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上官生(輔導級)〈四〉
2020/05/10 04:08
瀏覽1,168
迴響0
推薦34
引用0


第二天,上官簫預先買好了幾樣酒菜,將房間打掃乾淨,早早的將僕人趕了回去,就關上了房門等待著佳人來臨。

 

夜晚一更多後,查琴痕果然帶著白娟郎來了。這白娟郎頭頂著如雲般蓬鬆的鬢髮,腳穿的是小巧如蓮鉤般的繡鞋,以紅巾掩口,姿態宛轉嬌羞,見到了上官簫時原本上前的步伐卻反而倒退了回去,一副嫋娜可憐的模樣。卻是由於剛踩上台階之故,這麼一退,差一點因踩在階石上的綠苔癬而滑倒,上官簫眼明手快一個箭步上前將她扶起,只覺得這白娟郎身體比樹葉還輕。

 

查琴痕上官簫白娟郎相互簡單的介紹了一番後,便雙雙就著燈燭斜坐在床榻之上。上官簫不斷的讚美著二人,查琴痕則玩笑般的嘲謔著上官簫,那白娟郎則只是靜靜的含笑坐在那兒有一搭沒一搭的應酬著。酒過三巡後,查琴痕抽出笛子並勸白娟郎唱歌,白娟郎不肯。查琴痕說:

 

「我昨天已經獻醜了,妹妹你又何必忌諱什麼?這不過只是與郎君一同熱鬧消遣、打發無聊罷了。」

 

上官簫也在一旁慫恿著,白娟郎於是輕輕點著鳳鞋打著拍子、手持象牙筷子相互敲擊擊伴奏,同時唱著:

 

「雙峽蝶,雙雙過牆東,剪綵善刻畫,造化夭無功,輕羅小扇撲入手,翻飛那許辨雌雄。雌耶雄耶何必辨,花須一霎精靈現,可憐壓扁小書叢,猶向美人頭上顫。」

 

這歌詞似乎觸動了白娟郎的心事,才剛唱完,白娟郎的聲音已然哽咽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盈眶熱淚已經珠淚輕彈。上官簫上前輕抱著安慰她,說:

 

「昨晚連累了你獨自一人睡著,是我的過錯,還請你不要因此悲傷而埋怨我。」

 

白娟郎說:

 

「我難過不是因為這件事。我們兩人能夠有幸侍候郎君,就算死了也沒有遺憾,但因為想到以前的事有所感觸,因此一時難以抑制難過的情緒。我不勝酒力,就留琴姊陪你吧,我走了。」

 

上官簫急忙挽留,幾乎都要跪了下來,白娟郎這才點頭同意留下。於是這個晚上三人同床共枕,上官簫的鹹豬手又不老實的伸向了白娟郎一探虛實,他果然是個有著好傢伙的男子。情慾高漲的三人便來了個三人大混戰,一整夜翻騰不已,連古人留傳下來的小黃書中都不曾有過如此花樣及招式。

 

次日清晨起床後,上官簫二人藏匿於帷帳之中,又將僕人遣送回太史處,藉口推辭說:

 

「因為生性喜歡清靜,而且自己能夠操作雜務,就不需勞煩您再另派僕人前來了。」

 

僕人走後,上官簫整天都關上了門窗,日夜與二人處在一起。有人要寫字,其他人就代為磨墨;有人想吃飯,其他人就負責烹飪;疲倦時則互相按摩解勞,睡覺時則相互依偎著。

 

查琴痕輕狂浮蕩,白娟郎則貞靜溫婉。查琴痕僅擅長吹奏笛子以及吟唱,白娟郎則無論是彈奏各式弦樂器或書法繪畫都非常嫻熟精通。上官簫高興的說:

 

「你們二位我能得到一個就已經很難了,何況我如今二位都得到了呢?」

 

白娟郎笑著說:

 

「你這個癡傻的書生居然一箭射雙雕,難道不怕折損祿命嗎?」

 

查琴痕也笑著接話說:

 

「我們倆其實是鬼、狐喔,要將你養成大肥豬、然後等你喝醉之後就吃了你,你不害怕嗎?」

 

上官簫說:

 

「若能葬身於美人腹中,終勝過齷齪而死,我非但一點也不害怕,反而覺得這是我所希望的結局。」

 

佛寺的僧人住在角落的房舍中,最近時常聽到上官簫的住處傳出喧嘩笑鬧的聲音,就登上了鐘樓向下觀望查看,發現居然有女性出沒,這未免也太不尊重佛門清靜之地的規矩,就將此事告知了太史。太史詢問上官簫到底怎麼回事?上官簫扯了個謊,說:

