ㄗˊㄏㄠˇㄏㄜˊqīzí hǎohé」。

 

➋李白〈別內赴徵〉的「出門妻子強牽衣」

 詩仙李白(701-762A.D.)於安史之亂時(755A.D.)與其妻宗氏(唐高宗時宰相宗楚客的孫女)南奔避難,在廬山屏風疊隱居;次年(56歲)12月應永王李璘再三邀請,下廬山赴尋陽,入永王幕府。下山時寫了〈別內赴徵〉三首七言绝句說:「王命三徵去未還,明朝離別出吳關;白玉高樓看不見,相思須上望夫山。」「出門妻子強牽衣,問我西行幾日歸;歸時倘佩黃金印,莫學蘇秦不下機。」「翡翠為樓金作梯,誰人獨宿倚門啼;夜坐寒燈連曉月,行行淚盡楚關西。」意思是說:永王第三次徵我入幕了,前兩次沒去這次終於要走了,明天早晨就要到丹陽(今江蘇鎮江)去了;你在白玉的高樓是看不見我了,想念我只好上高高的望夫山了。要出門了你還緊拉著衣裳呀,問我這次出門什麼時候回家;等我回來要是佩帶了宰相的金印,你可別學蘇秦的妻子不屑下紡織機接我呀!你住的屋子有翡翠的裝飾與黃金的樓梯,可不要因為獨自睡覺而倚門哭泣;也不要一夜坐在孤燈下等到天亮,讓我在楚地邊關都看得見眼淚一行一行的滴。題目〈別內赴徵〉的「內」是「內子、內人」,那麼「出門妻子強牽衣」的「妻子」也一定是衍聲複詞,是與「丈夫」相配偶的「妻子」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➌杜甫〈新婚別〉的「結髮為妻子」

    詩聖杜甫(712-770A.D.)在安史之亂爆發、玄宗倉皇逃往成都、太子李亨即位於靈武以後,立即隻身北上奔靈武,不幸被叛軍俘虜押到長安,寫了「國破山河在」的《春望》;次年(757A.D.)4月冒險逃出長安到了鳳翔(今陝西鳳翔)投奔肅宗,5月16日肅宗因宰相房琯推薦,授以左拾遺的官職(從八品上,掌供奉諷諫,大事廷議,小則上封事),可以在皇帝身邊提出各種建議;不到一個月,皇帝要罷免房琯的宰相職務,他站出來勸阻說:「罪細,不宜免大臣」,結果被交給「三司推問」。乾元元年(758A.D)6月,房琯被貶,杜甫也被貶出京擔任華州司功參軍。華州(今陝西東部渭南市華州區),司功參軍是負責祭祀、禮樂、學校、選舉、醫筮、考課等事的小官員。已被肅宗疏遠的杜甫到華州後心情十分苦悶和煩惱。當年冬,杜甫由華州回一趟洛陽的家,乾元二年(759A.D.)春,他從洛陽返回華州的路上,親眼目睹朝廷大肆抓丁的慘況,寫下了「三吏」「三別」六首憂國憂民的社會詩;〈新婚別〉是其中的一首說:「兔絲附蓬麻,引蔓故不長;嫁女與征夫,不如棄路旁。結髮爲妻子,席不暖君牀;暮婚晨告別,無乃太匆忙。君行雖不遠,守邊赴河陽;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父母養我時,日夜令我藏;生女有所歸,雞狗亦得將。君今往死地,沈痛迫中腸;誓欲隨君去,形勢反蒼黃。勿爲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婦人在軍中,兵氣恐不揚。自嗟貧家女,久致羅襦裳;羅襦不復施,對君洗紅妝。仰視百鳥飛,大小必雙翔;人事多錯迕,與君永相望。」意思是說:那菟絲把藤蔓纏繞在低矮的蓬草和大麻上,蔓兒怎麼能爬得長遠呢?現在有人把女兒嫁給就要從軍的人哪!倒不如老早就丟在大路旁邊算了。我雖然和你結髮做了妻子,牀蓆卻一次也沒有睡暖過;昨天傍晚我們草草成親,今天早晨你就匆匆告別,這婚結得實在太短、太匆忙了。你去的地方雖然不遠,可是到河陽去已經是戰場的前線了;我卻沒有拜祭祖先確定名分,怎麼好去拜見公婆呀?過去父母養育我的時候,不論白天或晚上都不讓拋頭露面的;女兒長大有了婆家,就要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了。現在你要上危險的戰場去,內心的痛苦深深壓迫著我;很想跟你一塊兒去戰場,就怕形勢多變匆促間應付不了啊。你不必再爲新婚離別而難過了,在戰場要爲國家多多出力;我不能跟你一塊兒去也是怕婦女在軍中會影響士氣啊。可嘆的是:我本是窮人家的女兒,好不容易有了這套絲綢的衣裳;從現在起我不再穿絲綢的衣裳,當面洗掉脂粉等着你回來吧!抬頭看那天上飛的鳥兒,不論大小都是成對成雙的;只是人世間多有不如意的事,但願你我同心永不相忘!詩的第五句「結髮爲妻子」有的版本作「結髮爲君妻」,意思是:我們結婚做了你的妻子,詩句的意思還是一樣。以「結髮爲妻子」的版本而言,「妻子」就是與「丈夫」相配偶的「妻子」,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➍岑參〈題虢州西樓〉的「妻子也堪羞」

