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霜降》落葉飄飄總是詩
2023/11/02 06:30
瀏覽193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泰戈爾



落,《說文解字》,凡草掉葉叫「零」,樹木掉葉叫「落」。


庭樹落紛紛,點柱香、來碗茶、啜些詩。


詩經《蘀(ㄊㄨㄛˋ)兮》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陽光煦煦,一碧如洗。映照得山川林野,澄澄燦燦,舒舒緩緩。雲夢澤畔,踽踽獨行一詩人。風蕭蕭地吹,水潺潺地流,枝上黃葉飄呀飄,半空紅葉飛呀飛。片片深紅見淺黃,從詩人眼前、頭上翩翩躚躚舞過,輕輕巧巧地落到了湖面上、草地上。山明水淨,秋高氣爽,撩起了詩人無限的傷感。逝者如斯夫,昨日繁華,今朝零落憔悴損。生命不也是如此?四季迭嬗,秋去冬來,亙古不變的是生老病死。眼前波光粼粼,落葉繽紛,詩人嗟嘆,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忽爾動心起念,直想拉著子侄兄弟、牽著知已好友的手,放放浪浪唱首歌,痛痛快快跳支舞,一抒胸中萬古愁。


蘀兮蘀兮,風其吹女(汝)。叔兮伯兮,倡(唱)予和(ㄏㄜˋ)女。


蘀兮蘀兮,風其漂(飄)女。叔兮伯兮,倡要和女。


蘀 (ㄊㄨㄛˋ, tuò):脫落之葉。

女:同「汝」。

倡:同「唱」。

和(ㄏㄜˋ,hè) :伴唱。

漂:同「飄」。

要(ㄧㄠ,yao):成也、和也。 


葉落,葉落,秋風颯颯吹。叔伯弟兄們,歡歡喜喜唱首歌。你來唱,我來和。


葉落,葉落,秋風簌簌吹。叔伯弟兄們,歡歡喜喜唱支歌,你來唱,我來和。


蕭綜《悲落葉》


悲落葉,聯翩下重疊,重疊落且飛,縱橫去不歸。

長枝交蔭昔何密,黃鳥關關動相失。夕蕊雜凝露,朝花翻亂日。

亂春日,起春風,春風春日此時同。

一霜兩霜猶可當,五晨六旦已颯黃。乍逐驚風舉,高下任飄颺。

悲落葉,落葉何時還?夙昔共根本,無復一相關。各隨灰土去,高枝難重攀。

秋欲盡,心傷悲,無邊落木蕭蕭下,層層又疊疊。風一吹,捲起又捲落,四處飄散紛紛飛。

憶舊日,枝繁葉茂綠蔭濃,黃鳥啾啾鳴樹梢。晚涼花瓣沾露水,日出花蕊艷似火。

杏花雨,楊柳風,春風春日與昔同。

一眨眼,夜來霜。一次兩次尚可擋,連日寒霜綠葉已催黃。忽忽秋風至,葉離枝,翩翩飛舞無覓處。

秋已盡,心傷悲,落葉何時還?昔時枝葉本同根,一俟秋風掃落葉,枝歸枝、葉歸葉,兩不相干。葉落唯有逐塵去,重攀高枝難又難。


蕭綜(約公元 502-531年),南北朝人。《昭明文選》編撰者蕭統之弟,梁武帝次子。南北朝帝位更迭頻繁,眾多皇帝中,梁武帝在位最久,也是電視劇《瑯琊榜》大梁皇帝之原型。蕭綜則和劇中的譽王一樣,有著身世之謎。


