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吉姆與他的郵購新娘
2016/02/14 07:06
瀏覽3,395
迴響10
推薦137
引用0

Story Bridge - Brisbane.Qld

澳洲郵局營業的項目很多,除了郵局的基本業務,郵寄信件包裹以外,也為許多企業及政府機構代理收繳帳單,粗略估計,一般澳洲家庭待繳的帳單幾乎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可以透過郵局處理,在早期網路還不怎麼普遍的年代,澳洲人民對郵局的依賴程度在世界上可列前茅,而澳洲郵局也不負眾多百姓的殷望,長久以來,一直位居全國形象最受信賴的企業龍頭。

進入21世紀後,有感於網路世界的蓬勃發展,澳洲郵局未雨綢繆地增加更多金融方面的業務,跟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 Money Transfer)的合作就是其中之一,儘管滙款的手續費不菲,新的業務還是讓我們增加了不少工作量,沒有接觸過國際滙款業務的我們,從來不曉得這方面的民間滙款有這麼大的需求量。

通常来我們郵局辦理西聯匯款的顧客,十有八九都是滙出款項去國外,鮮少是由國外滙款進來的,這跟澳洲人口比例上有三成以上是外來移民很有關係,許多移民來到這個國家, 仍然肩負著接濟遠方親人的責任。

Kangaroo Point.Brisbane Qld.

當然,這些西聯的顧客,並不全然是移民家庭的背景,也有像Jim這樣土生土長的本土澳洲人。

Jim平常靠打零工過日子,很喜歡自詡他是一個Handyman,吹擂得彷彿是十八般武藝樣樣都行,任何疑難雜症到他手上都可以迎刄而解,我找過他來油漆辦公室的天花板,漆完後捲門蓋卻裝不回去,我在無奈之下只好再花錢請別人來收拾殘局。

所以他這個Handyman的功夫其實一般般,反而一些尋常小事落到他的手中,很有機會就變成了疑難雜症,不過這並没有影響Jim的好人緣,他成天笑口常開,喜歡逗著小孩玩,樂天且毫無心機的個性,使他成為我們辦公室客群中很受歡迎的人,郵局開辦了西聯匯款後,Jim又多了一個原因來郵局,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在櫃檯前的隊伍中。

Jim雖然沒有親人住在海外,卻是也有人等著他去接濟。

Fireworks,Southbank,Brisbane.Qld

Jim鳏居多年,一直有續弦的念頭,常常說他要找一個年輕的老婆,那天老了才有人幫他推輪椅,我們不以為意,只當他是在開玩笑,沒有想到這回他認起真來,前不久透過一個國際婚姻媒介,隔海認識了一個年輕的菲律賓女朋友-也就是本地人謔稱的”郵購新娘”-據說有半數以上的菲律賓姑娘都聲稱她們是䕶士,這位自也不例外。

通訊了幾個月,互換了彼此的相片,畢竟是寒窰多年,四五十幾歲的老光棍了,一漥小池塘漾起的小漣漪也足以讓他暈船,憑著幾張沙龍照,還沒有看到女生本人,他老兄就已經跟人家論起婚嫁了,美眉絲毫不矜持,很爽快的一口允諾,樂得他成天暈淘淘的,心想反正遲早就是自己的人了,分擔一點未婚妻的家計也是應該,吉姆於是成為西聯匯款的常客,來滙款時總是滿面春風,當然少不了要亮出女生的沙龍相片招搖一番。

每次來滙款,大約就是澳幣三五百元不等,換成當地貨幣維持一月半月家用儘够了,不過數目雖不多,對長久以來沒有穩定工作的Jim也是個負擔,看他心情嗨到這德性,我們週遭的這些朋友固然心有疑慮,卻不好說些什麼,私底下聊天時常會替他擔心,可不要中了越洋美人計才好。

