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冰河小鎮舒華德(SEWARD)
2014/07/21 05:57
瀏覽4,506
迴響8
推薦136
引用0

GLACIER,GLENN HWY - AK

從瓦德茲(VALDEZ)回安哥拉治,其實有兩條路可以走,一個是循來時的原路,走RICHARDSON HWY SOUTH,再左轉GLENN HWY回到安哥拉治,全程約五百公里。

另外一條是取海路 - 阿拉斯加海上公路(ALASKA MARINE HWY),這當然不是把車子駕在海當中行駛,而是連車帶人搭船,由瓦德兹港口出發,航行穿過威亷王子灣(PRINCE WILLIAM SOUND)到基奈半島頂端東邊的惠蒂爾港(WHITTIER)上陸,再接舒華德公路(SEWARD HWY)去安哥拉治,船程部份約四五個小時。

GLENN HWY AK

這段海上行程經過曲折的峽灣,無數的海岸冰川,風景非常壯觀,是郵輪之旅的精華段,照說是不應該輕易放過,可是惟獨有一點教人放不下,如果我們捨陸路而採海路搭船,那就不能說是全途自駕囉,記錄上也就不那麼地完美,是不是全程自己駕駛當然不是那麼重要啦,只是我們三段行程的里程數加起來是一萬零一百多公里,拿掉這五百公里的陸路就很關鍵,很有可能全部的行程湊不上一萬公里,嘖嘖,風險太大,為山九仞,豈可功虧一簣!

同行的伙伴知道,人家OZ是那種上了球場一天下來打不完九個洞,卻也從不虛報桿數的人,碰上這樣堅持原則的無厘頭,什麼都說不得,只好搖頭嘆氣的跟隨上車走陸路,無可奈何地成全OZ莫名其妙的虛榮。我好可憐哦

GLENN HWY AK

從瓦德兹循原路RICHARDSON HWY STH北上後,再左轉進入GLENN HWY朝西向安哥拉治前去,這條公路兩側滿山澄黃迤邐相隨,山嶺頂上覆蓋著重重的積雪,懸在山巔的大小冰川無數,公路上就可以遠眺這些凝固的白色河川,甚至能感受到迎面擠壓而來的流動力量。

TURNAGAIN ARM AK

安哥拉治雖然是阿拉斯加州的第一大城,不過城市規模不能跟其他州相較,從傍晚外面就間歇下著毛毛細雨,除了補給食品,洗滌衣物外,沒有地方可去,這城市是有點單調乏味,這不打緊,反正我們的重要目標不在城內,而是朝南前去舒華德(SEWARD)看冰河。

TURNAGAIN ARM,SEWARD HWY  - AK

舒華德公路出了安哥拉治不逺,就沿著風景優美的"再回頭灣"(TURNAGAIN ARM)北岸而行,這個灣的入口是庫克灣(COOK INLET),看到庫克的大名,如此秀麗的海灣會有這麼奇特的名字,也就不足為奇了,因為這位在十八世紀為大英帝國走遍世界開疆闢土,鼎鼎有名的庫克船長(JAMES COOK),在許多新納入的帝國版圖中,所留下各種匪夷所思的地名,簡直罄竹難書啊,這個TURN AGAIN ARM,只不過是其中的犯行之一罷了。

COPPER LANDING AK

儘管對庫克船長隨興所至的命名方式不以為然,這個"再回頭灣"的名字倒是取得俗擱有力,這道寬闊秀麗的長灣,依山傍水,處處皆景,讓人整路上不斷地TURN AGAIN ,AGAIN & AGAIN!想不回首也難。

COPPER LAND,STERLING HWY - AK

假如不是被郵輪公司在臨行之際擺了一道,我們原本計劃在阿拉斯加登陸的地方,就是舒華德這個小鎮,阿拉斯加航線上有好幾家郵輪公司的船隻,都是以這座寧靜的小鎮做為航線的北口,每艘郵輪的停靠,就意味著為舒華德鎮帶來數千名觀光客的商機,因此每年五月底到九月中旬的觀光旺季裡,小鎮到處充斥著各地來的遊客,我們到達的這天傍晚,正好送走本年度最後的一艘郵輪,街道上果然流露出一片冷清。

EXIT GLACIER,SEWARD - AK

一路走來,我們在阿拉斯加所見到的大小冰河已經多到數也數不清了,不過侷限於路徑或時間,到目前為止,都僅止於遠觀而已,來到全世界冰川最多的國度,如果不能親身接觸到冰川,多少還是遺憾。 

EXIT GLACIER SEWARD AK

冰川攀登探險是舒華德每年吸引眾多遊客的活動之一,在幾個大小冰河中,最出名的"出口冰河"(EXIT GLACIER)就在鎮外西邊二十幾公里處,冰河由上方基奈山(MT KENAI)的哈汀冰原(HARDING ICEFIELD)沿伸而下,這個教人有些疑惑的名字大概是因此而來,應該不是另一處庫克船長無厘頭的傑作。

