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棋魂:神之一手,褚嬴的悲與執、時光的溫柔與慈悲
2021/04/20 06:37
瀏覽2,136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改編自日本經典動漫《棋靈王》,中國大陸真人版《棋魂》在原著粉一片質疑聲中,成了二零二零年末熱血又催淚的佳片,尤以褚嬴和時光之間的感情最為動容。算是活了三世的褚嬴,一千五百年來參透無數棋,卻直到臨別之際才參透,原來最大奢侈不是找到神之一手,而是能一直陪在時光左右,和他一起下棋、一起老去。「小光,月亮一直都在,只是,褚嬴要走了。」隨格澤曜日而來,伴格澤曜日而去。一道耀眼白光,褚嬴消失於宇宙蒼穹,沒了執念,添了溫潤,自由自在。


褚嬴,你別走


褚嬴與時光最終相見時,一言不語,離去時,莊嚴又莊重地對著時光一拜,悲喜交加。喜的是還能見上最後一面,親手將一千五百年來,長傍身邊的一把折扇贈於他。悲的是,從來處來,往去處去,緣生緣滅,終須一別。時光內心又悲又苦,淚水盈眶地喊著,「褚嬴,你別走。」塵緣已了,褚嬴一轉身,倏然消逝於煙霧繚繞竹林中。如夢似幻,時光在喊叫聲中醒來,發現夢中褚嬴所贈折扇,正壓在他睡前讀著的《煙雨南梁》一書上。


這一幕告別,頗有幾分賈寶玉告別父親賈政的況味。


抬頭忽見船頭上微微的雪影裏面一 個人,光著頭、赤著腳,身上披著一領大紅猩猩氈的斗篷,向賈政倒身下拜。賈政尚未認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問他是誰。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來打了個問訊。賈政才要還揖,迎面一看,不是別人,卻是寶玉。賈政吃一大驚,忙問道:「可是寶玉麼﹖」那人只不言語,似喜似悲。賈政又問道:「你若是寶玉,如何這樣打扮,跑到這裏﹖」寶玉未及回言,只見舡頭上來了兩人,一僧一道,夾住寶玉說道:「俗緣已畢,還不快走 。」說著,三個人飄然登岸而去。賈政不顧地滑,疾忙來趕。見那三人在前,那裏趕得上。只聽見他們三人口中不知是那個作歌曰: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遊兮,鴻蒙太空。誰與我遊兮,吾誰與從。渺渺茫茫兮,歸彼大荒。賈政一面聽著,一面趕去,轉過一小坡,倏然不見。


賈寶玉原是女媧補天遺留下來的一塊石頭,因動了凡心,來到人世經歷一番紅塵繁華,了卻一段風流冤孽債。悲莫悲兮,人間兒女情事。


時光與褚嬴最後一次相見,在書裡、在夢中、在煙雨南梁竹林裡。褚嬴將長傍身邊的一把折扇,鄭重贈於時光。



轉身消逝離去時,褚嬴莊嚴又莊重地對時光一拜。悲歡離合、一如月有陰晴圓缺,縱有再多不捨,終究還是得捨。





魂兮歸來,神之一手


褚嬴本是凡人,因放不下對下棋的執著,拋不開對神之一手的渴念,即使身死、魂魄仍為渴望與執念所封緘。神之一手乃圍棋最高境界,指的是高手對弈過程中,棋士猶如神助般的領悟,在關鍵時刻以一子扭轉乾坤。愛棋成癡的褚嬴,最大心願就是找到神之一手,可惜壯志未酬身先死。出身南梁建康,自幼學棋,後在朝中侍奉,為梁武帝時天下圍棋第一人。參得了棋理、參不透人情,伴君弈棋卻總傾盡全力對待每一局棋。於他而言,這是對對手最大的尊敬,對皇帝來說,局局弈棋局局輸,一樣棋盤兩般滋味。二十八歲時,褚嬴被構陷下棋作弊,梁武帝當場奪他官爵,並斥之為雞鳴狗盜。棋亡人亡,深覺再無法堂堂正正下棋的褚嬴,無限傷悲地抱著棋盤走到懸崖邊,投水自盡。就在此時,倏忽一道白光,褚嬴的意識穿越了冥冥天地,封緘於棋盤裡,等待與有緣人相逢。未遇有緣人開啟封緘時,褚嬴只能在虛空中忍受寂寞,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地在腦海裡、自己與自己下棋。這景況堪比薛西弗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間斷地把巨石推上山,方至山頂,巨石又轟一聲地滾落山腳。蒼涼得莊嚴,淒涼得悲壯。薛西弗斯因惹怒眾神而遭此懲罰,褚嬴則出諸對神之一手的渴念,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黑暗中盼望、等待。



捧著棋盤獨立蒼茫,懸崖上、好不悲淒荒涼,褚嬴默默吟詠,「黑白孰能入玄門,千回方圓生死分;空門說得恆沙劫,應笑終年求一真。」



一九九七年中國方圓市,天選之子、九歲孩童時光


千年過去了,多少物換星移、蒼海桑田,從南梁武帝至大清康熙,褚嬴終於遇到了天選之子小白龍。小白龍用他的一生陪褚嬴尋找神之一手,卻在二人前往與當世高手靈機散人對弈途中,不幸因病早逝。神之一手夢碎,褚嬴的魂魄重歸暗黑虛空;唯一能做的,依然是不停地在腦海裡自己與自己下棋,月復一月,年復一年,蒼涼又悲壯。又過了三百年,江山更迭、風雲變幻,來到了公元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前夕。中國方圓市讀小學三年級的九歲孩童時光,為了湊足買一輛四驅車的錢,爬到爺爺的閣樓翻箱倒篋找值錢可變賣的東西,卻在一塊古舊棋盤上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水漬,開啟了封緘在棋盤裡的褚嬴魂魄。


