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Toro ! Toro ! Toro ! - 東港海鮮食記
2018/12/03 13:58
瀏覽6,077
迴響12
推薦108
引用0

黑甕鮪魚肚生魚片 - 屏東東港東隆堂海鮮餐廳

東港的這家餐廳,今年春天第一次到訪就十分驚艷,短短的三個星期去了好幾次,從臺灣回來後,就想與大夥兒一起分享這次美食的經驗,後來因為整修老屋出售,搬家,新居裝潢等等瑣事纏身,直到終於大事底定,還沒來得及動筆,初秋之際我們又再度回到臺灣了,當然,這番我們絕對沒有錯過東港。

無標題

                                       *酸辣牡丹甜蝦

家鄉屏東有位C大哥伉儷,與我們是多年的通家之好,C大哥孩提時代與家兄曾有同窗之誼,大嫂與家姊則是高中同學,加上近三十年前,我們兩家曾經一起移民澳洲,同時流落在布里斯班,有過一段很堅實的革命交情,雖然他們在三個兒女學成後就舉家撤返臺灣,然而就像當過兵的男生一樣,每次我們重逢,總是少不了重溫當年闖蕩澳洲的點點滴滴,我們返屏期間,大家住的近,三天兩頭常耗在一起。

百香果山藥沙拉 - 東隆堂海鮮餐廳

*百香果山藥沙拉 - 這道開胃菜是用百香果,山藥泥,小黄瓜,還有一撮如細麵般的新鮮墨魚絲,絕妙的組合,不加任何調味就很爽口。

C大哥早年曾經從政,在地方上算是個響叮噹的人物,交遊廣闊,即使退休後生活仍然熱鬧非凡,相交有年,這對賢伉儷素來知道OZ生肖屬貓,對海鮮情有獨鍾,特地領著我們去東港認識幾個朋友,把這次的返臺之旅,幾乎變成海鮮之旅,布里斯班毗鄰摩頓灣(Moreton Bay),雖然不乏新鮮的海味,但是老澳在這方面很傳統保守,架上多半是魚片魚排,可以選擇的海產種類不多,餐廳食肆的口味也略嫌單調,OZ嗜魚如命,流放此地多年,每每有長鋏歸來乎,食無魚之嘆!

*薑蔥燒”點痣”魚 - 有好幾種魚鮮都是聽音測字,大家無庸深究,這條魚是本地釣客在大鵬灣夜釣的獵物,新鮮自不在話下。

談到東港,OZ雖然忝為東港人,卻是從小在屏東市長大,對這個相距不遠的漁港都市其實不熟,所謂的東港吃海產,無非就是相偕到漁市碼頭邊的華僑市場買些魚蝦,央鄰近的食攤烹而食之,然而市井良莠不齊,方家難覓,乘興而來往往未能興盡而歸。

南瓜海鮮蒸蛋羹 - 東隆堂海鮮餐廳

                                       *南瓜海鮮蒸蛋羹

此番東港餐會可不同,C大哥在當地這一票晨泳的朋友,行業涵蓋三教九流,然盡皆饕餮之徒,其中之一是這家餐廳老闆 - 阿弟仔師,是大哥的忘年之交兼方城戰友,不僅精通易牙之術,且家學淵源出身中藥世家,對於食補藥膳尤有獨到。

百菇湯鱸鳗涮鍋 - 東隆堂海鮮餐廳

百菇湯鱸鳗涮鍋 - 東隆堂海鮮餐廳

*百菇湯鱸鰻涮鍋 - 阿弟仔師的拿手好菜,野生大鱸鰻快刀切大薄片,湯頭是各種蕈菇加入中藥材為底,魚片在沸湯中輕涮僅熟,佐以芫荽香醋醬油,天下一品!

那天到東港餐聚,正逢東港黑鮪魚開季,正主兒自然是當紅的黑甕鮪魚腹生魚片,其他還有蔥薑龍蝦,鮢𩼣魚頭蛤蜊味噌湯,浦燒星鰻,椒鹽紅魽,清蒸黑加網黃魚,酸辣甜蝦,炭烤魚下巴,酥炸無目鰻,龍魚肚絲⋯⋯還有幾樣記不起來的菜色,甜點是桃膠杏仁露,可以說樣樣精彩,每道料理都是經典,每一種菜餚都堪以在宴席中擔綱主要角色,更別說那一大盤黑甕鮪魚肚生魚片了。

彩椒鐵盤黑胡椒鮪魚排 - 東隆堂海鮮餐廳

*彩椒黑胡椒鮪魚排 - 上等黑鮪魚腹當做牛排煎?不吃牛肉的OZ個人認為是暴殄天物啦!

整個宴席當中,OZ最期待的就是這一大盤新鮮得幾乎還在跳動的鮪魚肚生魚片,快刀切得又厚又長,酒紅亮麗的魚片平鋪在晶鑽似的冰塊上,顯得格外誘人,這麼肥厚的魚片,沾著芥茉醬油,大口夾入嘴裏,幾乎把整個口腔塞爆,既冰且嗆,鮮美絕倫,OZ被芥茉嗆得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忙不迭地翹起大拇指比讃,痛快大嚼,無比滿足!