EXIT GLACIER, SEWARD - A

天氣理想的話,出了舒華德鎮不遠就可以遙瞻這座冰河的全景,從山頂上遼闊的哈汀冰原以迄冰河嘎然而止的山腳下,在陽光普照下,雪谷裂縫,斑斑分明,十分壯觀。

EXIT GLACIER, SEWARD - AK

由停車場出發走到最接近冰河的地方,最短的一號步道,來回差不多要九十分鐘,如果時間夠,體力也行的話,另外一條步道直取而上去峯頂的哈汀冰原,又攀又爬,難度加碼,來回八個小時,幾乎要耗上一整天,我們嘛,恰好是因為時間不足,下午還要趕回去安哥拉治,才很無奈的選擇走那個一號步道...,咦,怎麼一說好,每個身不由己的伙伴都一副鬆了一口氣的神色呢?懷疑

EXIT GLACIER, SEWARD - AK

步道是個順時鐘方向的循環線,先沿著河牀邊緣陰涼的林道走,然後才開始爬坡,每隔一段距離就會見到一個標著年份數字的木牌,碰見幾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標示是那個年份冰河到達的邊緣,一百多年來,冰河竟然退縮了好幾公里不止,替地球的暖化立了令人驚悚的見證!

EXIT GLACIER,SEWARD - AK

上了陡峭的坡道後就開始見真章了,整條山徑就是大岩石與粗礫石的組合,冰河的邊緣冬增夏減,難怪山谷坡壁上被刮得寸草不生,岩石的部份還好,滑動的礫石層如果是下雨天來應該不會輕鬆。

EXIT GLACIER, SEWARD - AK

儘管是大白天,站在冰河展望臺前山風迎面而來還是寒意逼人,這個展望點比冰河末端頂多只高個兩三百公尺,大概是顧慮到遊客的安全,前緣簡單的用繩索圍成半圓,夏秋之際冰河退到有相當一段的距離,雖然比在山下瞭望澎湃一點,但是之間跨著又寬又深的鴻溝,與我們預想中的親身接觸冰河,還是有很大的落差。

 EXIT GLACIER SEWARD AK

SUSAN眼尖,抬頭看到繩索旁的立示牌寫著 : "越過此界,安全自負!"。

從另一方向解釋就是說,"人家是既不阻止也不鼓勵,反正我話放到了,要不要繼續往上爬,您自個兒看著辦吧。"明講暗示,言盡於此。

OZ一向善於曲解人意,又受制於老婆殷切期待的眼神,當下鼓起愚勇,毫不猶豫,兩人攜手跨繩而過,循路直取氷河緣角而去。

EXIT GLACIER,SEWARD - AK

遠看像是膨鬆輕柔,原以為冰河是多年的冰雪累聚而成,應該宛如棉絮,沒想到一俟到眼前,卻是面對一堵長不著際的堅冰峭壁,碧森森的千年玄冰彷彿永遠不會溶化的岩石,一年年冰雪的積壓,在冰崖上留下一層層清晰可辨的年輪。

EXIT GLACIER SEWARD AK

半透光的冰岩剔透晶瑩,一處處深邃看不見底的冰窟,透著敎人喘不過氣來的詭異與神秘氣息,這時旁邊不知那個頑皮的遊客朝洞口丟去一塊礫石,鏗鏘的撞擊聲由大而小,漸去漸杳,隔了一會兒,突然由洞窟底部傳來隱隱約約的雷鳴聲,喑悶低沉,好像有一頭被囚禁幾百年的異形怪獸,正在試圖掙脫束縛翻出冰窟...., 眾人愕然,於是一哄而散! 

EXIT GLACIER, SEWARD - AK

在夕陽餘暉下,我們離開出口冰河的出口,等不及太陽下山去,一輪皎月已冉冉越過東方的山嶺,雪水潺潺而流,一路慇懃相隨送我們踏上歸途,即將吿別阿拉斯加這片浄土,譲我們離去的腳步愈發沉重,心頭充塞著諸多不捨...。 

ANCHORAGE - AK

午夜,再怎麼不捨,我們都得離去,俯望機翼下璀璨的安哥拉治,十二天的旅途宛如縮時攝影般的快速浮現而過,千頭萬緖化為心中一聲輕喟,這一刻,阿拉斯加彷彿是自己另外一個故鄉,還沒完全離去,思念郤已開始.......。

R0002440 (1280x848)

        2014/07/21 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美食|部落客帶路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Pharos
2014/12/19 00:46
祝平安順利 感動(嘩)
Thanks! 微笑 OZ & SUSAN2014/12/20 11:19回覆
7樓. 芭芭辣
2014/09/01 06:37
謝謝 OZ 的美照
你有沒有研究過冰河為何是 blue but not white? Tomorrow my hubby and I will travel to south side of America. (New Orleans area) 返家後 Blog 一下見聞自是難免.