「感謝上蒼,讓我再一次,再一次回到這塵世。」重返人間的褚嬴,對上蒼虔誠又尊敬,對眼前茫然不解的少年,和譪又溫熙。「少年,若你能看到這傷痛的痕跡,就讓我住在你內心的角落裡吧。」只要你內心小小一塊角落,誠懇又卑微,要得不多。唯有能看見褚嬴留在棋盤上淚㾗的人,才能釋放他的靈魂,也只有此人看得到他、聽得到他,能幫他下棋,能幫他完成心願。


紅樓夢裡,三生石上的絳珠草,為報神瑛使者灌溉之恩,隨著他下凡到紅塵走一遭,並許以一生淚水,還他往昔滴水之恩,遂有了「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的林妹妹,躍然紙上。淚水,是褚嬴千年的傷悲,也是他千年的浪漫。魂兮魄兮,不知伊於胡底,我心傷悲,何日重回塵世,達成夙願?對神之一手的執著、對圍棋極致的追求,穿越千年,意志不變,豈非浪漫得可歌又可泣。淚水,也是褚嬴與宿主的唯一牽繫,是有緣千年、百年來相會;看得到淚水,也就懂得了溫柔與慈悲。


唯有不變,才是永恆


帶著淚水而來的褚嬴,猶如哇哇墜地來到世間的嬰孩,下棋是滋養他的母體,尋找神之一手是他的蛻變成長。 歷經三世、跨越一千五百年,第一世,侍候梁帝卻絲毫不懂得要拿捏皇上心思,落得丟了官爵又名聲掃地。第二世,不懂小白龍最大心願不是尋找一神之一手,他想隱居忘憂山做個閒散棋士,山泉野杏,臨花照水,林間對弈,快活勝神仙。第三世,褚嬴帶著淚水來,帶著淚水去。找到神之一手的澎湃喜悅,抵不過對離開時光的不捨。一千五百年了,褚嬴參透無數棋,離別在即方參透,相知相惜相伴更是人生好風景。然此時此刻,人世悲歡離合、一如月有陰晴圓缺,縱有再多不捨,終究還是得捨。


康熙三年,我和小白龍一起去京城。一路上,草長鶯飛,雜花生樹,我們邊趕路邊討論棋道。遇到這下雨天的時候,我們就下棋等雨停。這一走啊,就是兩個月。褚嬴對小白龍的緬懷感傷,滿溢著歲月消逝、繁華不再的憂傷喟嘆。曾經在南梁,家家戶戶都有棋盤,連小孩都以會下棋為榮。歷史上記載,南北朝是中國圍棋的風華時代。走在二十世紀末以圍棋風氣著稱的方圓市街道,褚嬴若有所感,為何上天讓他來到這樣一個圍棋沒落的時代。「現在兩個小時就能到,」小學生時光忍不住告訴褚嬴,科技愈來愈發達、人類不斷在進步,過去舟車勞頓數月的旅程,現在只需兩個小時。褚嬴不為所動,「無論是兩個時辰還是兩個月,目的地沒有變。在這世間,唯有不變,才是永恆。」光陰漫漫,歲月悠悠,幾千年過去了,多少歌台舞榭,風吹雨打去;可棋盤還是那個棋盤,圍棋的精微奧妙仍參不透,褚嬴對下棋的執著,就是永恆。


褚嬴有著童稚式的純真任性,等了三百年終於回到塵世,會對著時光吵吵嚷嚷「我想下棋,我要下棋」云云。不會下棋也對下棋沒興趣的時光不理會,褚嬴哇哇大哭,他一傷心,時光胃腸翻攪。「一想到不能下棋,我就悲從中來,這種感覺就會投注到你的思想裡。」但讓時光感動、回心轉意願意幫助他的,是聽了褚嬴回憶在南梁的遭遇和他對圍棋的那份虔誠執著。「傾盡全力對待每一局棋,才是對對手最大的尊敬。」「皇上才不會這麼想,你惹皇上不高興了,太大意了。」「難道下棋比你的命還要重要?」褚嬴神情莊嚴地點點頭,「我已不能再堂堂正正地下棋,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幾百年,唯一可做的就是自己和自己下棋?你太難了,我幫你找神之一手。」時光說得像個江湖俠客,褚嬴開心得像個有糖吃的小孩。


小白龍,終究錯過了山那邊的花燈


看得到褚嬴的淚水,自然懂得他的悲與執。褚嬴口中的天選之子,不論是時光或小白龍,都對他同情又共情。小白龍用他的一生幫褚嬴尋找神之一手,殊不知,褚嬴對神之一手的鍥而不捨,不是永恆,而是執念。歷經千年仍不減的執念困住了自己,也錯過了與小白龍自在逍遙,忘機於江湖的機會。


(二人在忘憂山閉關休養,翌日即啟程往赴靈機散人之約)

褚:進屋下棋也是一樣的。

小:我素來不喜悶在屋裡,也實在捨不得山間這份野趣。只是沒料到,這日頭也太毒了些。真想借來大羿的神弓,把這金鳥給射下來。

褚:其實,只要借來些樹蔭便可以消暑了。

小:也對,等這樹枝繁葉茂了,我們就可以在樹蔭下下棋,再引來一道泉水,摘些野杏浸在山泉裡,那日子、給我神仙日子我也不換(二人會心一笑)。

小:明日就要啟程去赴靈機散人之約了,這一去,少說又要半年,等和他下完棋你想去哪兒?

