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環〈下〉+分河取丁
2022/05/22 04:49
瀏覽642
迴響0
推薦60
引用0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鬼差帶著人回來了,那位濮陽霞原來是一名蓄著長鬍鬚的瞎眼老頭兒,因為被鬼差著急的「請」了過來,正氣喘吁吁的一時半刻間還緩不過來的樣子。將軍指著崔環那一坨被砸成肉泥的魂身,問道:

 

「有什麼好辦法讓它恢復原狀呢?」

 

濮陽霞說:

 

「這事好辦,容易得很。」

 

說著就脫去了外衣,用衣帶將腰部、袖口等處的衣物纏緊,然後從懷中取出了一種藥粉灑在大石頭上,再將崔環那團肉泥魂放在上面,翻一翻就灑一些藥粉,翻灑數次後揉成了個肉丸子,接著又是一陣子的揉捏,捏出了頭、身及手足的形狀,用指爪又挖又刻的雕出了五臟六腑與眼耳鼻口等九竅,又用一種奇怪的手法令腸胃通暢。如此往復修整、完善成形之後,濮陽霞用手托著人型的頭,說:

 

「起!」

 

那肉泥捏成的崔環人型應聲而起,與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崔環合二為一,崔環頓時感覺先前那難以忍受的痛楚幾乎完全消失,手腳又能行動自如了。二名黃衣小吏非常感激濮陽霞的幫忙,準備繼續領著崔環出發要朝南方而去。臨行前,濮陽霞拍了拍崔環的肩頭,說:

 

「你這個窮書生,在人礦院中死裡逃生後就打算這麼拍拍屁股走了,連一文錢的謝禮也不捨得給嗎?」

 

崔環趕緊躬身行禮連聲感謝,並答應要給付三十萬錢作為謝禮。濮陽霞笑著說:

 

「老頭我忙得很,之後將會派小鬼梟兒前往取錢,你見到他就將錢交給他帶回來給我便是了。」

 

二名黃衣小吏與崔環走到了之前那座城門時,遇見一名黃衣鬼吏也正往南走,似乎就是要尋找他們三人而來,又聽見他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的說:

 

黃河將要分出一條支流出來,先前者天帝下令『三丁取一(三名男丁中要勾取一人)』,但估計如此人數還是不足將無法完成黃河分流的工作,所以現在上面將請示天帝改為『二丁取一』。」

 

二名黃衣小吏認得對方,都認為即有可能是因為自己疏忽導致崔環擅闖人礦院的錯誤,恐怕會令判官因為生氣召回崔環質問,更可能因此下令責罰二吏,就先與崔環串供,說:

 

「他若是詢問你關於人礦院的經過,你就回答說是想要參觀地獄執法以警惕自己、改正錯誤,所以才會進入人礦院。」

 

果然,那名鬼吏迎上前來便詢問此事,崔環就按照說好的內容回答對方,鬼吏點了點頭之後就讓崔環等人離開,三人就繼續出發了。

 

又走了一段時間,已經見到了滎陽城的城樓,二名黃衣小吏對崔環說:

 

「到了此地,你還陽復活就沒有問題了。我們還要去勾一個魂,你那麼愛湊熱鬧,想不想去看看呢?」

 

崔環有些興奮的說:

 

「我當然想要去看啊。」

 

他們一起進入縣城,來到一處人家的中堂,一旁的房中有一名婦女躺在床上,似乎已是出氣多、進氣少的將死模樣。一名黃衣小吏就從懷取出一條黑繩繫住床上婦人的頭並用盡全力拉拽,另一名黃衣小吏則拿著一只豹皮囊慢慢的收集婦女吐出的氣息,當婦女的氣息吐盡時,一個婦女的魂就被拽下了床。二吏分別將婦女的魂與豹皮囊用繩索綁好之後帶著,一起先送崔環回家。當崔環要進門時,二吏忽然一起大喊著:

 

崔環!」

 

崔環嚇了一跳,一個沒注意就撞在了門板上,便醒轉過來。此時他的家人們都哭著守候在他的遺體旁,而且已經是第七日了,見崔環突然睜眼吐氣,還以為是詐屍了,嚇得差點都奪門而出。幾天之後,突然飛來一隻梟在庭院中鳴叫著,家人認為不詳,想要趕走牠,但崔環猛然想起鬼醫濮陽霞的話,就說:

 

「那是濮陽翁的使者來了。」

 

就馬上讓家人備妥足額的紙錢燒化了,那隻梟便自行飛走了。

 

崔環的身體狀況恢復之後,就私下去尋訪那一晚被勾魂的婦人,才知道亡者是縣糾郭霈的妻子。

 

此外,在崔環死而復生的當時還沒有聽說有人提出讓黃河分流的建議。過了一年多後,當時擔任滑州(今河南省安陽市滑縣刺史,兼義成軍節度使(即鄭滑節度觀察使)、御史大夫等職的薛平上奏建議將黃河以人工分出一條支流,藉以減緩位於黃河之濱的滑州城於汛期遭到黃河水勢的衝擊。起初上奏內容是建議「三丁取一」,又考慮到人力不足,又再上奏建議改為「二丁役一」,竟然與當年崔環在陰曹地府時所聞所見完全相同。

 

(以下內容是原文接下來的另一段短文,題為「分河取丁」,

那就直接接著瞎掰了唄…… 得意

 

