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要爆料
2021/12/23 10:11
瀏覽477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乾隆皇帝下江南,來到了金山寺,山頭上、居高臨下欣賞長江好風光。但見大江東去,江水滔滔,江上船隻,熙來攘往,好不熱鬧。就隨口問了旁邊的老和尚,

“這江上每天來來往往的, 有多少船隻?”

“啟稟皇上,這麼多年來,老衲只看到兩艘船,一絛為名,一條為利。”


一個說愛上了不該愛的人,心中滿是傷痕,

“嫁給你這麼多年,被你和家人不斷地懷疑…羞辱和冷暴力。”

還被當成向父母奪權的棋子、擋箭牌使。


一個說娶了不該娶的人,心中滿是悔恨,

“5年8個月的時間,是我活在恐懼,勒索,和威脅之下。”


一個說他從婚前到婚後女友不斷,一個信誓旦旦是個忠於婚姻的老實人。結婚四個月,你們就開始了婚姻心理咨商,據說還有人性成癮。這聽來聽去,都像一段孽緣。不解的是,孩子一個接一個生。


“我不是在備孕,懷孕,就是在產後哺乳育兒,過程中身心都經歷了很多變化,大部份我都是獨自面對的。”


真地叫人心疼。可一個人生不出孩子,除非婚內有人霸王硬上弓,否則豈不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親愛的父親和母親,請問這是什麼道理?


你們都說錢不是重點,也不知孔方兄他同不同意?


司馬遷兩千年前就寫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但李白酒後豪氣干雲,敲著筷箸大聲唱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惟庸俗之人深覺金錢何止是個好東西,根本就是個顛撲不破的硬道理。“上邪,我欲與君絕,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可你們一個說,要的是尊嚴與尊重,更是為了保護、避免其他女人像你一樣受傷害;一個顧及的是,三個寶貝孩子和孩子的媽。那能不能請你們事情了結之後,大大方方撥一些錢出來,捐給偏鄉弱勢孩童做教育經費?畢竟,那是你們的鳥事、醜事、性事、家務事,什麼內射、外射、亂亂射的,難道不應該先自個關起門來好好協商協商?協商不成,難不成台灣和美國都是無法無治之地,唯有訴諸毀滅性的爆料,在網路掀起集體血脈賁張,才能伸張所謂的公理正義?


以下為李昂的疑問。

如果不是被離婚,李靚蕾還會發這篇文章嗎?

掩藏在婚姻下的王太太,不是同樣的在面臨她所說的這些傷害和羞辱嗎?

在婚姻內這些就都可以隠忍嗎?

我們不是一直在談論、追求女性的自主?

也讓我想到蕭颯多年前給前夫的一封信,是非不是我在這裡要談的,但在創作上毀了一個有才華的導演和一個有才華的女星。

王立宏的音樂生涯會如何呢?


吾想問,又是誰的正義公理?


世風已經日下,人心早就不古,網路上一群群腎上腺素過剩之人,隨時等著天上拋下來個什麼大瓜小瓜的,好捲起袖子、掄起棍棒,下場伸張一下他們自以為是的正義公理。清官難斷家務事,他們卻可以在六十一個小時就把這宗家務事斷得清清楚楚,讓那該死的罪魁禍首,即使不是伏首認罪,也是完敗認輸。這種斷案速度,福爾摩斯再世,也要拍案叫絕,甘拜下風。可他們不是福爾摩斯,他們要的也不是真像,更非真像之後錯綜複雜的因果。苦主那長長五千字,字字句句,就是他們高高舉起的真理。如此得來的真理,快速、廉價、又便利,不必花費多思無益的心力和腦力。爆料內容愈腥愈色愈膻愈好,務求一擊中的,撩起人們的集體情緒。讓他們瞳孔放大,呼吸變快,心跳加速,繼而齜牙裂嘴、摩拳擦掌。世上苦人多,大部份人已經生活得苦哈哈了,這些個什麼辯證思考、羅輯思維的,哪抵得過集體有瓜吃、集體歡呼、集體喧囂叫嚷來得有趣、來得令人興奮?更何況,他們不僅僅是正義的化身,也是真理的使者。異議、質疑者,最好統統滾到邊上去。


斗然想到《香水》一書。以下所述,來自維基。


主角葛努乙出生不幸,卻擁有不凡的嗅覺,和對味道的過人記憶力。在他迷上香水製作後,為了追求他心中極致的香水味,不惜殺死了十幾個香味迷人的少女,以便從她們身上萃取香精。但在他被抓並帶到廣場上準備就刑時,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卻令所有人著迷。圍觀群眾和劊子手紛紛認為他無罪,並在香水的誘惑影響下,發生了狂歡式的集體群交行為。


然香水也讓葛努乙無法如正常人般地愛人與被愛。


最後,葛努乙在廣場將完美的香水淋在身上,並宣判了自己的死刑。圍觀群眾在香水魔力的吸引下,將他一點一點地撕裂並吞噬。“他們感到無比幸福,因為他們知道自己這麼做,是出於純粹的愛。”


吃瓜網民為他們的信仰而戰時,內心自然也是純粹無雜質。吃完了這個瓜,抹抺嘴,擦擦手,微微笑,盯著下一個瓜的到來。


這種爆料、吃瓜行為,也像極了蕭紅筆下,那些不管發生的是什麼事,砍頭、跳井、浮屍,都喜歡擕家帶眷地聚攏圍觀的群眾。哪裡有熱鬧,就往哪裡去,管它是哪門子熱鬧?以前群眾喜歡現場觀看、可以指指點點、可以訕笑。網路時代,對著螢幕可以看、可以寫、更可以義憤填膺地下場主持公道。簡直人生一大快事,不亦快哉,不亦快哉。這興味,也頗類似中古世紀的獵巫行動。被認定是女巫之人,眾人向她吐口水,拉頭髮,扯衣服,甚至丟石頭,最後最好來個活活燒死,以絕後患,免得她們日後變成吸血鬼。


從1450到1750年,約有三萬五千至十萬人以“獵巫”的名義被處決。此類事件在今日被視為一種道德恐慌,政治迫害。


藉由爆料吃瓜燃起來的集體情緒,甚或演變成集體歇斯底里,政治上善加運用即為民粹。國家意識型態上,可輕而易舉地轉為廉價的民族主義。


爆料,爆料,夫妻利用網路互相爆料,情何以堪?和文革時夫婦相互舉報,又有何不同?


吃瓜,吃瓜,理智些;哀矜勿喜。


吃瓜,吃瓜,理智些;哀矜勿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另類創作
自訂分類:人生如戲
上一則: 浪漫與理想:姜維,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下一則: 數字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