褚:自然是去下更多的棋,和更多高手對弈。

小:(一抹失望,轉瞬即逝)也對,不過就是有些遺憾。想若是看這棵樹苗長大,倒也有趣。

褚:現在此樹還不能做乘涼之用,我們不如先去遊歷一番,過幾年再回來。到時,樹蔭照水,林間對弈,豈不美哉。

小:只是不知道這樹,還要多少年才能亭亭如蓋呀。

褚:這餘生漫漫,又何愁沒有時間呢。



往赴靈機散人之約後,小白龍想的是隱居忘憂山,看著種下的樹苗長大。褚嬴想的依然是對弈論輸嬴,「自然是去下更多的棋,和更多高手對弈。」小白龍臉上掠過一抹失望,大約怕褚嬴察覺、傷了他的心,轉瞬即逝。


遇到小白龍之前,褚嬴的魂魄已為棋盤封緘一千多年,魂魄沒有生老病死,自然餘生漫漫。


小白龍大概沒想到這一離去,再也沒有機會回來看看親手種下的樹苗。世事無常,有時一別,天上人間。


三百多年後,忘憂山已改名烏鷺山。因緣際會在時光引領下,褚嬴舊地重遊,當年小樹苗已枝葉繁茂、亭亭如蓋。褚嬴來了,帶著時光來了,獨不見當年心繫山泉野杏的翩翩佳公子小白龍。



小白龍同情體諒褚嬴的執與悲,褚嬴卻沒看懂小白龍既不迷戀神之一手,也不著眼於與高手對弈論輸嬴。「那日子,給我神仙日子我也不換,」道出了小白龍內心深處的憧憬渴盼。與其風塵僕僕,一路奔波地赴靈機散人之約;他想隱居高山流水,山泉野杏,弈棋煮荼,朝看晨曦,暮浴夕陽,看著親手栽種的樹苗,一天天茁壯。從南梁到大清王朝,紛紛攘攘一千多年,褚嬴一心一意仍只想著,下更多的棋,和更多高手對弈。小白龍內心雖失望,依然溫柔慈悲以對,繼續陪著褚嬴尋找神之一手。餘生不漫漫,離開了忘憂山,小白龍就此錯過了嚮往的田園生活。


(與靈機散人對弈前夕)

褚:今日不要再下了

小:明日就是與靈機散人的對決,再多練一些總是好的。

褚:(憂心忡忡)下完這一局,我們就去忘憂山專心休養。

小:(安詳地望向他)我恐怕不能,再陪你繼續尋找了。

褚:不會的,你的身體一定會好起來的。

小:遺憾啊,遺憾。

褚:這次,我們一定能找到神之一手,到時,你我都不再有遺憾了。

小:遺憾啊,我終究還是沒能看到山那邊的花燈(褚嬴一臉不解)。若有來世,我真想,真想親眼去看看…(小白龍眼睛閤上、腦袋緩緩下垂,再沒有機會看到山那邊的花燈)



天邊煙花,璀璨奪目,映照的卻是褚嬴內心,漫天瀰地的孤寂與荒涼。


小白龍錯過了山那邊的花燈,褚嬴錯失了神之一手。小白龍離開人世,褚嬴魂魄重為棋盤封緘。悲莫悲兮,又是漫漫不知盡頭的等待、盼望。



彷彿無法相信小白龍就這樣離開人世,褚嬴緩緩望向天邊。煙火聲起,煙花四放,絢麗多彩,映照的卻是褚嬴內心,漫天彌地的荒涼與孤寂。千年了,逃也逃不開。小白龍其實不只想親眼看看山那邊的花燈,更想能看到種下的樹苗枝葉繁茂,亭亭如蓋。篤定認為小白龍和他一樣渴望找到神之一手的褚嬴,失落傷悲又迷惘,這一世,他終究沒能理解小白龍看不到花燈的遺憾。錯過了小白龍的褚嬴,魂魄重為棋盤封緘,又是漫無邊際一片黑,又是不知至何年何月的等待。


世界圍棋冠軍俞曉陽 

     

為了神之一手,褚嬴在暗無天日的棋盤裡等了一千多年。在他以為就要找到的當兒,小白龍驟然而去。可惜啊可惜,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可以實現他千年來的願望,褚嬴固執地如是認定。來到二十世紀末,褚嬴依然堅信只要能和世界冠軍俞曉陽對弈,就能找到神之一手。


褚:小光,神之一手是我的畢生目標,現在它就在眼前,你幫幫我吧。

……

褚:小光,算我求你了,你一定要幫我。

         

時光根本不會下棋,只能聽褚嬴指示幫他下。他先嬴了極有圍棋天賦的俞曉陽之子俞亮,又在觀圍棋賽時點出一步妙棋,被視為能引領圍棋新希望的九歲神童,進而參加了新苗盃青少年大賽。時光的心思是拿個亞軍,好把獎金拿去買更多四驅車,組個賽車隊。可為了能晉級全國大賽、以便遇到更多高手,褚嬴耍了個小花招,讓時光拿了冠軍。頒獎典禮上,比時光大了幾歲的亞軍放聲大哭,「我學了八年圍棋,下了那麼多苦功,最後連個小孩都下不過,我還學棋幹嘛?」


「我不下棋了,這是你自己贏的。」之前看著俞亮輸給褚嬴之後泣哭不已,後又看著身旁的亞軍涕泗縱橫,時光生氣地把冠軍獎盃和證書狠狠摔到地上。「我現在終於明白俞亮有多難受了,再這麼下去會有更多人難受的。」褚嬴對圍棋的執,讓他無法體會時光心坎裡的難受,對心靈受損而哭泣的俞亮和亞軍也是輕輕帶過,這是他歷經千年依然故我的純真任性,也是他在人情上的不夠細緻溫潤。即使對手是個小孩,褚嬴依然放不下千回方圓生死分。在他的思維裡,圍棋有嬴就有輸,輸了就想辦法再嬴回來,嬴了就想辦法不要輸,這就是圍棋界的規則。「我們固然可以同情他,但是下次再遇到他,我還是要嬴。」這語氣和滿腦子只想嬴的強烈勝負心,簡直比九歲的時光還要小孩子氣。



輸給一個連棋子都拿不好的同齡小孩,俞亮傷心得哭著叫時光「你走。」


看俞亮哭,時光心裡難過,準備離去前突然返身,並解下手上戴著的手錶。「這是我身上最貴重的東西,比四驅車還貴,我把它送給你,你別哭了好不好?」


正是時光的這份溫柔與慈悲,俞亮與時光結下了不解緣。六年後,是俞亮對時光的不屑與挑釁,刺激了時光走向職業棋手的道路,也是俞亮給了時光源源不絕奮發向上的動力。二人你追我趕,俱不斷地向前邁進。最終當褚嬴消逝離去,時光悲傷消沉得不願再拿起棋子時,也是俞亮拿出當年時光送給他的這隻錶,一隻滿載著褚嬴記憶的錶,成功說服了時光重回圍棋界。



