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曾是支那豚清國奴之二
2012/08/14 11:41
瀏覽1,750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引用文章我曾是支那豚清國奴

久遠從前曾作一篇「我曾是支那豚清國奴」的自嘲文,最近又發現了一些新的,所以就登載於下,以供有此思想迷障,或希望對思想有所突破的人參考,以協助解除被施加於己身的清國奴支那豚魔咒。

如果說的精確點,久遠乃是支那豚清國奴的後裔,先代曾剃髮結辨,也曾歷經辛亥革命,後因國共戰亂粉碎一族家業,遷徙來台。所以,久遠的確略懂一些“支那豚清國奴思想”,這種思想有許多大的特徵,其中之一,就是仇日仇韓,這裡先說說仇日好了。

1:首先,有許多歷史上的說法,把許多真傳漢人與日本給結合在一起,這些說法包含有大藏氏族譜,有學者的研究。但是“支那豚清國奴”的思想支使久遠必須否定這一切,忘卻這一切,甚至於必需扭曲那已經被公開的古物與史料。並且污辱那些已被掘出的真相是「不是腦殘就是滿狗裝的思想,那是故意想把皇漢和倭人搞在一起,以便讓廣大國人把皇漢視為敵人。」。因為久遠意識到,如果違逆「清國奴支那豚思想」,將使久遠被迫去面對那群群被滿州人洗腦,以及所操縱的政治經濟與人群壓迫。順從支那豚清國奴思想會讓久遠感到輕鬆,這使久遠以前必須經常口說幾句「蠻夷、偽中華一直污衊皇漢是“倭奴”。 皇漢如果不清除掉內部的親日敗類,等於是坐實了蠻夷偽中華的污衊。」,以向殖民漢人當局輸誠,表彰絕無抵抗之意。「清國奴支那豚思想」指導久遠別去抵抗它,否則會被「千萬人」敵視圍剿,而那是一個說服久遠順服「清國奴支那豚思想」的良好藉口。

2:其實歷史上,住在中國地區的人,甚少以中國人自稱,反而是漢人,秦人,唐人,宋人或明人自稱,就是1650年代流亡越南的明朝遺民後裔,也以明鄉人自稱。通過歷史的考據,以中國人自稱的時代,約在清廷被革命之後,才廣為流傳。所以可以斷言,中國人這名稱與中華民族一般,都是受到「清國奴支那豚思想」的洗腦之後才擁有的,對自我的拘束與箝制。久遠曾經這樣想,如使用國籍簡稱自己為中國人者,幾乎都可斷言那人腦子必然塞滿「清國奴支那豚思想」,以自稱是中國人為特徵來判別是否擁有「清國奴支那豚思想」,如果不是「清國奴支那豚思想」迷惑者,應以族籍自稱,如「漢人」,或地籍自稱,如「重慶人,長沙人」。

3:「清國奴支那豚思想」經常給與久遠的強烈影響,有一種現象是,明明清廷不是漢族國家,效忠清廷者不是鄉親故老,而是漢奸叛逆。但每每讀到清末歷史時,久遠總會以「西方列強對我蠶食鯨吞」,把自己立場定作清廷本身。然而當其時,有「西方列強蠶食鯨吞」的地區,被清國殖民漢人才得以剪掉辮子,退去長袍馬褂,有「西方列強蠶食鯨吞」的地區,漢人才擁有服裝自由可以為自己打扮,擁有人類尊嚴可以不用看見官員就跪下叩頭。「西方列強」每痛打清廷一次,清廷如殺豬般哀嚎,漢人才會更有寬鬆自由的生活,「西方列強」每割一塊土地,那土地上就大量湧入漢人在租界購房,租界的房地產項目,開發一個,紅火一個,租界的存在不僅不是什麼“恥辱的標記”,反而是許多漢人一生奮鬥的夢想和希望所在。

經常必須提醒自己一個真正的事實與史實是,西方列強救了漢人,對漢人有重大恩義。而之所以造成這樣的結果,皆出自於盲忠清廷的官宦與其利益相關者,把國家變成了一個反人類的煉獄,以至於這個煉獄被西方列強所痛擊時,竟使漢人得到解放,這才是真相。

於是受此恩義,於是各國洋奴都出現了,但活在煉獄之中的清國奴,無力抵抗異族強權搞分裂獨立,成天高唱清國奴大一統,又熱愛以此為據而稱別個洋奴是漢奸。在後世久遠看,洋奴與滿洲奴不都是外來蠻夷奴嗎?

回看現代,歐洲馬列奴與哈韓狗或哈日族不也是「外來」族群奴才?大元、大清,大中華,主人國號已屢改,何況大韓、大美、大日本,換個國號任便戴,三分刁黠九分媚,世事何者為齷齪?不過「清國奴支那豚思想」所提倡的大一統思想教導我們,不當清國奴支那豚後裔的中華民族,就是漢奸倭寇美帝狗。

4:現存所知道的全部有關中國歷史的說法,大多數目,免費的,簡單的來源,幾乎全都受到滿虜與黨國政府的編造與轉接,在這些細節中,中日戰爭的數據大多都被放大,犧牲都被誇張。「清國奴支那豚思想」造就我想要「壯志饑餐韓狗肉,笑談渴飲倭人血。」,等到自己真想劫機去撞東京鐵塔時,現實才把久遠拉回。其實如果願意尋找,反而是那些費力的,搜尋不易的,國外的紀錄,地方的紀錄,非「歷史學者」的發表,或文化的歷史記載,來與那些已經被政府所提倡的表面歷史與說法對照,多半就能發現真相。漢學中庸之道有云;「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提醒久遠:「沒有比被隱瞞遮蔽的更難窺見,沒有比細膩微小的更難顯現:中庸之道通行解釋版本與久遠家傳釋文也不同,這裡提供的釋文源出自久遠家傳版。」。但尋找真相真的是很費力,因為受到「清國奴支那豚思想」污染的資訊源實在太多太廣。

5:久遠所知道的日本文化與韓國文化,源頭皆取自於一部分的古中國文化,不是日本或韓國不想全收,而是當時日本或韓國的地形氣候與人文,無法全都包攬到他們的國度去,也用不上,例如日式涼鞋亦源自古中國,只因其成本低廉,透風易搭配,適合當時經濟條件不佳的日本平民大眾,所以日本盛行涼鞋,久用成俗,久俗成傳統,和服的情形也是,和服也是古中國服飾的一脈,日本取其一脈做為主流,有該時代的特殊背景造成,但其原本僅是盛行中國沿海地區,漢服龐雜種類中的一種變體。但在「清國奴支那豚思想」的教誨下,久遠恨透日本與其文化,看到和服就想燒掉,看到涼鞋就想焚毀,看到日本傳統文化的種種就想全都消滅,想要日本也穿起長袍馬褂,留一頭金錢鼠尾,跪在盛京滿州宗祠前自稱奴才,就像每一個已經被殖民的漢人一樣。「清國奴支那豚思想」細語綿延不絕,無處不在,至低的限度,它使久遠會覺得敵視與抵抗日本傳統文化就會感到很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下一則: 我曾是支那豚清國奴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