半年下來,隨著來滙款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金額逐漸地放大,要求滙款的理由愈來愈扯,Jim的笑容不像以前那麼燦爛,有次言談之中隱含埋怨,似乎他自己對這無休無止的需索,已經厭倦到不曉得如何去應付了,眾人委婉地告訴他我們的擔憂,懷疑他是否遭受到訛詐,畢竟在報紙上並不乏這類的新聞,大家勸他暫時不要寄錢過去,看看對方的反應再說。

Jim想了一會兒,咬咬牙,輕聲的說:"我會找Mellisa談清楚,這是最後一次了!"終究還是把錢滙了,神情落寞地轉身離去。

Fireworks,Southbank,Brisbane.Qld

那天過後,儘管忙著聖誕節前的傳統旺季,我們還是注意到Jim真的不再來滙錢了,不僅不來我們郵局,連Shopping Centre裡面也不見蹤影。

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一個人知道Jim的下落。

一個禮拜六的上午,郵局營業時間快結束時,我赫然發現Jim排在隊伍的尾巴,手上持著綠色的西聯滙款單⋯⋯,似乎,他又再度回到西聯匯款的懷抱中,這番他可不是自己一個人,身旁還依偎著一個小腹微隆的亞裔小女人。

雖然跟沙龍照有點落差,我們一眼就認出這個年輕的菲律賓美眉就是Mellisa,礙著還有其他客人在場,不便多問他的近況,大家只稍事寒暄,同事Jeff幫他們完成滙款後,我們目送兩人牽著手有説有笑的離去。

”看來以前是我們多慮了,你看他們倆甜蜜蜜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真是替Jim感到高興!”,稍後我忍不住回頭向Jeff説。

兩人想到自己先前以小人之心度計人家,不免惴惴。

NIGHT VIEWS,GOLD COAST.QLD

之後的幾個禮拜,又恢復到以前的日子,每個禮拜六中午靠近我們結束營業時間,總會在隊伍末端見到兩人的身影,照樣持著綠色的西聯匯款單。

有了老婆,又等著當爸爸,不能像打光棍時那樣今朝有酒今朝醉,隨著老婆的肚子愈來愈大,Jim不祇是變了一個人,依我看簡直是變過頭了,他找了一個包裹快遞員的工作,清晨四點鐘就得去做包裹分類及發送,下午送完件又接零工,連週末也不例外,不眠不休,彷彿是要為已逝的懶散時光贖罪似的,每次來郵局,三次開口倒是有兩次是在打呵欠。

Jim成天忙得像隻在輪圈𥚃永遠打轉卻跑不到終點的松鼠,漸漸的,來滙款就只看到大腹便便的Mellisa自己,⋯⋯,有一點我是不大能明白,老婆都已經到手了,幹嘛還一直在滙錢啊?

坦白講,我們跟Mellisa言談之間少有交集,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通常走到櫃檯前把𣾀款單朝我們一丟,正眼也不瞧就戴回耳機自顧自的回到手機𥚃的天地,問她什麼多半只用點頭搖頭表示,如此這般的互動真的是索然無味,她滙款的對象不外乎是她的家人,名單已經列在電腦資料中,有次多添了一個新名字,我看到與受款者關係欄上填的竟然是”前夫”兩個字,後來才知道她之前有過一段婚姻,有個兒子跟著前夫。

在郵局工作多年,早已習慣讓自己在櫃檯前不流於情緒,但那天Mellisa哼著歌離去後,不由地在心底為Jim抱屈,到底有完沒完呢?現在僅是她成串的家人,連她的前夫都仰賴Jim接濟,電腦裏的名單愈來愈長,每個名字都宛如一隻隻饑渴的水蛭,牢牢的吮咬著Jim這匹瘦馬的血管不放,看到這匹拖負重擔的老瘦馬,四蹄深陷泥沼而不可拔,我感到一陣寒意⋯⋯。