時光的溫柔與慈悲


褚嬴感嘆時光對圍棋的興趣、熱誠,與他和小白龍相比簡直天壤之別,不懂上天為何選中他。實則是褚嬴為執念所蔽,萬般皆無物、唯有圍棋高,極目所望無非圍棋圍棋;看不懂時光對他,和對其他小孩的那份溫柔與慈悲。不想再看到更多小孩傷心哭泣,原本不打算再幫褚嬴下棋的時光,聽了褚嬴對小白龍突然病逝,自己只差一步就可以達成千年心願的回憶,語氣裡盡是抹不去的悵然悲傷,心中不忍,答應幫他去和俞曉陽對弈。「行行行,我答應你,不過這是最後一回了。」俞曉陽因好奇何方小孩,居然能連續兩次嬴了兒子俞亮,所以想和時光下一局。褚嬴以為機不可失,神之一手近在眼前,央求時光一定要幫他。「只要能悟到神之一手,我便,再也不會纏著你下棋。」


尚不解圍棋為何物的時光並不理解神之一手,只知褚嬴視之若珍寶,比他自己的性命還重要。他天真地以為只要幫褚嬴和俞曉陽下一盤棋,就可以找到神之一手;了了褚嬴千年心願,自己也輕鬆了。俞曉陽卻說即便下了四十年的棋,每天十個小時,都不敢奢望能找到神之一手。也許,它根本就不存在,但自己願意用「一生的時間」去尋找,並問時光「你願意嗎?」一生的時間?何其漫漫,時光嚇著了,一股強烈的受騙感湧上來。


光:你就是個騙子。

褚:我沒有騙你啊。

光:連俞曉陽都說他根本找不到神之一手,我還要幫你找到什麼時候?

褚:也許下完這局棋,我們就會有答案了,好不好?

光:也許沒有呢,我就要用我一生的時間來陪你下棋嗎?

褚: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我們真地離神之一手只差一點了,小光。

光:你別說了,我不可能再幫你下棋了,我不想下了(時光衝出下棋的棋館)。

(小光、時光的叫喚聲)

褚:(街上)小光,小光,你別跑了,我們回去吧。

光:你就是個大騙子,騙了小白龍那麼多年,還要騙我一輩子。

褚:我沒有。

:你太自私了,讓所有人給你做傀儡,你有什麼權力來決定別人的人生?小白龍他根本就不想找什麼神之一手,他想看花燈。是,我不喜歡圍棋,但我更不喜歡你。


聽了褚嬴講述小白龍過世情㬌,時光即意識到小白龍是為了幫褚嬴,才用他的一生陪他尋找神之一手。但他並未點破,反而答應褚嬴再幫他下最後一回棋,好助他達成心願,體現了時光對褚嬴的溫柔與慈悲。可當他意識到事情遠沒有褚嬴想像得那麼簡單時,生氣得戳破了小白龍之所以死而有憾,正是出於褚嬴不自覺的自私。褚嬴過的是圍棋人生,視棋如命,圍棋就是一切。小白龍要的是有圍棋的人生,他喜歡圍棋但不執於圍棋,世間尚有其他好風景,看花燈、隱居忘憂山。褚嬴把小白龍當做天選之子,也將自己的意志套在了他身上。小白龍本就想成為當朝名手,在褚嬴指導下很快成為天下第一棋士,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遂以一生回報褚嬴的敎導之恩。小白龍病逝,褚嬴更哀傷悲痛的似乎是只差一步,就可以到達神之一手之境。自古好事多磨難,風風雨雨一千五百年,褚嬴意志不變,單純地只想尋找神之一手。就在他再一次以為就要達成夙願時,卻被時光說成大騙子、自私、不喜歡。都說童言無忌,聽著時光直白的話語,褚嬴內心的荒涼孤寂,或許比一千五百年的等待還要寂寞凄涼。我心傷悲,莫知我哀,褚贏仰天一望,不再現身時光眼前。



用一生的時間尋找神之一手?時光嚇壞了,一生,何其漫漫。他同情褚嬴,但此時此刻的他,更在乎組一個賽車隊、玩四驅車。


「但我更不喜歡你,」聽在褚嬴耳裡,多少悲涼在心裡?恐怕和當年被梁武帝斥之為雞鳴狗盜,一樣椎心刺痛。


暮色街頭,人來人往,除了時光,沒有人看得到他、聽得到他。時光,大踏步而去;褚嬴,靜靜地立著,彷彿被全世界遺棄了。


褚嬴仰天一望,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時光回轉身去找褚嬴,卻不見身影。褚嬴這一消失,就是六年。



只要你以後願意下棋,我什麼都聽你的


時光大概沒想到褚嬴就此消失不見,原以為自己會如釋重負般地開心,卻難掩失落、更有不忍。六年來,他沒事就隔三差五跑到爺爺的閣樓,那裡放著曾經封緘褚嬴魂魄的棋盤,無非冀望再一次與褚嬴相遇。棋癡如褚嬴,棋在人在,棋亡人亡,自然不會憑空出現。時光直到為了幫助好友吴迪,不得不接受校園老大何嘉嘉的挑戰,才開始真正接觸了解圍棋。吴迪和俞亮對圍棋的熱愛,也燃起他一探圍棋奧妙的慾望,因此格外盼望褚嬴能回來,回來幫他這一盤棋,回來帶他進入圍棋的世界。與何嘉嘉對決前,時光把六年前在新苗盃嬴的冠軍獎座和證書抱到閣樓,「你嬴來的,還給你,」悄然無聲。「六年了,鬧脾氣也該鬧完了,」「其實這些年,我還挺想你的,」一片靜寂。「小光,是你嗎?」突然傳來樓下爺爺的聲音。說來挺好笑,你走了之後,我倒喜歡圍棋了,」臨離開閣樓,時光對褚嬴來了個心理喊話。


光:真的是你嗎?