此外,曾經有個某甲也是死了之後被冥司釋放,在還陽途中聽見有人(鬼)談論說:

 

「上面想要將黃河分出一條支流,先前打算下令三個壯丁中徵召一人服勞役,但估計如此無法徵集足夠的工人,於是改下令二名壯丁就要徵召一人了。」

 

某甲還陽復活之後,過了幾個月,節度使薛平上奏建議,將流經滑州黃河河道分出一條支流,以避免汛期時洶湧的河水直接衝擊滑洲城的隱患,原先請求從三名壯丁中徵召一人服勞役,之後又改成二名壯丁中徵召一人,才順利完成了這項治河工程。相關內容都與那名死後復生的某甲所聽見的完全相符。

 

如此看來,天底下大多數的事雖然都出於人為,但也必定都是冥冥之中已經預定好,然後再經由某人之手完成的。因此,完成了一件大事就因此驕傲自滿,如此態度實在是癡愚可笑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糝」,音「傘」,混雜、拌合。

 

:「縣糾」,待查。唐朝縣級官員有縣令、縣丞(相當於副縣長)、主薄(負責勾檢稽失、監察官吏)和縣尉(責管轄諸曹吏員、追捕盜賊)。按「縣糾」字面解則較接近於主簿之職。

 

:原文此處是「後數日」,時間誤差太大。主角崔環死而復生在唐朝唐憲宗李純元和五年夏季五月(西元810年),而且薛平提議黃河分流,是在元和七年(812年)擔任滑州(今河南省安陽市滑縣)刺史,兼義成軍節度使(即鄭滑節度觀察使)、御史大夫等職的時候,而非在唐敬宗李湛寶曆元年(西元826年)擔任河中節度使之時,故據此略作修改。

 

薛平調查得知黃河小道在衞州黎陽縣(治今河南省鶴壁市浚縣東北)界,而黎陽魏博藩鎮地界。薛平即派人去魏博交涉佔黎陽黃河故道加寬黃河河牀的事宜。魏博節度使田弘正答應了薛平的請求。於是薛平黃河故道和故道與現流河道之間的農民更換了其他田地,然後在這一地區加寬河道二十里,以減緩水勢,這樣,滑州地區很長時間沒有發生水患。薛平滑州任職六年,後入朝為左金吾大將軍,不久再次復任義成軍節度使。

(以上內容節錄自《百度百科>薛平 https://baike.baidu.hk/item/%E8%96%9B%E5%B9%B3/8773928 》)

 

薛平,字坦塗唐朝右武衞大將軍薛仁貴的曾孫,唐敬宗李湛寶曆元年(西元826年),拜河中節度使,累封韓國公唐文宗李昂大和四年(西元830年)被召為太子太保。大和五年(西元831年)以司徒致仕。大和六年(832年),薛平去世,年八十。冊贈太傅,諡號「成肅」。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崔環

 

安平崔環者,司戎郎宣之子。

……

環悶,試詣街西行,一署門題曰「人礦院」,門亦甚淨。

……

有頃而到,乃一髯眇目翁也,應急而來,喘猶未定。軍將指環曰:

「何計?」

霞曰:

「易耳。」

遂解衣纏腰,取懷中藥末,糝於礦上團撲,一翻一糝,扁槎其礦為頭頂及身手足,剜刻五臟,通為腸胃,雕為九竅,逡巡成形,以手承其項曰:

「起!」

遂起來,與立合為一,遂能行。大為二吏所貴。相與復南行。將去,濮陽霞撫肩曰:

「措大,人礦中搜得活,然而去不許一錢?」

環許錢三十萬。霞笑曰:

「老吏身忙,當使小鬼梟兒往取,見即吩咐。」

行及城門,見一吏南走,曰:

「黃河欲分一枝,前者天令三丁取一,計功不計,今請二丁取一。」

二吏以私行有礦環之過,恐宣之怒環而召也,謂環曰:

「彼見若問,但言欲觀地獄之法,以為儆戒,故在此耳。」

吏見果問,環答之如言。遂別去復行。

須臾,至滎陽,二吏曰:

「還生必矣。某將有所取,能一觀乎?」

環曰:

「固所願也。」

共入縣郭,到一人家中堂,一吏以懷中繩繫床上女人頭,盡力拽之,一吏以豹皮囊徐收其氣,氣盡乃拽下,皆縛之。同送環家,入門,二吏大呼曰:

「崔環!」

誤築門扇,遂寤。其家泣候之,已七日矣。後數日,有梟鳴於庭,環曰:

「濮陽翁之子來矣。」

遂令家人刻紙錢焚之,乃去。疾平,潛尋所見婦人家,乃縣糾郭霈妻也。其時尚未有分河之議,後數日,河中節度使司徒薛公平議奏分河一枝,冀減衝城之勢。初奏三丁取一,既慮不足,復奏二丁役一,竟如環陰司所見也。

 

《玄怪錄》.卷二.分河取丁

 

常有人自冥司放還,道中聞人語云:

「欲分黃支,前者要令三丁取,計工不集,令請二丁取矣。」

後數月節度薛公奏議,分滑州河一支以免衝城之患,先乞三丁取一,後更乞二丁取一,乃成。皆如所聞。大抵天下事雖出於人為,必先定於陰注,殆假手於人耳。事成而自矜,良可癡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柳歸舜〈上〉
下一則: 小小說 – 崔環〈中〉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