 

「那是我以前的僕人,他帶著妻子過江,聽說我在此就前來看我,我就留他們住幾天打發時間,並沒有其他的事發生。」

 

都說「君子欺之以方」,太史就姑且相信了。其他人也都以為上官簫有這麼忠心跟隨的好僕人,都十分的羨慕他。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綠酪」應是「綠醅」,應該又是中文簡體化+掃描轉檔造成的錯誤。「綠醅」指「綠螘」、「醅酒」。「綠螘」是米酒新釀而未過濾時,上面浮的一層綠渣,狀如「螘(音義同蟻)」,故稱「綠螘」。「醅」音「胚」,指未過濾的酒,故「醅酒」即指「濁酒」。參見唐朝白居易的詩作《問劉十九》:

綠螘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紀綱」,原意是指典章法度。又,《左傳.僖公二十四年》:「秦伯送衛於晉三千人,實紀綱之僕。」,後遂以「紀綱」借指「僕人」。

 

:古代官場中的為人處事,表面上還是得依循禮教規矩,像這類不正常的性行為或其他悖禮之舉,只能背地裡胡搞瞎搞,一旦曝光,自然對仕途發展多有影響。不過當手中權力大到一定程度時,這類原本胡搞瞎搞的醜事自然也可以被轉型正名成美事了……

 

:「銀鹿」,是指唐朝書法家顏真卿的家僮。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上官生

 

上官生,字洞卿,名簫,洛陽人。

……

一夕膳畢,僕去,生倚胡床納涼,月色昏黃,流螢上下,忽見一白袷少年手持紈箑,臨風玉樹,舉世無儔,翩翩自西牆竹林中出,徘徊瞻眺,俯首吟哦。

……

生遽偎琴坐,曰:

「弟如此表表,又慧而文,僕若巾幗,當為弟相思死。」

……

明夕,生預市小餚饌,沽綠酪(醅),佈置整潔,早遣僕閉關以侯。更餘,果攜娟至,雲鬢蓬鬆,蓮鉤瘦削,紅巾掩口,宛轉嬌羞,見生欲前反退,嫋娜可憐。甫上階,幾為碧莓滑倒,生起挽扶,體輕於葉。與生略敘述,即偎燈斜坐。生讚歎,琴諧謔,娟惟含笑酬應。進三爵後,琴抽笛勸娟歌,娟不肯。琴曰:

「我昨已出醜,妹何必諱?不過與郎君破寂耳。」

生亦慫恿。娟輕點鳳鞋,手擊象箸,歌曰:

 

「雙峽蝶,雙雙過牆東,剪綵善刻畫,造化夭無功,輕羅小扇撲入手,翻飛那許辨雌雄。雌耶雄耶何必辨,花須一霎精靈現,可憐壓扁小書叢,猶向美人頭上顫。」

 

歌已,硬(哽)咽欲泣,珠淚輕彈。生抱而慰之曰:

「昨宵累卿獨宿,小生之過也,乞勿悲怨。」

娟曰:

「非也。奴兩人得侍郎君,死且不朽,但感觸往事,難制止耳。奴不勝杯酌,琴姊伴郎嘻,奴去休。」

生急挽留,幾致屈膝。是夕遂三人一枕。們其下體,累累者偉男也,琴就其前,而生就其後,終夜翻騰,自古秘戲圖無此花樣。

 

晨起匿於暗帷中,遣僕辭主人,詭云:

「性喜習靜,自能操作,無煩紀綱也。」

僕去,終日扃雙扉,晝夜與共。書則代磨墨,餐則司烹飪,倦則互按摩,寢則共偎倚。琴猶佻撻,娟則貞靜溫婉。琴僅善歌,娟更弦索、書畫,無一不工。生喜曰:

「卿等得一已難,況兼得乎?」

娟笑曰:

「癡生一箭射雙雕,不怕折祿耶?」

琴笑曰:

「妾等鬼狐也,久則乘郎醉,噉作糟豝肉,懼否?」

生曰:

「若葬于美人腹中,終勝齷齪死,非惟不懼,且所心願。」

寺僧隅舍,時聞生齋喧笑聲,登鐘樓瞰之詳,奔告寇太史。轉詢生,曰:

「舊僕耳,攜婦過江,適晤,留伴岑寂,無他也。」

由是群審生有如願銀鹿,豔羨之。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