綜合生魚片 - 東隆堂海鮮餐廳

話說,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套到OZ身上卻是,天下美食,無魚不歡,唯鮮不破!

生魚片向來是我的最愛,在布里斯班,比較普遍的是橘紅色的鮭魚,鮪魚雖然也有,不過價格高不可攀,更別說是魚肚部位,衡量自己口袋的深度,每每搖頭嘆氣做罷!

這麼一大盛鮪魚肚,對OZ而言,宛如流放北海牧羊的蘇武驟返家國,舉箸入口之際,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當下四周色彩繽紛,火花迸射,整個人登時活了過來!

Otoro - 東隆堂 黑鮪魚上腹生魚片

           *船長老大親手切的黑甕串鮪魚上腹片,令人懷疑是否拿電鋸切的?

東港的黑鮪魚季已經辦了許多年,這還是我們夫妻第一次有機會來品嚐,這席海鮮大餐由餐廳老闆阿弟仔師親自準備,同席中有位船長大哥帶來一大塊鮪魚腹肉,還有另外一塊說了我們也不知其名的白色魚腹,這兩大盤生魚片,同樣地肥潤腴嫰,風味則各擅勝場。

大概是遠客為尊,C大哥一勁兒往我們的盤子上挾,弄得我們好不尷尬,生魚片Susan 只能淺嚐輒止,連她的份我義無反顧全部包了,大快朵頤吞了不知凡幾,聽說這種等級的Toro 身價不斐,挾上兩片就有可能就上千元,這價錢令人咋舌,豪邁的船長大哥卻是慇懃勸進,彷彿桌上擺的只是一碗尋常的炒米粉,海上男兒,盛情感人。

昨天席中鄰座有位初識的李先生,與OZ一見如故,相談甚歡,酒酣耳熱之際,熱情的邀大夥兒隔天中午再聚,李兄弟是個憨厚的討海漢子,聽說家中珍藏的魚翅甚豐,中午這餐的紅燒排翅,魚翅就是由他供應的,很不巧的是阿弟仔師的廚師今天休假,臨時找來一位從臺北回東港的廚師代庖,大概是時間匆促或是廚房環境不熟悉,一身絕藝施展不開,上桌的魚翅明顯火候有所不足,口感不夠鬆輭,不過在下對於魚翅並沒有特別感覺,反而覺得墊底襯鍋的芋頭紅燒得很入味,泥糯可口,遠比主角魚翅來得迷人。

            *紅燒排翅 - 這道菜魚翅只是龍套,正主兒是埋在鍋底的甲仙檳榔心芋頭。

提供排翅的李先生可不做如此想,難掩的失望的表情已形於色,果不其然,過幾天後,他親自在家把魚翅燒好,把大家召回重來再宴一次,老饕的堅持,外人如我是很難理解的,這場面子之爭的邀宴,OZ推托不得,假意再三,慨然允諾,心頭暗自竊喜不在話下。

                          *手釣”肉筍”生魚片 - 肉質非常Q彈,極品!

這位李兄弟外表粗獷,心思卻是十分體貼,顧慮到原廚師可能會感到面子上不好看,特別另外安排大夥兒到一家相熟的燒烤店,魚翅大會的原班人馬於焉易地會師,說是燒烤店,事實上菜目種類也不少,阿弟仔師更攜帶一隻事先用中藥材醃漬的土雞與宴。

清蒸大花蟹 - 東隆堂海鮮餐廳

        *清蒸大花蟹 - 這個不稀奇,我們昆士蘭產的沙蟹比這大一倍,讓賢! 

第一道菜炭烤烏魚子香氣十足,口感緊實,黑甕鮪魚肚先用醬汁醃漬,烤得頗為獨到,另外有一道烤裹葉玉米筍,清甜爽口,無目鰻炒洋蔥圈,烤牡蠣,石蟹大螯,烤味噌魚排,蘆蝦,琉球飛魚卵香腸,鳳螺,海膽軟絲等等,都是下酒的絕佳好味,在碼頭邊海風輕拂,露天而席,相較這幾天的黑甕鮪大餐,氣氛更為輕鬆寫意,OZ自忖量淺,所以每次都自薦當司機,今晚眼睜睜看著伙伴們一邊大啖美食,一邊開懷痛飲冰冽的生啤酒,當下心情還是蠻失落的。

至於東道主李兄弟親炙的魚翅料理火候如何?坦白說,從頭到尾這麼多佳餚當前,誰還會記得它呢?再說,魚翅這一味也不是我的菜!😄

                                   *龍膽石斑脆肚絲

                                               *清蒸鐵甲蝦

蜂巢蝦 - 東隆堂

                                            *蜂巢蝦

                                          *冷盤三拼

                               *炭烤海膽軟絲

             05/12/2018 登上udn部落格粉絲專

  
            2019/04/22  
             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編輯精選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2) :
12樓. 其正
2020/02/26 09:21
那地方我相當熟.我一個親人就住東隆宮後面的叫"後塭"那邊......嗯,好多回憶喔!