 邊塞詩人岑參(715?-770A.D.)是江陵縣(今湖北荊州市)人,天寶三載(744A.D.)進士,大約30歲踏入仕途,初授「率府兵曹參軍」,掌管一個衛府的軍防、驛傳、儀仗等事。兩次到西域從軍,第一次是天寶八載(749A.D.)在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幕府掌書記;駐防安西府城龜茲(今新疆庫車),掌管一路的軍政、民政;第二次是天寶十三載(754A.D.)擔任安西北庭節度使封常清的幕府判官,幫助封常清處理政事。兩次共六年的西域幕府生涯,讓他寫下許多邊塞好詩;至德二年(757A.D.)回到中原就擔任右補闕、起居舍人等官職,直到大曆元年(766A.D.)才外放嘉州刺史。嘉州在四川省成都的南面,就是現在的樂山市,直到770A.D.客死於成都。這首〈題虢州西樓〉據《編年詩》(陳鐵民修訂.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錄於「至德二載夏訖代宗寶應元年(757-762A.D.)」,應該是岑參從西域邊塞回中原後,出任嘉州刺史之前寫的詩;虢州(今河南省西部)治所在弘農縣(今河南省靈寶市)。回想自己「早年好金丹,方士傳口訣」(見《全唐詩》卷198〈下外江舟懷江南舊居〉),所以進士出身卻沒有選擇文職的庶吉士(到庶常館進修)或知縣(到外縣歷練),憑著熟諳金丹練體,而選擇了半文半武的這條路,不像曾祖岑文本、伯祖岑長倩、伯父岑羲,都以文墨致宰相之位,自己如今已逾不惑之年、兩出西域邊塞也沒得個軍功,只能混個小官「蹉跎白頭」,頗有「壯志難伸」的鬱悶,所以在郡城西樓(西門城樓)題詩說:「錯料一生事,蹉跎今白頭。縱橫皆失計,妻子也堪羞。明主雖然棄,丹心亦未休。愁來無去處,祗上郡西樓。」詩中「妻子也堪羞」是愧對妻室之意,「妻子」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➎范仲淹〈赴桐廬郡淮上遇風三首〉的「妻子休相咎」