褚:是我,小光。

光:你回來了。

褚:當初趕我走的,是你啊。

光:我好想你,我以為你去找別人了。

褚:我以為你不需要我了。

光:我需要。

褚:不會的,你過一段時間又會厭倦我的。

光:也許你說得對,可能我還會放棄,可是我和小時候不一樣了。我見過了吴迪,見過了俞亮,見過了你們都這麼熱愛圍棋,一定有原因。我想再努力試一次,你留下吧。

褚:(幾乎喜極而泣)我們以後又可以在一起下棋了。

光:請你帶我進入圍棋的世界吧。

褚:只要你以後願意下棋,我什麼都聽你的。


時光與何嘉嘉對弈,輸了就得跳湖。俟時光幾乎大輸,褚嬴才出手相助,但已無力回天,只能讓他輸得不難看。時光跳下湖時,終於見到了褚嬴。二人水裡相見,上了岸,猶如重生歸來。時光,不再是那個滿心想著玩四驅車的九歲小孩,自己摸索著敲開了進入圍棋廳堂的大門。褚嬴,懂得了上一世小白龍錯過花燈的遺憾,懂得了自己曾經的自私。也領悟到不能再把尋找神之一手,當做自己穿越千年的唯一目標,更不能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時光身上。「不會把你變成第二個不快樂的小白龍,不會讓你替我下棋。」這一轉念,讓褚嬴減卻了濃濃悲劇色彩,添了份猶如孩童般的俏皮與可愛。看著電視上的《還珠格格》,褚嬴會因為主角爾康的遭遇而淚垂,也會為了想看《仙劍奇俠傳》大結局而寧可不下棋;想到母親對他的好和對他下棋的極力支持,他會悲從中來地喊著「媽媽,媽媽」而放聲大哭,哭到眼睛腫得翌日不願在時光面前現身。


時光和爺爺、媽媽正在吃飯,褚嬴一邊企圖以雙手擋住他們的談話聲干擾,一邊看著電視上的《還珠格格》,入戲地跟著說「好,爾康。」



與時光時處,褚嬴也是個不吝嘴上打打趣、損一損時光的朋友。以為自己當年輸給了時光、其實是輸給褚嬴的俞亮,轉身去韓國學了六年棋;回來後,一心一意想挑戰時光。時光此時的棋力根本無法與俞亮相比擬,心虛不敢應戰,只能藉口把電話號碼弄丟了。褚嬴馬上戳破他的謊言,「別騙人家小亮了,沒弄丟,你也不會打。」媽媽要時光成績進步十五名才能繼續下棋,時光轉身要褚嬴幫忙作弊,褚嬴搬出了誠與信乃圍棋之本,其實根本癥結是高中科目他不懂。時光極為懊惱,褚嬴認真又轉嘻笑地說,「小光,我今天真地很感動。當你說出吃飯也不能當下棋的時候,我心裡對你是肅然起敬。這樣,從今往後我來督促你絕食,如何?」氣得時光咬牙說他沒用,要他馬上消失。時光第一次在網路上與人下棋,為了不願棄械認輸就故意把電源拔掉。二人一走出網吧,褚嬴隨即做了一首打油詩調侃他,「網上對弈有玄機,黑先白後風雲起;見事不好拔了線,寧輸棋品不輸棋。」


網路棋王褚嬴


伴著時光在圍棋和人生路上成長,褚嬴偶而像個嘮嘮叼叼的老媽,時而童心未泯、耍耍小脾氣、說說俏皮話,有時又像恨鐵不成鋼的老師,更多時候是化身護犢心切的長者,為他歡喜為他憂,支持他的決定,激勵他的鬥志,堅信他終會大放異彩。時光,更是把褚嬴對下棋的渴望和對神之一手的渴念,牢牢放在心上。他一調侃時光,時光隨即靈光一閃,既然網路上隨便註個冊就誰都能下,那褚嬴豈不是可以真實身份在網路上下棋?褚嬴百感交集地望著天空,「感謝上蒼垂憐,讓褚嬴二字重回人世,回到這棋盤之間。」更由衷歡喜地向時光行禮,「小光,謝謝你。」看著褚嬴高興感動,時光也心滿意足,不禁大發豪語,「我要把歷史欠你的,都給你還回來。我要讓褚嬴的名字傳遍大江南北,讓你成為真正的棋王。」


褚嬴原本是要成就時光,猶如成就小白龍一樣,讓他成為當代圍棋高手。然而,時光不是另一個小白龍。小白龍本就想成為當朝名士,時光是因褚嬴的到來才開始接觸圍棋。更且,處在一個圍棋今非昔比的時代,時光像無數青少年一樣,對未來有掙扎猶豫、有迷惘不安。幸有俞亮不斷的刺激挑釁,還有褚嬴細心的敎導陪伴,時光才能堅定地向職業棋手之路邁進。不變的是時光內心裡的溫柔與慈悲,感同身受褚嬴的悲喜歡愁,竭盡所能地幫他助他,是時光,先成就了褚嬴。放假期間,時光捨命陪君子地幫褚嬴在網上下了二百七十二局棋,局局得勝,褚嬴成了圍棋界爭相傳頌的網路棋王。圍達網站創辦人方緒九段,抓住大家想一窺褚嬴廬山真面目的好奇心,以名利為釣餌、公開邀請褚嬴線下對弈,藉此打響名號。為了逼他露面,方緒叫人寫了不少懷疑褚嬴是外掛的帖子;如此一來,褚嬴唯有現身應戰方緒,才能證明自己不是外掛。


(褚嬴與時光看著網上嘲諷褚嬴是外掛的帖子)