那一帶兒時的記憶都是矮簷老屋,很難跟現在路敞樓高聯想在一起,多年前我有一篇舊文-黃昏的故鄉,其正兄不妨一齊回味指教。害羞

OZ & SUSAN2020/02/27 15:51回覆
11樓. 其正
2020/02/23 10:02
你是東港人?我在東港中學讀了四年(一年高中),很有情感也.那是近七十年前的事了.幸會!最近我也常去.我的親友很多住那附近.

其正兄對東港應該比我熟悉,那天有機會,可以相約一起同遊。

說自己是東港人其實有點心虐,我出生那年,全家由東港搬到屏東市,成長就業都在屏東,直到三十年前移居澳洲布里斯班。

印象中老家是在東隆宮附近一處三合院,曾經回去尋根過,但老宅已經被翻建,鄉情只好訕訕地再放回記憶深處。

OZ & SUSAN2020/02/24 16:22回覆
10樓. Oouog
2019/12/09 08:27
欣賞就 足矣

我是不太能吃水產類的食物

大概是從小怕腥吧   看看精美的相片與饕客的報導

也是不錯的大笑

這點我跟老兄蠻像的,

我們夫妻對牛羊肉有點忌口,

不過看到半焦半嫰的牛排相片也會忍不住偷偷嚥口水呢,哈哈😄。

OZ & SUSAN2019/12/10 17:43回覆
9樓. Charles Lin
2019/04/30 15:35

秀色可餐,令人垂涎。

我老家在旗山(內門),下次有機會,應該去看看。

是那個以”宋江陣頭”及”辦桌”出名的內門嗎?崇拜

一直很懷念古早”辦桌”的年代,

不知道有沒有只辦一桌的”辦桌”?懷疑

我們還真想找機會回味一下呢!

OZ & SUSAN2019/05/05 18:23回覆
8樓. 雲霞
2019/01/17 03:00
哇,看得人垂涎三尺!

是呀,如果為了身材著想,

臺灣還真的不能太常回去哩!大笑

OZ & SUSAN2019/01/19 15:51回覆
7樓. 航迷老叟
2019/01/15 14:23
量大驚人,食材搭配與烹飪技法不會遜色任何的五星級大飯店, 在東港吃這種大碗的海鮮,就是有當地不拘小節的個性那種大碗大盤子的標籤,雖然好壞這種評價如人飲水,但那餐我還是覺得應該吃的很滿足喲!

隨著年齡增長,現在胃口已經收歛許多,其實吃不了多少,

不過看到一道道豐盛的海味接連送上桌來,興奮之情還是不下當年未離鄉之前,

誠如叟兄所言,食材搭配與烹調各法當然有其獨到之處,不過對OZ來說,更幸運的是沾了C大哥大嫂的光,結識了這一票個性豪邁好客又不拘小節的好友,才能這麼毫不拘形式的大快朵頤,真是痛快!大笑

OZ & SUSAN2019/01/19 16:20回覆
6樓. 玉米蘋果
2019/01/06 20:32

   OMG,那麼澎湃 ~。Fox恭喜恭喜

是呀,回臺灣的扣達兩下子就超標了!

不過,還是衣帶漸寬終不悔啦。大笑

OZ & SUSAN2019/01/07 16:37回覆
5樓. Queena HuJingjia
2018/12/26 15:56

東港是個好地方

沒錯,挑黑鮪魚季去更加分! OZ & SUSAN2019/01/07 16:40回覆
4樓. nothing special
2018/12/16 03:32
Haha... Love that "義無反顧全部包了."

這麼說倫家就問心有愧了.....

義無反顧也是有看場合的啦!

嘻嘻!得意

OZ & SUSAN2018/12/18 10:45回覆
3樓. Chen Mimi
2018/12/09 10:47
我是屏東人,但是對東港海鮮一向很熱衷。中式烹調不是老外的油膩單調能比的。不過光看你那些豐盛的圖片就讓人覺得“三高”很迫近?

哈囉,老鄉!原來大家都同屬貓羣一族。

其實也不是我這隻貓愛挑剔,布里斯班本來就是潯陽地僻,中式餐廳處理海味幾乎都是廣東料理,調味往往失之過當,日本餐廳偶有佳作,不過踩地雷的經驗也不是沒有。

所以這次返鄉趕上東港的鮪魚季開鑼,我們宛如掉入糖缶的螞蟻,難免放肆,也不怕讓大家見笑了😜。

至於三高,那是回到布里斯班才要在意的問題⋯⋯,哈哈😄!

OZ & SUSAN2018/12/10 04: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