《宋史.卷三百一十四.列傳第七十三.范仲淹範純仁》說:「范仲淹字希文,唐宰相履冰之後。」而《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中.列傳第一百四十中.文苑中》有〈范履冰傳〉說:「范履冰者,懷州河內人。自周王府戸曹召入禁中,凡二十餘年。垂拱中,歷鸞臺、天官二侍郎。尋遷春官尚書、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兼修國史。載初元年,坐嘗舉犯逆者被殺。」事亦見錄於《新唐書.卷201.列傳第一百二十五.儒學下》。可知;范履冰(637-690A.D.)唐睿宗時出任「春官尚書、同鳳閣鸞臺平章事」,也就是說:他是唐睿宗第一次登基時的宰相。載初元年(690A.D.)因所舉薦的人謀反被捕下獄處決:而范仲淹(989-1052 A.D.)字希文,是他的後代。《宋史》接著說:「其先邠州人也,後徙家江南,遂為蘇州吳縣人。仲淹二歲而孤,母更適長山朱氏,從其姓,名說。」所以他出自邠州(今陝西彬州)的范氏,卻是蘇州吳縣人。因為兩歲喪父隨母改嫁,所以小時候名「朱說」,直到繼父去世他也年歲略長,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大中祥符八年(1015A.D.)春,以「朱說」之名考中進士,授廣德軍(今安徽廣德縣)司理參軍,掌管獄訟踏上仕途,並糗迎母歸養。他出任泰州海陵西溪(今江蘇省東台市)鹽倉監官讀時候,娶已故參知政事李昌齡侄女為妻。他目睹西溪及附近的楚州、通州備受海水上潮的損害,倡議修捍海堰,被調任興化縣令,與好友滕宗諒(字子京991-1047A.D.)協力修築通州、泰州、楚州、海州四周的海堤;修成後,百姓感恩把海堰叫作「范公堤」。天聖四年(1026A.D.)母謝氏病故應天府,守孝期間南京留守晏殊邀請他擔任應天府學的教授。守喪期滿,經晏殊的推薦授予秘閣校理(皇帝的文學助理)。天聖七年(1029A.D.),章獻太后將以冬至受朝,天子率百官上壽;初任秘閣校理的范仲淹上書太后反對說:「奉親於內,自有家人禮,顧與百官同列,南面而朝之,不可為後世法。」話說得鏗鏘有力,卻已讓太后忌恨了;因為仁宗已經20歲而太后仍垂簾聽政,兩次上書要求太后還政給天子;上書被宰相壓下,范仲淹只好自請出任地方,終於貶為河中府(今山西蒲州)通判。明道二年(1033A.D.)劉太后死了,仁宗親政才奉詔回京擔任右司諫,又有向皇帝進言的資格了。次年(景祐元年)正月,郭皇后要掌摑皇帝寵愛的後宮妃嬪尚氏,仁宗勸阻,卻打到仁宗的脖子上,仁宗大怒,決定廢后;范仲淹、孔道輔等御史要面聖諫止,結果皇帝下詔貶范仲淹謫守睦州(今浙江建德);這次被貶讓范仲淹看見仁宗偏執的一面,心情相當沉重。他攜眷走水路赴任,船出汴河,過潁河,就到了淮河。在淮河遇風受了驚嚇,寫下〈赴桐廬郡淮上遇風三首〉,第一首說:「聖宋非強楚,清淮異汨羅。平生仗忠信,盡室任風波。舟楫顛危甚,蛟黿出沒多。斜陽幸無事,沽酒聽漁歌。」這是完整的一首船上遭遇大風有覆舟之虞的詩;不過這首詩作者有異說:有資料說是比范仲淹晚20年的唐介(1010年-1069年)寫的,題名〈謫官渡淮舟中遇風欲覆舟而作〉,因為沒有涉及「妻子」一詞,我們暫且置而不論。第二首說:「妻子休相咎,勞生險自多。商人豈有罪,同我在風波。」意思是說:太太呀!不要再抱怨了,為了謀生自然會遭遇風險的;你看生意人哪有甚麼罪過,要跟我們一樣在洶湧的波濤裡冒險呢!第三首說:「一棹危于葉,傍觀亦損神。他時在平地,無忽險中人。」意思是說:小船在滾滾的波濤中如一片落葉般的危險,旁觀的人也要為之擔心傷神;以後走再平地大道上,也不要忘記在險境中的人哪!「妻子休相咎」的「妻子」是與「丈夫」相配偶的「妻子」,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②合義複詞的「妻子」

「妻子」的第二種構詞合義複詞是名詞「妻」與名詞「子」的合稱;兩詞並列在語句裡各自保有原來的音義,是名詞與名詞組成的「並列式合義複詞」。例如:《孟子‧梁惠王上》答齊宣王問的三次「妻子」、高適〈封丘作〉的「歸來向家問妻子」、杜甫〈聞官軍收復河南河北〉裡及〈自閬州領妻子卻赴蜀山行三首〉題目裡的「妻子」;這些「妻子」都是「並列式合義複詞」,「子」無論在文言或白話都讀本音「ㄗˇzǐ」」。

 