光:怎麼能這樣說啊。

褚:(傷悲又無可奈何)算了,隨他們怎麼說吧。

光:你別難過。

褚:我一個虛無縹緲的存在,有什麼難過的資格。

光:別這麼想。

褚:不然,還能怎麼樣?誰能證明我不是外掛,誰能證明我來過。


曾是南梁第一棋士的褚嬴,當初就是因被誣指作弊,棋亡人亡,才落得魂魄困在棋盤裡,時光漫漫、歲月悠悠,一片暗黑虛空,望不到盡頭的等待。大江東去一千五百年,如今又被攻訐為外掛作弊,褚嬴豈能無所悲?時光又怎會無所感?是以即使發著三十九度七的高燒,時光仍不顧褚嬴要他好好躺著休息的請求,堅持載上一個孫悟空塑膠面具,欲以褚嬴之名去赴方緒的挑戰。


光:我都答應你了,要讓別人知道你的名字,讓大家認可你。現在距離成功就差這最後一步了,我能掉鏈子嗎?你不用擔心,我們就戴著這個去跟方緒下棋。

褚:不行,小光,你想過沒有?這個面具一戴上,你就摘不下來了,要是讓大家都知道你是褚嬴,你怎麼跟大家解釋?

光:沒有這麼多要是、怎麼辦,管不了這麼多了。我一定要讓你名揚四海,這是我對你的承諾。褚:(甚是動容)這段時間我一直被一種矛盾圍繞著,我是又惋惜又滿足。惋惜的是為什麼你不能像小白龍一樣,擁有一個圍棋的人生。滿足的是你為我做的這些,即便是小白龍也未曾做過。

光:(喝了一杯水)我好了,走吧。


在時光尚無法決定是否從此與圍棋為伍時,褚嬴不無失望地說,時光並不具備高階棋手的素質,「一個偉大的棋手,他的心中只有棋,絕對不會受其他情感所支配。」褚嬴理想中的高階棋手, 大約後來的軟體程式AlphaGo差可擬。「那他下出來的棋,得多冰冷啊。曾經,天空下著雨,時光擎著傘。雖然雨沾不上徒具魂魄的褚嬴身上,九歲的時光仍站到大石頭上,幫褚嬴遮雨。雨絲紛紛,時光咯咯地笑,又怎會想下出冷冰冰的棋?若說,褚嬴將圍棋帶給了時光,時光的溫柔與慈悲,則漸漸洗去了褚嬴的悲與執,為他注入一絲又一絲的溫潤。有了這溫潤的底色,褚嬴才可以豪邁地一轉身,「你說這世間的虛名,真地有這麼重要嗎?如此爭名奪利,早已經違背了我的初心。就算嬴了這棋王,又有什麼意義?我們還是回到原來,參悟神之一手吧。我想好了,我們回家。」看到會場上出現幾個假褚嬴,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皆為利來,皆為名往,褚嬴油然有感而發。


光:你說,他們要是拿著你的名號招搖撞騙,敗壞你名聲怎麼辦?

褚:放心吧,一試便知真假。倘若能下出如我一般的棋,那倒無妨了。

光:倒也是,沒想到你這麼火,還有這麼多人冒名頂替你。…

褚: 釣名之人,無贀士焉。

光:你真地想好了嗎,錯過了今天,以後可沒有再現身的機會。

褚:你不覺得,其實我已經現身了嗎?無論是我的名字,還是我的相貌,而且我已經高居棋力榜第一了。一千多年了,這是第一次有這麼多人關心我的存在。



 有了時光的溫潤情感為底色,褚嬴可以豪邁地一轉身,「釣名之人,無贀士焉。」



對褚嬴來說,一千多年了,第一次有這麼多人關心他的存在,足矣。



古路無行客,寒山獨見君


風趣中帶著嚴肅,幽默裡不失認真。在時光眼中曾經是個棋癡、甚至謂為棋瘋子的褚嬴,亦師亦友地陪著時光考進道場、成了沖段少年,幫他教他地定了段、踏上職業棋手之路。一路走來,跟著時光一起領略青少年的憂喜悲愁,褚嬴愈來愈有人情味。「我可能之前也覺得,嬴棋就是最值得高興的。但是你敎會了我,生活中不止只有嬴棋,還有很多事情,比它更重要。」褚嬴漸漸放下強烈的勝負慾,唯放不下對神之一手的渴念。世界冠軍俞曉陽久未參加提㩦新人的新初段賽,但看到定段名單裡有時光,想起八年前那盤甫一開局、時光掉轉身就跑走的棋,覺得二人緣份未了,破例要與他對局。褚嬴吵吵嚷嚷著讓他下,「小光,你也知道我是日夜盼著、念著,想要與俞曉陽對局。我上次在棋盤前跟他面對面坐著,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了。這次機會如此難得,你還想讓我等多久啊。」見時光不答應,褚嬴滿懷傷心得轉身盯著窗外,不理會時光的呼喚。不一會,又趁時光離席簽到時,坐到他的椅子上,冷靜肅殺地盯著他一直渴盼對弈的當今高手俞曉陽。這一幕,觸動了時光那一根根溫柔又慈悲的心弦。


光:這盤棋,還是你來下吧。我都想通了,這棋對你來說比對我重要得多。兩年前你回來,你跟我說不會再逼我下棋了。這段時間你幫我、你敎我,讓我下自己的棋。能有今天,最大的功勞都不一定在我自已。