Surfers Paradise,Gold Coast

碰到Jim的次數越來越少,他總是匆匆忙忙的,偶爾打個照面,連個笑容都来不及給就丟下我們,只留下一個愈見佝僂的背影,倒是常常在Mall看到推著嬰兒車的Mellisa,還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與幾個同樣是菲律賓新娘在咖啡座裡面說說笑笑。

一直到我退出職場,我都沒有再見過Jim,有次Jeff來家裡閒聊,偶爾提起Jim跟他的菲律賓新娘,才知道這段郵購愛情最後還是淪到不完美的收場,Mellisa以受到家暴訴求離婚,把Jim僅存無幾的身家剝得乾乾淨淨,賣了屋子不打緊,連小孩都沒能留住。 

Jim的輪椅春夢落得一場空,再度孑然一身,知道這樣的結局令人不勝唏噓,我們寧可當時只是個越洋美人計,就算被訛騙也有個停損點,不致落到今天這麼淒慘的地步!

也許吧,也許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瞭解Jim內心深處的寂寞,人到中年,寂寞是很折磨人的,但是實在不值得付出如此痛楚的代價,我深深地為Jim感到悲哀⋯⋯,想起他以前爽朗的笑容,親愛的吉姆,下一個春天,仍值得等待嗎?

  

                          I Need To Be In Love

The hardest thing I've ever done Is keep believing

There's someone in this crazy world for me

The way that people come and go

Through temporary lives

My chance could come and I might never know

I used to say "No promises,

Let's keep it simple"

But freedom only helps you say Good-bye

It took a while for me to learn

That nothin' comes for free

The price I've paid is high enough for me

I know I need to be in love

I know I've wasted too much time

I know I ask perfection of A quite imperfect world

And fool enough to think that's what I'll find

So here I am with pockets full of good intentions

But none of them will comfort me tonight

I'm wide awake at four a.m.

Without a friend in sight

Hanging on a hope but I'm alright

I know I need to be in love

I know I've wasted too much time

I know I ask perfection of A quite imperfect world

And fool enough to think that's what I'll find

I know I need to be in love

I know I've wasted too much time

I know I ask perfection of A quite imperfect world

And fool enough to think that's what I'll find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0) :
10樓. 馮紀游陸游:漫長當下
2017/01/03 23:07
在台灣遇到不少外籍新娘,這麼厲害的,的確有;也有較多相反的 cases, 真是命運大不同!
澳洲的外籍新娘很多,事實上這個社會也有這方面的需求,我週遭遇見的老少配比較常看到,維持婚姻美滿的因素很多原因,吉姆不圓滿的例子,算是運氣不佳吧。 OZ & SUSAN2017/01/05 04:18回覆
9樓. 一畝桑田
2016/05/01 20:58
故事

這故事在格主生花妙筆下讀來有味,

騙財騙色的橋段從來不缺。


在郵局櫃臺後站了二十年,像是吉姆這一類小人物的故事,我一直有個念頭把他們寫下來。

離開職場後,這個衝動隨著歳月的消逝而變淡了,這篇就是在心底偶爾浮現這些熟悉的身影完成的⋯⋯,謝謝您的回應。

出門已經兩個星期了,在外上網不便,怠慢回覆校長且莫見怪。


OZ & SUSAN2016/05/07 23:39回覆
8樓. 麥芽糖
2016/03/13 20:46

有個技工同事,也是用菲律賓新娘:新三年,舊三年,吵鬧三年離婚。孩子養大换了三個,三批娃。

老丐問他要不要換上白俄新娘?

喬治嘆氣:金絲貓漂亮,一年就跑了!