➊《孟子‧梁惠王上》的「保妻子、畜妻子」

《孟子》是四書之一,作者孟子(372-289B.C.)是東周戰國時期儒家代表人物。〈梁惠王〉篇是《孟子》的第一篇,開始是記與梁惠王的問答,所以取頭三個字「梁惠王」為篇名;「俯足以畜妻子」是與齊宣王問答的話,出現在〈梁惠王〉篇的第七章,時間是齊宣王2年(318B.C.)孟子循循善誘的引導方即位兩年的齊宣王施行仁政。全章有三處「妻子」,第一次說:「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無以保妻子。」第二次說理想的明君制民之產應該: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飽,凶年免於死亡。」第三次指明齊國當時狀況說:「今也制民之產,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苦,凶年不免於死亡。」三處「妻子」都是「全家人」的意思,都包括「太太」與「子女」,都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➋陶淵明〈桃花源記〉的「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

 陶淵明(365?-427A.D.)字元亮,晚年更名潛,別號五柳先生,潯陽郡柴桑縣(今江西省廬山市)人;東晉大司馬陶侃的後人。自幼修習儒家經典,愛閒靜;青年時期頗有救國救民的抱負,可是卻遇到混亂不堪的政局。晉安帝隆安三年(399A.D.)入桓玄軍幕,元興元年(402A.D.)桓玄入建康總掌國事,後又殺司馬道子、司馬元顯,行篡晉之事,404A.D.淵明曾經投入劉裕討伐桓玄的義軍幕府。晉安帝義熙元年(405A.D.),他意識到了劉裕也也異心,以「不為五斗米折腰」為由辭去彭澤令,《歸去來兮辭》,轉入歸隱田園生活。420 A.D.劉裕篡晉後,以隱喻手法寫《桃花源記》表達對此事的譴責之意。〈桃花源記〉裡村中人說他們是「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意思是說:他們的祖先為了躲避秦朝的暴亂,帶著妻兒率領同鄉到這個地方,再也沒有離開過而與世隔絕了。文中的「妻子」是「太太」與「子女」,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➌高適〈封丘作〉的「歸來向家問妻子」

 高適(702-765A.D.)字達夫,出自渤海蓨縣(今河北景縣)氏,是唐朝名將安東都護高侃之孫。玄宗開元年間到長安,客游梁宋後定居宋城(今河南商丘),躬耕取給。天寶八年(749A.D.)已近50歲,得到睢陽太守張九皋薦舉,應試有道科中第,授封丘縣尉。封丘屬河南道汴州陳留郡(今河南省新鄉市下轄的縣),縣尉職司捕盜(今縣警察局長)。三年後(752A.D.)辭封丘尉客游長安;入涼州(今甘肅地區)河西節度使哥舒翰幕府任掌書記。後來又佐哥舒翰守潼關、隨玄宗至成都、擔任淮南節度使討伐永王李璘、出任劍南東川節度使。廣德二年(764A.D.)入為刑部侍郎、左散騎常侍,冊封渤海縣侯;在「邊塞四詩人」中他與岑參的官運比較好。

 他年近50初任封丘縣尉時期寫的〈封丘作〉說:「我本漁樵孟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乍可狂歌草澤中,寧堪作吏風塵下。只言小邑無所為,公門百事皆有期;拜迎官長心欲碎,鞭撻黎庶令人悲。歸來向家問妻子,舉家盡笑今如此;生事應須南畝田,世情付與東流水。夢想舊山安在哉,為銜君命且遲回;乃知梅福徒為爾,轉憶陶潛歸去來。」全詩可分四段,每段四句;第一段說本性不適合作官;第二段說出任封丘縣尉的苦惱;第三段講回家與家人談擔任封丘縣尉的情況;第四段想學古人掛冠圖悠閒。「歸來向家問妻子」是第三段第一句,意思是:回家問家人對於封丘縣尉之事的看法,年近50則子女已長成,所以「家人」不應該只是「妻」而已,因此「問妻子」的「妻子」包括「太太」與「子女」,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➍杜甫〈聞官軍收復河南河北〉裡及〈自閬州領妻子卻赴蜀山行三首〉題目裡的「妻子」