褚:(陷入感動與掙扎情緒中)小光,能陪在你身邊看你下棋,分享你嬴棋的喜悅,我已然知足。

光:你別介,這是你一直以來的願望,我連這個都剝奪了,我也太自私了吧。既然你遵守承諾,我也不能食言。說不定神之一手就在這盤棋裡,加油。

褚:(歡喜、動容)古路無行客,寒山、獨見君。小光,謝謝你。

光:古今第一高手的對局,一定會很精彩(二人相視而笑)。



褚嬴跑去坐在時光的位子上,冷靜肅殺地盯著八年來、念著盼著對局的世界冠軍俞曉陽。




看著褚嬴無比專注地盯著面對面、卻看不到他的俞曉陽,觸動了時光內心的溫柔,決定不顧一己得失,把這盤棋讓給褚嬴來下。



從未輸過棋的褚嬴,因反貼十五目而輸給了俞曉陽。一局了,褚嬴喜悅又莊嚴地向俞曉陽行了一禮,「我很希望能再有機會,和您對弈。」



與時光、其實是褚嬴對局後,俞曉陽說,「你知道嗎,有些事情是掩蓋不住的。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背負這麼大的包袱在跟我下,但是剛才,我可以感覺到一種不一般的殺氣。」對局時,褚嬴為了保護時光,決定反貼十五目給俞曉陽。「即便是你,反貼十五目,太難了。」「不試試,怎麼知道?既然你把棋讓給我下,我就得考慮你的感受。」終了,褚嬴既未找到神之一手,也輸了棋。反貼目之事,俞曉陽自是看得出,他意有所指的「包袱」即為此。一局罷,褚嬴不無歉疚,「小光,怎麼辦?不但沒找到神之一手,還輸了棋,害你進不了林厲的戰隊。」時光卻無比開朗地安慰褚嬴,「我今天真地一點也不後悔,因為你們倆今天的廝殺,簡直就是敎科書級別。」定了段、唯一尚未簽上隊的時光,無暇思及自己,反而更關心著幫褚嬴找到神之一手。「神之一手,我們一定要認認真真地找。別往心裡去,回家吧。家裡那邊開了一個什麼圍棋店,帶你看看,走吧。」神之一手夢未了,褚嬴身上溫潤底色愈趨濃釅。望著時光開開心心的背影,褚嬴若有所感,「雖然沒找到神之一手,好像也沒有那麼遺憾了。」


神之一手


褚:我尋找神之一手,已有千年。似乎只有找到它,我的存在才有意義。但現在我突然發覺,我找到了更重要的事。


蘭因寺的老和尚說,人的一生猶如喝水,不過兩個動作:端起和放下。「你不可能因為水壺很輕,就一直拿著,更不可能因為沉重,就連端起都不敢。」雖不是對著時光而說,時光卻做到了溫柔地端起,把俞曉陽的對局讓給褚嬴下;一轉身,又慈悲地放下。不計較個人得失,為了消弭褚嬴內心不安,安慰他、帶他去看新開的圍棋店。因緣湊巧,不但戳破了拿小白龍名號賣假棋盤的圍棋店老板,還碰到了同一圍棋道場出來的師兄許厚。許厚說已關注時光一段時間,聽聞他尚未簽隊,立即邀他加入他帶領的職業隊。時光把剛拿到的薪資買了禮物,準備送給該送的所有人,獨漏了褚嬴;不脫孩童稚氣的褚嬴,不免微微黯然。實則,有了時光溫潤情感挹注的褚嬴,無形中漸漸放下對神之一手的執,時光卻更堅定要幫褚嬴了了這千年來的心願。他抓住機會,鍥而不捨地求來了在醫院休養的俞曉陽,答應與褚嬴在網上對上一局。


光:怎麼了你,都能跟俞曉陽下棋了,還不開心?

褚:(沉浸於感動情緒)我很滿足。

光:你高興就行,我這就算是把你之前那禮物,給你補上了。

褚:(訝然)禮物?這局棋是你送給我的禮物?

光:我之前一直沒想到,不知道該送你什麼?就在醫院的時候,靈機一動就想出來了,你說氣不氣人?

褚:我還以為你,…

光:以為我忘了!忘了也正常,你說咱倆天天在一塊,甩都甩不開,我都快把你當成我身體的一部份了…

褚:(愈聽愈感動,感動得嘴巴一扁帶著孩童般的哭聲)小光,謝謝你。


褚嬴因對神之一手的執念,致魂魄被封緘於棋盤裡;俞曉陽則因怕丟掉世界冠軍頭銜,被禁錮於求穏不變的成規裡。古今頂尖高手一相逢,俞曉陽的求穩不變,抵不過褚嬴沒有王冠束縛,下起棋來行雲流水、銳意進取釋放出來的火花。


(二人透過對弈激盪而出的神遊太虛式對話)

俞:你是故意這麼下的嗎?每一步棋都看不出章法來,但每一步棋卻蘊含著無數的變局。

褚:這不就是圍棋的樂趣嗎?

俞:知己所長並以貫徹,才是嬴棋的根本。

褚:那你這樣下棋,有意思嗎?我從八年前開始看你的棋,你棋風厚重,講究均衡,擅於後發制人和功夫棋。而現在,你依然如此。

俞:我不認為這有什麼錯啊!

褚:我也不認為,但是你被禁錮得太久了。你害怕突破,你怕一旦改變,就會丟掉這冠軍的頭銜。

俞:胡說,我根本不在乎冠軍。

褚:那你為何如此苦撐?

俞:我,我只是不能鬆懈。

褚:每一局棋都象徵著世間萬物運轉的萬千規律,一招一式變化無窮。它應該是自由的,我們也是自由的。


「一局罷,勝固欣然,敗亦可喜,受敎了。」虛空中,輸了棋的俞曉陽對著褚嬴一拜,輕快歡喜地離去。褚嬴,以他浪漫自由的大膽棋風,解放了步步為營的俞曉陽,讓他放下世界冠軍懸念,心無罣礙地轉身退役;開始追求下棋之樂,而非嬴棋之悅。長江後浪推前浪,俞曉陽把機會讓給了年青一代,中國圍棋的火炬,也傳到了中國最年輕九段方緒手上。時光,以他的誠摯純真,溫柔慈悲,了了褚嬴千年心願,也為他千年的悲劇劃下了句點,還他一個無拘無束。褚嬴和俞曉陽都在追尋神之一手,但兩人的對局並未激盪出神的焰火。就在褚嬴不以此為念, 「想著跟小光永遠下棋,就算找不到神之一手也沒有什麼關係」時,電石火光閃過的靈感,時光看出了能讓俞曉陽扭轉乾坤、反敗為勝的一步棋,亦即神之一手