被考倒了,還真沒想到這個問題呢,猜想大概是跟海洋呈藍色的原因類似吧,紅色及黃色光被吸收了,只有藍色光被泛射,猜錯的話請芭老師更正。

原本我們今年九月想回美國從西岸駕車到東岸,但SUSAN玉體違和,只好作罷,等待您們的美南遊記,祝一路平安!

OZ & SUSAN2014/09/02 05:02回覆
6樓. 麥芽糖
2014/08/30 09:08
出口𣲙河

去 Seward 兩次

先是秋天 八個月後 春天再度拜訪 一個冬季的新雪 冰河的舌尖 退後了一百公尺 實際體會全球暖化 令人心驚

從 Seward 去安克拉治 可以乘火車 風景如畫




原本我們的計畫就是搭郵輪到SEWARD,然後搭火車到安哥拉治,結果計劃趕不上變化,郵輪臨時取消行次,幸好後來自駕走了這段風光旖旎的路程,要不真的要嘔死了。

春天的阿拉斯加想必另有一番嫵媚!

OZ & SUSAN2014/09/02 05:10回覆
5樓. 鈴聲(老老)
2014/08/07 01:10
漂亮!

好奇問一句, 十二天, 一共開了多少miles ?

哪個車價錢, 十二天, 令人難以相信.

第一段程8月30日~9月6日,由西雅圖來回,走冰河公園(GLACIER NP),黃石公園及大提頓公園(GRAND TETON NP),共8天,里程3867KM。

第二段行程9月7日~9月18日,由安哥拉治(ANCHORAGE)進出,走迪納利公園(DENALI NP)到費爾班(FAIRBANKS)等極光,共12天,里程3390KM。

第三段行程9月19曰~9月26日,由卡加利(CALGARY)進洛磯山的班夫(BANFF),往北經傑士伯(JASPER)返溫哥華,共8天,里程2886KM。

最後在溫哥華待幾天,結束整個旅程,全部里程10,143KM。

OZ & SUSAN2014/08/14 05:07回覆
4樓. 我是查德
2014/07/21 14:10

那麼近接觸冰河....真的很特別耶

說不定在冰河深處真的藏了千年巨獸喔~哈!

SUSAN也說她真希望冰窟𥚃面真的藏了什麼遠古怪獸,

可是大家哄然而散的時候,她倒是跑第一個!得意

OZ & SUSAN2014/07/21 20:25回覆
3樓. 雨裳
2014/07/21 14:05
驚嘆

終於看到冰河的真實版, 原來是這樣的風景, 冰河展望台可真壯觀!

一路上的山水, 冰川河灣都美極了, 很值得一趟旅遊吧! 好久了耶~


阿拉斯加值得探訪的大小冰河不計其數,EXIT GLACIER是比較容易親近的一個,有些必須搭船從海上前往,海面散落著冰河崩落的大小浮冰,那又是不同的感受(至少不那麼累無奈)。

阿拉斯加的山川之美,真的很值得走一趟,說起來令人汗顏,短短十二天的旅程,幾個月了才寫完,至於下段落的洛磯山之行,就...,看著辦囉。尷尬

OZ & SUSAN2014/07/21 20:21回覆
2樓. shine girl
2014/07/21 13:58

炎炎夏日欣賞這美景感覺涼爽ㄝ!

景色真的非常美.

我們從阿拉斯加回到昆士蘭的時候,已接近南半球的夏天,您就不曉得我們有多懷念這座大冰塊哩!

澎湖很熱嗎?上次去澎湖是在冬天,只記得澎湖美味的海鮮,以及讓人睜不開眼的東北季風。大笑


OZ & SUSAN2014/07/21 20:03回覆
1樓. nothing special
2014/07/21 09:14

我住處不遠一公園的地形,明顯也是冰河時期冰川留下的遺跡;也不知是第幾冰河期的傑作,當時,冰冒覆蓋幾乎整個北美洲大陸,也不記得甚麼時期冰河退卻 (公園簡介有說NS早忘了),而在北伊州留下幾處遺址。

自然就是會讓人忘卻紛爭。人類太渺小而好鬥、太無聊。

地球上一次的冰河時期,僅在兩萬五千年前,龎大的冰河從北方高地覆蓋下來,整個歐洲及北美洲的一大半,幾乎都埋在深厚的冰層下,這也是歐洲與北美有如此多冰河地形的成因。

以過去十萬年出現過三次冰河,平均三萬多年來上一次來推敲,下次冰河期應該會在距今一萬年左右再度來臨。

所以不必太過慮冰河的退縮吧,屆時大自然會一尺一寸的要回來的,至於這些好鬥又無聊的人類,唉,誰介意?遠在這一切發生之前,應該早就自己玩完了吧。奸笑

OZ & SUSAN2014/07/21 19: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