梁武帝之位,基本上是從齊廢帝蕭寶卷手中奪來。


蕭寶卷,歷史上以殘暴荒淫著稱。電視劇《延禧攻略》一開頭,魏瓔珞就利用了蕭寶卷「步步生蓮」的荒誕事,除去了仗勢欺人的秀女烏雅。話說,蕭寶卷極寵市井出身的潘玉兒,尤愛她一雙美足。一日,突發奇想,讓人用黃金鑿成蓮花狀貼在地板上。潘玉兒光著腳行走其上,一步一蓮花,姿態曼妙。出身官宦之家的烏雅,顯然胸中無甚點墨。輕易聽信了魏瓔珞的話,在彫有蓮花的鞋底上抹上玫瑰花粉,俾能在乾隆面前,款款走出朵朵蓮花。此舉,豈不將自己比作潘玉兒,將乾隆貶成了蕭寶卷似的昏君?乾隆龍顏大怒,不但仗打烏雅,養女不教父之過,同時奪了其阿瑪之官。


蕭綜之母吳淑媛,原為蕭寶卷妃嬪,蕭寶卷被殺後,得幸於梁武帝。七個月後,產下蕭綜。宮中流言蜚語,梁武帝不疑,且十分寵愛蕭綜。之後,吳叔媛色衰愛弛,對梁武帝心懷怨恨,將此事告訴了兒子。自此,蕭綜走上了找出生父之謎的不歸路,並經常為此夜裡飲泣。


民間傳言,以生者之血滴到死者的骨頭上,若血能滲進骨頭,則二人為父子無疑。於是乎,蕭綜私掘蕭寶卷之墓,取出骨頭,以血滴之。又殘忍地殺了自己剛出生的次子,取其骨頭,以己之血滴之。兩次,血都滲進了骨頭,蕭綜不得不相信自己乃蕭寶卷之遺腹子,從此心懷異志。蕭綜非心思縝密之人,其言行舉止看在其他皇子眼中,不免排擠與猜忌。篤信佛教的梁武帝依然不疑,依然寵愛。然,梁武帝再多的親情,化不去蕭綜心中的魔鬼。公元 525年,蕭綜叛逃北魏。其間,還興起重回故國之思。梁武帝知道了,滿滿牴犢之情,命人送去蕭綜小時候穿過的衣服,表思念之情。然,蕭綜沒來得及一睹舊時衣、重溫舊家情懷。於公元531年北魏一場叛亂中,魂歸離恨天。


悲落葉,落葉悲。南北朝是個亂世,不足兩百年間,戰火連綿,殺戮不休。人在其間,命如草芥,一如葉離枝,零落無可恃。


李白:落葉聚還散

卻聽得楊過朗聲說道:「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說著袍袖一拂,攜著小龍女之手,與神鵰並肩下山。

其時明月在天,清風吹葉,樹巔烏鴉呀啊而鳴,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淚珠奪眶而出。正是: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金庸

金庸小說大扺皆大學時代所讀,有些久遠。《神雕俠侶》最縈繞不去的,是書末郭襄心中多少繾綣,只能化做兩行淚,潸然而下。少女情懷總是詩,情竇初開,怕是想忘也忘不了,想拋也拋不掉。君子杳然,思念濃釅,郭襄尋尋覓覓,最終放棄俗念,開創了峨嵋一派。

同樣的,電視劇《陳情令》裡藍忘機對魏無羨,也是情竇初開,也是少年心思。柳絮飛,只為他一人而笑;蓮花落,只為他一人而哭。「我想帶一人,回雲深不知處,帶回去,藏起來。」少年十五二十時,情深意篤,好不令人心疼。

窮奇道,漫天雨絲絲紛紛下。藍忘機原想帶魏無羨回雲深不知處,帶回去、護他周全。無奈,含光君敏於行訥於言,一腔柔情總是被誤解。魏無羨策馬而來,誤以為藍湛來阻他,要與他一決生死。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別離。藍忘機緩緩地移動腳步,心痛不能自已。端方雅正的含光君,斷了一條腿都要忍著痛、不讓人看出。此時心中多少淚,強抑著,不忍流。魏無羨帶著溫情一行人策馬快去,此地一為別,一為名門世家,一為邪魔歪道,殊途難同歸。藍忘機緩緩轉過身,悠悠蒼天啊,為何你總是不懂我的心?多少不忍不捨,多少傷悲無奈,唯有化做淚,涔涔流。風蕭蕭,雨淒淒,君子去。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藍忘機一生的淚水,都給了魏無羨。