光:你說,這棋你沒看出來,俞曉陽也沒看出來,就偏偏我時光看出來,看來我這段時間的進步碓實很大。… 就好像我能揣測你的心思,也能猜出俞曉陽的心思(時光自顧自說著,未察覺褚嬴起身對他莊嚴一拜)。你們每一手啊,都像是下在我心坎裡了。就像這棋,是為了我下似地,嘿嘿,你說這事鬧地。

褚:(輕聲)你說得對,這局棋,就是為你而下的。

光:壞了,俞曉陽不是說他輸了之後就要退役嗎?咱趕緊看看去吧,我倒了霉了(衝出去)。

褚:我終於明白了,爭棋無名局。只有真正放下勝負心,才能看得著這、神之一手。

光:(傳來呼喊聲)褚嬴,趕緊走啊。



褚嬴和俞曉陽都沒能看出那步能扭轉乾坤的棋,亦即神之一手,反而是時光復盤時看了出來。一千五百年的等待,終於心願已了。欣喜感動之餘,褚嬴對著時光莊嚴的一拜。

向來秉持認真對待每一局棋的褚嬴終於參悟到,唯有真正放下勝負心,才能看得遠、看得透。



月亮一直都在,只是,褚嬴要走了


褚嬴曾對小白龍說餘生漫漫、何愁沒有時間,不久,小白龍即因病早逝。時光將褚嬴當成自己身體的一部份,以為褚嬴會一直陪著他,沒想過兩人會有離別的一天。然而,紅塵俗世,生離死別,何曾放過誰?褚嬴,因格澤曜日而來,終將隨格澤曜日而去。甫找到神之一手,褚嬴即意識到自己體內停滯的時間,已像流沙一樣開始滑動,格澤曜日、要來了。向來對時光諄諄善誘的褚嬴,急切地想在最短時間內幫時光做到最大進步,變得不是急急躁躁,嘮嘮叼叼,就是沉默不語,鬰鬰寡歡。就在此時,時光卻亟於下出自己的棋,想擺脫褚嬴的指導影響,摸索出自己的棋風棋形。也許,這就是成長的滋味,獨立,必然帶來離別。縱有再多不捨、再多難受,終抵不過,萬物因緣生、因緣滅。端午當天,褚嬴知道自己即將離去,假稱是自己生日,讓時光陪著他去他們曾經去過的地方,回憶似水往事,怕自己有一天忘了。「能跟小光過整日,這是我度過最有意義的生日。」


褚:小光,我出現不出現,對你來說,有什麼區別嗎?

光:你出現,就像天上的月亮,我看得到、摸不著,但它就這麼在天上掛著。你不出現,就像我兜裡的糖豆,我就算不吃它,也知道它什麼味兒。

褚:那要是有一天、我走了呢,我是說、就離你而去了。

光:不可能。月亮永遠都掛著,不會掉下來;糖,永遠都是甜的。


「有的人是你的開心果,是你的催淚彈,是你牽腸掛肚的小歡喜,是你割捨不下的小業障,更是你三世修來的福份,換來這一段相識相伴、形影不離。小光,你問我許下了什麼生日願望,其實褚嬴最希望的,就是可以一直陪在你左右,我們一起下棋,一起老去。跟這個願望相比,就連神之一手都不再奢侈。可惜,我太愚鈍了,我參透了那麼多棋,卻直到最後才參透這個道理。」



「小光,月亮一直都在,只是褚嬴要走了。小光,我不想走,我捨不得你,想再和你說說話、下下棋,能與你相逄一場,褚嬴,三生有幸。小光,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沒有告訴你。因為我明白這一切已成定局,我只希望你在與我相處的最後這段日子,無憂無慮的」



一千五百年,三世來回,這一世,褚嬴帶著淚水來、帶著淚水去。「小光,月亮一直都在,只是褚嬴要走了。」時光的相識相伴、時光的溫柔慈悲,溫暖了褚嬴的心,了了他的心願,減卻了他的執與悲。薛西弗斯依然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把巨石推上山,褚嬴,已放下了。此番別去,清風明月,朝曦暮霞,無牽無絆。時光無法接受褚嬴驟然消失,不懂緣已盡,不敢碰棋子,怕見棋盤傷心。唯有重拾圍棋時才理解到,褚嬴沒有離去,他一直都在。只有不斷地下棋,才能不斷地與褚嬴相見,才能讓褚嬴在他心底延續。褚嬴,就活在圍棋裡。「棋士的使命就像蠟燭,用一根點燃另外一根。小白龍曾把他的一生託付給我,如果說他的存在是為了我,那我的存在就是為了小光。或許有一天,小光也會為了別人而存在。幾百年幾千年,圍棋就像這樣薪火相傳,直到永恆。」


時光與褚嬴最後一次相見,書裡,夢中,煙雨南梁竹林裡。褚嬴將手中折扇贈於時光,是肯定,也是傳承。折扇乃無緣與褚嬴對弈的另一南梁高手臨終所贈,伴隨褚嬴三生三世;是褚嬴的曾經來過,也是褚嬴的放下。


光:是不是想見你,還要再等上一千年?

褚:小光,這一千年的滋味,你又何嘗知道?

光:只要你願意回來,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褚:比起想念來,千年又何其長?比起想見來,千年又何其短?小光,我雖然離開了,但我始終都在。



如夢似幻,時光喊著「褚嬴,你別走。」褚嬴已轉身離去,迅即消逝於煙霧繚繞竹林中。



時光與俞亮將代表中國至韓國參加世界盃,聽到時光感慨曾經的圍棋朋友物是人非,俞亮理直從容地說,「你還有我啊。」二人被視為中國圍棋的雙子星,是對手、也成了朋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另類創作
自訂分類:棋魂(棋靈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