火山孝子,也知道行情。




這樣看起來,Mellisa的效率比較高,連交往一起算,大概不到5年就搞定,她的運氣好,碰到Jim這種認命的老實人。

報上看過有些外籍新娘遇人不淑,被家暴到不成人形,男方也是空心大老倌,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就算告到法庭一個子兒也拿不到,只好認賠了事,倉皇求去!我好可憐哦

OZ & SUSAN2016/03/14 20:33回覆
7樓. KittiO
2016/03/10 03:38
吉姆真是太老實了。願這位太太有天會良心發現。
以往的吉姆,在我們的認知中不算是個很勤快的人,結婚後會有這麼大的轉變,變得如此積極,為了這個婚姻而努力,卻是沒能得到同樣的珍惜,與其這樣無休無止的流血,也許分手對吉姆而言算是個解脫吧。 OZ & SUSAN2016/03/10 20:47回覆
6樓. 玉米蘋果
2016/02/20 17:43

 唉,都是寂寞,外加老實惹的禍。切


吉姆的確是個很憨厚的人,

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落得如此結局對他真的很不公平!

OZ & SUSAN2016/02/21 19:15回覆
5樓. nothing special
2016/02/16 08:19
隔了一個世代?!!!!
你的認知有誤差,不然、、、我知道啦,Susan就是被OZ那太甜的嘴給唬了一輩子?!!
我高中念雄女是大統初創時代,你就知道NS有多老!! 哈!!

難怪Oz一早起來就沒頭沒腦的問我大統百貨是那一年開幕的?

嘻嘻~,NS太直了,這麼容易就中計啦!這老小子心眼多到讓人防不勝防,向來都是以唬人為快樂之本。

剛才他說他小時候只知道有大新百貨,大統,大立他此刻還是搞不清楚地方呢!NS下次要聊百貨公司,找我就對啦,哈哈。

Susan

OZ & SUSAN2016/02/16 14:16回覆
4樓. 思于
2016/02/15 15:15
可憐吉姆

應是被騙啊

命運作弄他

Jim是個很溫和的人,説他會家暴不容易讓人信服,至於Mellisa,都願意跟他生了孩子了,認定她從開始就設了騙局,大概也不致於。

我想會走到這個地步,不外乎是兩人之間的認知落差,文化,年紀,對婚姻生活的憧憬.....,與世界上其他婚姻破裂的怨偶,基本上的原由沒有什麼兩樣。

OZ & SUSAN2016/02/15 20:34回覆
3樓. nothing special
2016/02/15 09:27
故事

沒錯啊,進入人生的這時期,值得一提的經歷大都不是創新,而是回憶。
我的那首 '青春小鳥' 已經唱了幾年,除了那些nostalgia的感傷,周遭接到的消息,很大部分已是eulogy。

我聽到、看到那些郵購新娘的故事,新娘的家鄉,不是菲律賓、越南,就是來自東歐的女子,都是因為經濟因素。經濟改善之後,故事仍然源源不絕的社會現象,只能說文化嘍。

"沒錯啊,進入人生的這時期,值得一提的經歷大都不是創新,而是回憶。"

咦~?以為NS跟我們夫妻大約隔了一個世代,怎麼會有跟我們一樣的感受呢?誰理你

從郵購新娘或外籍新娘的角度來看,她們冒的風險其實非常大,這類的婚姻能有美滿結局的比例並不高。

OZ & SUSAN2016/02/15 20:53回覆
2樓.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2016/02/14 11:25
我真好奇澳洲男人用什麼眼光看 Rose 的,八成成為菲律賓女人的夢想?

我也很好奇想知道澳洲女人用什麼眼光來看Lang Hancock呢?

至於Rose ,搞不好激勵了很多菲律賓女生,有為者亦若是?(失言了,Sorry)

OZ & SUSAN2016/02/15 06:50回覆
1樓. nothing special
2016/02/14 07:53
噯~ 菲律賓的美人計、郵購新娘、護士、、、故事,我聽得多嘞!
農曆新年期間,郵局的老同事相聚一堂,聊的都是舊日時光,一些職場的小故事又從記憶深處拉回,趁還沒有再次淡忘前把它寫下來,再說,老是寫遊記也感到詞窮了,哈哈。 OZ & SUSAN2016/02/15 06: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