《三五七言 / 秋風詞》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爲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杜甫:無邊落木蕭蕭下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作於杜甫晚年,寫盡了身世飄零、老病孤愁的沉鬱悲涼,被推為七律之冠。三年(公元770年)後,詩人病死於湘江舟上,年五十九。

杜甫與李白,一詩聖,一詩仙。二人的相遇、相知、相交,可謂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大盛事。天寶三載(公元744年)李白遇杜甫於洛陽,又逢懷才不遇的高適,三人結伴遊梁宋、狩獵孟諸野澤,飲酒賦詩,談古論今,相得甚歡。翌年,杜甫又與李白共遊齊魯(今山東一帶),留下了「醉眠秋共被,擕手日同行」 的美好回憶。之後,李白依然縱情詩酒、踏歌尋夢。杜甫始終不忘李白不忘這段詩酒年華,開始了潦倒困蹇的生命之旅。

「此身飲罷無歸處,獨立蒼茫自詠詩。」杜甫舉進士不第,困長安十年,奔走獻賦,鬱鬱不得志。最終,只得了個看守兵甲器械的低階官職。此時詩人已四十四,為了生計接受了這無用之職並往奉先(今陜西蒲城)省家。不料,才入門就聞哭聲,原為稚子餓死。緊接著,漁陽鼙鼓動地來,安祿山起兵范陽。杜甫將家搬到鄜州(今陜西富縣)羌村避難後,隻身北上欲去靈武投奔肅宗,中途卻為叛軍所俘,押至長安。目睹昔日奼紫嫣紅,如今一片斷井殘垣,詩人感時傷事,寫下了名篇《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杜甫因官小未遭囚禁,趁機冒險逃出長安,往移駕至鳳翔(今陜西鳳翔)的肅宗奔去。一路塵土與風霜,「麻鞋見天子,衣袖露兩肘」。肅宗頗為感動,授他為左捨遺、從八品,職掌規諫朝政缺失。這小小官位得來不易呀,杜甫絲毫不以為意。年已四十五,心懷鴻鵠之志,政治上卻不合時宜。很快地,為了宰相房琯被貶之事,杜甫觸怒了肅宗,詔三司推問。雖保住了性命,卻不待見於皇帝。不過一年,杜甫自此遠離朝堂,踏上了「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的苦旅。

肅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春,杜甫好不容易依託成都嚴武,並在親友幫助下,於西郊浣花溪畔築茅屋而居,一家人得以過了幾年的安定生活。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嚴武病逝,杜甫頓失依靠,乘舟南下夔州(今重慶奉節)。幸有當地都督照顧,杜甫在此待了三個年頭。然,生活依然困苦,身體愈見衰弱。

那一天,秋氣肅殺,秋意淒涼,詩人獨自爬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臺。登高遠眺,只見沙岸寂寥,鷗鷺低空迴翔;茫茫無邊山林,落葉蕭蕭;滾滾長江東去,滔滔不息。回想萬里漂泊,常年他鄉作客,年邁多病,飽經世間蒼桑。感國難家愁之苦恨,嘆一己身世之惆悵,不覺悲從中來,悽悽惋惋。幾杯濁酒喝下去,想藉酒澆愁,卻是愁更愁。心中百感交集,對風長嘯,吟出了這首慷慨悲涼之作。