 乾元二年(759A.D.)七月杜甫棄官去秦州(今甘肅天水),漂泊的旅途一度瀕臨絕境。十月缺衣少食的杜甫又攜家南赴同谷(今甘肅成縣),不料生活陷入饑寒交迫的絕境之中,最後逃到成都得到嚴武資助,才得以建「草堂」而安定下來。寶應元年(762A.D.)7月,嚴武回朝西川兵變,為了避難移家梓州(四川三台縣),次年安史之亂平,寫下〈聞官軍收復河南河北〉說:「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然後自梓州走閬州(在四川省東北部),準備回中原;廣德二年(764A.D.)嚴武復為成都尹兼劍南、東、西川節度使,春三月又攜家返成都,六月嚴武薦為節度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自閬州一路攀山越嶺回成都沿路,寫了〈自閬州領妻子卻赴蜀山行三首〉說:「汩汩避羣盜,悠悠經十年;不成向南國,復作遊西川。物役水虛照,魂傷山寂然;我生無倚著,盡室畏途邊。」「長林偃風色,回覆意猶迷;衫裛翠微潤,馬銜青草嘶。棧懸斜避石,橋斷卻尋溪;何日干戈盡,飄飄愧老妻。」「行色遞隱見,人煙時有無;僕伕穿竹語,稚子入雲呼。轉石驚魑魅,抨弓落狖鼯;真供一笑樂,似欲慰窮途。」題目裡「卻赴蜀」的「卻」就是說明已到閬州要從巴峽穿巫峽回中原,竟然又「復作遊西川」轉回成都。第二首詩裡的「何日干戈盡,飄飄愧老妻」是說:遭逢亂世東飄西泊而愧對「老妻」;第三首詩「僕伕穿竹語,稚子入雲呼」是寫「稚子」在山上感受身在雲霧之中而歡呼;因此詩題的「妻」是「老妻」,「子」是「稚子」,老妻與稚子合稱的「妻子」讀作「ㄑ〡ㄗˇ qīzǐ」。在〈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中「卻看妻子愁何在」的「妻子」是「太太」與「子女」,也讀作「ㄑ〡ㄗˇ qīzǐ」。

 

2.辭(詞)典收錄的「妻子」

  ①《辭源》裡的「妻子」

    我所見過現代化的國(華)語辭(詞)典以民國四年(1915A.D.)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辭源》為最早,《辭源》裡收錄「妻子」一詞有兩義:

➊妻與子女。《孟子》「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

➋謂妻也。子者助詞。《詩》「妻子好合」,《韓非子》「鄭人使其妻為袴曰象吾故袴,妻子因毀新,令如故」。  

    新修訂版的《辭源》「妻子」一詞也是兩義:

㊀妻。子者助詞。《詩‧小雅‧常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唐杜甫《杜工部草堂詩箋‧十三‧新婚別》:「結髮爲妻子,席不暖君牀。」㊁妻與。《國語‧越下》:「不不聽吾言,身死,妻子為戮。」唐白居易《長慶集‧五四‧自喜》:「身兼妻子都三口,鶴與琴書共一船。」(按:《韓非子·外儲說左上》「鄭縣人卜子,使其妻為袴,其妻問曰:『今袴何如?』夫曰:『象吾故袴。』妻子因毀新令如故袴。」《北堂書超》引卜妻為褲中「妻子因毀新」作「妻因毀新」,無「子」字;有版本之異,因此新修訂版的《辭源》棄此書證而改舉杜詩〈新婚別〉。)

②《國語辭典》裡的「妻子」

    從民國20年(1931A.D.)開始編輯到民國32年(1943A.D.)才完成,商務印書館於民國34年(1945A.D.)發行八冊平裝版、民國36年(1947A.D.)出版精裝四冊版的《國語辭典》,「妻子」收錄一音兩義;

妻子:ㄑ〡ㄗˇ qīzǐ ➊謂妻與子。➋通稱妻。

③《現代漢語詞典》裡的「妻子」

 1956年北京中國科學院(後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由呂叔湘、丁聲樹主編,1978年商務印書館正式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裡,「妻子」收錄兩音兩義:

   妻子ㄑ〡ㄗˇ qīzǐ  妻子和兒女。

妻子ㄑ〡˙ㄗqīzi  男女兩人結婚後,女子是男子的妻子。

    2016年9月發行的《現代漢語詞典.第七版》「妻子」仍收錄兩音兩義,釋義以外增注詞性作:

   妻子ㄑ〡ㄗˇqīzǐ [書]  妻子和兒女。

   妻子ㄑ〡˙ㄗqīzi  男女兩人結婚後,女子是男子的妻子。

④《重編國語辭典》裡的「妻子」

  民國65年(1976A.D.)臺北教育部成立「重編國語辭典編輯委員會」,展開《國語辭典》的重編工作。民國71年(1982A.D.)11月由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重編國語辭典》「妻子」仍收錄一音兩義,增補各音兩義的用例:

妻子:ㄑ〡ㄗˇ qīzǐ ➊謂妻與子,如「俯足以畜妻子。」(孟子.梁惠王上)

      ➋通稱妻,「結髮為妻子。」(杜甫.新婚別詩)

⑤《漢語大詞典》裡的「妻子」

    由羅竹風主編,漢語大詞典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漢語大詞典》,「妻子」收錄一音兩義:

【妻子】1.妻。《詩‧小雅‧常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唐杜甫《新婚別》詩:「結髮為妻子,席不煖君床。」《三國志平話》卷上:「學究妻子又來送飯,不見學究回來,告與公公得知。」《初刻拍案驚奇》卷二十:「老夫當日認假為真,雖妻子跟前不敢說破,其實所稱八拜為交,皆虛言耳。」楊朔《潼關之夜》:「『我一定打游擊去,決不後退!』丈夫堅決地說。『我一定追隨你。』妻子也不曾動搖。」

【妻子】2.妻和子。《孟子‧梁惠王上》:「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後漢書‧吳祐傳》:「祐問長有妻子乎?對曰:『有妻未有子也。』」《百喻經‧水火喻》:「入佛法中出家求道,既得出家,還復念其妻子眷屬。」唐柳宗元《愬螭文》:「父母孔愛,妻子嬉兮。」清嚴有禧《漱華隨筆‧吳門貧婦》:「吳門一人家,有妻子而極貧。」

⑥《國語辭典簡編本》裡的「妻子」

   臺北教育部在民國76年(1987A.D.)修訂《重編國語辭典》時,就考慮要編輯「簡編本」以供中小學生及外國人士學習國語文的需求;民國89年(2000A.D.)6月《國語辭典簡編本》在臺灣學術網開始提供服務;因為服務對象不同,許多語詞釋義與《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不一樣,「妻子」一詞收錄兩音兩義如下:

妻子:➊ㄑ〡˙ㄗ qīzi:相似詞:[似]老婆。釋義:稱男子的配偶。[例] 他和妻子之間相敬如賓,甚少有口角發生。

妻子:➋ㄑ〡ㄗˇqīzǐ釋義:妻與兒女。[例] 他與妻子四人常利用假日到郊外踏青。

⑦《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裡的「妻子」

  民國83年(1994A.D.)完成網路版,104年(2015A.D.)11月u3臺灣學術網路五版提供服務的《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妻子」收錄兩音兩義如下:

【妻子】㊀ㄑ〡˙ㄗqīzi釋義:妻的通稱。唐.杜甫〈新婚別〉詩:「結髮為妻子,席不暖君床。」《三國演義》第五二回:「天下女子不少,但恐名譽不立,何患無妻子乎?」

【妻子】㊁ㄑ〡ㄗˇqīzǐ釋義:妻子與兒女。《孟子.梁惠王上》:「是故明君制民之產,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後漢書.卷六四.吳祐傳》:「祐問長有妻子乎?對曰:『有妻未有子也。』」

⑧《中華語文大辭典》裡的「妻子」

    由兩岸學者合編以方便兩岸交流和一般民眾使用的《中華語文知識庫.中華語文大辭典》裡,「妻子」收錄兩音兩義如下:

【妻子】1通用音讀ㄑ〡ㄗˇqīzǐ妻與兒女。[例]年初二,我和妻子四人一同回娘家。

【妻子】2通用音讀ㄑ〡˙ㄗqīzi稱謂。男子的配偶。[例]我的妻子是一位中學教師。

 

3.「妻子」可以讀作「ㄑ〡˙ㄗqīzi」嗎?