范仲淹:碧雲天,黃葉地

《蘇幕遮》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

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

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大風起兮白雲飛,深秋時節,詞人登上了城樓。憑欄遠眺,長空萬里,層巒疊嶂,落木蕭蕭下。好個碧雲天、黃葉地呀,這塞下風光,何等壯麗清曠!此時詞人正知天命之年,衡陽雁去,暮色慢慢襲來,興起了天地悠悠之慨。斜陽打下來,煙波浩渺,遠山近樹,樹樹皆秋色。秋色連接著秋水,綿綿延延到天邊。欲將相思說與芳草聽,芳草無情,更在落日餘暉外。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夕光淡去,夜幕低垂,詞人又上城樓徘徊。吟詠思歸念故鄉,想千里之外,妻子念君思斷腸。若要不思故里不神傷,除非夜夜好夢,讓人一覺到天明。明月在天,皎皎照高樓,照著詞人獨㷀㷀(ㄑㄩㄥˊ,qióng ),更是漫天瀰地故園情。滿滿愁緒無可解,詞人舉杯消愁愁更愁。一杯一杯又一杯,盡化作了相思淚。

范仲淹,性情狷介,常在升遷、貶謫路上奔波。宋仁宗景祐五年(公元1038年)至慶曆三年(公元1043年),范仲淹被調去延州(今陜西省延安市),協助平定西夏叛亂。數年後,范仲淹作《岳陽樓記》, 寫下了「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壯闊襟懷,及「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人生感悟。

李清照:梧桐落,又還秋色,又還寂寞

《憶秦娥》

臨高閣,亂山平野煙光薄。煙光薄,棲鴉歸後,暮天聞角。

斷香殘酒情懷惡,西風催襯梧桐落。梧桐落,又還秋色,又還寂寞。

角:畫角,傳自西羌。口細尾大,形如牛羊角,以竹木、皮革製成,外飾彩繪,故稱之。發聲激昂高亢,古時軍中用以警戒、振奮、傳令、指揮。

作於詞人南渡之後。國破家亡,摯愛趙明誠隨之病歿,易安居士人老建康城,試燈無意思,踏雪沒心情。異鄉飄零又憔悴,一聲梧葉一聲秋,只覺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再沒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的閒情,更乏了「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的相思。當年「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的嬌俏,也只能留給後人話夢痕,餘韻不去,千古絕唱。

這日,秋風瑟瑟,詞人意緒蕭索地登上了高樓。一憑欄,只見群山起伏,層峰累累。原野上,籠著一層薄薄煙霧,夕陽餘暉灑下來,煙光裊裊。裊裊裡,烏鴉歸巢,嘎嘎嘎地叫著飛過,憑添幾分荒涼。荒涼處,驀然響起了畫角聲,嗚嗚咽咽,更覺天涯淪落、內心一片淒苦。

斜陽不管人淒苦,漸去漸遠漸無蹤。詞人記得曾燃香品茗、沉醉不知歸路。正回想,陣陣秋風吹過來,吹得碩大梧桐葉、紛紛下。香已斷,酒亦殘,往事歷歷如夢中。這道不清的惡情懷,是秋色惱人,也是寂寞蝕人呀!

李清照 (公元1084 – 1155年),號易安居士,有「千古第一才女」之譽。

朱熹:白雲紅葉兩悠悠

《秋月》

清溪流過碧山頭,空水澄鮮一色秋。

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

江南暮秋,詞人芒鞋竹杖,循著清溪水往山上走。一路上,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裡。秋高氣爽,天光雲影,青山翠綠,俱映入琤琤淙淙溪水中。聽得愈是悅耳,溪水愈見晶瑩,澄澈空靈一色秋。山林寂寂,偶見數樹深紅出淺黃。驀然駐足一回首,白雲悠悠、紅葉悠悠,寫意!自在!塵世喧囂,不上心頭。

朱熹 (公元1130 – 1120年),南宋著名理學家,提出「存天理,滅人欲」之主張。不禁令人浮想夫子有道德潔癖,嚴謹得近乎苛刻。傳下之詩句卻氣象幽遠,意境深邃。「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清麗、俊朗,富哲思、有禪味。

秋欲盡,葉離離,喝茶!

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煮酒論詩話青梅
上一則: 寒夜客來茶當酒
下一則: 寒露:《現代詩》秋思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