從以上所抄錄的《辭源》、《國語辭典》、《現代漢語詞典》、《重編國語辭典》、《漢語大詞典》、《國語辭典簡編本》、《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中華語文知識庫.中華語文大辭典》八部辭(詞)典裡,對「妻子」一詞釋義及音讀的資料,我們可以看出:「妻子」一詞在每部辭(詞)典裡都有衍聲複詞「男子之配偶的稱謂」及合義複詞「妻與兒女的合稱」兩種詞義,音讀從早期文言音讀只讀本音「ㄑ〡ㄗˇqīzǐ」到收錄「ㄑ〡ㄗˇqīzǐ、ㄑ〡˙ㄗqīzi」兩讀;基本音、義上所有辭(詞)典都一樣,只是所舉的「例句」有的不大合適。「妻子」晚出的輕聲讀法「ㄑ〡˙ㄗqīzi」只限於口語,《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裡把「唐.杜甫〈新婚別〉詩:「結髮為妻子,席不暖君床。」《三國演義》第五二回:「天下女子不少,但恐名譽不立,何患無妻子乎?」因為《三國演義》是「文言文」,杜甫的〈新婚別〉是「文言詩」,在「文言詩、文」裡讀輕聲「ㄑ〡˙ㄗqīzi」有待商榷。

 我們在「『子』字的音義(六)」曾說:「兩岸「婢子」都讀本音「ㄅ〡ˋㄗˇ bìzǐ」,沒有讀作輕聲的。在「『子』字的音義(四)」則說:「所有的『娘子』都應該讀作『ㄋ〡ㄤˊㄗˇniángzǐ』,輕聲的『ㄋ〡ㄤˊ˙ㄗniángzi』是語言演變過程中『條例運用失當』所造成的錯誤。那麼「妻子」的情況與「娘子」類似,讀輕聲「ㄑ〡˙ㄗqīzi」也是語言演變過程中『條例運用失當』所造成的。我們要讓「妻子」讀輕聲「ㄑ〡˙ㄗqīzi」延續下去,承認「積非可以成是」,那麼「娘子」也可以援例而「積非成是」,「娘子」、「娘子軍」應該維持《國語辭典》、《重編國語辭典》的「ㄋ〡ㄤˊ˙ㄗniángzi」、「ㄋ〡ㄤˊ˙ㄗㄐㄩㄣniángzijūn」了。

    中華書局的《辭海》(舒新城、張相等編,1938A.D.出版)素與《辭源》齊名,但是《辭源》收錄「妻子」一詞《辭海》卻未未;中華書局還有一部符定一編,1946A.D.出版的《聯緜字典》也未收「妻子」,卻在「妻帑、妻孥」兩詞之下注「妻子也」。中華書局出版的《辭海》、《聯緜字典》都沒有「妻子」的詞條,可能不是「失收」,而是認為「妻子」只是「妻」、「子」兩個字「剛好」並排出現而已,不是一個「辭」、也不是「聯緜字」;「妻子」如果只是「妻」與「子」兩個字並排再一起,當然各讀本音「ㄑ〡qī」、「ㄗˇzǐ」,不會有語詞變音的輕聲,不可能讀輕聲「ㄑ〡˙ㄗqīzi」了。

   「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孟子當時已經如此了,我們生當今日又當如何?書中資料的「取捨」就在於一個人的「眼力」呀!「妻子」讀輕聲「ㄑ〡˙ㄗqīzi」只是小問題,可是與「婢子、娘子」一併考慮問題就不小了,值得有心人研究。

「妻子」可以讀作「ㄑ〡˙ㄗqīzi」嗎?請大家想一想。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巴拿巴
2020/11/24 09:48

非女格友您好,

您的國學造詣真好

可以寫出這麼深入的文章

請問您是國文專業科系畢業

還是自己的興趣呢?

本篇還有一些漂亮的樂器

讚!

敬祝平安健康

喜樂滿足!

弟巴拿巴敬筆+_+

巴拿巴先生:

  歡迎光臨!

  國文是我學的專業,興趣在文字與語言。

  寫得不夠好,既不夠深入也未能淺出,還請

多多指教。         非女2020/11/25 15:51回覆
1樓. Sir Norton 妙腿如仙
2020/11/23 21:25

您選錄的名作出處,趣味和文義十足,妙哉。崇拜

日本女子的名,常有子字,不管語意通或不通,譬如我的朋友中有叫做憲子、禮子、恭子、涼子等。這些都歸入您列的第一類組。

歡迎光臨!

  謝謝讚賞!請多多指教。

  日本女子芳名常有子字在末尾,聽說與「尊稱」有關,

就像孔子、孟子的」一樣。早期是貴族女子的專用字,

後來平民化從「尊敬的」轉「可愛的」,頗有親暱之義。

不過我沒有日本女子的朋友,不知道「」來的訊息對不對,

假使方便,幫我請教你的朋友好嗎

非女2020/11/24 21:1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